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男色全文阅读

艾尔斯沉浸在幸福当中,满天白云有如天使的祝福,晴空万里就像身处在天堂山。

他坐在广场喷水池边,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的深夜派对。

正如艾尔斯所想,丽塔就像两年前的自己,因为是恶魔混血儿,她被禁止与外界接触,所以对万物极为好奇,有了普琉士当朋友,刚好可以结伴探索阿卡迪亚。

唯一让他挂心的,是玲宁进城堡前最后那句话。

「普琉士可能是西比奥叔叔的儿子。」

根据母亲所说,西比奥叔叔在知道她恶魔身分前就已经互相认识,而且感情还不错。

然而在发现的那一刻,这位战争英雄的反应是直接走上前,高举巨剑想一刀劈死她。

要不是爸爸出手阻止,恐怕母亲已成剑下亡魂,不会有自己的存在。*

那幺普琉士的反应又会是如何?

不,在那之前应该要确认他是否真是西比奥叔叔的儿子。

「丽塔!花园迷宫有很大的甲虫喔!」普琉士充满活力,不管到哪都拉着昨天刚认识的朋友。

跟小男孩相比,丽塔就像个大姐姐,无论对方说什幺都认真倾听,尽是童言童语也不厌其烦,儘管看起来被牵着鼻子走,她依然默默跟上,无时无刻不待在小男孩身边。

「喂!他们走掉了耶!这里不是才发生过绑架案,放小孩子到处乱跑可以吗?」玲宁来到身边嘶吼。

「要请你看好他们才行了。」

「才不要,为什幺是我!」

「菲芙要回艾维城找影,罂粟阿姨又看不见,反正你待在这里也没事,刚好可以照顾小孩。」

「不要,我跟那女人的帐还没算清楚。」

「拜託啦,妳不是才说比赛前要帮菲芙破案吗?丽塔是重要的情报来源,看好她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艾尔斯牵起妹妹的手。

「那你呢?」

「我⋯⋯打算找罂粟阿姨谈一谈。」

「我就知道,如果普琉士真的是西比奥叔叔的儿子你打算怎幺办?他可以接受丽塔吗?」玲宁没好气地看像向哥哥。

「不确定⋯⋯」

「⋯⋯总之,如果不想在他们的童年留下阴影,还是趁早分开比较好。」

「我了解,可是⋯⋯」艾尔斯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不说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见哥哥听不进劝,玲宁耸了耸肩不再搭理对方,她自顾自地走向游乐设施,经过记录板时特别瞧了瞧。

其实妹妹说的艾尔斯都懂,如果不是有父母当介质,他们的感情不会这幺好,更别说弗罗克这头怪物,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才让兄妹俩不害怕。

现在只能期待普琉士不会变成血气方刚的大人,能够带丽塔进入城邦世界。

想到这,红髮少年转头望向城堡,菲芙跟罂粟正坐在休息区,半精灵来回翻阅她的笔记,长辈则享受着微风,静静期待游行的开始,两人各做各的事,彼此没有互动。

「菲芙!」红髮少年快步走向两人:「罂粟阿姨让我来照顾,妳赶快回去找影吧。」

「没问题吗?不要寂寞到哭出来喔。」菲芙一边询问,手却俐落收起纸笔背上行囊,没有任何迟疑地离开座位。

 

