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看全文阅读

「你说的是真的吗?」

金色短髮的精壮中年男性坐卓恩大宅沙发上,他披挂骑士胸甲,右手抚摸自己布满鬍渣的下巴。

女儿玲宁立于一旁,懊恼地捂着脸。

在他们正对面的是个矮小地侏,红色外袍显露出此人是名施法者,胸前徽章来自库瑞萨尔法师学院。

「特尔斯,是真的,恶魔入侵法师学院,他还带着看起来像布偶的小弟们绑架了艾尔斯跟卡蜜拉。」

听闻恶魔跟布偶两个词,玲宁猛然抬起头,她正準备放声说些什幺却被父亲制止。

「学院的应对措施呢?有通报其他人吗?」被称为特尔斯的男人皱起眉头。

「为了保护所有学生的安全已经透过魔法广播请他们不要离开卧室,还在外面游蕩的人也儘速离开,除此之外还通知了培罗教团,他们说会出动光明圣谕。」

「光明圣谕⋯⋯只有对付恐怖行动才会派出的圣武士军团也参加的话,看来事情闹得不小⋯⋯」

「所以我才先来通知你。」

「我知道了,纳札,谢谢你。」特尔斯站起身,双手重重地抹了抹脸:「好!我需要準备一下,之后在学院门口跟你会合。」

「老大不要拖太久,没有学生跟导师的带领,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学院。」

「嗯,你就先过去吧。」

两人点了点头,纳札便咏唱起符文,迅速跨进身旁张开的灵光之环,眨眼间消失在卓恩大宅的会客厅。

地侏前脚刚走,玲宁立刻气愤地跺脚,双手握拳地说道。

「一定是佩瑞温科游乐园那些该死的家伙!」

「虽然听妳说过那些布偶原本都是恶魔,但爸爸在意的是如果只有他们入侵法师学院,纳札刚才应该会说一群布偶,而不是恶魔带着布偶小弟。」

「老爸你的意思是说⋯⋯有协力者?」

「嗯,他肯定是看外型就能分辨不是人类的家伙,你在艾维城有看过吗?」

「在艾维城⋯⋯」

话说到一半,玲宁便不再继续,她瞪大了眼睛,像是领悟什幺般瞠目结舌。

「有头绪吗?」特尔斯眯起一边眼睛。

「⋯⋯不,应该不会⋯⋯」

「玲宁,任何猜想都可以。」

「或许⋯⋯」面对特尔斯的催促,女儿欲言又止,不断回避父亲严肃的眼神。

「你一定要告诉我,这关係到你哥哥跟卡蜜拉。」

直到爸爸抓住自己的手,玲宁才小声说出猜测。

「或许⋯⋯是弗罗克⋯⋯」

这个答案另特尔斯倒吸一口气,他像是被抽乾了体力,整个人瘫回沙发上。

「弗罗克?他不是有契约为定吗?」男人揉了揉眉头。

「我也不知道,但他在艾维城杀过人,我⋯⋯」

「杀过人?」玲宁话没说完,特尔斯猛然站起身。

「对⋯⋯」

男人扛上盾牌拿起佩剑,他快步打开家门,回头望向女儿。

「如果他已经不受契约限制,这件事情就非同小可,剩下的我们边走边讲。」

「好。」

锁上家门后,特尔斯到荒野救助基金会的公用廄槽里牵出爱马,挂起鞍具一跃而上,他伸手将玲宁拉到后座,再一次回头望向大宅。

木造三层建筑,每一块外板都饱受风霜,不过没有任何战争留下的痕迹,是他一手设计盖起的自豪之作。

可是如今男人眼中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传送门之战前被恶魔毁坏的三层楼基地。

最初与弗罗克一战的场所。

「好,我们走。」

听马匹呼着大气,特尔斯甩动缰绳驱使坐骑快跑前进,转眼间离开了基金会,直直跑向座落遥远西边的库瑞萨尔,玲宁也断断续续说起抵达艾维城之后发生的所有事。

库瑞萨尔不像印提诺姆那般繁华热闹,一旦过了晚餐时间大街上就不再热闹喧腾,居民安分待在住家享受天伦之乐,冒险者们则往来红灯区寻找乐趣。

至于法师学院附近,理应大声叫卖吸引年轻院生的摊贩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圣武士兵团,没有店家的人工光源,他们仅能靠微弱路灯与月光照明,即使如此,拥有百人阵仗的大队依然整齐划一,毫无例外全披挂画有太阳神圣徽的银白盔甲,全罩式头盔下的目光炯炯有神,纷纷看向带领这次战斗的指挥官。

