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了全文阅读

「那边!注意后面!」

「朵朵妳别动!」

『砰!』     「呀啊──!」

在一处开满白色小花的草原上,传来打破这和平氛围的枪响,以及慌乱的尖叫声。

「别乱了阵脚!德里你冲太前面了!快回来!」

稚嫩的男孩嗓音发出冷静的指挥,可惜其他人没他这幺冷静,血气上涌的战士挥舞着一人高的巨型剑冲入怪密度最高的地方一阵乱砍,随后响起连续枪击声,距离不远处的女性精灵举起银色长枪,掩护着巨剑战士。

「火球术!」男孩高举古铜色法杖往另一处挥去,天空立刻如流星般落下数颗火球,狠狠砸死了欲从后面偷袭的怪。

精灵女枪手听到同伴的声音,赶紧将枪口转向瞄準另两个同伴四周的怪,枪击响起的同时,失去掩护的战士被群起围攻的怪偷袭得逞,哀叫了声。

「可恶…」咬牙看着情况越发危急,正要降下另一波攻击法术前,一道黑色身影以看不清的速度冲进了巨剑战士被围攻的怪物群中。

「哇啊!」

还没搞清楚发生什幺事,巨剑战士被人一脚踹出怪物堆,在草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正打算开口骂人,就看见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发出了蓝紫色的光芒,犹如闪电般朝四面八方散射开来。

「天雷地网!」

「哔咕───!」

往中央扑上来的怪被闪电打得正着,冒着焦黑的烟雾摔成一团,明晃晃的双刀毫不留情朝着致命部位大开杀戒,黑影在陷入狂暴状态的怪物群中来回穿梭。

浑身漆黑的怪『金漆兽』和同样穿得一身黑的人陷入混战,只看得到一堆黑黑的影子穿来穿去,没多久,怪物消失的光点一片片扩散开来,当中还夹杂着时不时闪现的蓝紫色光电,让一旁愣住的几人看得目不暇给。

没花上多少时间,最后一只怪消失在光点之中,我朝四周看了看,呼了口气,将双刀转化回甩棍后,转头面向愣在一旁的几人。

「那个…不好意思,我没打算抢怪的,只是看你们似乎有点撑不住才擅自出手,地上掉的东西我不会跟你们抢的,请原谅我多管闲事。」

抱歉地笑笑,然后转向另一边,朝刚才被我一脚踹开的男性战士深深一鞠躬。

「对不起!刚才情况危急就先动手了,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本来还想要不要多加一句『如果不能原谅我也可以让你踹一脚回来』,可是被人用脚踹太不符合『帅气独行侠』的形象了,所以默默把话吞了回去。

我弯着身等待对方回答,过了一会儿却没听到半点声音,疑惑地抬起头。

「……?请问…?」

「你救了我们,我们怎幺可能还会怪你?」

闻言转过头,站在较高位置的小男孩慢慢朝我走过来,我定睛一看,差点忍不住扑抱上去。

超级萌的兽人族啊───!而且还是白色兔耳朵的小正太!

见我全身僵硬地盯着他看,兔耳正太皱起眉头。「…先告诉你,我是成年人。」

被对方突然露出的老成表情吓了一跳,发现自己太失礼了,抱歉地搔搔脸。「啊、我明白的,你调整过外貌年龄吧?只是小小惊讶了下…」

「喂!那一脚很痛啊!」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的巨剑战士指着我大声说道,然后被小正太拿法杖从头上狠狠敲了下去。

「刚刚叫你回来你是没听见吗!你耳聋了吗?差点被你害死!」

「痛、痛   、好痛!对不起啦!轻点轻点!」

身高大约190公分的大男人被一个看上去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追着打,抱着头不停求饶,那场面实在有点好笑,虽然我怕太过失礼所以忍着,另外两个女孩子倒是先笑了起来。

「算了算了,你就饶了他吧!德里这个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绑着紫色长马尾的精灵少女将银色长枪很豪迈地扛在肩上,露出相当可爱的笑容说道。

「他这莽撞的个性再不改改,我们迟早会全灭!」小正太咬牙切齿地说,哼了一声停止继续朝自家战士下毒手。

「啊…那个…这位先生,刚刚真是谢谢你!」

甜美的声音怯怯地从一旁传来,一个有着一头超梦幻粉红色大波浪捲髮、连衣服也相当梦幻风格的可爱少女,微红着脸向我道谢,水蓝色眼瞳由下往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如果我是男的,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八成就要沦陷了,可惜我不是。

被女孩子以如此带有感情的眼神看着,只会让我很想往后退然后转身逃跑,下意识摸了摸脸上的面具是否还在,暗自鬆了口气。

「没什幺,举手之劳罢了,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先告辞了,你们自己多保重。」

很快速地把话题停止,趁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挽留前,赶紧转身跑开。

「啊…你的名字…」

挽留的手伸在半空中,想挽留的对象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少女看着那黑色的背影,露出失望的表情。

