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难全文阅读

站上擂台,我将双刀紧握在身侧,深呼吸几口气,静下心感受魔力的流动。

距离约十几米的正前方,穿着深蓝色长版套装,表情严肃的裴羽,手里拿着一宽一细两柄长剑,直挺挺站着看向我。

风属性的双剑…对于防御较弱的我来说,可真是挺麻烦的属性,虽然刚才看过他和雪尧的对战,但有效的攻克方法什幺的完全没有头绪。

总之,只能尽自己所能去攻击了。

『让各位久等了!第二场比赛───冥夜选手V.S.裴羽选手!魔族战士和精灵战士的对战到底谁能胜出呢!看样子两人都已经蓄势待发了?那幺───比赛开始!』

「雷啸───!」

比赛一开始,我立刻将双刀交叉挥出两道夹带电流的弧形线,紧接着拔腿追在后方,没想到裴羽竟然和我的想法如出一辙。

一宽一细两道弧线和我的雷啸相互撞击抵销,空气狠狠震动了下,强烈气流扑面而来,紧追在后的我衣服被残余的风刃划开几道口子,裴羽却丝毫不受影响。

『锵啷』一声,刀刃在面前交会撞击出清脆声响,单比力气的话精灵当然不及我,若是以双刀挥砍,通常都能将对方的武器弹开,但面对同样持双手武器的对手,也只能一刀对付一刀。

即使如此,以精灵的力量应该也不足以抵挡我的单手攻击,不过他握在左手的宽剑在接下攻击时仅微微晃动了下,当我打算加大力道时,他右手的细剑突然以相当快的速度朝我刺来!

没有丝毫多余动作的刺击接连袭来,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光是格挡他右手的细剑就必须用掉非常多的专注力,而且就算将剑挡开了,风属性带来的附加攻击却不断在我身上製造出越来越多的切口。

───这样下去迟早会输的!

首先必须先从这种状态下脱出,我啧了声舌,瞄準下一波将剑弹开的时机,脚尖一蹬朝后跳开。

裴羽却像是早料到一般,几乎是同时间追击上来,不让我有机会将距离拉开,凌厉的刺击接踵而来,没有丝毫空隙!

没有受过任何相关训练,仅靠着自己摸索、一路苦练过来的我,终究还是不敌真正有底子的对手吗?

要我输在这里?───别开玩笑了!

「啊啊啊啊!」

使力将那把宽剑大大挥开,身前出现空隙,对方当然没放过这个机会,细剑直直朝我的胸口刺来,穿过身体从背后突出。

在他刺击成功还未将细剑抽回前,我将左手的刀放开任由它落下刺入地板,然后紧抓住他握着细剑的右手。

「抓到你了。」

在他微微睁大的双眼注视下,我将魔力集中在右手,瞄準宽剑靠近握柄的位置用力挥击,蓝紫色光芒在两刃相交接的瞬间炸开,受到电击麻痺终于握不住而脱手的宽剑高速旋转着飞了出去,直直砍在擂台边的石柱上。

挥击的刀刃下一刻调转方向,朝着面前因为被我抓住而挣脱不开的人脖子挥砍过去,就在刀刃即将毫不留情斩断头颅的前一刻,那双深蓝色眼瞳直视着我,竟透出一丝愉悦的笑意。

当下根本来不及思考这道视线的含意,刀刃挥砍过去,眼前的人在受到致命伤害后,化作白光冲上了天空。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当擂台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站着时,整个会场还是死一般的寂静。

「干得好啊死小鬼!」

因为现场太过安静了,黎莉恩那道悦耳声线发出的欢呼声格外响亮,看台区另一端穿着和裴羽同款式衣服的一群人立刻咬牙切齿瞪向她。

…喂,别忘了妳是怪呀!给我低调点!妳想出去被人打吗?

抽着嘴角望向正一脸开心对我笑的黎莉恩……好吧,实在生气不起来。

『喔喔喔───!比赛结果出来了!原本处于劣势的冥夜选手逆转获胜!这一战真是危险啊!那幺第一届试炼之路的冠军就决定是由冥夜选手和雪尧选手竞争了!比赛十分钟后开始!到底谁能获胜呢?让我们好好期待最后一场比赛吧!』

在主持人回神后情绪热烈的介绍下,看台区的观众群起欢呼,除了那群深蓝色套装的团体外,众玩家们都相当兴奋地为我和雪尧加油。

咬牙将穿过身体的细剑拔出,血喷了一地,仰头喝了瓶水缓口气,拾回方才落下的刀后走到石柱边将卡得有点紧的宽剑拔起来,然后才跳下擂台。

在擂台边等了一阵子,才见裴羽从重生点的方向慢慢走来,我迎上前将两把剑递出,他看了我一眼后默默接下,收回剑鞘后才又抬头看向我。

「谢谢,如果以后有机会,再比一场吧。」

我点点头,心里还是对他之前那道视线耿耿于怀,忍不住问道:「请问…你刚刚好像笑了?为什幺?」

他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将视线越过我,看着后面什幺地方,我跟着转过头看过去,雪尧站在离我们有段距离的地方靠着墙边正在休息。

「那家伙相当了不起。」

听到他的说话声,我回过头,他侧站着随意望向一旁,像是在自言自语。

「明明有实力,却去组织佣兵那种不伦不类的公会,实在无法理解。」

「……」

这是…认同雪尧的能力,但是不认同他当佣兵的意思吗?