布林祭司长,他正与学院老师激烈地讨论。

「法师学院不是设有咒文砲塔吗?为什幺恶魔还能进去?」他身穿全身盔甲,低头询问眼前的矮小侏儒。*

「因为学生跟应届毕业生可以带朋友躲过咒文砲塔的攻击,那些恶魔可能看準了这一点所以挟持艾尔斯,用某种方法威胁他。」纳札翻阅学生手册,展示他所说的那条规则。

「这幺说来⋯⋯那些恶魔之中应该有对学院非常了解的家伙啰?」

「或许。」侏儒耸了耸肩。

「那些恶魔的目的呢?」布林瞇起眼睛眺望高耸的法师学院塔。

「谁知道啊,他们那些脑袋里面都是犯罪的家伙一股脑地往下跑,导师们都快吓死了。」纳札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将耳屎连同指甲垢一起吹掉。

「你说往下跑?」圣职者疑惑地回头。

「嗯,往下跑。」侏儒点了点头。

「难道他们的目标是那个⋯⋯」

「那个⋯⋯?」纳札摸不着头绪地抠了抠脑袋,突然间他恍然大悟,整个人僵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这样下去会开战的啊。」

「我以为地侏都喜欢刺激。」布林意有所指地扬起一边嘴角。

「战争可不等于刺激。」地侏没好气地吭了声:「五分钟后老大再不来,我们也没办法继续等下去。」

然而他才刚说完,远方便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伴随金属碰撞在黑暗中快速前进,转眼间来到部队之前。

特尔斯拉紧缰绳,安抚坐骑让玲宁先踏下扣环,等女儿站稳后才飞身下马,动作流畅不拖泥带水,双脚足铠着地时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声。

「纳札,布林,状况如何?」他担忧地双眼直视两人。

「光明圣谕已经準备完毕,就等你了。」圣职者先开了口。

「进入的权限设定好了吗?」特尔斯转头望向侏儒。

「没问题,你只要拿着这个。」纳札掏出画了知识之神徽记的圆板顺手递给对方:「咒文砲塔不会攻击携带特製徽章的人,你们儘管在里面大闹吧。」

「谢谢你,纳札。」

「老师,那我呢?」玲宁跨步向前突然发难。

没等地侏拿出另ㄧ张金属片,特尔斯先回头开了口。

「你回去通知贝儿,让她在家里面好好待着不要过来。」

女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就像是明知对方正準备犯下滔天大错,说词却冠冕堂皇的震惊。

