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独宠新娘全文阅读

艾尔斯甩了甩头,剧烈冲击令他短暂失去意志,幸好醒来时仍保持隐形。

回想起来,刚才为了不让妹妹受伤即时把她往上推,自己反而翻滚了几圈躺在十呎之远。

稍微清醒之后,耳鸣似乎没这幺严重,红髮少年似乎听见有人在争执,而且越吵越大声。

「不可能!」玲宁猛烈挥手,与她否决的力度同样强大。

「西方四国签有英克莱条约,彼此之间不能开战。」

拜欧冷冷地耸了耸肩,眼神里充满不屑。

「意思就是对其他世界就没问题啰?」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从来没这幺打算过!」玲宁语气充满怒意。

艾尔斯小心翻转起身,试图不发出任何声音,他安静收起翅膀变回人类模样,静静观察眼前两人的互动。

无法识破隐形的玲宁不说,拜欧同样拥有看见灵魂的能力,但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醒来。

换句话说,现在正是偷袭的最佳时机。

「没这幺打算过,那为何这道传送门可以连往无底深渊?」

大乌鸦的提问令艾尔斯停下动作,他半蹲在地,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人。

在学院上过课的人都知道,前往不同世界的魔法难度相当高,倘若一开始就是以交通建设为主要目的,为何要製作成可以连往其他世界?

红髮少年答不出来,玲宁当然也是,只能用问题回答问题。

「你有什幺证据?」

拜欧来回踱步,比起战斗前準备,他看起来更像是在破坏两人内心的平衡。

「证据?如果不是你们入侵了其他世界,莉莉丝就不会发现这个秘密,然后设局夺取传送门,花十年时间与各大恶魔领主协商共同进军阿卡迪亚。」

大乌鸦的说词没有任何破绽,就算提不出证据也足以说明库瑞萨尔根本不如想像中美好,导致三观崩坏的妹妹难以维持平常心,不管是神色还是语气都露出动摇的徵兆。

「等等,你说入侵了其他世界,什幺时候?这不可能!」

「当然可能,莉莉丝死后我们看了她的报告,维持传送门需要大量木材,但库瑞萨尔附近并没有森林,也不曾大量採购,这些东西从哪来?当然是从其他世界。」

拜欧磨了磨爪子,意犹未尽地破坏妹妹内心的平衡。

「冒险者一边杀死反抗住民一边採集当地资源,送到阿卡迪亚当传送门的燃料以维持交通运作,好让自己享受便利进步的生活,你们比恶魔还过份。」

「我们⋯⋯比恶魔⋯⋯还过份?」

「没错,而且这项计画还没有结束,下一个目标是哪个世界?你们库瑞萨尔人是不是有天也会跟弗罗克一样,被另一个世界的居民诅咒不得对他们动手?」

要不是本身也懂得摧毁对手内心的平衡,艾尔斯绝对会跟妹妹一样被唬得一愣一愣,连鬆懈了防御都没自觉,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大乌鸦立定冲锋,直飞满脑子複杂情绪的玲宁,毫无掩饰地挥爪刺向头颅。

就是现在。

艾尔斯快速滑步逼近,将妹妹猛力拉到身后好躲避袭击。

本想利用攻击后破绽给拜欧致命一击,却先被大乌鸦的手肘赏了个拐子,直接命中胸口伤及内脏。

红髮少年扶着身体大口喘气,他仍然站在玲宁身前,不断注意恶魔的一举一动。

「你果然醒了。」

拜欧鄙视的眼神直看向自己,令艾尔斯不禁怀疑到底有没有隐身成功。

不,如果他能识破隐形,刚刚那一招应该会更兇狠,而非试探性的肢体打击。

「艾尔斯?」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也太急促,玲宁完全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呆望着哥哥。

「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些话只不过是为了让妳露出破绽而已。」

熟悉的声音让女性鬆了口气,她缓缓站起重新摆开施法架势,可惜动作有些迟疑,语气也不如刚才那幺铿锵有力。

「可是我完全无法反驳⋯⋯」

「因为这是事实啊,库瑞萨尔人做着跟恶魔一样的坏事,却把我们当成十恶不赦的罪人,多幺不合理啊,你们简直比我还糟糕。」拜欧嘲讽地耸了耸肩。

「根本在诡辩,老师说过,心正则刀正,就算传送门拥有连接到异世界的能力,你也没有证据显示库瑞萨尔侵略过其他国家,但传送门之战却是铁铮铮的事实!」

「哼⋯⋯你们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就跟那邪恶的女人一样,用崇高的理由掩饰内心深处邪恶的一面,做的事情都差不多。」

「罂粟阿姨才不邪恶!」

「当然邪恶,罂粟也是,库瑞萨尔也是,追根究底只是见不得别人好,为什幺那男人活着而我丈夫死了?为什幺非得撒大把大把的银子才能换到一些些的木材跟矿物?要不是内心存在空隙,根本不会干下伤天害理的事情,然后再把它推给恶魔。」

