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

拜欧猛烈回身甩开右手,将罂粟的身体用力抛向艾尔斯。

「罂粟阿姨!」

红髮少年赶紧扶起女性观察伤势。

鲜红自伤口处蔓延,苍白的嘴唇毫无血色。

「拜託⋯⋯不要⋯⋯」艾尔斯焦急地掉下眼泪,视线越来越模糊。

然而下一秒,乌鸦怪物大脚踢来,把两人同时踹飞,纷纷跌落在十呎之外。

「爽!真是太爽了!」

拜欧兴奋地手舞足蹈,高举双臂大声欢呼,他缓缓张开右掌,露出里面苹果大的圆球,微微闪烁淡蓝色光晕。

大乌鸦想都没想便大口吞下。

「果然⋯⋯还是人类的灵魂最美味。」

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鸟喙,贪婪的眼神直盯着另一个目标。

女性尸体身旁的红髮少年。

「你对罂粟阿姨做了什幺⋯⋯」艾尔斯半闭的双目闪烁红光,在眼角泪珠中闪闪发亮。

「当然是交易,她的灵魂归我,要怎幺做是我的自由。」拜欧耸了耸肩。

「不对⋯⋯你骗了她⋯⋯」红髮少年瞳孔上扬,直视远比自己高大的乌鸦怪物。

「你说什幺?」恶魔故意把耳朵凑过去假装没听见。

「把罂粟阿姨的灵魂还给我!」

艾尔斯握紧拳头,大力迈出步伐笔直朝恶魔前进。

可是还没跑出十呎,拜欧已经先踢出右脚,直接踹在红髮少年的肚子上,将他再次击飞到女性尸体身旁。

儘管数个小时没有吃东西,强烈的不适仍令艾尔斯作呕,猛咳之下吐出混浊液体,同时落下不甘心的眼泪。

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为何自己如此弱小?意外认识了西比奥的妻子,却连保护她的力量都没有。

他泪眼汪汪地看向罂粟,银白长髮自然散开,在昏暗灵光下犹如盛开的罂粟花。

美丽,但苦涩。

「罂粟⋯⋯阿姨⋯⋯」

艾尔斯托着疲惫的身躯爬过去,双手紧握尸体冰冷的掌心,触感随着皮肤爬上手臂,即使看不见,他依然能感受到温度正一点一点消失。

如同被死亡所吞噬。

红髮少年缓缓放下双手,任由女性白皙的肢体滑落,毫无反应地平贴在地,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声。

金属碰撞声?

他好奇望向声音来源,眼睛越张越大,最后近乎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它。

刻有凤凰图腾的巨大绿松石戒指。

打从收到这个魔法物品以来不知道被它拯救过多少次,对抗圣武士也好,打倒风之魔王也罢,没有这枚凤凰戒指,他不可能度过那幺多难关。

不过就在两週前,红髮少年第一次知道原来戒指的主人拥有遗孀。

除了妻子以外,西比奥还有一个孩子普琉士,两人相依为命,一起生活在人烟稀少的自然仙境。

为了获得对方的信任,艾尔斯把凤凰戒指交给了罂粟,期望能代替西比奥守护这对母子。

如今又出现在自己身前。

「西比奥叔叔⋯⋯」他轻轻拔起指环。

看着掌中闪耀神秘色彩的巨大绿松石,他难过得啜泣起来。

「悼念完了吗?小子,怎幺样,我很慷慨吧?」

拜欧耸了耸肩,来回摩擦他用来开膛剖肚的利爪。

可是艾尔斯没有理会,他默默擦乾泪珠,眼神里悲伤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坚强。

跟无与伦比的勇气。

「西比奥叔叔⋯⋯最后一次,请你把力量借给我!」

红髮少年戴上戒指,右手紧握胸前,他站稳脚步,喊出传自父亲、能够保护自己的启动语。

「凯斯.提昂!」

凤凰图腾喷发无数白光,凝结成圆点包围着艾尔斯,眨眼间全部打在少年身上,手、脚、腹部,最后是胸口,灵光不断起伏变形,幻化为闪耀着晚霞色彩的无盔胸甲。

他高声咏唱加速魔法,用另一层淡蓝色灵光包覆自己。

与盔甲交叠形成另一种不同以往的靛蓝。

「哦⋯⋯」拜欧饱含趣味地挑起一边眉毛,上下打量眼前闪闪发光的小家伙:「看来在那些圣武士到达之前有乐子可以玩了。」

他压低身型,四肢弯曲几乎平贴在地,瞇起眼睛紧盯目标。

「可别让我失望。」

话刚说完,大乌鸦双腿伸直弹射飞出,脚爪在石头地面上刮出明显的六道痕迹,右手鼓足全力挥出利爪。

直接抓向红髮少年的头颅。

面对恶魔的突进,艾尔斯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向前滑步咏唱起咒语,用背上长出的力场双翼拨开白色爪子。

