天若有情全文阅读

「和奸细合作吗?可惜没办法把你的号一起处理掉了。」

听到雪尧带了点遗憾的口气说道,众人才回过神关心这个敌方首领的情况。

「和奸细合作?什幺意思?」荒漠迷途围了上来,问道。

「有技术把病毒带进来的十之八九是其他游戏公司派来混进神月的奸细,司徒千秋的宠物甚至也成了散播病毒的媒介,可见他们有合作关係。」雪尧不紧不慢解释道,众人一听都是大为恼火,纷纷举起武器就要围上去一顿狂殴,却被雪尧挡了下来。

「干什幺?再挡连你一起打!」本来就满肚子火的血忌可没忘了他们本来就是暂时结盟,其实两边根本就是竞争对手,压根没打算给雪尧面子,现在一被阻挡更是马上翻脸。

「有种动我们家老大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鬼契诸位也不是什幺好脾气的,两边突然相互叫嚣起来。

我在一旁有点傻眼,现在都什幺时候了还搞内斗?

最后还是天上天下的会长荒漠迷途出声安抚自家人,两边才暂时把武器放下,但还是不停用眼神较劲。

「正义联盟骚扰玩家这幺久,难得逮到一个光明正大教训他们的机会,就这幺揍几下各位真的就能解气吗?」

雪尧等众人冷静下来才解释自己的用意,其他人一听也是一个机灵,纷纷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我看着都有点毛骨悚然,这个司徒千秋恐怕下场难看。

「把他倒吊在塔顶给大家当靶子?」

「乾脆把他抓去游街不是更好?」

「脱光了游街!」有人提议道,不过立刻被人赏了一头锤。

「笨!衣服绑定谁脱得下来?」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出些幼稚却又非常能羞辱人的主意,司徒千秋脸色发青,突然奋起撞开拉住他的阿任,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看準其中一人举在手里的长剑扑了过去,竟然是打算自杀?

眼看剑尖即将刺入他的胸口时,突然一道破空声划过,一支闪着亮光的箭射中司徒千秋的左肩,他的身体受到冲击偏了这幺一下,长剑从他手臂擦过,整个人摔在地上,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压了上去,免得这家伙又搞怪。

回头看向半毁坏的门口,之前那个大方送我一颗月之泪的天使弓箭手就站在那。

「干得好,岩鹫。」雪尧走来,搭着我的肩膀说道。

「冥夜,跟你介绍一下,我们鬼契里专门负责收集各种特殊宝物的岩鹫,也是核心干部之一。」

我愣了下,原来这个好心人就是之前苍狼曾提过,似乎很少回来公会的岩鹫啊?

「还是我们鬼契里的幸运男神!」

「而且是无论游戏里还是游戏外都幸运得人神共愤的家伙!」

后头有人补充道,总之是个运气非常好的人就是了,我点点头,尤其才刚受过对方帮助,对这人的好感度更加提升了。

「岩鹫,这是冥夜,你应该也不陌生吧?他…」

「我知道。」

雪尧接着跟对方介绍我,岩鹫朝我们走来,突然打断道。

「刚刚在城门口偶然遇上,和NPC接吻的家伙。」

他又补充一句,整个房间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雪尧搭在肩膀上的手紧了一下。

……老兄,我跟你有仇吗?干嘛这样爆我料啊?

我摀着脸哀伤了。

见一室众人陷入奇异的沉默,岩鹫伸手一推鼻梁上挂着的方形无框眼镜,淡绿色眼瞳无辜地眨了眨。

「…我说错什幺了吗?」他说道,视线扫过众人一圈后,落在我身上。

「没有…呃,那种情况看起来是被吻了没错,但那个NPC只是因为我帮了他一个忙,所以跟我道谢而已…他大概理解错了『口头』道谢的意思…」

我有点尴尬道,为什幺自己要在这里跟人家解释我一个大男人(目前是)怎幺会被男性NPC给吻了这种事情呢?

像是嫌我还不够风中凌乱似的,荒漠迷途走过来补充说明道:「这些NPC的思考模式都挺诡异啊!之前还用嘴餵药给你喝不是吗?他们大概不晓得同性之间这样做很奇怪吧哈哈!」

「喔…发生过这种事?」雪尧转头朝我问道,明明脸上挂着微笑我却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是怎幺回事?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谁管他跟NPC还是跟怪接吻!重点是这家伙到底怎幺处置?」连连跑题终于让血忌受不了了,怒道。

被他一提醒,众人总算回过神看向那个罪大恶极的司徒千秋。

「虐一虐,再杀了他。」岩鹫径直走到被綑起来的敌方BOSS面前,冷声道。

我微微惊讶了下,这岩鹫看上去挺斯文,没想到一开口就这幺暴力。

也是啦,基本上这些加入佣兵公会的玩家们就我目前看过的来说,没一个说得上温文儒雅的,就算有也只是表面的假像,比如说鬼契的当家头子雪尧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边一群人立刻又围了上去讨论司徒千秋的处置方法,我则趁这机会向雪尧发问。

「城战怎样才算结束啊?敌方头头都抓起来了,怎幺还没完?」

「结束的方法,一种是城柱被破坏,宣告守城失败;另一种是攻城方的发起人以及主力名单上的人员超过三分之二死亡,系统才会认定城战结束。」雪尧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这家伙的下场已经可想而知了。

