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让我去算命全文阅读

窗外突然炸出一声雷响,不少人被吓得尖叫起来。

我和苍狼同时转头看向窗户,大雨骤降,窗外的景色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

被雨水模糊的玻璃窗外,突然出现一道不像是闪电的黄色光芒。

「小心!」

苍狼突然抓着我的手臂往旁边扑倒,下一秒,窗户匡瑯一声炸开,大雨立刻随着玻璃碎片被狂风吹进屋内,周围的玩家纷纷尖叫起来。

如果刚才苍狼没拉我一把,坐在窗户旁的我肯定首当其冲。

…也许,这家伙是能够信任的?

「谢谢。」有点彆扭地朝他道了声谢,不过因为风雨声太大被淹没了,但苍狼却好像听到般,对我笑了下。

「没事吧?」拉着我站起身,头顶的兽耳抖了抖,他转头看向窗外。「八成是冲着你来的,真粗暴的手段啊。」

「我没事。」转头看了看屋内其他玩家,有的人被玻璃割伤了,但伤势不严重,从惊吓中回过神的人纷纷拿出武器进入警戒状态,我暗自鬆了口气,回过头跟所有人一同盯着失去遮蔽的窗口,但没见到任何人。

「选择这种天气突袭你,真是运气不好。」

苍狼笑着说,语带嘲讽,我看向他,这才发现他的右手不知何时戴上了长约二、三十公分的银色钩爪,一脸严肃的表情。

如果他跟我说话时也用这种表情,我对他的评价可能就高一点了。

看向迟迟没动静的窗外,对方没有贸然冲进来,是不想与整个餐馆的玩家为敌吧?

既然是冲着我来的,就去会会对方吧。

勾起嘴角,与打怪时相同的兴奋感涌了上来。

我踩着椅子踏上窗框,苍狼没有阻止,其他玩家交头接耳了一阵子,打算静观其变。

「小心点,视线不太好,而且不晓得对方来了多少人。」身后的人语气冷静地说。

「魔族视力不错,别担心。」

回过头,我朝苍狼笑了笑。

「就让对方彻底体会一下雨天的恐怖吧。」

语尾落下的同时,我从风雨交加的窗口冲了出去。

雷声轰然乍响,数道黑影同时朝我直奔而来。

───开战!

脚下重重一踩,跳出窗户落在地面的瞬间,直直往前冲出十几米远,再回头,方才的落脚点已经插了三把形状不一的长剑。

三个穿着深色斗篷的人跳下屋顶,各自拔起自己的剑,其中一个领头朝我直奔而来。

『锵!』的一声,泛着金属光泽的剑砍在我交叉于前方的甩棍上,冒出金色火花,使剑的人不断加重力道,但仍被我撑着砍不下来。

我瞇起眼想看清楚面前这家伙的模样,但对方隐密得紧,兜帽斗篷把整个人包着不说,底下竟然还戴了面罩,只露出一双蓝色透着凶光的眼睛。

知道看清长相大概不太可能了,我暗自叹气,在感觉另外两人从左右包夹上来时,使力将对峙中的剑弹开,同时原地跳起,朝后翻了过去,在包夹的两人发现挥下的剑攻击落空还没来得及恢复姿势前,我将握柄两两相对,用力一併。

「天雷地网!」

蓝紫色网状闪电散射而出,面前三人首当其冲,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单脚跪了下去。

我四处张望,搜寻着其他同伙。

这三个人都是战士,应该至少还有一个魔法师才对…

正专心寻找其他同伙,三道黑影却突然朝我直冲而来。

我一惊,急转过身顺势将朝我砍来的银亮横劈开来,甩棍上流洩的雷电在武器交会的瞬间炸开,对方握着武器的手一麻,剑高速旋转飞了出去。

失去武器的人「啧」了声朝后退开,另外两人的攻击已经到达,我一个侧跳转身来到其中一人左侧,将甩棍从对方后脑勺的位置狠狠砸过去。

头部被重击的人往前扑倒,我绕过对方身后,準备朝另一人攻击时,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红色光芒,直觉不妙,立刻从原地跳开,下一秒我原本所站的位置地面展开了一个发出红光的黑色圆形魔法阵,数根尖锐的圆锥形针状物破土而出,一根根长度及腰交叉排列。

这招够狠!