同时扭腰转体一拳袭向拜欧柔软的腹部。

拳锋没入身体,打得乌鸦怪物瞠目结舌,圆大眼睛因疼痛而爆突。

「怎幺⋯⋯可能⋯⋯」

他赶紧拉开距离,抽搐的面容不停颤抖,愤怒的情绪肉眼可见。

与之相比,红髮少年仍站得直挺挺,指着拜欧大声咆啸。

「跟弗罗克叔叔比起来,你连他的一半都不到!」

「不对⋯⋯我的实力仅次于弗罗克,甚至超越他也不为过!」

恶魔瞪大了眼睛,鸟脑袋上浮起青筋。

眼见对手露出内心动摇的迹象,艾尔斯拔腿狂奔,三步併作两步冲向大乌鸦,抡起拳头又打在相同位置。

「你只是空有肌肉的怪物而已。」

他原本以为失去内心平衡的拜欧会完全陷入愤怒,破绽百出地放弃防御。

谁知结果出乎预料。

这头怪物不只挡下了拳头,另一只脚还从下而上踢飞了艾尔斯,在他闪耀的胸甲上留下凹痕。

多亏装备承受了大量冲击,红髮少年并没有受到什幺伤害,空中翻转扭腰顺利着地,他不自觉吞嚥起口水,心里想着不妙。

倘若弗罗克以技巧跟战略自豪,那幺拜欧的强项就是力量跟速度,连西比奥的奥秘盔甲都能轻而易举地打凹,跟牧师饱含神圣力量的钉头鎚比起来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要不是知道你身体里面流着魅魔的血,我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废物。」

恶魔摸了摸伤口,全身漆黑羽毛唯有此处略显灰白。

「击中瞬间释放死亡能量,重创同时还打击我内心的平衡,不愧是那家伙的风格。」

他清了清指甲尖端的铁屑,重新摆开架式。

「幸好全无底深渊的恶魔都知道,战斗里魅魔一族说的话永远都不能信。」

乌鸦怪物凌空飞起降落在艾尔斯五呎之外,硕大身躯的压迫感随之而来,他既不攻击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打量眼前的小家伙。

全身上下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红髮少年滴下冷汗,他没想到会在这遇到最棘手的敌人。

冷静又无法沟通的对手。

不论是体能、身高还是力量,解除诅咒的拜欧都比自己强上数倍。

该怎幺办?

艾尔斯即刻咏唱起咒语,不料对方动作极快,第一个音才刚起大乌鸦便刺出右臂,尖端爪子如飞箭般划破空气,逼得红髮少年不得不放弃施法转而防御。

「果然是这样⋯⋯」恶魔贼笑了起来,他缓慢跨出步伐,眼珠子快速锁定对方的左右手。

「只要封住你的魔法,就只不过是穿了盔甲的阿露而已。」

这句话挑起红髮少年的青筋,就算知道是恶魔之间常见的挑衅手段,心里依然难以维持平衡,让他想起希鲁瓦的那场战役。

弗罗克曾经说过,面对强悍的对手要走为上策,假如真得走不掉,就要用尽诡计想办法攻击弱点,而且要一击得手,否则敌人便会加强防御,到时候就再也没有获胜的机会。

而拜欧的弱点在哪?与弗罗克不断对练的自己再清楚不过。

艾尔斯故意滑步退开,拉远距离再咏唱咒语,让怪物无暇阻止施法。

随着符文尾音停止,佩戴在右手的黑色棉绒手套指尖突然迸出利爪,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用爪子决胜负?很有恶魔的风格。」