「不对!是你给了她力量让罂粟阿姨有机会复仇,而且还吃掉她的灵魂!」

艾尔斯喘着大气,想起被杀死的长辈,他仍不争气地滴下眼泪,咬紧牙根久久不能自己。

「等等⋯⋯你说罂粟阿姨怎幺了?」

玲宁焦急的双眼望向哥哥,但他根本没有心情多加说明。

「艾尔斯你快说啊!」

他不想告诉妹妹罂粟跟恶魔交易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向爸爸复仇,这样只会继续动摇她内心的平衡。

「不用他说明,我来告诉你,那女人想对你老爹复仇所以跟我做了笔交易,现在灵魂在这。」说完拜欧指了指他的腹部。

艾尔斯猛然转头,目光好比不共戴天,如果不是妹妹还在身边,他可能下一秒就準备冲上前去拚个你死我活。

女性同样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哥哥。

「艾尔斯⋯⋯是这样的吗?」

「是⋯⋯拜欧毁约杀了她,还把灵魂吃掉⋯⋯」艾尔斯低下头,想起长辈泪珠仍然不断在眼眶里打转。

话没说完,玲宁已经一拳挥来,正巧打中红髮少年的后脑勺。

他从没想过妹妹竟然会识破隐形,而且攻击精準无比。

「你怎幺不早说!」

艾尔斯满脸错愕看傻了眼,他无辜地摀着伤处听玲宁咆哮。

「灵魂是不会那幺容易被消灭的。」

「意思是⋯⋯」

妹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就算罂粟阿姨的灵魂被吃掉,我们还是有机会把她救出来。」

「咦?」

「库瑞萨尔的事情确实让我很难过,可是跟眼前的问题还是比较重要吧。」

玲宁高声咏唱法术,让碎石沿着身体盘捲而上,包覆双手形成比头颅还大的坚固手套。

眼见妹妹终于冷静下来,艾尔斯鬆了口气,他跟着望向大乌鸦,拜欧同样摆出备战架势,双脚着地身体弯曲,準备随时弹射而出的模样。

「她可是要谋害妳妈的人喔?难道不在意吗?」

「老爸说过仇恨只会带来更多的仇恨,只要能沟通肯定可以解决,唯一有错的只有你这吃人灵魂的家伙。」

「话说的漂亮,我提供罂粟复仇所需的力量,她的灵魂要怎幺用是我的自由。」恶魔冷冷说道。

「从古至今提供力量的人都不是什幺好货。」

玲宁即刻施展起攻击魔法,让光球凝聚在掌心,逐渐膨胀到比自己头颅还大。

拜欧没有放过机会,他立定冲锋扑往施法者,趁着法术未完藉机攻击。

艾尔斯不疑有他,赶紧搬开妹妹躲开利爪,吓得玲宁不自觉停止施法,转而对着抱起她的隐形人大吼大叫。

「你干什幺!」

「拜欧的速度太快了,不能直接用魔法。」红髮少年背上妹妹拉开距离,直接对着她的内心说话。

「不然该怎幺办?」玲宁顺着触感转换方向,呈现凭空骑马的怪异坐姿。

「你就儘管攻击,防御的事情交给我。」艾尔斯滑步闪开突袭,边逃跑边放下妹妹护在身后。

「受伤了我可不管喔。」

「不要紧,他顶多只能知道我的位置,但不知道我的动作。」

真的是这样吗?艾尔斯其实自己都没把握。

现在多了个火力支援,也多了个人要保护,要说有什幺计策,唯一能想到的还是只有那招。

趁对方鬆懈时一击毙命。

要怎幺做呢?站在拜欧的立场,与其攻击一个看不清动作的人,不如把目标放在玲宁身上,隐形的敌人小心提防便是。

换句话说要怎幺让他不再注意自己,就是完成了战略的第一步。

艾尔斯默默盘算着计画,冷静观察等待付诸行动的机会。

然而事情正如他所料,大乌鸦行动格外保守,非但不再穷追猛打,反而开始仔细调整进攻路线,正巧给红髮少年时间咏唱法术。

谁知才开始咏唱第一个符文,拜欧便展开了攻击,他调整角度踏地冲锋,鼓足全力高速突袭,以破敌之势直直捅向排成一条线的两人。

来不及防御,没机会闪躲,利爪尖端穿过隐形人坚固的盔甲,没入红髮少年矮小的身躯,再抽起时,手中已满是鲜红,血液随着金属摩擦喷洒而出。

「玲宁⋯⋯」

玲宁可以感觉到艾尔斯正向后软倒,她马上伸手扶助哥哥,虽然看不到伤势,但浓烈的铁鏽味说明状况并不乐观。

「艾尔斯!该死⋯⋯」妹妹咬紧牙根,目光如兇猛的野兽狠狠瞪着恶魔。

「不要管我⋯⋯攻击⋯⋯」

「你在说什幺啊!」

大乌鸦再次退到要长不短的尴尬距离,重新等待机会发起猛攻。

「放手⋯⋯」

「我怎幺可能见死不救!」

「相信我⋯⋯」

拜欧越靠越近,艾尔斯却不断呢喃。

玲宁忍不住咂嘴,目光在恶魔跟哥哥身上来回。

「要是你就这幺死了,我可不会帮你挖坟!」

她鬆开双手让隐形人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转眼拉开距离咏唱咒语。

大乌鸦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猛然起跳试图飞过地上的艾尔斯,直直扑向施展攻击魔法的金髮女性。

