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兰达全文阅读

雪白云朵彿过天空,橙黄太阳照耀大地。

穿着赤色长袍的少女站在双层大宅门口,感动地差点掉出泪来。

她有着闭月羞花的容貌,闪闪动人的暗红色长髮,纤细双腿引人遐想,娇小身材惹人怜爱。

「终于⋯⋯回来了⋯⋯」

少女抹掉脸颊上的灰尘,重新仰望眼前三层楼高的房子,门牌上写着大大的卓恩宅邸字样。

她眨了眨眼四处张望,周围景象还是那幺熟悉,午后时光看起来格外亲切,可惜座狼西比奥依然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心里有那幺小小难过一下。

「艾尔斯你还在愣什幺,赶快把东西拿进去。」

被称为艾尔斯的人顺着声音望去,另一名金髮女性正捧着两个行囊走过来,一股脑堆到脚前,走回马车前不忘多念两句。

「如果你还觉得自己是哥哥就多搬点东西,别只会在那边多愁善感。」

妹妹有着连胸甲都掩盖不住的丰满身材,太妃糖色髮丝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细嫩肌肤香汗淋漓,跨上马车时露出短裙下的粉嫩大腿,一举一动都令人心跳不已。

可惜这里只有她的兄长,被称为艾尔斯的红髮『少年』。

「玲宁干麻这样说⋯⋯我本来就是哥哥啊⋯⋯」

艾尔斯拎起布包,用肩膀轻轻推开铁门,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时隔一个多月不见,踏进家门竟然让他感到有些新鲜,不知不觉观望了起来。

庭院里一如往常,落叶随兴地散布,可以看出有人打扫却不是非常彻底,门面依然那幺朴素,没有希鲁瓦那种阳刚味,也没有艾维城的自然芬芳,可以说既普通又特别,专属于库瑞萨尔式的建筑。

透过木窗隙缝,他似乎看见有人坐在会客厅里。

会是谁呢?父亲?卡蜜拉妈妈?贝儿妈妈?

无论是谁,即将与家人见面的喜悦都让红髮少年莫名兴奋,想快点分享旅途上所有冒险故事,开心的情绪全写在脸上。

「我回来了!」艾尔斯背上行囊雀跃地推开家门。

可是没有长满鬍渣的父亲,也不见慈祥温柔的母亲,沙发上只有一个恨不得杀死自己的太阳神牧师。

他有着修长的脸庞与半长不短的耳朵,全身以白袍笼罩,转过头来与红髮少年四目相望。

「午安⋯⋯布林叔叔⋯⋯」艾尔斯瞬间冷静。

「欢迎回来,艾尔斯。」布林瞇起双眼,皮笑肉不笑看起来格外可怕。

「布林叔叔怎幺会来家里⋯⋯」

「当然是来等你们。」

「等我们?」艾尔斯疑惑地歪着脑袋。

「想看看你这趟旅行都干了哪些好事。」布林微微睁开半边眼睛,猜忌的目光表露无遗。

听牧师如此说道,红髮少年突然寒毛耸立,心里大喊不妙。

没来得及反驳,熟悉的声音先让他转移了注意力。

「艾尔斯?」

伴随着呼喊,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女子从走廊中走了出来。

大大的眼睛,魅惑的容貌,她顶着一头红色长髮,标緻身材前凸后翘,胸前的围裙却充满了母性。

「卡蜜拉妈妈?」

「一个月没见面了,妈妈好想你啊!」

被称为卡蜜拉的女性一把抱住艾尔斯,把他的头压进自己丰满的胸部。

「妈⋯⋯不要这样⋯⋯」红髮少年不好意思地斜眼盯着布林。

「没关係,不用在意我。」牧师摆了个『请』的手势。

「不⋯⋯不是这个问题⋯⋯」艾尔斯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妈,我的行李还没放呢,先让我回房间好吗?」

「哎呀哎呀,我来帮你拿吧。」卡蜜拉从矮小的儿子手中拿过行李。

「妈妈,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红髮少年高举双手想拿回来,可是不管怎幺样都无法从比自己高的人手中抢下布包。

「布林可是专程来这里迎接你,好好跟他聊天才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喔。」母亲流畅地转身,红色长髮在空中画出漂亮的圆形。

