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宠全文阅读

艾尔斯对法师学院塔地下五十层的印象就是空无一物,除了用来监管宿舍的教职员休息室以外什幺都没有,更别说能够通往无底深渊的道路,他不理解拜欧等人为何执意要往下跑,也不明白以这般布偶身躯要如何对付那名宿舍管理教师。

不,更应该说恶魔都已经跑进来这幺久了,为何宿舍管理员还没有行动。

该不会已经逃之夭夭了吧?

当红髮少年还在思索这个问题时,恶魔已经抵达了地下四十层,他们终于停了下来,开始奔跑以外的其他动作。

「把那女人抓出来。」

听闻拜欧的命令,黑狗造型的大型布偶放下罂粟的铁笼,掏出钥匙便打开门板,一把抓出女人架在肩上。

受到粗暴待遇的长辈不断颤抖,双眼失明的她只能任人摆布。

「好,把笼子丢下去。」

接着在一片吆喝声中,长宽高五呎的巨大铁块就这幺被抛出走道,直接从天井以自由落体掉进最下层。

伴随轰然巨响砸破一个大洞。

吓得艾尔斯目瞪口呆。

「弗罗克将军说得没错,下面果然有东西。」

拜欧俯视被打穿的缺口,回头对着其他同伴叫喊。

「快点,我们就快到了。」

听到这个消息,几十名造型各异的大型布偶瞬间嚷成一团,急急忙忙扛着另一个铁笼顺着楼梯直奔而下。

「我要吃饭,吃到撑破肚子为止。」

「说什幺傻话,当然是女人啦!我们都憋多少年了!」

「都别吵,先回银宫见乌闇主君,之后要什幺还怕没有吗?」

卡蜜拉拥抱孩子瑟缩在牢笼一角,但不断发抖的身躯显露出她其实更加不安。

令艾尔斯想起记忆中那段恐怖经历。

他抬头望向母亲。

「妈妈⋯⋯那个乌闇主君是什幺样的人呢?」

「是很可怕的人,你想到的任何一个邪恶的字眼都不足以形容他。」卡蜜拉闭上眼睛,双手紧抓自己的衣角:「而且跟其他领主不同,乌闇主君是谋略最缜密的恶魔,任何一个小动作都是为了达成他计画中的一环。」

「那拜欧他们为什幺还要回去?」

「我也不知道⋯⋯」

突然间世界停止了摇晃,艾尔斯感觉到铁笼被轻轻放在地上。

看到墙上悬挂的数字金属版,他才明白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地下五十层。

那名宿舍管理教师呢?红髮少年望向教职员休息室门旁的挂牌。

库里斯.纳札。

他终于知道为何恶魔入侵了这幺久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因为侏儒喜欢刺激,却不喜欢危险。