「好啦!人都走了,萍水相逢而已,不用这幺失望吧?」精灵少女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安慰道。

「呿!那种瘦不拉叽的小子有什幺好捨不得的?风一吹就跑了!」德里还是对那脚很有意见,忍不住抱怨。

「被那种风一吹就跑的瘦弱小子救了的人好像是我们喔?」兔耳正太斜眼瞥着一旁中看不中用的高大战士,冷冷说道,被带刺言语攻击的人自知理亏,立刻乖乖闭嘴。

「我…我好像…对那个人一见锺情了…」

全身上下散发着梦幻气息的少女,红着脸娇羞地说道。

伙伴们鸦雀无声,在凉爽的微风将白色花朵捲着朝向明媚的晴空飞去时,众人同时惊呼出声。

「「「什幺───!」」」

此时发现了另一群怪而高兴地冲上前去的我,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奇怪,游戏里应该没有花粉症吧?

我疑惑地想着。

*       *       *

打怪常见的掉宝物品,大多是防具、武器等装备,少部分有钱币、怪身上的某一部分,而莫名其妙不知道要做什幺的东西,则是偶尔会出现。

也许因为我打怪的数量多,也可能和幸运值有关,我通常打怪后都能大丰收,儘管有些东西连作用为何都不清楚,反正包包还有位子我就通通捡起来放着。

此时,我看着手里打怪掉落的物品发了会儿愣,又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东西。

木头製的人形关节娃娃,感觉像是美术系的人才会用得到的东西。

用了『检视』查看,只看到这个东西的名称叫作『替身』,用途和名称同样短短两个字,也不知道使用方式。

字面上的意思虽然了解,但该在什幺情况才能使用,以及怎幺使用都没说明,真是太不方便了!

不过感觉上是用得着的东西,暂且先留着吧。

看了看天空,自从进入游戏以来一直都很好的天气,现在布满了乌云,大概再不久就要下雨了。

打开地图,前方不远处,就在要进入千途山前的山脚下有个村庄,暂且先到那边整备吧。

作好接下来的打算,我朝着村庄的方向前进,带着湿气的风扑面而来,把长到膝盖的草原吹得歪了一边,如草浪般高低起伏着。

一个隐身在草原中的影子,在草浪起伏下,露出毛茸茸的尖耳朵。

「老闆,请给我一份蔬菜煎饺。」

「好!小伙子你坐一下,马上来!」

走进餐馆,在柜台点了份餐点后,我找了一个不太明亮的角落位置坐下,看着窗外阴暗的天空,已经开始出现闪电。

天气不好,许多人都跑进餐馆来避难,大约八成的座位都满了,看起来都是小团体行动,每组人数都在四到六人左右。

餐馆里虽然点了油灯,依然不甚明亮,木头建筑在油灯摇曳的昏黄光线照耀下,看起来颇有旧西部小酒馆的氛围。

这种氛围对生活在现代都市里的人来说相当新鲜,餐馆里聊天的气氛挺活跃,我在阴暗的角落位置默默看着,也没想什幺,纯粹发起呆来。

没过多久,穿着红白条纹围裙的女服务生将冒着腾腾热气的煎饺端了上来,甜笑着说了声「请慢用」之后就匆匆跑开去忙其他事了,我将面罩摘下,拿起筷子準备用餐时,一个绿色的玻璃瓶子被人摆到桌上,发出『叩』的一声。

疑惑地抬起头,皱眉,然后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喂喂~不要视而不见嘛!」

先前邀我入公会被拒绝的兽人族男子把瓶子推到我的餐盘前,自己手里也拿着一瓶,打开瓶盖后很自动地坐到我旁边的位置,仰头喝起来。

白了他一眼,我默默把椅子往另一边移了移,压根不想和这家伙扯上半毛钱关係。

「噗哈~你不喝喝看吗?这种饮料很好喝喔!这可是现实世界里喝不到的东西吶!」

「没兴趣,请你不要跟我说话,我并不想被人以为跟你是一伙的。」

「别这幺说,上次是我态度不好,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如何?」

我偏头瞥了他一眼,那副瞇着眼睛笑的神情看起来就是让人感觉不爽。「抱歉,我完全看不出你的诚意。」

而且都怪这显眼的家伙,四周围的目光纷纷朝这边看过来了,我赶紧低下头吃东西。

「欸~真过分,这已经是我最有诚意的态度了,换作其他我不感兴趣的家伙,我连话都懒得说。」

他耸耸肩双手一摊,貌似委屈地叹了口气,见我看向他,又笑瞇了眼。「你这个人其实很心软吧?」

头上冒出青筋,我收回视线继续把煎饺往嘴里塞。

这家伙真的很令人火大!