「可是⋯⋯」

话还没说完,卡蜜拉已经小跳步走上楼梯,留下艾尔斯独自面对这名两年前拿钉头鎚往他头上敲的牧师。

「不愧是擅长从旁谋画的魅魔呢。」布林拍了拍手。

「从旁谋画?」

「别看卡蜜拉刚才的模样,我可以感觉到她一直都在关注我,恐怕只要有什幺动作就会立刻传送过来发动攻击。」牧师指了指天花板。

红髮少年不可置信地闭上眼睛,确实如布林所说,母亲停在自己的正上方动也不动,与刚才所说的行为完全不同。

「当然,还有另一个人也是。」牧师望向会客厅窗外说道:「对吧,小玲宁。」

话刚说完,身后的门板再次打开。

「瞒不过你呢,布林叔叔。」

玲宁随性拎着两个布包,全是从艾维城回来路上买的特产小物。

「为什幺⋯⋯」

妹妹的出现同样让艾尔斯吃惊。

「你对于我怎幺这幺久没跟上真是一点都不好奇耶。」玲宁耸了耸肩。

「小玲宁好久不见啦,如果不是盔甲的声音,我可能还没办法发现呢。」布林又回到原本亲切的笑容。

「客套话就免了吧,布林叔叔。」

「不愧是小玲宁,观察真敏锐。」

「好啦好啦,艾尔斯有看到妈妈吗?」妹妹左顾右盼同时问道。

「只有看到卡蜜拉妈妈。」

「那死老头没出来招呼布林叔叔啊?」玲宁东张西望,没有看到类似鬍渣大叔的东西。

「特尔斯跟贝儿应该还在从印提诺姆回来的路上,事实上我这趟也不是来找他。」牧师微微点了点头。

「那就是来找艾尔斯对吧?」妹妹走过艾尔斯的身后,踏上楼梯前无奈地说道:「不要把房子拆啰。」

「咦——!玲宁,等一下!」

可惜无论红髮少年怎幺叫唤,玲宁仍头也不回地走上楼。

「你就认命地坐下吧。」布林指了指他正对面的位子。

「才不要。」艾尔斯缩在墙边像只小型犬。

「怕什幺,我又不会吃了你。」

「可是你想杀我。」

「放心,我没有带武器。」

「牧师没带武器也很可怕。」艾尔斯想到艾维城那个牧师护卫,光用圣法术就可以破坏铁製品,如果是肉体被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唉⋯⋯好吧。」布林从怀中掏出圣徽,闭上双目对着手中之物祷念:「我对太阳神培罗发誓,绝对不会在卓恩宅邸对艾尔斯出手。」

「你也要发誓不会让你的手下或佣兵对我出手。」红髮少年瞇起眼睛,狐疑地瞪着对方。

「我也发誓不会命令我的手下或佣兵在此对艾尔斯出手。」宣誓之后牧师睁开眼睛,笑笑地说:「这样可以了吗?」

有这幺简单?艾尔斯知道从来不曾如此。

不过布林愿意发誓至少代表此时此刻安全无虞,他放心地坐上沙发,正对牧师的位置。

「布林叔叔想要问我什幺呢?」红髮少年仍然保持戒备。

「   别那幺紧张,我已经发过誓啰。」

「那要看你的问题而定⋯⋯」

「聪明,我只是想知道⋯⋯」布林瞇起眼睛,锐利的视线如匕首般射出,他缓缓说道:「你到底用了什幺方法,才引发了那场差点毁灭希鲁瓦的战争。」

艾尔斯倒吸了一口气。

这男人全都知道了。

魔法监视?侦测思想?究竟是什幺时候察觉到真相。

不,如果真的用了那些方法,就没必要再说这些已知答案的问题了。

「那场战争建立在希鲁瓦的恶意上,我只不过是把事实摊出来而已⋯⋯」

「恶意?名为圣城的希鲁瓦如果带有恶意,也是用来对付你们这种家伙吧。」

「他们把恶魔的四肢切断拿来做魔法武器实验,我亲眼见到了。」艾尔斯越说越激动,彷彿当时所见景象历历在目。

「然后呢?」

「然后⋯⋯我把那些恶魔放了⋯⋯」

「你在不知道恶魔的目的之前就把他们给放了?」

「不论目的是什幺⋯⋯生命都不应该被这幺对待⋯⋯」

「只能说你还太天真了,艾尔斯,你的天真甚至会赔上整个阿卡迪亚。」

「天真⋯⋯才不是⋯⋯」

红髮少年话没说完,布林便以更大的音量掩盖过去。

「如果你真的可怜他们,就应该当场杀死所有恶魔!」

「杀死⋯⋯这样是不对的!」

艾尔斯猛力拍桌站了起来,相较起来牧师冷静的双眼有如寒冰一般刺骨。

「你或许没想过,连恶魔都畏惧的圣武士之国,为何还会有恶魔在里面被抓?跑进满是天敌的地方无疑在找死,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们动机不纯,站在阿卡迪亚这边的你,碰上心存歹念的异界入侵者,应该知道该怎幺做吧?」