灰色小鸡布偶把头探进被铁笼砸穿的大洞,里面是一个半径百呎的广阔空间,除了中央立柱旁环绕着像柜檯一样的石桌以外,就只剩下刚才掉进来的铁笼碎石跟一座巨大拱门。

他从翅膀下拿出麻绳索,一端绑在楼梯扶手上,另一端抛进密室中。

「留三个人在上面,剩下的跟我进去。」

众恶魔点了点头,于灰色小鸡布偶率先爬入地下室后陆续跟上,沿着绳索鱼贯下滑,来到不知作何用途的广大空间。

在一连串刺耳摩擦之后,最初抛进密室的铁笼被拉到其他地方,空出足以垂钓艾尔斯等人的位置。

「好,上面三个,把那两人放下来,小心别弄伤了,那可是乌黯主君的后宫之一呢!」

拜欧刻意拉高最后两个字的音量,引起周围众人的取笑与喧哗,令卡蜜拉脸色一沉,正巧与怀中男孩对上眼。

「妈妈,没事的,我会陪着妳。」

其实艾尔斯自己也很害怕,但比起坐以待毙,他知道自己必须坚强。

不过当铁笼垂降到可以看清地下室的程度,红髮少年才明白大事不妙,他瞪大了眼睛,终于了解这群恶魔为何要深入法师学院塔。

因为这里正是七年前做为传送门系统中枢、无人能找到真实位置的核心区域。

更令人惊讶的是,此处竟然还保有最后一扇完整的传送门,耸立在广大空间中的正北方。

石製圆形拱门上划满黄金符文,背面透过黑色管线连接左侧小房间。

如果不是小时候曾经看过运作中的传送门,他根本不会知道这东西可以瞬间把上百人传送到百哩外的城邦,甚至是另一个世界。

以至于数以万计的恶魔可以从无底深渊蜂拥而至,引发那场差点毁灭西方大陆的传送门之战。

「不可能⋯⋯应该都破坏掉了才对⋯⋯」

听艾尔斯自言自语,拜欧皮笑肉不笑地嘴角上扬。

「是啊,你们为了避免恶魔再次进攻阿卡迪亚决定销毁所有传送门,可是物质界的其中一个定律,就是事情总有些例外,而其中绝大多数的理由是私慾。」

红髮少年越想越奇怪,但他还来不及整理出头绪,拜欧已经有了其他动作。

「你们去看一下火元素反应炉,弗罗克将军说重新启动并不困难。」*

命令一下,有着牛造型的布偶跟猪造型的布偶立刻跑进小房间,粗暴地寻找使用方法。

「上面的三个注意有没有追兵,听到脚步声赶紧回报。」

「了解。」

「剩下的分头行动,把还可以用的东西找出来!」

数十名游乐园员工在拜欧的指挥下有条有序地各司其职,分工合作完成地下区域的探索。

跳进柜台翻箱倒柜,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搜索地板,他们试图找出所有还能使用的设备,可惜这里早已被一扫而空,没留下任何可用物资。

「拜欧队长,火元素的核心还留着,点燃之后要冲能一段时间才能重新启动。」猪造型的布偶从小房间里探出头。

「那还不点燃它?」

「点燃它需要燃料⋯⋯」

「什幺样的燃料?」拜欧皱起眉头有些不悦。

「呃⋯⋯上面写可以让火元素烧的东西都可以,燃烧的效率越高越好。」

「那还不快丢进去。」

「我的意思是⋯⋯里面没有燃料⋯⋯」

「当然有,刚刚才进去的不是吗?」拜欧意有所指地瞇着眼睛。

艾尔斯还没来得及会意,猪布偶已经回以贼笑,他随手拿起刚才打破的天花板石块,步伐愉悦地走回房间,动作平常到不能再平常。

直到发出沉闷的重击声。

「不行!」

艾尔斯的呼喊吸引了在场所有人。

「你怎幺可以把同伴当作燃料。」他咬着牙忿忿地怒视灰色小鸡布偶。

但拜欧只是看着传送门周围的一圈符文依序亮起,满意地点了点头。

「能够让其他同伴回到故乡,他应该也觉得自己死得很有价值。」

「那是你说的!」

「是吗?那我们来问问其他人的意见。」说完灰色小鸡望向同伴大喊:「为了能让我们回到无底深渊,那头牛应该死,大家说对不对?」

「对!」

「为了让我们得救!」

「他应该死!」

周围的欢呼声比反对更加响亮,有如失去理智般无条件赞同,让艾尔斯不禁认为这些恶魔都疯了。

不,这些人没有疯,因为弗罗克说过,恶魔是一种心存侥倖的生物,就算知道下一秒有人会死,只要知道死的不是自己就行了。

要是真感觉到威胁,他们就会第一个把拜欧丢进火炉里,现在还没有这幺做,只不过是分母还不够小而已。

正当艾尔斯对自己越来越了解恶魔感到心情複杂时,上面传来其他人的警告。

「拜欧队长,有圣武士追下来了。」

当然这些话也传到了罂粟跟卡蜜拉耳中,她们身体一震,儘管什幺都看不见仍本能性地抬头。

「求求你,拜欧,快投降吧,你们没办法对阿卡迪亚人出手,跟圣武士战斗是不会有胜算的。」

卡蜜拉几乎是以哀求的语气说道,相较起来拜欧反而冷静的多。

「对,现在的我们完全没有胜算,所以要靠她。」

灰色小鸡布偶看向一直扛着罂粟的同伴,那名有着黑狗造型的布偶点了点头,他小跑步来到队长面前,将女人以双脚着地之姿轻轻放在拜欧身边。

「不要对罂粟阿姨出手!」

拜欧无视艾尔斯的警告,他皱着单边眉毛,讥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傻孩子,就像你妈刚刚说的,我们可无法对阿卡迪亚居民出手,除非⋯⋯」

灰色小鸡布偶望向艾尔斯跟卡蜜拉以外,现场唯一一个阿卡迪亚的居民。

罂粟。

「有人愿意帮我们解除诅咒。」

话刚说完,罂粟立即咏唱起咒语,让白色魔法灵光点亮整个开阔空间,原本没有丝毫照明的地下室闪烁起光芒,令所有布偶纷纷围观着那名準备接受法术的黑狗布偶。

突然间,噁心骨骼从背脊上刺出,黑狗的四支异常膨大,原本粗短的双腿瞬间满布丑恶髒黄的毛皮,不只如此,有着大鼻子的黑狗头颅越来越狰狞,两排利齿从嘴唇间刺出。

他甩了甩身体,将尾巴多余的绒毛除掉,露出其下光秃秃的肉色长尾,以及末端连接的蝎子毒勾。

短短几秒之间,原本看似亲切和善的游乐园员工,已经成了张口便能咬下头颅的巨大怪物。

而做到这一切的,竟然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什幺都要靠儿子帮忙的罂粟。

说时迟那时快,恢复原形的恶魔已经高举利爪,準备一巴掌打掉施咒者的脑袋。

「住手。」

拜欧敏捷地拉开罂粟,让恶魔扑了个空。

「你不想回无底深渊了吗?」

「回无底深渊?」

狼人一般的怪物忍俊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已经解除诅咒了!这里没人打得赢我!我还用得着回无底深渊?」

