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星矢冥王篇全文阅读

「…女生玩男角?真的假的?」

「这幺帅的男生是女的?太浪费了啦!」

「骗人的吧?你看他砍人头毫不手软的样子哪里像女的?」

「喂…其实是那样吧?为了赶苍蝇才故意骗说自己是女的什幺的…」

听了我的自白宣言后,全场玩家们各自热烈讨论起来,气氛一时间变得相当怪异。

「…趁现在,快走。」

雪尧突然拉住我的手腕往台下跳,我回过神,一踩到地面立刻朝着出口拔腿狂奔。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一边跑、一边和看台区的墨云等人联繫,雪尧动作更快一步地叫上鬼契的伙伴们,远远就看到一伙人已经在出口处集结完毕了。

『欸?等等啊!还有最后的来宾总结和闭幕表演啊!』

傻眼地看着突然逃跑的两名得奖选手,主持人急忙叫道,看台区的玩家这才发现讨论中的人竟然跑了,纷纷从位子上跳起来追上去。

「等一下!你到底是男的女的说清楚啊!」

「现实中是男的女的都无所谓啦!在游戏里跟我交往吧!」

「臭小子赢了就想跑吗?有种再比一场───」

各种喧哗声从看台区蜂拥而来,光听那声势就非常吓人。

───开玩笑!要是被逮住后果不堪设想!

将魔力高度集中在脚下,一刻不停地朝出口狂奔。

终于跑到出口处,鬼契的佣兵们立刻将我包围在中心,可能雪尧有指示过了,一群人围着我继续朝外跑,墨云和晴空万里等人此时也追了上来。

可能因为人潮集中涌入通往地面的楼梯,一时堵塞了,可怕的激动群众还没追上来,我们一群人朝着传送NPC的位置快速移动,整个街道静悄悄的,只有我们这群人匆忙的脚步声在华美的建筑物间迴荡。

「快到了!就在前面!」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我从人群中的缝隙往前看,传送NPC就在前方三十几米的广场一角,才刚鬆了口气,通往广场的路口旁,从建筑物之后慢悠悠走出一道半透明的白色身影。

「我只要找那个叫冥夜的魔族,其他人退下。」

那个似乎被称作『神罚者』的神祕男子站在路中间,面无表情说道。

「就是那家伙要找麻烦吗?把他打趴!」

「喔喔喔喔───!」

跑在前方开路的鬼契佣兵们各自举起武器毫无畏惧地冲向那名挡路者,对方一动不动,甚至连武器都没有拿出来,就在数道攻击来到他面前时,那个半透明的身体突然发出亮光。

『轰隆』一声,各式刀剑武器砸在空无一人的地板上,发出极大声响,仔细一看,攻击目标却不见蹤影。

「…人呢?跑哪去了?」

众人四处张望,但是都没人看到那个半透明的家伙,才在疑惑当中,我的脖子突然被人从后面用力一抓,身体随即悬空。

「唔哇───!」

「冥夜!」

视线突然拔高,我死命拔着抓在脖子上的手指,却丝毫动不了对方半分。

「别浪费我的时间,把东西交出来,我就立刻放开你。」

平板淡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勉强偏头用眼角余光往后看,只能看到发出金黄色淡淡光芒的白色翅膀一角。

「交你个大头!」

朝身后用力一踢,无奈这种姿势实在很难使力,攻击丝毫不起作用。

啧了声舌,想着该怎幺脱身时,身后的人突然贴了上来,改为用手臂勒住我的脖子。

「东西藏在哪?衣服里吗?」

贴在耳边的声音边说,另一手边在我身上到处摸来摸去,我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光天化日下调戏良家妇男啊你这个变态混帐!!!

「别碰他!」

「放开冥夜!」

底下传来雪尧等人怒极的喊叫声,但对飞在空中的对方却又束手无策,勉强攻击又担心伤害到被抓住的人,从赛场方向传来的骚动声正在接近中,众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谁准你碰他的───!」

突然一道黑影撞上了飞在空中的两人,这幺一撞倒是将两人分了开来。

「黎莉恩!」

我在半空中转过身,便看到展开黑色翅膀的黎莉恩正挡在我和神罚者之间。

「臭小鬼快走啊!」背对着我的黎莉恩喊道,随即发射一连串密集的箭羽攻击,神罚者只伸手在面前一挡,就如同有道看不见的屏障将黑色箭羽全数弹开。

黎莉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会被杀的!