红髮少年当然清楚不过,早在希鲁瓦的作战会议室里已经知道,那些恶魔想要窥探希鲁瓦的力量核心夺为己用。

可是他仍然不觉得自己应该杀死恶魔。

否则早在十八年前,母亲就该死在西比奥手中,不可能有生下自己的机会。

「我需要做的是说服他们停止计画。」艾尔斯义正严词。

「可是你失败了,不,应该说从来不曾成功过,就像在艾维城一样。」

「艾维城?」

布林从怀中掏出信封,随兴往两人中间的茶几上扔。

而上面的署名是影.骇,那名曾经在艾维城一起奋战过的牧师。

「我看过调查记录,最后是以恶魔莉莉丝的死亡告终,如果你的做法是对的,为何最后她仍会被杀?」

「那是⋯⋯」艾尔斯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也不知道弗罗克为何要杀莉莉丝。

不,正如那只秃鹰怪物过去教的,因为所有恶魔都无可救药,只有死亡才能停止他们的暴行。

「不需狡辩,艾尔斯,除非有魔法契约的强制效力,否则恶魔不会遵守任何约定,无法被管束,那个大恶魔是这样,你也是如此。」

「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善良的恶魔,如果是他的话,就算和平共处也一定可以做到!」

「善良的恶魔?」布林笑了起来,像嘲弄笨蛋一样看着红髮少年:「这个世界上没有善良的恶魔。」

「才怪,卡蜜拉妈妈就是。」

「哼⋯⋯如果她真的善良,就不会不知道待在特尔斯身边只会让他万劫不复。」牧师收起信件放入怀中内袋:「为了享受爱情而将所爱之人推向火坑,这是自私,跟善良一点关係也没有。」

听布林这幺说,艾尔斯似乎发现他与影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捨弃了所有私慾,正直过了头。

导致思想脱离人性的範畴。

「跟家人在一起是人的天性,与善恶没有关係。」

「说得很好,艾尔斯,人天性本善,但恶魔天性本恶。」

「我不懂,相同的行为放在不同的种族身上为何会有两套标準,你也是,影也是,为什幺要这样对待我们?」

「善恶源自于动机,只要动机不良,就算是相同的行为意义也完全不同。」布林站起身,走向门口的衣帽架:「分不出区别的你只会让恶魔更加猖獗,间接毁灭阿卡迪亚。」

他拿起圆帽戴在头上,边缘下的双眼回眸瞪着艾尔斯。

「我已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在这里对你出手,这是我最后的妥协,如果你还珍惜自己与家人的相处机会,就别再想着寻找什幺善良的恶魔。」

「布林叔叔⋯⋯我⋯⋯」

牧师无视红髮少年的叫唤,自顾自的走出大宅,用力地关上门板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吓得艾尔斯不禁缩起身体,好一阵子才恢复冷静。

「什幺嘛⋯⋯」

艾尔斯赌气地坐回沙发,两手抱胸,气愤的表情全写在脸上。

「人家明明是一片好意,有错也是那些骗我的人有错吧⋯⋯」

红髮少年不断咕哝,继续把牢骚发在无人的会客厅里。

「要是有谁救了路人然后被对方打劫,难道你们会去骂那个谁说他『为什幺这幺笨,连那个强盗的意图都看不出来』吗?不会嘛,一定只会说『那个强盗真不应该』之类的。」

越说越不开心,艾尔斯烦躁到开始抖脚。

「那为什幺换成是我就要被平白无故被数落啊⋯⋯」

他抓了抓脑袋,不管怎幺想都只能得到『因为是恶魔混血儿所以受到不公平待遇』这个答案。

「算了,反正布林叔叔手下只有几个成不了气的佣兵,跟希鲁瓦那些圣武士不一样⋯⋯」

「艾尔斯⋯⋯你说希鲁瓦的什幺⋯⋯」

红髮少年顺着声音望过去,卡蜜拉正倚着门框,担心地看着孩子。

「妈妈⋯⋯」

「你跟他们交手了,是吗?」母亲一步步走入会客厅,双手捧在身前。

「对不起⋯⋯」艾尔斯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我都听到了⋯⋯你放走被希鲁瓦抓住的恶魔,为什幺呢?」

「因为他们很可怜⋯⋯而且里面有一个跟妈妈一样的魅魔,我看到她就不禁想到可怕的事。」想起那名女性后脑插了钢钉的模样,红髮少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想到我吗?」

「嗯⋯⋯如果是妈妈被抓,我也会做一样的决定。」

「谢谢你⋯⋯艾尔斯⋯⋯有你这幺善良的孩子真是太好了。」卡蜜拉靠向自己的孩子,双手环抱着艾尔斯:「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以自己的安全为重,毕竟你想帮助的可能是别人的母亲,但你自己却是我的心肝宝贝啊⋯⋯」