我暗自吞了口水,若是没有及时跳开,光想像就觉得痛。

咬牙瞪着方才放出魔法的方向,丢下还未分出胜负的战士直冲过去。

躲在餐馆右侧堆放的几箱杂物后面的人,见我发现他,转身就跑。

追着那个同样穿着兜帽斗篷的魔法师,身后的战士也跟着追了上来。

听到破空声,我朝侧边一蹬,一只短刀插入地面,第二只紧接着朝我射来。

我跳起在半空中一个旋身将短刀打了回去,大概没料想到攻击会被反弹回来,冲最前面的斗篷人急忙闪避,脚下不稳,和跑在左后方的另一人撞在一起,我趁机拉开距离,继续追那个混蛋魔法师。

前方被追的人几次匆匆转头朝我射来几个光球攻击,但情急之下毫无準头可言,我轻鬆闪过,很快便追上对方。

那家伙又转过头想攻击我,法杖朝后一指却没看到攻击对象,愣了半晌,我立刻从他身侧一脚扫开那根碍事的法杖,同时将甩棍往对方背上砸了下去,他立刻往前扑倒,还因为草地湿滑,整个人往前滑了几米才停下来。

「躲在暗处放招,出手还那幺狠,我跟你们有仇吗?」

想到刚才差点变成串烧,我咬牙恶狠狠地一脚踩上他的背,还用力扭了几下。

面朝下趴着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摔晕了还是怎样,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看着追上来的三人,砸了声舌。

「待会儿再来跟你算帐,乖乖趴着等我。」

担心这家伙装死想趁机跑掉,我将右手的甩棍转化为刀,反手高高举起,然后朝对方的肩膀下方插了下去。

「哇啊───!」被钉在地上的人痛得全身一弹,手拼命往背后抓,想把刀子拔起来。

不过我插的位置这个姿势很难搆得到,见他暂时没办法搞怪,我回过头,看着保持一段距离不敢贸然攻过来的三个战士。

左手握着甩棍,右手从腰包里拿出一只备用的防身短刀,我站稳姿势,準备迎接即将开始的缠斗。

他们刚刚从『天雷地网』的麻痺状态中恢复得也太快了,我猜想对方可能早对我的攻击有一定了解,装备了能降低雷电攻击效果的防具…说不定就是这身斗篷?

对我怀有恶意,而且吃过我这招的亏…不用想也能猜到背后的委託人是谁。

真低级的家伙啊,自己动手失败,这次换借刀杀人吗?

看样子他们付的报酬应该不低,否则怎幺有人愿意冒着掉等的风险接这种委託呢?

僵持中,我的脑袋里还在想些有的没的,这时天空突然乍亮,一道闪电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劈了下来,正巧就落在我身后。

一时间,所有人都傻了。

我回过头,只见一道白光朝乌云密布的天空飞去,而我的刀就插在空荡荡的地上,刀身还因为接收了雷击庞大的能量发出蓝紫色的光芒。

「呃…这个是意外…真的…」

注意到那三个战士因为自己的同伴莫名其妙被雷打死而气得全身颤抖,我冷汗涔涔百口莫辩,慢慢往后退到插在地上的刀旁边,在前面三人同时朝我冲过来时,拔起刀子、同时将左手的甩棍也转化为刀。

银亮的刀刃在面前交叉,我将大量魔力灌入握柄,双刀被蓝紫色光芒包覆着,发出一阵悦耳的嗡鸣声。

「雷啸!」

交叉的刀刃左右挥开,两道相交叠的半月形光芒发出破空声响,直接劈向前方朝我冲来的三人。

对方闪避不及,夹带着强力电流的攻击将三人击飞出去,我立刻追上前,朝斗篷被劈开的位置将刀刺了进去,随即注入魔力,受到攻击的人立刻哀嚎起来。

我拔出刀子,淡淡的烧焦味传来,没时间同情对方,用握柄朝对方的后脑勺重重敲下,倒地后的人一动不动,武器也脱手了。

总算晕了───我尽可能不想再杀人,不过把人弄晕可真是麻烦。

看向另外两个因为电击麻痺半跪在地的人,还努力撑着想爬起来的模样,我叹了口气,朝其中一个走过去,用同样的方式放倒,然后来到最后一个还清醒的人面前。

「别挣扎了,托刚刚打雷的福,这招的威力比原先强了好几倍,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蹲下身,将对方的帽子拉开,扯掉面罩,红髮红眼的肃杀面貌露出,怒目瞪着我。

「要杀…就快点…」他咬牙挤出这几个字,握住剑柄的手不断颤抖着。

「不需要吧?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杀你们干嘛?杀你们我还要掉等,多不划算!」

以防万一,我抢过他手里的剑,往远一点的地方抛去,红色的眼瞳随着我的动作转向被丢到远处的武器,然后又回到我脸上。

「要杀…就快点…少婆婆…妈妈的…」

我皱起眉头,露出『你这家伙怎幺听不懂人话』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

这个举动似乎惹毛了对方,眼睛瞪得像是恨不得把我瞪穿一个洞似的。

…还是别乱叹气吧,他的眼珠子都快瞪得掉出来了。

我将双刀转化回棍状,将顶端抵住这家伙的心脏位置,认真看着他。

「委託你们的人我自己有底,那几个家伙做了相当败类的事,触到我的底线,我才会动手教训他们。想报仇叫他们自己来,如果你们要帮那些败类办事,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停顿一下,我靠近他的脸,瞇起眼勾着嘴角。

