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全文阅读

他有好多话想说,有好多事情想问,但现在不是时候。

弗罗克的背叛宣言让现场更加混乱,尤其是圣武士们已经搞不清楚状况,架起盾牌仍掩盖不住急促的呼吸。

状况会往哪发展?艾尔斯说不準,只知道秃鹰怪物肯定会打破僵局,否则不会轻易现身。

然而正如他所料,局势逆转逼迫大乌鸦率先展开行动,触及人质喉咙的爪尖立刻刺破肌肤,意图切断动脉血溅战场。

可惜仍快不过弗罗克。

利物刚戳进表皮微血管,秃鹰怪物的蓝色手掌先掐住了拜欧手轴关节,指尖精準刺入骨骼之间,痛得恶魔难以控制手臂,无论再怎幺使力都无法前进分毫。

「太慢了。」

下一秒,弗罗克扭断肢体撕裂血肉,就像折断树梢般轻易扯下大乌鸦的手臂,顿时血花四溢,铁鏽味与恶魔的惨叫同时充斥整个地下空间。

不仅如此,他还把刚到手的上臂当作长矛使用,转而刺进拜欧另一侧肩膀,迫使对方鬆开左手让人质自由落下。

玲宁无预警半蹲在地,神色既紧张又困惑,好比两个月前在希鲁瓦被问起跟恶魔的关係一样,回头瞪大了眼睛。

「谢⋯⋯」

她正要开口道谢,秃鹰怪物已经一脚踹在女性金属盔甲上,玲宁随着刺耳的巨响弹飞而出,直直撞向艾尔斯,让兄妹俩摔成一团。

「玲宁!」

红髮少年扶起妹妹,紧张地上下检查伤势,幸好除了原本就受到摩擦外没有其他新伤口。

「我没事,只是⋯⋯」玲宁支吾其词,声音越来越小。

他了解妹妹为何不说,也明白为何不能说,俩人仰头看向弗罗克,秃鹰怪物一点都没有理会自己,反而与失去胳膊的拜欧扭打,战斗力悬殊不说,每一拳都打在要害上,就算取不了性命也足以瘫痪对方。

最终打得拜欧全身仰躺在地喘着大气。

「弗罗克⋯⋯你会后悔⋯⋯」

「就算后悔也不会耍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如同之前拜欧鄙睨着众人,他眼神里也透露着不耻。

一直以来陪伴身边的大恶魔到底在想什幺?艾尔斯张开嘴巴却不知从何问起,一时间让整个地下空间陷入尴尬的寂静。

而其他人见恶魔内斗同样无法判断状况,唯独布林见机不可失快速拔出钉头鎚,眨眼间挡在卓恩兄妹身前,扯开嗓子发号司令。

「还等什幺!保护人质!」

圣武士中队闻声马上举盾前进,没几秒时间便团团包住艾尔斯,剑尖一致对外指向大恶魔,闷热气息顿时瀰漫而出,每个全罩头盔下都喘着大气。

反观弗罗克即使面对大军压境仍不改其色,他张开翅膀活动筋骨,露出其胸口硕大的疤痕,朝地上吐出口水。

「就这点人数也想来对付我?」

秃鹰怪物环顾四周,视线最后停在带队的半精灵牧师身上。

「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实力差距吧……布林祭司长。」

直呼名称加上称谓,弗罗克用字极为讽刺,被点名的牧师也不甘示弱,伶牙俐齿还以颜色。

「我只晓得邪不胜正,弗罗克将军。」

「看来你知道我?」秃鹰怪物挑起一边眼睑。

「当然,毁掉基金会旧大楼的仇我还没跟你报呢。」布林耸了耸肩。

「你也在场?」

「没错,那些同伴的惨状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恨不得把所有恶魔碎尸万断。」

「那你还等什幺呢?」

拜欧掌心朝上弯了弯五指,任谁都看得出那代表什幺意思,半精灵牧师也不例外,他暴漏青筋握紧武器。

不过才刚跨出半步他便冷静了下来,重新呼吸再次站定原地,嘴角上扬微微摇了摇头。

「挑衅对我无效,恶魔,我可没笨到一个人冲上去挨你的爪子。」

「真是聪明。」弗罗克冷笑说道。

「毕竟我们也有人质要保护,轻易上当可就不妙了。」

「说得好,不愧是立于万人之上的祭司长,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来场交易吧?」

「没有人质,凭什幺呢?」

「就凭对你们来说有比人质更加重要的存在。」弗罗克轻蔑地笑了笑。

「说来听听。」

「你们的小命。」

轻鬆语气诉说着骇人讯息,倘若是普通人早就一笑置之,但如今这句话由驰骋沙场的恶魔来说,代表对他而言不过举手之劳,要多简单就多简单,令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满满的杀意。