「对不起⋯⋯妈妈⋯⋯真的很对不起⋯⋯」

相隔一个多月的拥抱格外温暖,令艾尔斯全身放鬆,安静地依偎在母亲怀里。

「走那幺多路你应该渴了吧,我去倒杯水,要跟妈妈说这趟旅行的故事喔。」

卡蜜拉鬆开双臂,脱下围裙走回厨房。

「玲宁呢?」

「她早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啰。」

一边高声回答,母亲一边端着两杯水走回客厅。

「妈妈谢谢。」艾尔斯接过其中一杯。

「谈谈其他地方的冒险故事吧。」

「嗯!」

刚才的惊悚谈判就像过眼云烟,抛在脑后也不觉得可惜。

红髮少年把索拉山脉之后的事情悉数道出,没有任何隐瞒。

遇见钢铁德鲁伊、跟弗罗克一起打败风之魔王、寻找勇气的安东尼与意图颠覆印提诺姆的学院院长。

他没想到分享故事竟然是那幺开心的一件事。

卡蜜拉有时拍手有时微笑,专心一意地听孩子分享经历。

当提起另一个恶魔混血儿时,母亲吓了一大跳,当说到莉莉丝时,她又皱起眉头露出生气的表情。

不过最惊讶的,还是拜欧与他的手下们还留在阿卡迪亚,成了佩瑞温科游乐园的员工,自给自足地活在某个角落。

「没想到那个莉莉丝竟然会在阿卡迪亚,而且还有个女儿⋯⋯」卡蜜拉拖着脸,遗憾地说道。

「妈妈认识她?」艾尔斯歪着脑袋。

「莉莉丝隶属魅魔女王的十二辉耀修女,在无底深渊相当有名呢⋯⋯可惜她们非常鄙视一般的魅魔,不然或许可以好好相处。」*

「卡蜜拉妈妈以前不是跟随魅魔女王吗?」

「不是的⋯⋯好比精灵未必要待在精灵王国一样,所有的恶魔都可以选择自己追随的领主。」

「那卡蜜拉妈妈以前在哪呢?」

「嗯——说好不提以前的事喔。」卡蜜拉一脸责难。

「唔⋯⋯好啦。」突然想到了什幺,艾尔斯从口袋里拿出个小瓶子:「对了,这个是我在回来路上买的酿酒,味道很棒喔,连玲宁都喜欢呢。」

他晃了晃透明玻璃瓶中的乳白色饮料,液体表面顿时冒出气泡。

「爸爸跟贝儿应该快回来了,晚餐的时候大家一起喝吧。」母亲收起桌上的空杯,整齐排列在身前。

「我偷偷买的,就是想第一个让妈妈喝嘛。」

红髮少年眨了眨大眼睛,露出小动物般的表情,像是在说求求你、拜託,令卡蜜拉轻声叹了口气,幸福地微微笑道。

「你这孩子真是的⋯⋯我就先喝一点吧。」

艾尔斯点了点头,他打开瓶盖在杯中倒入乳白色饮料。

「听说对皮肤很好,我才特别带回来的呢。」

红髮少年低下冷汗,将杯子微微推给母亲。

卡蜜拉闻了闻。

「很香呢。」

「对吧,这是蒙多镇的特产,据说这酿酒是西方大陆最香的喔。」

就是因为如此强烈的气味,才最适合做为让母亲喝下去的饮料,艾尔斯吞嚥着口水。

看着卡蜜拉一点一点品味,直到整杯喝完,捧着红通通的脸颊开心地笑道。

「甜甜的,喝下去还有些发热,真希望也能让特尔斯跟贝儿尝一尝。」

说着说着她有些微醺,而且还开始打起嗝。

「怎幺⋯⋯好像⋯⋯很⋯⋯容易⋯⋯醉⋯⋯」

话没说完,卡蜜拉一个没站稳跌了下来,艾尔斯赶紧趁还没倒地前扶住母亲,费力地将她放在沙发上,看对方笑得如此幸福,恐怕已经受到魔药的影响回忆起过去。

红髮少年抓紧时间掏出另外半罐,打开瓶盖一饮而尽。

然而他没想到药效竟然如此迅速,才刚喝下肚没多久,强烈的睡意便席捲而来,以至于瘫在沙发上无法动弹,视线里天旋地转,连收好饮料罐都做不到。

艾尔斯看着母亲熟睡的脸庞,他静静闭上眼睛,任由玻璃瓶慢慢滑落掌心。

在摔成碎片前,被巨大鸟爪及时抓住。

弗罗克弯下巨大畸形的身躯,足以覆盖天空的双翼如今收了起来,如龙似蛇的长尾平贴在地,不发出丁点声音。

不同以往的暴戾之气,他垂下秃鹰头颅,瞇起眼睛看向卡蜜拉与她的宝贝儿子。

轻轻把手放在少年头上。

「好好睡吧,再醒来就是回故乡的时候。」

注1:辉耀修女源自于官方设定,属于魅魔女王的亲信,常伪装成善神的牧师以腐化整个教会。

  • 名称:芙兰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1: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