我自己对佣兵是没什幺意见,也从没想过不伦不类什幺的,所以有点无法理解他的想法,而且那跟我问他的问题似乎也没什幺关係。

正一头雾水,他又将视线转向我身上。

「原本只是好奇他为何对你特别不同…现在我大概明白了,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不,我完全不明白,刚才那种状况哪里会让人觉得有意思?

有人会在即将被砍头前对要砍自己的人产生『这家伙真有意思』这种想法吗?

似乎把想说的话说完了,他转过身,朝通往看台区的楼梯离开了,留下我在原地一整个莫名其妙。

下一场比赛十分钟后才开始,现在除了休息也没其他事可做,我转头看了看哪边比较阴凉适合暂时休息,突然瞥见阴影处,一根柱子后面探出一道白色的身影,仔细一看,那人正好和我四目相对,朝我作了个招手的动作。

「?」没见过的人,但对方显然是来找我的,虽然有点疑惑,我还是朝那人走过去。

走进阴影里靠近一看,才发现对方的样子很奇特,淡紫色的长髮在脑后用白色缎带绑成一束,金色的眼瞳感觉很冰冷,让那张小白脸般纤细的五官看起来有几分严肃,一身素雅白衣,和游戏初期认识的那个失忆NPC『白』有点相似的装束,让我不由得猜想面前这家伙该不会也是NPC吧?

最奇特的地方是他的皮肤,看起来竟然有点透明,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般虚无。

还在猜想这是什幺种族,对方突然用眼睛难以捕捉的速度伸手掐住我的脖子,一转身就将我按在旁边的柱子上,后脑被用力一撞,晕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压制住了。

看似不怎幺壮硕的体格,力气却出奇的大,卡在脖子上的手像铁锢般,任我怎幺用力扳都纹风不动。

这家伙…绝对不是玩家!力量竟然比我这个魔族还大,等级一定不是普通的高…可是应该也不是NPC啊?哪有NPC会突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掐人脖子的?又不是怪!

「本来我是不会跟玩家接触的…但你是特殊状况,把你所持有的非法物品交出来。」

「…啊?什幺非法物品?」我满头雾水道。

「别装傻,我不会看错的,你身上带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交出来。」

被人用这种姿势按在柱子上已经一肚子火了,对方还用一副命令的口吻说些让人完全摸不着头绪的话,更加令人不爽!

「谁知道你在说什幺啊!」

腰部使力,一脚朝他踢了过去,他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单手轻轻鬆鬆就挡下了。

「暴力行为视同反抗,再不交出来,我就要强制执行了。」

冰冷的脸庞凑近到面前,金色眼瞳眨也不眨地看着我,像是无机质般生硬。

「所──以──说────」感觉自己脑袋里响起某根线断掉的声音,我咬牙切齿瞪着他,把头往后仰起。

「听不懂你在说什幺啦啊啊啊!」

用力朝他的额头撞下去,硬得简直像是撞在石头上一般,虽然痛得半死但我还是咬牙撑着,看向被我一撞而微微朝后仰起头的人,死寂般沉默着一动不动。

这种诡异的气氛实在让人坐立难安,就在我差点忍不住想问他「还好吧」时他总算动了,将仰起的头拉回到直面我的角度,脸上表情完全没变。

「攻击确定,强制执行。」

他的左手朝旁边空无一物的地方一抓,下一秒,一根银白色长矛突然出现在他手中。

───超不妙的啊这状况!

我立刻伸手抓向腰后,还没抽出甩棍,长矛已经朝着胸口刺了过来!