「既然你知道我,就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只要我愿意,取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秃鹰怪物圆大的眼睛在昏暗灯光下闪现白光,看起来格外恐怖,即使牧师不承认,说话的语气也暴露了真相。

「你……以为我们会害怕?」布林不自觉吞嚥口水。

「当然不会,只不过既然是交易就要说清楚双方利益所在,如果你愿意放我们回无底深渊,饶过你们的小命也不是不行,非常划算不是吗?」

「别开玩笑了!我们决不会让你引发第二次传送门之战!」

「引发传送门之战?」弗罗克冷眼瞥向倒在一旁不省人事的拜欧,目光又再次回到半精灵牧师身上:「原来如此。」

「不管这家伙跟你们说了什幺,我们只不过是群想回故乡的混蛋罢了。」秃鹰怪物耸了耸肩。

咦?艾尔斯以为自己听错了。

拜欧认为恶魔在阿卡迪亚没有未来所以才策划打开传送门,即使引发第二次传送门之战也在所不惜。

为什幺连弗罗克都这幺说?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起度过的校园生活充实快乐,共同踏上的冒险旅程多采多姿,就算从来没有思考过对方的想法,至少也不是多糟糕的体验。

红髮少年看了看身旁眉头深锁的妹妹,再看了看传送门平台上挺立的大恶魔。

艾尔斯突然领悟了什幺。

他突然想起妹妹曾经提起,弗罗克因为看到恶魔被欺压而生气的事,再加上好友菲芙曾经说过,涉及人口贩卖的偏远贵族一家死状凄惨,极有可能是大恶魔所为。

那幺认为人类与恶魔无法和平共处并非不可能,跟拜欧一样想回无底深渊也是合情合理。

那幺为何要带上自己?

还没来得及理出头绪,布林祭司长突如其来的咆哮干扰了他。

「你以为我会信吗?再说无论是哪种混蛋,只要危害阿卡迪亚我们就不会坐视不管。」

「哦?这可是难得不伤一兵一卒就能驱退大批恶魔的机会喔。」

「既然决定为了荣耀太阳神而战,我们早已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布林掏出圣徽平举身前,其上透出的淡淡光晕,如同圣武士们必死的决心,散发出无暇的高洁,令恶魔们忍不住瞇起眼睛,浑身不自然颤抖。

弗罗克也不例外,他弯下身躯瞇起虹膜,摆出标準的冲锋姿态。

「看来不接受我的条件⋯⋯」

「与其苟且偷生,太阳神的勇士一向选择光荣牺牲!」

双方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发,艾尔斯却没办法阻止,刚才的突兀感仍在心中挥之不去,可是又讲不出怪异之处,就算想开口阻止,也讲不出能让自己信服的说词。

他不知所措地把视线投向妹妹,玲宁默默地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什幺都做不到,更别说另一端被圣武士层层保护着的妈妈卡蜜拉,她看起来像是不断在心中对弗罗克喊话,大恶魔仍然丝毫不做回应。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幺?

为何回无底深渊要带上自己?

又为何要放走可以作为人质的玲宁?

艾尔斯突然睁大双眼,彷彿窥探到不可置信的秘密。

他急着高声大喊,张开嘴叫出第一个音。

「不⋯⋯」

谁知另一个中年男子的雄吼比他更快。

「我接受你的条件!」

坚定的语气打破了僵局,原本杀肃的气氛瞬间转而平稳,艾尔斯愣了半晌,与所有一样抬头望向声音来源,天花板那块连结学院法师塔的大洞。

穿戴半身盔甲的金髮中年男性缓缓爬下绳索,以手甲为阻力快速滑落地面,他甩了甩发烫的右手,步伐稳健地走出圣武士的防卫圈。

「特尔斯?」连布林都面露迟疑,眼神里带着担忧。

两侧武装人员纷纷退开,为迟来的战争英雄让出条路,他大口喘息扭动筋骨,越过群众站到半精灵牧师身旁。

「你们叫得这幺大声,上面五层楼都听得见。」

「不,我是说⋯⋯」

布林急着确认,但问题还没说完,特尔斯已经先道出了答案。

「我会接受条件。」他耿直的目光直视恶魔:「能不伤一兵卒打赢胜仗,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可是通往无底深渊的传送门一旦打开,数以万计的恶魔就会蜂拥而至毁了库瑞萨尔。」