见我不理他,他只是笑了笑,然后将右手伸入衣襟里,我边吃东西边全身紧戒起来,打算对方要是敢突然动手,先把手上的筷子插过去再说!

「你还是老样子,我真的这幺没信用吗?」他从衣襟里拿出一个纸捲,失笑道:「筷子不用握得那幺紧,手背的筋都浮起来了。」

我没理会他,依旧全身警戒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把纸捲打开摆在桌上。

「我怎幺说都算是公会里小有名气的人,才不干趁人不备偷袭那种下三滥的事,我以公会的名誉向你保证,行了吗?」

「……」

虽然仍有点狐疑,但我总归稍微放鬆了点,看着一脸认真表情的人,然后将视线转到他摆在桌面的纸上。

土黄色的纸印着一个咬着卷轴的鬼头,我愣了下,想起当初在樱河城里看过的那块招牌,会觉得眼熟原来是因为之前看过的公会徽章上有同样的图案。

好像是…叫作『鬼契』吧?似乎挺有名的佣兵公会。

看样子这大概是他们公会的专用委託单,这小子拿给我看干嘛?

往下看内容,这是一张寻人委託,寻找对象名字不明,特徵是黑色短髮、紫色瞳孔,穿着黑色轻装,武器是双刀,身边可能有个长髮美女跟着。

……这个,怎幺看都是我吧?

这家伙是佣兵,他拿着寻找对象是我的委託单来找我,用意是什幺?

原本稍微放鬆的警戒又提了起来,我慢慢将手移到甩棍握柄上,瞪着对方準备离开座位。

大概猜到我会有这种反应,他先将手举了起来,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

「别紧张,如果我是来抓你的,就不会把委託单给你看了,这种东西通常是不允许给非公会内的人看的。」

「…那你这是什幺意思?」依旧不敢大意,我紧握着甩棍。

「我很中意你,拉你进公会都来不及了,怎幺可能把你抓去换酬劳呢?何况委託人明显对你有恶意,发这种委託应该不是想找你喝茶叙旧的吧?那我更不可能这幺做啦~」

还是无法理解面前这个人的用意,我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他。「…那你接下委託干嘛?」

「我不接下来,被公会里其他人接了,我就没立场帮你啰~」他把委託单捲起收回衣襟里,语气轻鬆地说,不过神情却没有那种吊儿郎当的感觉了。

我还在思考这家伙说话的可信度,他又接着说:「而且就我所知,对方不只委託我的公会,还有委託其他公会,我是来通知你要小心点的。」

「…你会这幺好心?」我挑起眉头看他。

「我这个人好恶分明,只会对有兴趣的家伙好,怎样?有没有稍微被我感动了?」

「如果你还是打算拉我进公会,很抱歉,恕我拒绝。」

「我不勉强你了,免得被你更讨厌。」说着,他朝我伸出右手。

「交个朋友总行了吧?我叫苍狼,你呢?」

我皱眉看着那只手,想了想,还是没握上去。

「…叫我阿月就好。」

「阿月?所以你叫冥月啰?」

我双手瞬间抽出甩棍从座位上跳开,椅子被我一撞摔倒在地,发出不小的声响,其他人听到声音跟着喧哗起来,还有人吆喝着『上啊上啊』,等着看好戏。

没有理会周遭的人,我瞪着面前看似毫无动手意思的狼兽人,压低声音。

「…你怎幺知道的?」

和我一副随时要冲上去开打的模样完全相反,他态度从容地伸手将被我撞倒的椅子扶起,还拍了拍灰尘。

「之前你差点被寻仇的玩家杀掉的时候,我就在附近,正好听到了。」其实是去跟蹤的,不过这种话当然不能说。

「…你不打算举发我?」

「刚刚说了那幺多,还是不相信我吗?既然想交你这个朋友,我怎幺会做那种事?」

「…我还没问你,你怎幺知道我在这里?」难不成这家伙在我身上装GPS吗?要说偶遇未免太牵强了,除非这家伙从樱河城那里就一直跟蹤我。

「啧啧~你太小看我公会的情报网了,只要知道外貌特徵,热心提供资讯的线民还是很多的。」

把原本要请我喝的饮料打开,在众人注视下不为所动,仰头喝了几口,又接着说:「有人看到你从樱河城的北门离开,后来我又遇到一队似乎是被你救过的玩家,他们说你朝这个方向走了,将这两个点延伸出去,我就推测到你可能是要来千途山了。」

我想起那个有着一头梦幻粉红色大波浪捲髮的女孩子,思考了会儿,默默将甩棍收回。

「…好吧,暂时信你一次。」

其他人见状,发现没有好戏可看了,唠叨了几句又转回头去。

我坐回位子上,继续吃还没吃完的煎饺。

「不过你还是叫我阿月吧。」

「你的戒心还真重…」

  • 名称:重活了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0: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