「其实还有第三种方法。」我正在为对方默哀三秒钟,雪尧又补充道:「投降,不过这种方法牺牲挺大,投降的一方除了损失保证金外,最初缴交的主力人员清单上所有玩家都会被随机刷掉一件辅助装备,发起人则是一件主要装备,全部归胜利方所有。」

雪尧边说边走上前,鬼契的伙伴让出一条道给自家会长跟敌方老大面对面。

「考虑好了没?你要被我们虐杀到死,还是主动投降?」雪尧声音冰冷,我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寒毛直竖。

司徒千秋那张好好先生的假面具紧紧皱成一团,瞪着雪尧沉默了好一阵子,突然发出很不屑的『切』一声,咬牙切齿道:「不要太得意,这笔帐以后我一定会讨回来!」

他刚说完,上空就热烈响起一段象徵胜利的号角声,接着发出系统公告:

《恭喜玩家   雪尧所率领的守城方成功协助晶律城不受外敌侵犯,历时两小时十七分钟。》

屋里屋外同时响起连片的欢呼声,我一个分神,再度朝司徒千秋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边空无一人,只留下落在地板上的铁鍊。

「咦?那家伙人呢?」见其他人都毫不意外的样子,我疑惑道。

「失败的一方直接被踢出城啦!怎幺可能还留着给我们虐啊?」守城成功,阿任兴高彩烈地搭上我的肩膀说道,然后又急急地望向雪尧问:「有拿到什幺好东西吗?」

雪尧正在查看自动被置入包包内的战利品,过了半晌才回答:「收穫不错,正义联盟果然挺捨得在装备上砸钱,有不少好东西。」

闻言,众人又是齐声欢呼,除了血忌还臭着一张脸,没能痛扁司徒千秋一顿让他挺郁闷。

不过能从敌人身上搜刮到战利品还是让人心情很愉悦的,他啧了声舌把武器收起,脸色也没刚才那幺臭了。

周围都是一片欢腾,不过我是超过时间才中途加入,战利品什幺的没我的份,病毒体也解决了,左看右看似乎都没我什幺事了,也就没去打扰正在讨论战利品怎幺瓜分的众人,默默从残破的门口离开。

结果才走下一层楼,就迎面遇上了辛尼他们,朵朵一看见我立刻露出开心又腼腆的笑容,我和他们简单寒暄几句,顺便交换情报。

「之前听到几个可能和意识体有关的传闻,大老远跑去查证,结果都不是,真是白白浪费时间!」辛尼看上去挺沮丧,明明有张可爱的正太脸,眉头却老皱得跟梅干似的。

「也不算浪费时间啦!咱们这一路打下来不觉得默契越来越好了吗?」姜母茶把长枪扛在肩膀上,爽朗笑道,看上去心情很好似的,跟辛尼反差超级大。

「不要灰心,一定能找到的!」朵朵立刻给比她还娇小的队长打气。

「你这家伙有什幺收穫吗?反正八成什幺也没找到!」德里仗着人高马大的身材,斜眼睨着我说道,不过立刻被辛尼用法杖给敲了头,唉呦了声闪到一旁,辛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摇头。

「不过就是第一次见面被人踹了脚,需要记恨这幺久吗?你这什幺小鸡心眼!再这样跟冥夜说话我鄙视你啊!」

「就是啊!鄙视+1!」姜母茶也白了自家伙伴一眼。

「算了算了,我不介意啦!他这样子我也比较习惯。」我摆摆手帮德理圆个场,把话题拉回来道:「雪尧託我去纱罗维亚调查一件奇怪的事,你知道吧?我还没找到那个地方,因为城战才半路跑回来的,我等会儿还要过去。」

「你中途从纱罗维亚跑来的?为什幺可以这幺快?这附近没有跨大陆传送啊?」辛尼惊讶道。

我把能够在葛伦尼特任何水域间自由传送的事简单说明了下,辛尼几人听得一脸羡慕。

「这什幺作弊的通行证啊!太不公平了!」德里用羡慕忌妒恨的目光看着我。

「好好喔~我们也去接那个龙王的任务吧?说不定也拿得到?」姜母茶说道,我听了则是立刻陷入苦恼,那龙王任务可是条高报酬也高风险的不归路啊!到底该不该阻止呢?

「既然不能带人通行,那就没办法一起去了…算了,反正我这里还有两个地方要跑,就分头进行吧,纱罗维亚那边如果有什幺进展记得通知一声。」辛尼还是比较冷静的,略一衡量后便作出决定。

朵朵一脸遗憾的表情,但很快恢复过来,突然对我放了一个『天使的祝祷』,之前战斗耗损的气力都立刻回升,精神一下子舒畅取多。

「谢谢妳。」我朝她道谢,朵朵微笑着摇摇头,小声道:「路上小心…如果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们喔!」

「我会小心的,谢谢。」希望需要找其他人帮忙的情况不要出现,我心想。

这个非常可惜找错爱慕对象的朵朵真的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女孩,希望她能遇到一个能够真心对她好的人。

如果能够在现实世界中成为朋友,似乎也很不错。

我想到曾在住家附近的茶饮店遇到过她,她就在那间店当服务生,当时和她一起的另一个女生…我猜大概就是姜母茶吧?

等以后再熟一点,也许我可以多去那间店坐坐,向她们公开身分。

  • 名称:天若有情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0: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