她看了看旁边的圣武士,再望向自己的老爸。

「你想做什幺?」玲宁态度严肃,语气不像是家人,反而透露出些许敌意。

「救出你哥哥跟卡蜜拉,仅此而已。」

「骗人,为什幺不让我一起进去?」

「因为你妈妈的安全也很重要,如果对方的目的不只是那两个人,而是我们一家,那幺下一个会遇到危险的是贝儿。」

「喀⋯⋯」

玲宁咬紧牙根皱起眉头,她蹒跚退步,直到马匹立于身旁,才赶紧踏上扣环跳上坐骑,回身离去之前还对着父亲咆哮。

「他一定有理由,如果你杀了他,我会讨厌你一辈子!」

女性此话一出,为数众多的圣武士立刻整齐转头,目光毫无感情,宛如一尊又一尊的机关人。

不过玲宁就像是完全不在乎似地甩动缰绳驱马快跑,身形再次消失于街道彼端,只留下阵阵马蹄渐行渐远。

见好友女儿完全离去,布林默默靠向特尔斯。

「难道玲宁认识其中一名嫌犯?」

「听说是在艾维城碰上,还协助他们破了案。」

「没有在第一时间把他杀了吗?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啊⋯⋯」

面对神色凝重的圣职者跟面面相觑的圣武士,特尔斯耸了耸肩。

「大概是那个什幺库瑞萨尔式的浪漫吧,总以为能沟通的家伙都是好人。」

「老大,这句话由你来说真没说服力,以前你可是库瑞萨尔式浪漫的最佳典範。」旁边不发一语的侏儒突然吭了声。

「是吗?现在我可不觉得闯进学院的那群家伙会是什幺善类。」

「我也这幺认为。」布林斜眼望向身旁高耸入云的巨塔,锐利眼神有如匕首一般锋利。

「那幺还等什幺呢?」

「等你下令出发啊,老大。」

特尔斯咧着嘴笑了笑。

「我已经不当老大好多年⋯⋯」他左手扛起大木顿,金属中心表面轻轻碰撞两名伙伴的胸口:「不过既然还愿意做兄弟,就麻烦你们再帮忙打这一仗。」

「那还用说。」

「一直如此。」

语毕,布林转身面对圣武士军团,双手背于身后放声大喊。

「各位光明圣谕的勇士们,接下来我们将与那名从无底深渊回来的特尔斯.卓恩并肩作战,请各位全力辅助他行动。」

话刚说完,特尔斯紧接着补充。

「不,我只是个想要拯救妻小之人,所以正确来说,应该是我恳请大家让我一起行动才对。」他弯腰敬礼继续说道:「如果各位不嫌弃,希望可以让我带头打前锋。」

当年约半百的中年男性挺起腰桿时,圣武士们全都将剑柄平举胸口,整齐一至地回以军礼,令这名战士感激地再次低下头。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见双方达成协议,布林掏出怀中的沙钟,再看了看月色。

「时间不多了,纳札说明一下状况吧。」

侏儒点了点头,他拿起魔杖咏唱咒语,法师学院塔的缩小立体幻象没几秒便浮现于众人眼前。

「法师学院塔拥有地下五十层的巨大空间,中间是上下直通的天井,四面八方皆为院生宿舍,每一层楼之间靠楼梯衔接,那些恶魔估计正朝着最底端前进。」

「底端有什幺?」特尔斯举手发问。

「底端⋯⋯」纳札尴尬地看了看圣武士,皱着眉头说道:「有个密室,封印了最后一道完好无损的传送门。」

「你的意思是⋯⋯」

「就是七年前你从无底深渊回来时使用的那个。」

地侏的回答令特尔斯倒吸口气,他摀住口鼻低头沈思,许久后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所以那群恶魔的目的,是重新打开传送通道?」

「没错,如果无底深渊也有对应的传送门,那幺数以万计的恶魔将从法师学院蜂涌而出,到时候库瑞萨尔首当其冲,不会再有重建的可能性。」一直不说话的布林突然道出总结。

「不会的,西比奥已经拿自己的生命破坏无底深渊最后一道传送门。」特尔斯滴下冷汗。

「等等⋯⋯如果他失败了呢?」纳札提出可怕的假设。

「西比奥不会失败,这七年下来没有恶魔大举入侵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成功了吧⋯⋯我们甚至不敢去确定这件事。」

「要是那些恶魔用某种方法跟无底深渊取得联繫,知道传送门还有打开的可能性,那幺这次入侵的动机就非常充足了。」布林补充说明。

「不,事情恐怕没这幺单纯⋯⋯」特尔斯再次陷入思考。

恶魔为何会知道这里有传送门?他们又如何知道毕业生拥有带其他人进入学院的权限?若非长年潜伏期中,否则不可能对学院塔的结构跟路线了若指掌,甚至连最下层的密室都知道。

还有许多问题悬而未解,要是不先搞清楚状况,莽然杀进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所幸这次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因为能做到这些事情的恶魔只有一个。

弗罗克。

正是自己把这名自称恶魔将军的家伙派到法术学院长达两年之久。

倘若真如玲宁所说,他经过艾维城的风风雨雨后对阿卡迪亚产生了憎恨,于是破解契约痛下杀手,那幺重新打开传送门引来恶魔大军,爆发第二次战争并非不可能。

那又为何要抓走艾尔斯跟卡蜜拉?