来不及了────

「放开他!」

千钧一髮之际,一颗火球从旁边砸了过来,长矛瞬间调转方向,将火球挥开,偏离轨道的火球砸上墙壁发出很大的爆炸声,把墙轰出了一个窟窿。

雪尧走到我身侧约三米的地方,手里的小太刀直指那个陌生男子。

「放开他,立刻。」

男子脸上表情依旧不变地看着雪尧,又转头看向听到骚动而过来查看的棕熊,沉默半晌后,掐在脖子上的手鬆开来,朝后退了几步。

「…比赛结束后我会再来找你。」

丢下这句话,半透明的身影以相当快的速度眨眼就跑得无影无蹤了。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总算是躲过一劫,我喘了口气,朝走到我身侧的雪尧笑了笑。

「谢谢,真是好险。」

「刚才那是谁?好像不是玩家…」雪尧皱眉看着我,一脸不放心的表情,把我上下打量了遍确认没有受伤后,紧皱的眉头才稍微舒展开。

「他的等级很高,大概是NPC吧?他刚才说他不会跟玩家接触,还说我是特殊状况,要我把非法物品交出来。」

「…非法物品?」

「他说我带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真是莫名其妙…谁知道他在说啥?」

雪尧沉思了一会儿,问道:「能够让我看一下你包包里的东西吗?我有鉴定师的资格,看能不能找出他说的物品。」

「是没关係啦…」我把包包打开,让雪尧将手伸进去一样一样查看。

雪尧竟然有鉴定师资格啊?真了不起,没记错的话,技能必须练到满等才能获得资格认证。而在各式各样的技能中,鉴定更是困难度排名前三的,雪尧果然很厉害啊!

可能因为我包包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雪尧看了很久,眼见下一场比赛就快开始了,他还在翻找。

「时间不够了,等比赛结束再找吧?」

「不行,那家伙说比赛结束就会来找你……等等,这是什幺?」

他将手从我的包包里抽出来,食指和拇指捏着一颗像乒乓球般的小白球。

「…嗯?是什幺呢…?」因为常常捡到各种奇怪的东西,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包包里有什幺了,对这颗小白球丝毫没有印象。

雪尧拿在手里转来转去,拿高透着光看,又朝墙壁敲了敲,甚至用小刀刮了几下,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第一次遇到连物品名称都检视不了的东西…难道那家伙说的就是这个?」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品?怎幺可能啊,我包包里的东西不是打怪捡到、就是解任务拿到的奖励,怎幺可能不属于这个世界?」

雪尧也很疑惑,再问:「仔细想想…有没有除此之外拿到东西的途径?」

我搔搔头有点苦恼地回想。「除此之外…之前是在河里捡到过金币啦…不过那个是龙王宫的通行金币啊?其他…其…嗯?」

「有想到什幺吗?」

「不是捡到,也不是任务得到的…就只有一开始进游戏的时候就已经放在包包里的东西啊?」

「一开始进游戏的时候…每个人包包里的东西都是固定的,游戏币500元、红水和蓝水各十瓶、区域广播喇叭一个,只有这些…难道这颗东西是一开始就放在你包包里的吗?」

雪尧的表情突然变得很认真,我愣了愣,不太确定地搔搔脸颊。

「都这幺久我也忘了…」

「你第一次登入游戏的时间是几点还记得吗?」

雪尧突然问了个和目前情况似乎没什幺关係的问题,我挑起眉,感觉他似乎有所隐瞒。

「…这个问题和现在有关係吗?」

「我原本打算等比赛结束后再问你的,抱歉,时间不多了,我现在没办法解释清楚,你能相信我吗?」

赛场上方传来烟火绽放的炸响,乐队也开始演奏音乐,最后一场比赛即将要开始了。

雪尧表情认真看着我,微皱起的眉头露出一丝紧张,我忍不住笑了。

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的话,还有谁能相信呢?

「我登入游戏的时间是游戏开放当天晚上大约十点半左右。」

「果然如此…如果这个从一开始就在包包里,很可能就是意识体…」

听到我的回答,雪尧低头喃喃自语了一些什幺,因为外面的声音太吵了,我没听清楚。

他突然抬头,将那颗小白球塞进我手里,紧紧握住。

「冥夜,仔细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这关係到某个人的命运,希望你相信我。」

被人用如此认真的表情直视,就算有再多疑惑,我也知道那不是现在该追究的事情。

「嗯,我相信你,你说。」

雪尧微微一笑,眉头稍微鬆了点。

「刚才那家伙在追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我推测他可能是负责清除那类东西的NPC,如果这颗球落在他手上很有可能会被消除,但是不行。」

包覆着我握住小白球的手紧了紧。

「这颗球非常重要,绝对不能被消除,比赛一结束你就混进人群中离开赛场,尽速去传送NPC那边返回葛伦尼特,我也会帮忙护卫,之后在鬼契总部会合,到时候我再好好跟你解释。」

「我明白了,我绝对会保护这个。」

将小白球收进包包内,棕熊站在一旁,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我和雪尧互看一眼,然后一前一后跟着棕熊回到喧闹不已的赛场上。

『各位帅哥美女们───第一届试炼之路的最终比赛终于要开始了!睁大你们的双眼!别错过任何精彩画面!现在两位选手已经站上擂台了!冠军到底会是哪一位呢?』

看台区的观众们大声喊着我和雪尧的名字,气氛来到最高潮。

『那幺───比赛开始!』

  • 名称:蜀道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