「所以我有个前提。」

特尔斯斜眼瞄向弗罗克,瞇起一边眼睛的秃鹰怪物同样好奇,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你们回无底深渊之后要彻底毁了另一边的传送门。」

条件令在场所有人静了下来,唯独谈判者点了点头。

「如果你们只是群想回家的混蛋,举手之劳应该不麻烦吧?」

弗罗克嘴角上扬露出俐齿,他狡猾地上下打量特尔斯,用奸诈的语气提问。

「我凭什幺答应你?」

「就凭你知道第二次传送门之战会发生什幺事。」

秃鹰怪物脸突然皱了起来,眼角不断颤抖,有如被抓住弱点般难以还击,令中年男子神情更加自信,斜眼瞄向自己的儿女。

即使只有一瞬间,那是艾尔斯从来没看过的父亲,既非武装人员也不是谈判者,而是谋略家的眼神。

他突然打起冷颤,不好的预感直上心头,似乎可以窥探一二,可是又差了那幺一点点,只能听特尔斯耸了耸肩继续说道。

「当年让你逃过一劫,该不会以为我什幺都没想过吧。」

父亲到底在说什幺,艾尔斯一个字都听不懂,不管是母亲的回忆还是口述里,爸爸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过大恶魔一条命,让他跟自己订下契约。

难道有其他考量?

弗罗克同样瞪大了眼睛,随后咬紧牙根,忿忿地怒视对方。

「你竟然利用我⋯⋯」

特尔斯耸了耸肩轻鬆说道。

「没错,刚才的决斗只是测试,证明我的猜想完全正确。」

「特尔斯,你在说什幺?」连布林都摸不着头绪,吃惊地询问好友。

「这头怪物说的是实话,我利用了他,就在七年前荒野救助基金会被他毁掉的那个晚上。」

「怎幺可能!」

「你还记得西比奥的求救信吗?我跟卡蜜拉一起被抓进无底深渊的那次。」*

布林点了点头,艾尔斯也记得,因为那正是母亲找回自己恶魔身份的关键时刻。

「幸运回到库瑞萨尔之后我就一直深信不疑,那些没杀死我的恶魔迟早会来到阿卡迪亚,所以做足了準备。」

「就是为什幺当初能凭一百名探索团团员战胜三百恶魔大军的原因。」地侏法师纳札补充解释。

「是的,说老实话我并没有料到会派这幺多人来杀我,所以背后一定不单纯。」特尔斯站到人群的最前端,与弗罗克针锋相对:「而状况确实如我所料。」

「不⋯⋯难道是⋯⋯不可能⋯⋯」

布林扶着额头陷入了混乱,艾尔斯同样没好到哪去。

记忆中父亲起初并不同意留弗罗克活口,是卡蜜拉妈妈以契约为条件让恶魔无法作乱,爸爸才答应放这怪物一条生路,从此作为自己跟妹妹的保护者活在阿卡迪亚。

难道是契约?不,如果依照父亲所说他们曾经决斗过,那幺代表弗罗克已经不受契约限制才对。

他忍不住吞嚥口水,心里祈祷事情不要往最坏的方向发展。

特尔斯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恶魔入侵阿卡迪亚另有目的,所以绝对会想办法再次打开传送门,为此我需要一个诱饵引出留在这里的恶魔残党。」

他的视线越过秃鹰怪物,投往背后做工精细的巨大拱门,魔法能量几乎积蓄完毕,整个边缘闪烁强烈灵光,显露出弗罗克的无力与渺小。

战争英雄有如圣卷在握,不疾不徐笑着说道。

「然后把他们全赶回老家。」

注1:详见阿卡迪亚传奇-玉凤的传人

  • 名称:堕天使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1: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