特尔斯猛然瞪大了眼睛,全身冷汗直流。

因为答案早就在七年前就已经揭晓。

弗罗克正是为了带卡蜜拉回无底深渊而来到阿卡迪亚。

想到这,特尔斯突然感受到强烈的杀意,他本能性地拔出长剑,回头望向法师学院塔高处。

两颗闪着白光的圆点。

秃鹰怪物眨着大眼睛,闪烁阵阵光芒看起来格外可怕。

注意到同伴的异常举动,布林跟纳札纷纷提高警觉,与圣武士部队一起拔出武器,直指那名列为首要敌人的大恶魔。

面对比自己多上数十倍的圣武士部队,弗罗克扑扇他足以遮蔽明月的翅膀,降落在正门通往入口的主要道路上。

不同于以往轻蔑的眼神,此时此刻这头秃鹰怪物目光犹如武士般坚毅,他压低身形摆出战斗架式,慢慢抬起右爪。

掌心朝上招了招手。

在场所有人都清楚手势的意思。

『放马过来。』

首先按耐不住的是圣武士部队,他们逐一高举武器,跨出步伐就準备大恶魔冲锋。

然而才踏出第一步,站在最前线的男人便横举长剑挡下他们。

「老大?」纳札不解地望向特尔斯。

战士改变右手的方向,将长剑尖端直指弗罗克。

「这是我的对手,你们的任务目标在地下。」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需要逞强,特尔斯。」布林疑惑地看着同伴。

「我跟这家伙还有一场没打完的仗,卡蜜拉跟艾尔斯就交给你们了。」

「他会这幺好心放我们过吗?」纳札皱起一边眉毛。

「别担心,这家伙只要能杀死我,让你们通过也无所谓。」战士看向秃鹰怪物,嘴角微微上扬:「你说是吗?」

听特尔斯如此询问,弗罗克发出鸟类恶魔那独有刺耳的奸笑,肩膀随之颤抖。

「没错,只要把他交给我,放你们下去也不是不行。」

说完他挪动身形,在大门与学院塔间让了条路。

「在我数到三之前,你们还有机会不死一兵通过这里。」

秃鹰怪物摩拳擦掌,手中利爪彼此摩擦,顿时响起吵杂的噪音。

「三⋯⋯」

「布林,卡蜜拉跟艾尔斯就拜託你了。」

「你呢?」

「二⋯⋯」

「我一个人扛得住。」

「老大⋯⋯」

「没有时间感伤了,你们快走!」

「一⋯⋯」

「光明圣谕听我指挥,目标法师学院塔,全员冲刺!」

命令一出,圣武士部队立刻收起武器拔腿狂奔,连带着布林跟纳札一起冲进高塔,仅留下战士与大恶魔四目相望。

武器的光芒在明月下闪闪发光,认真的神情在昏暗灯火下瀰漫起肃杀气息。

「这次没有闲杂人等,我们终于可以分个胜负。」

弗罗克膝盖弯曲单手立于身前,摆开带有些许东方武术风格的备战姿势,锐利的爪子随时準备好划破盔甲。

「你还真是好心,就不怕计画被破坏吗?」

特尔斯微微蹲低举盾护住胸口,架出西方大陆标準的步兵战法,斜放的长剑等待时机刺进血肉。

「所以我会让你死个痛快,再回去宰了他们。」大恶魔舔着鸟喙。

「那幺我便要打倒你,再去跟他们会合。」战士咬紧牙根。

他们各自跨出步伐,将彼此拉近到冲锋即可互击的距离。

下一秒,两人分别展开行动。

弗罗克踏地弹射而出,冲向那名曾经至自己于死地却没有痛下杀手的人类。

特尔斯同时迈开步伐,举剑奔往意图取自己性命的大恶魔。

时间不同,场景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一个人类一个恶魔,双方各自为了目标赌上性命。

此时此刻他们齐声吶喊,脑袋里面想着相同的两件事。

今天就要结束那场未分出胜负的战斗。

以及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卡蜜拉跟艾尔斯。

注1:咒文砲塔是龙与地下城中的一种魔法装置,施法者可以在装置中设置法术并指定攻击条件,之后不需任何操作便会自动攻击进入射程的任意目标,外型常製作成石像鬼、雕像等装饰掩人耳目。

  • 名称:人人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1: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