拜欧口中牙齿随着嘴角上扬微微露出,他再次跨步向前,这回直接来到艾尔斯身旁,双手同时上阵,一左一右挥向对方娇小的躯体。

如果不是早领教过这种擒拿方式,红髮少年可能会冲上前去然后被逮个正着。

他跳步退开,小心翼翼地避过所有爪子。

「用你得意的魔法翅膀啊?怎幺不用了呢?」

乌鸦怪物没有放过难得的机会,双手不断往艾尔斯身上招呼。

多余的姿势,粗暴的收招,这些缺陷都被速度所弥补,乍看之下乌鸦怪物只是恣意挥击,实际上动作之快令人目不暇给,稍有闪神便会一败涂地。

多亏奥秘盔甲臂铠够硬,连续抵挡几次都只有留下凹痕,可是里面的身躯倒没那幺坚固,每一次防御都让肌肉更加痠麻,轮番攻击下来早已疼痛不堪。

体力耗尽只是时间的问题。

艾尔斯一秒都不敢大意,他们紧盯着恶魔的两对爪子,任何一边靠近就赶紧格挡。

说时迟那时快,恶魔趁着抽回双手一脚踢出,将红髮少年朝上踹飞,人还没落地就伸手抓住对方的护腿往下扯,重重砸在地板上发出金属巨响。

突如其来的重创令艾尔斯浑身剧痛,他急着想转身爬起,可是来不及行动就被拜欧单脚踩住胸甲,瞇起眼睛上下打量。

「好了⋯⋯该怎幺料理你呢⋯⋯」

面对几乎死局的状态,红髮少年没有露出一丝恐惧,反倒扬起自信的笑容。

「把我的脑袋咬下来,不是很好吗?」

「哼⋯⋯」

听完如此不要命的建议,乌鸦怪物撇嘴冷笑,他抬起压制对手的右脚。

狠狠朝艾尔斯的胸口踹下去,将他踢飞十呎之远,连续翻滚后仰躺在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幺主意!」拜欧指向红髮少年伸出金属利爪的右手大声咆啸:「你随时準备打爆我的头,以为我会不知道吗?」

「呜⋯⋯竟然没上当⋯⋯」红髮少年赶紧起身重新摆开架式。

「你太小看我了。」

恶魔像是突然想起什幺,神秘地笑了起来。

「不过这个提案真不错,带你的头到卡蜜拉面前,她说不定就会乖一点。」他收起翅膀包覆自己,口中仍念念有辞:「但在那之前⋯⋯」

下个瞬间,拜欧双翼大张,隐藏在羽毛下的恶性苞子与怒吼一起喷发而出。

「先嚐嚐这招吧!」

艾尔斯正等着这一刻。

他不顾黑色粉尘即将满布全身,飞也似地拔腿冲向乌鸦怪物,决定来个硬碰硬。

就在即将触碰到的瞬间,红髮少年伸出左手五指大张,使用术士院生才能使用的进阶技巧,以不咏唱咒语的方式架起魔法防护罩。

如此一来把恶性苞子隔挡在外,艾尔斯便能毫无顾忌笔直冲到拜欧身前,结合助跑力道高高跳起。

趁着毫无防备狠狠打向那颗鸟脑袋。

这招杀得拜欧措手不及,他瞪大眼睛猛力撇头,以畸形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动脖子,让红髮少年来不及反应,一时之间无法改变出手方向,只让爪子刮过左脸,留下微小的五道血痕。

即使如此,艾尔斯脸上仍露出胜利的微笑。

因为他知道就算再轻微,附加在指尖的魔法也会瞬间爆发,

不出所料,压缩空气快速凝聚于受伤处,随着轰然巨响炸破恶魔的脑袋。

无论什幺怪物,头部永远都是要害,一旦受到剧烈震荡,不死也去了半条命。

艾尔斯相信就算是恶魔也脱离不了这个定理,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紧握双手等待胜负分出。

拜欧却迟迟没有倒下。

他摀着受伤的半边头颅,儘管呼吸已经相当急促,身体摇摇晃晃颤抖不已,但未被波及的眼睛狠狠瞪着红髮少年,完全不像随时会晕厥的家伙。

怎幺可能?

「投降吧⋯⋯我不想杀你⋯⋯」艾尔斯喘着大气,放下痠痛到不行的手臂重新调整呼吸。

「投降⋯⋯凭什幺?」

大乌鸦咯咯笑了出声。

「投降的话我们就会有未来吗?」

红髮少年对这个问题异常熟悉,莉莉丝也问过。

投降的话会从轻量刑吗?人类的话或许可以。

恶魔,永远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恶魔誓死抵抗绝不投降。

艾尔斯突然理解了什幺。

弗罗克说过恶魔全都是邪恶之徒,唯有取他们性命才能永除后患,但他们为何是坏蛋?

因为不坏就没有未来,做坏事就是他们对恶劣环境的抵抗。

这就是无底深渊永远没有善良恶魔的原因,如同印提诺姆奥术学院的文献所纪载,善良的恶魔无法存活。

导致所有的恶魔都是邪恶。

然而没有人想与邪恶共处。

轻则避不见面,重则人人喊打,没犯过错的皆是如此,罪大恶极的更是这样。

恶魔在阿卡迪亚有未来吗?

艾尔斯无奈地摇摇头。

既然没有未来,何必放弃抵抗,如同所有在阿卡迪亚生存的恶魔,拜欧也不会投降。

他咏唱法术让右手利爪再次弹出,作为回答摆出迎击架势。

看红髮少年準备好战斗,大乌鸦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

拜欧放下利爪,露出面目全非的左脸,头颅表面血肉模糊,脸皮上充血的圆大眼睛咕噜咕噜转个不停。

恶魔神情不同以往,兇狠却不失冷静,好比刚刚的战斗只是游戏。

大乌鸦挺起胸膛直视面前的小家伙,眼神里没有一丝轻蔑。

咬紧的利齿不再贼笑,阴险的双眼令人不寒而慄,让艾尔斯一点都不敢大意。

因为他知道真正的死斗现在才开始。

  • 名称: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