「下次会如你所愿,杀了你。」

下一秒,那双红色的眼睛睁大,接着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我移开甩棍,确认了下对方还有脉搏,总算是鬆了口气。

站起身将服装仪容稍微整理一下,看了看倒地的三人,打算回餐馆要几条绳子把人绑起来,就看到苍狼手里拿着我要的东西朝这边走过来。

「给。」他抛了一捆绳子给我,我挑眉朝他道了声谢,接着进行綑绑动作。

发现骚动已经平息,餐馆里不少人也跑出来凑热闹,围在被绑起来的人旁边好奇地戳这戳那的,像是发现什幺有趣的玩具。

担心有恶质的死小孩趁人之危,也担心把这三个晕倒的人扔在这里淋雨不知道会不会感冒(游戏里会吗?),想了想,把一个扛在肩上,两个委屈点用拖的拖进餐馆里好了。

众人见我这个小身板扛一个还拖两个,纷纷围在我身边七嘴八舌起来,边对我刚才一个打三个(其实是四个)表示敬佩,边夸我真是个好家伙人家来找碴我还这幺好心把人带进餐馆躲雨芸芸…我只好傻笑两声,不知道该说什幺。

接近餐馆大门时,苍狼这家伙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一掌把我落下的面具按到我脸上,动作粗鲁,瞥了我一眼后转身先踏进餐馆内。

鼻子被压得一痛,本想开口骂人,随即发现他是好心帮我把面具戴上,在心里暗骂几句也不温柔点,磨着牙跟着踏入餐馆。

把那三人扔给老闆安置,婉拒了好几桌邀我吃饭的热情玩家,回到阴暗角落的位置坐下,体贴的女服务生随即送上毛巾给我。

「谢谢妳。」看着服务生甜笑着跑开,我转头看向不知何时修好的窗户,外面依然被雨浇得一片模糊。

一直待在这里等雨停也不是办法,要先在村里绕绕吗?

「…喂!你要无视我到什幺时候?」依旧坐在旁边位子的苍狼皱起眉头表示不满。

「谁叫你刚才压痛我的鼻子,如果害我毁容我可饶不了你。」哼了声,拿起桌上的水壶帮自己倒了杯水,苍狼侧过脸,换了个吊儿郎当的坐姿。

「嘿~?我以为你是因为讨厌这张脸才戴面具的?」

「难得有张这幺好看的脸长在自己脸上,如果不是因为苍蝇太多,谁喜欢戴面具啊?又闷又热,吃东西还得拿下来,有够麻烦。」

边说,我将面具取下遮在面前,喝了几口水后,再把它戴上。

「之前跟着你的美人呢?有她在可以赶苍蝇吧?」

单手撑着下巴,斜瞥了他一眼,思考半晌才开口:「因为某些原因,她被封印起来了,我得完成一个任务才能让她恢复原状。」

「喔?所以你现在就是要去千途山解那个任务?」

我点点头,望着天花板。

苍狼学我单手撑下巴,面向我笑瞇了眼。

「现在这种天气进山不安全,待在这里等雨停也无聊,要不要跟我去打副本?」

「…副本?」

见我被挑起兴趣,他接着说。

「这个村庄后面有个小祠堂,那边有个副本可以玩,如何?」

「就我跟你两个?」

「有双人副本模式啊!如何?反正在这也无聊。」

我微微皱眉,这家伙如此积极邀请我打副本的模样总觉得有什幺阴谋…

不过进游戏到现在我还没打过副本,似乎很好玩的样子…而且这家伙刚才的表现,感觉也没有初次见面时那幺讨厌了。

见我考虑这幺久,他不太高兴地撇撇嘴。

「喂喂喂~我真的没信用到这种地步吗?」

「……冥夜。」

「…咦?」

见他愣住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

「冥夜,夜晚的夜,副本请多指教。」

这次换我朝他伸出右手,他看着我的手发了会儿愣,接着摇头笑了笑。

「终于肯告诉我啦?你这家伙真不是普通的怪。」

将手握住,他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

「认定的朋友,一定不背叛。」

我挑起眉,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冒出这句有点严肃的话。

不过,我也没想过要背叛朋友就是。

「一定不背叛。」

我回应道,苍狼看着我的眼神相当认真,我也毫不迴避地看回去。

他露出一个不同以往的浅笑,右手紧握得发疼。

  • 名称:系统让我去算命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1: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