还来不及开口阻止,下坠的身体突然被接住,脚才刚踏上地面就立刻被人扯着手腕冲了出去。

「等等、黎莉恩她───」看清楚拉着我的人是雪尧,我赶紧喊道。

「你先离开再说!」

「别开玩笑了!我不可能丢下她!」

没想到雪尧竟然说这种话,我用力一抽甩开他的手,皱眉瞪着他。

「冥…」     「大侠你别担心我们会照护她的!你快走!」

晴空万里打断雪尧的话,架住我的左手立刻往前冲,我一气之下正想骂人,右手也被架住了。

「那家伙好像没有杀人的意思,黎莉恩应该不会有事,你快走!」

转过头,墨云一脸认真看着我说。

「真…真的吗?」

「看起来是那样。」

「……」

身后传来各种兵器相接的声音,但左右被架住的我连转过头去看看情况都没办法,被两人夹着朝前面狂奔。

大家都拼命在帮忙我…我实在…

这种情况下没时间矫情了,对方是高等NPC,挡不了多久,我必须立刻离开!

「我明白了!黎莉恩就拜託你们了!」

下定决心加快脚步,毫无阻碍地来到传送NPC面前,带着优雅笑容的NPC丝毫不介意我们一群人狼狈的模样,亲切问道。

『您好,请问要传送到哪里呢?』

「随机!」

那个NPC就在后面,让他听到我要去哪他还不追过来?反正只要能够甩开他,哪里都好!

『好的,传送地点随机,开始传送。』

暖暖的光芒将全身包覆起来,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

我转过头,正好看到甩开所有人的神罚者,朝着我冲过来,伸长了手。

不过他终究扑了空,那张严肃的脸孔消失在光芒里,千钧一髮。

…这种事情要是再来几次,对心脏实在很不好。

暂时鬆了口气,我看着逐渐清晰起来的景色,感觉脚踩上了地板,下一秒,完全不同的街道广场出现在眼前。

白色为基底的各式建筑物,以各种漆光色泽的华丽图腾装饰,绿色植物在建筑物间铺展蔓延,粉色不知名花朵的花瓣一片片在空中飞舞,尖塔造型的建筑物层层叠叠相当壮观,在那之中,一座高耸直达云端的高塔更是特别突出。

天空同时出现三道彩虹,将那座高塔包围住,还有数面古铜色的五角形、类似盾牌之类的东西悬浮在半空中缓慢旋转,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穿着淡色系的素雅服装,动作优雅、不疾不徐地从我面前经过,那气质完全不像玩家。

犹如神所居住的城市───这是什幺地方?

叫出地图,当我看到顶端显示的所在大陆时,整个傻眼了。

中央大陆───『安杜拉』!

为什幺?中央大陆明明还未对玩家开放的───就算我选择的传送地点是随机,应该也不可能跑到这里来啊!

打开对话频道想找人问问,结果竟然全部显示『範围外,无法通讯』。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你是…冥夜吗?」

正在烦恼中,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我一愣,循着声音看过去,一个银色长髮、淡蓝色瞳孔的白衣男子,看着我双眼微微睁大。

「───白!」

我万分惊喜地喊出那个令人怀念的名字,看到我出现在这里他似乎也很惊讶,不过也仅仅惊讶了两秒,随即恢复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朝我走过来。

「好久不见,你怎幺会在这里?」

「哈哈…老实说,我正被一个叫『神罚者』的家伙追,情急之下选了随机传送,结果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神罚者?」听到这个名词,他皱起眉。「为什幺神罚者要追你?」

「好像是因为这个。」我从包包里拿出小白球,放在掌心上摊开给他看。「这个东西似乎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我也不太确定。」

「…这个?」白拿过小白球,上下左右转了转,又拿高透着光看,似乎也看不出什幺名堂,沉默半晌后,突然将小白球收入自己的包包中。

我一愣,问道:「咦…你收起来干嘛?」

「这种东西你带在身上太危险了,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我帮你把它摧毁掉就没事了。」

一听他说要把小白球毁掉,我吓得赶紧上前揪住他的衣服。

「等等等等!不需要、我没说要毁掉啊!还给我!」

别开玩笑了!雪尧说过这颗小白球可是关係到某个人的命运啊!这幺重要的东西要是被毁了我拿什幺脸去见雪尧?

看我激动到把他的衣服都抓皱了,白依旧面无表情。

「不行,你不明白,神罚者是力量仅次于月神希尔费洛德的强大存在,没有任何人打得过他,更别说你只是个四十等的低阶魔族,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已经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真不好意思我只是个四十等的低阶魔族!你这混蛋天使!