「才不会呢⋯⋯」

半精灵才踏出几步,她突然转头看着艾尔斯,用那狡黠的笑容补了一句:「对了,罂粟阿姨虽然目前单身,但我可不想看到你变成普琉士的继父。」

「菲芙——!」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最爱丽塔了。」菲芙吐了吐舌头。

「什幺嘛⋯⋯你明明知道不是那样⋯⋯」艾尔斯嘟起嘴。

「开玩笑的不要当真。」半精灵伸出手,指间点向红髮少年的肩膀,随即与他擦身而过,小声地在耳边说道:「这里就拜託你啰。」

被暗恋之人如此信赖,艾尔斯打起了精神,回到抖擞的活力模样。

「嗯!交给我吧。」

他目送菲芙离开休息区,没想到正準备坐下之际又再次听见半精灵的声音。

这次是透过魔法传讯。

「对了,记得看好丽塔,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她现在很危险。」

「不用担心,我让玲宁去照顾他们了。」艾尔斯回以心灵沟通。

「那就好。」

「知道嫌犯是谁了吗?」

「还不确定,只能说丽塔同样符合失蹤者的条件,可能之前都待在城堡里,或是有恶魔看着才没遇害。」

「我了解了。」

见菲芙漫步走出游乐园,艾尔斯转头看向木桌另一侧的罂粟。

端庄的坐姿,满脸雀跃的少女表情,如果不是穿着西方常见的穿着打扮,还以为是东方大陆来的游客。

他知道西比奥曾越过迷雾森林,为了个人恩怨去了一趟东方大陆,小说传记中也有描述,不但带回许多秘宝,还抱得美人归。

而这夸张的情节竟然是事实。

如今要问起跟西比奥之间的关係,红髮少年不免觉得尴尬,难以开口。

「那个⋯⋯妳好,我叫艾尔斯,卓恩家的艾尔斯。」

「你好⋯⋯西比奥以前常提到你⋯⋯」罂粟温柔地微笑,语气中有些怕生。

「咦?」红髮少年不明所以。

「他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多事情一教就会⋯⋯」

「没有啦⋯⋯」被长辈这幺称讚,艾尔斯有些害羞,庆幸自己跟西比奥的事情没有被写进小说里。

思绪一转,他突然想到该怎幺引入话题。

「罂粟阿姨喜欢西比奥传这个故事吗?」

「对不起⋯⋯我眼睛不好没办法看书⋯⋯不过普琉士每天都会唸给我听。」

「那个⋯⋯那个⋯⋯」果然真要问起还是会不好意思,最后只好逼自己开口:「西比奥传里面那个从东方大陆带回来的女孩⋯⋯是罂粟阿姨吗?」

不料问题换来的是长辈摀着嘴笑。

「呵呵⋯⋯小说里写得言过其实,被拯救的少女对英雄一见锺情什幺的⋯⋯」

「我想听,可以说给我听吗?」

「并不是那幺精彩的故事,没有什幺好听的喔。」罂粟抱歉地微微皱起眉头。

「没关係,我想要更了解罂粟阿姨⋯⋯」

「真的吗?其实啊⋯⋯我一开始很怕西比奥。」

「咦?为什幺?」

「对一个看不见的孤单女子来说,任何出现在身边的陌生男人都很可怕。」

「原来如此⋯⋯那罂粟阿姨怎幺会想跟西比奥叔叔一起来西方大陆?」

「因为来这里之前,我跟兄长相依为命,有一天他去远方工作再也没有回来,我一个人没办法生活,才跟着西比奥住在西方大陆。」

「人生地不熟的很可怕吧⋯⋯」

「是啊⋯⋯幸好大家都是好人。」

「真是太好了。」讲完艾尔斯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嗯?罂粟阿姨为什幺会住在菲芙家呢?」

听红髮少年如此询问,长辈皱起了眉头。

「没关係!没关係!我问这个果然太失礼了。」艾尔斯双手在空中挥舞。

「不是的⋯⋯是传送门之战当天晚上,西比奥把我托给蒙瑞拉家照顾,从此没有回来⋯⋯」

「对不起⋯⋯那⋯⋯普琉士⋯⋯就是西比奥叔叔的儿子啰?」

「不!当然不是!」罂粟否认地极为迅速,到了不自然的程度:「普琉士跟西比奥没有关係,而且我也不希望那孩子去当英雄⋯⋯」

「为什幺呢?」男孩子都喜欢当英雄,艾尔斯无法理解。

「因为英雄都不会有好下场,西比奥就是一个例子。」

「但西比奥叔叔改变了妳的人生,不会希望普琉士也这幺做吗?」

「我不期望他跟英雄一样具备过人的勇气,只求能正常的爱人就够了⋯⋯」

儘管长辈否认普琉士与西比奥的关係,但刚才的反应突兀至极,令艾尔斯心生怀疑,他决定下一帖猛药来引出两人之间的羁绊。

「爱也是勇气的一环,何况他已经像西比奥一样,改变了一个孤单女孩的命运。」

艾尔斯握起罂粟的手,慢慢放在巨大松绿戒指上,粗糙皮肤接触到凤凰图腾的瞬间,长辈的身体宛如触电般颤抖。

指尖缓缓滑过宝珠表面,如同微风轻拂过她的脸庞。

「你⋯⋯为什幺会有凤凰戒指⋯⋯」

「是西比奥叔叔临死前留给我的⋯⋯我想你们之间如果有一丝爱意,这戒指对罂粟阿姨的意义或许更重要⋯⋯」

倘若西比奥只是这个女人心中的过客,刚才的反应肯定不会那幺大,红髮少年对此猜测有十足把握。

「爱意⋯⋯我?」

「嗯,否则西比奥叔叔在印提诺姆的朋友这幺多,他甚至可以让更有能力的人来照顾罂粟阿姨,这正好说明了你们之间的羁绊。」

「是这样的吗⋯⋯西比奥他⋯⋯」罂粟态度迟疑,语句断断续续,谁知讲着讲着突然哽咽起来:「你说得没错⋯⋯他从来没有把我推给任何人⋯⋯即使是这样看不见的我⋯⋯」

艾尔斯掏出手帕递给长辈,等待对方继续说下去。

「是的⋯⋯我们彼此相爱,西比奥⋯⋯给了我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所以说⋯⋯普琉士应该是西比奥叔叔的儿子吧?」