却没想到另一个地方竟然也发出了念咒声。

正下方。

隐形人仰躺的位置。

环绕剧烈风压的半透明圆球凭空出现,势如破竹地轰向拜欧的胸口,逼得他不得不紧急迴避,煽动翅膀空中平移,以些微差距躲过奇袭。

正好成为显眼到不能再显眼的活靶。

艾尔斯知道妹妹身为法师学院的高材生,这种距离绝对不会打偏。

但玲宁还是没有命中要害。

就在咒语尾音结束的瞬间,恶魔突然扭腰转体,以极度不自然的动作凌空迴旋,即便施法者再怎幺灵巧敏捷,也无法预测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为,仅仅让魔法砲弹炸毁怪物的单边翅膀,令他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你们这些小鬼⋯⋯」

拜欧免强撑住身体,少了一边羽翼的大乌鸦怒不可抑,充血的双眼直视玲宁。

以及女性身旁突然现形的红髮少年。

艾尔斯同样蹒跚爬起喘着大气,深可见骨的左肩伤口仍缓缓流出鲜血,虽不致命也算重伤,没有昏倒已是万幸,更别说全身魔力几乎用尽,顶多再施展一个咒语就会筋疲力竭。

而对方也没好到哪去,半颗毁容的脑袋不断渗血,整只左手体无完肤,只剩单边羽翼的恶魔无法飞行,恐怕连维持平衡都有困难。

双方都已经濒临极限,唯独玲宁还保有大部分战力。

自然沦为敌人的首要攻击对象。

此时拜欧已经无法再维持原本迅捷兇猛的攻势,他像个走投无路的野兽,用完好无缺的双脚将自己弹飞,整个身体扑向玲宁。

所幸艾尔斯早已料到这招,才会突袭完马上爬到妹妹身边。

他高声喊出单音符文,背后长出的力场双翼立刻自盔甲中窜出,精準插在大乌鸦的爪与爪之间,以几吋之差挡下攻势,而这还不是计划的最后一步。

红髮少年抡起拳头,趁对方尚未回稳将全身死亡能量汇集于掌心,伴随战吼挥出右拳。

拳锋没入恶魔坚韧的身躯,打得拜欧睁大了眼睛,忍不住呕出血水,连着刚才吃下的东西一起吐出,闪耀的蓝色微光立刻引起艾尔斯注意。

他瞪大了眼睛,双眼无法离开尚未落地的光点。

那是罂粟的灵魂。

他还没站稳身体便赶紧转身,千钧一髮之际接住灵魂,无视大乌鸦仰躺倒地发出轰然巨响。

双手捧着蓝色光点跪了下来。

忍不住滴下眼泪。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赌上性命的战斗就像持续了一整年,拚上最后力气的他寸步难移,只能呆呆看着好不容易从恶魔手中夺回的灵魂。

「艾尔斯!」玲宁单膝跪地检查哥哥的伤口,同样注意到红髮少年怀中拥抱之物。

「那个是?」

「罂粟阿姨的灵魂⋯⋯」

「咦!那还不赶快放回去!」妹妹忍不住大吃一惊。

「知道怎幺放我早就做了⋯⋯」艾尔斯有气无力呢喃反驳。

「卡蜜拉妈妈应该会知道吧?」

玲宁说到这,两人不约而同一起回头,正巧看到卡蜜拉从黑暗中走来,或许妹妹什幺都看不见,但红髮少年可以清楚知道母亲背后躺满了布偶,各个全身瘀青倒地不起。

「妈妈⋯⋯我⋯⋯不知道该怎幺办⋯⋯」

「没关係,让我来。」

卡蜜拉一把抱起艾尔斯,像个公主似地捧在怀中,快步赶往地下空间的另一端,由于战斗地点不断转移的关係,那里几乎没有受到波及,唯独罂粟安静地躺在空地中央。

她轻轻放下儿子,接过灵魂之后仔细打量尸体,胸脯上的伤口刚好贯穿肺部,虽然没有伤到心脏,但整个身体失血过多且缺氧过久,皮肤呈现濒死的惨白。

「这个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就算把灵魂放回去也活不了多久⋯⋯」卡蜜拉慢慢摇了摇头。

「怎幺会这样⋯⋯」艾尔斯难掩悲伤情绪,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你已经做得很好啰,剩下的交给别人吧。」母亲温柔地给了儿子一个拥抱。

罂粟残破不堪的皮囊能撑到援军来吗?艾尔斯没把握,那些圣武士愿意拯救一个与恶魔交易的罪人吗?他更是不敢肯定。

或许唯一能做的只有那个。

「妈妈⋯⋯请把灵魂放回去吧⋯⋯」

红髮少年跪坐在罂粟身边,他梳理长辈凌乱的浏海,眼波流转柔声说道。

「至少在最后一刻,我希望她能够幸福。」

  • 名称:首席的独宠新娘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7: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