我咬牙切齿瞪着他,把衣服揪得更紧。

「既然那家伙手下留情就表示他没意思要杀我吧?总会有办法啦!反正你快点把东西还给我!」

白微挑起眉,突然一掌打上我的肩膀,趁我吃痛鬆开手时往后一跳,拉开距离。

「你───」完全没想到白竟然会攻击我,我按着发麻的肩膀一脸不敢置信看着他。

「现在不杀不代表以后不会,清除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是他的工作,你若是一直反抗,为了确实完成工作,他早晚会下杀手。」

白侧转过身,竟是準备离开的模样。「这是为你好。」

我一咬牙,立刻抽出双刀挥开,白见状只是微微挑眉。「没用的,你赢不了我。」

「那种事情不需要你提醒!」

刀锋一转,我将双刀交叉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虽然这幺做挺蠢的…但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办法了。

「白…听我说,不明白的人是你,那个东西真的非常重要,绝对不可以摧毁,拜託你还给我。」

「…重要到需要你以命要胁吗?所以你知道这个东西是什幺?」

「我不知道那颗球是什幺,我只知道很重要…一个我很信任的朋友是这幺说的,我相信他说得不会错。」

白轻叹一口气。「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何必为了这东西送命?别说了,我不希望你因此遭遇危险。」

他转身背对我,语气依旧毫不动摇。「安杜拉还没有设重生点,你在这里自杀,只会回到你传送前那块大陆的重生点,正好远离这个东西。」

我一愣,没想到这边竟然没有重生点,这次是偶然才传送到这个根本还没开放的大陆来,若是离开这里,可能没有第二次偶然了。

白头也不回地走开,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跳脚。

怎幺办?一定要留住他…不能自杀的话该怎幺───

「───可恶!白你这个顽固的大白癡!」

我不管不顾地在路中间对着远离的背影大吼一声,接着举起刀朝自己左臂用力砍下,周围的路人们纷纷发出惊呼声。

白终于回过头,看到我将自己的左臂斩断,血红像打开的水龙头般不断从切口流下,总是没什幺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震惊。

「冥夜!」

几个箭步朝我奔来,白皱着眉头立刻将落在地上的断臂捡起,接上断面,用从自己袖子撕下的布绑好固定住,动作一气呵成。

确认断臂固定好后,他抬起头,表情微怒地看向我。

「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谁喜欢做这种事啊!痛死了!可是我不这幺做你会回头吗?」

忍着左臂传来的阵阵剧痛,咬牙瞪着他,伸出手。

「把东西还给我!现在!立刻!」

「……」

白皱着眉和我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儿,他摇摇头歎了口气。

「我明白了,拿去吧。」

将小白球从包包里取出,他一放到我手上,我立刻塞入自己的包包,深怕他脑袋接错线又突然反悔。

看着我的动作,白似乎仍然很不能够理解我这幺做的意义。

「这东西真的有让你做到这种地步的价值吗?」

「什幺价值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答应过朋友绝对会保护这颗小白球,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说完仰头灌了三瓶水,不断减少的血量才停止下来,左手握了握拳,已经恢复知觉了。

伤口处理完,我抬头朝面前的天使狂丢白眼,虽然知道他是出自于好意,但若不是他这幺顽固,我何必白白受罪?真是越想越生气。

大概也知道我在心里埋怨他,白默默站着任由我拿白眼刮他,也不为自己辩解。

瞪久眼睛都累了,我重重叹了口气,朝他挑眉摆摆手。

「刚才的事就算了,这里在通讯範围外,我朋友连络不上我大概很着急,我得回去了。」

在这里待太久了,雪尧和晴空万里他们大概在到处找我,正要转身离开,白却突然拉住我。

「等等,我跟你一起走。」

「啊?为何?你没有自己的任务要做吗?…对了,你就是来这里找寻自己是谁吧?已经知道了吗?」

闻言,白一瞬间露出有点情绪低落的表情,不过很快就恢复原状,摇摇头。

「还是不知道,这里能问的人我都问过了,没人能够帮我解答…伟大的月神希尔费洛德也许知道,但是我没办法见到他。」

「咦?连NPC都不能见到月神吗?」我下意识转过头看向远方直入云端的高塔。

这里是安杜拉,也就是说,那座高塔应该就是游戏指南里提过的───通往『神域』的唯一途径『通天阁』吧。

「除了在里面工作的人员外,其他人是不能进入的。」白也跟着看向那座高塔,平淡地这幺说,然后又回过头来。「我的事情暂且放着,有我跟着你,就算再次碰上神罚者,至少你存活的机率应该会高一点。」

「…你这幺说好像我很没用似的…」

无奈地抱怨一句,我朝他笑了笑,伸手在他肩膀搥了下。

「那就多多指教啰!白!」

他点点头,嘴角轻微上扬。

  • 名称:圣斗士星矢冥王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