罂粟微微点了点头。

「普琉士⋯⋯怀孕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西比奥可能也不知道。」

「还有跟其他人提起这件事吗?」

「不⋯⋯我担心会引来麻烦,所以一直不敢讲,只有跟这孩子与菲芙的家人说过。」

「没事的,罂粟阿姨,我跟玲宁也不会说出去。」

「真的?」

「嗯,真的。」

艾尔斯脱下戒指,塞进罂粟的掌心,双手包住五指层层握起松绿石。

「这是?」长辈面露疑惑。

「凤凰戒指⋯⋯应该属于西比奥的遗孀⋯⋯」

「可是这对艾尔斯来说也很重要吧?」

不只重要,根本是如依靠般的存在,如果没有这枚戒指,他逃不过牧师的追捕、圣武士的包围,与风之魔王的战斗中多亏有它才能守护阿卡迪亚,更不用说间接鼓励了安东尼,千钧一髮打倒企图颠覆印提诺姆的精灵法师奈普林西。

从十五岁那年得到这个生日礼物以来,凤凰戒指陪自己走过风风雨雨,想起初次穿上奥秘盔甲,温暖金属的触感就像是西比奥陪在身旁,带给他与刺客一战的勇气。

让艾尔斯抓着罂粟的手久久不能自已。

「艾尔斯?」长辈担心地询问。

「这个凤凰戒指,对我来说是从西比奥叔叔那里拿到的礼物⋯⋯不过⋯⋯对普琉士来说可能是唯一一个来自父亲的遗物。」

红髮少年的五指开始颤抖。

「罂粟阿姨抚养普琉士一定很辛苦,手上却连定情戒指都没有⋯⋯如果要说西比奥叔叔欠你们什幺的话,我想大概是这个吧⋯⋯」

他拉开长辈的无名指,不疾不徐地将金属环套上。

「或许西比奥叔叔很任性,可是请不要讨厌他。」

「艾尔斯,我从来不曾讨厌过他,即使没有履行回来的承诺,我也还是爱着他。」

罂粟幸福地微笑,眼泪同时滴了下来,她将戒指捧在掌心,柔声叹了口气。

「呼⋯⋯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说西比奥的事情了。」

「如果罂粟阿姨想要聊天的话,我可以陪你喔。」

「谢谢你。」

这样才是最好的,如果是西比奥,肯定也会做一样的事,艾尔斯这幺告诉自己。

不能再撒娇了,不能再依赖了,从此以后凤凰戒指有更重要的使命,守护罂粟跟她的孩子普琉士。

但愿也能给丽塔更好的人生。

说时迟那时快,花园迷宫深处爆发出轰然巨响。

而那里,正好是玲宁与两个小孩的所在之地。

「艾尔斯,怎幺了?」声音大到连听力不好的罂粟也察觉到不对劲。

「不知道,我们先回城堡。」

艾尔斯牵着罂粟的手,拉着她朝城门奔去,刚抓到工作人员用的小门,事发地点又传出另一声雷鸣。

「罂粟阿姨,你还记得城堡里面怎幺走吗?」

「我、我记得。」

「嗯,躲好不要出来喔。」

「普琉士呢?普琉士在哪里?」长辈语气极度惊恐。

「我不知道⋯⋯不过没关係,我一定会把他们带回来。」

「拜託你了,拜託⋯⋯艾尔斯。」

一直站在被保护者的立场,他从来不曾接受如此请求,看着长辈紧抓着袖口,某种感受自心中萌发,是不同于勇气的另一种情绪。

使命。

这个当下,只有自己才做得到的使命。

「嗯,交给我吧。」

没有迟疑,毫无停顿,话刚说完,艾尔斯马上张开灵光之环,转身跃进无穷无尽的银白空间,来到游乐园的另一个角落。

花园迷宫中心。

美丽的花朵散落,翠绿的叶片燃烧,这里没有令人心旷神怡的自然草皮,只有满布灰烬的战场,以及捂着肩膀的妹妹。

与两手各抱了一个孩童的不明男子交战。

「艾尔斯?」玲宁查觉到战场上出现了第五个人。

「哦?又来了个值钱货。」

男人裹着面罩,墨绿色斗篷披挂全身,底下的灰黑迷彩服简直像是为躲藏而生,他压低身形,左手拦腰抱起丽塔,右手托着普琉士的腋下,两人皆已晕厥不起。

「普琉士他们⋯⋯」

妹妹的话艾尔斯只听了一半,剩下的完全进不去大脑。

即使不需说明,亲眼所见结合调查结果,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

面前就是导致无数孩童失蹤、让菲芙等人找不到线索的绑架犯。

伤害玲宁,打昏两个孩子,破坏如此美丽的游乐园,男人的各种行为都令红髮少年怒不可遏,到了仅次于疯狂的程度。

在希鲁瓦看到恶魔成为实验品时,艾尔斯勉强能够忍住,但这次,他没有任何压抑的打算,只想放纵充斥于心中火焰。

将对方焚烧殆尽。

注:艾尔斯的母亲差点遭西比奥攻击的故事详见阿卡迪亚传奇-玉凤的传人。

  • 名称:斩男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