「蠢蛋。」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施展解除诅咒的罂粟,用词粗俗不说,语气兇狠到令艾尔斯瞠目结舌。

「别忘了上面的敌人,难道杀死我之后被圣武士所杀,就是你期望的结果吗?」

没等恶魔回答,罂粟又继续说下去。

「你最好放聪明点,确定传送通道打开之后再杀我,至于现在,让我解除更多的诅咒,否则你就得独自面对那些圣武士⋯⋯」她抬头望向天井说道:「还是说要你想等他们发现这个伟大计画,早一步毁掉传送门?」

连珠炮似的说明打得怪物哑口无言,包含在场其他布偶也狠狠瞪着他,甚至可以从目光中感受到『羡慕』、『忌妒』、『这家伙怎幺得了便宜还卖乖』等等情绪。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拜欧最后一句话。

「比起在这边争执,上面的食物正等着你大快朵颐,还不快去?」

听到最后那个字,狼型恶魔舔了舔他的血盆大口,咧着嘴笑道。

「这个提议不错⋯⋯」他口水滴了下来。

怪物蹬地猛然一跳,双手顺势攀住中央立柱,眨眼间手脚并用地爬上地下五十层。

看恶魔完全消失在视线中,拜欧转头看向身旁双眼失明的女士。

「好,继续解除下一个人的诅咒。」

「会的,但不是现在。」罂粟微微撇头面对那名恶魔队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幺,恶魔,我的祖先已经跟你们打交道了好几百年,一旦人类没有利用价值立刻就会被你们吃掉。」

她抬头仰望逻辑上应该什幺都看不到的战场,口中念念有词。

「虽然答应过协助你们,但我还没向特尔斯复仇,所以在那之前我不能死,也不会让你们榨取剩余价值。」

事情发展完全超乎艾尔斯的理解範围,不管是使用魔法也好,与恶魔讨价还价也罢,罂粟与其说是一名爱子心切的母亲,现在更像是个恶魔使役者。

不过最令他感到震惊的,还是罂粟隐藏已久的目的。

「罂粟阿姨⋯⋯要向爸爸复仇?」

红髮少年不可置信地握紧铁笼栅栏,对眼前的长辈低语提问,而罂粟就像接收到讯息,寻找声音来源似地看着艾尔斯,她面色凝重,眉宇间透露出难过。

「艾尔斯⋯⋯这很难说清楚,就像你父亲对我做的事情一样⋯⋯我也必须对他做一样的事。」

「不可能,我爸爸根本不认识你。」

「他不认识我⋯⋯但他认识我哥哥⋯⋯」

艾尔斯想起两人在佩瑞温科游乐园里的对话。

「罂粟阿姨说过,你哥哥去远方工作再也没有回来⋯⋯」

女性叹了口气,她轻轻抚摸左手无名指上的精金戒指,巨大绿松石上的凤凰图腾闪闪发光。

「是的⋯⋯我们隶属一个叫真理会的组织,几百年来不断尝试复活被封印的恶魔领主,为了解除魔法,我们必须寻找十三个英雄的灵魂⋯⋯而我⋯⋯是当时少数拥有预言能力的巫女⋯⋯」

艾尔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幺,他觉得世界一片混乱,周遭的人事物越来越模糊,彷彿是做梦一样毫无真实感。

如同不久前那场记忆之旅的延续。

但最让他疑惑的是,真理会这个词竟然如此熟悉?

「哥哥当时所参加的行动,是去西方大陆寻找一名魔武双修的战争英雄。」

魔武双修的战争英雄!红髮少年张大了眼睛,他突然想起其中一扇门中的情境,西比奥差点杀死母亲的故事。

根据父亲所说,当时众人会齐聚一堂是因为收到一封求救信,那时西比奥正遭到埋伏暗杀,来者正是名为真理会的恶魔崇拜教团。

「难道⋯⋯罂粟阿姨的哥哥⋯⋯」

艾尔斯还没来得及整理脑中错综複杂的资讯,罂粟已经缓缓说道。

「没错⋯⋯」

罂粟轻声叹了口气,眼角微微张开,露出她无神的银色瞳孔。

「他在追西比奥的时候,被你的父亲跟同伴所杀。」*

注1:火元素反应炉改自艾伯伦世界的科技之一,透过让火元素进食来得到魔力,可以持续提供魔法物品所需的能源。

注2:罂粟兄长的故事请看阿卡迪亚传奇-玉凤的传人。

  • 名称:病宠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3: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