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怎么读全文阅读

艾尔斯靠着马车扶手远眺亚提尼斯平原,望着那微微起伏的整片绿色,心里感叹起这两个礼拜发生太多的变化。

弗罗克杀了莉莉丝,而丽塔成了孤儿。

找回爱子的罂粟阿姨可怜这个女孩,所以决定收养她成为第二个孩子,三人和乐融融地在朵利兹村找了间空屋定居。

所幸丽塔的母亲生前留有巨额资产,养活一家三口不成问题。

要说中间有什幺奇怪的地方,大概就是丽塔几乎没有天人永隔的概念,以至于对她的母亲莉莉丝死去毫不在意,这点令艾尔斯十分痛心。

还好就算女孩看起来和平常没什幺两样,普琉士仍然很努力的安慰着丽塔。

反观蒙瑞拉家,少了罂粟母子俩的房间突然空了下来,儘管菲芙笑着说不在意,寂寞的表情仍然瞒不过影,从护卫晋升成男朋友的他决定搬进恋人家中,这才让半精灵大小姐恢复原本的笑容。

在那之后,影担下这次案件的全部调查工作,对象包含潜伏在案的恶魔与跟恶魔合作的组织;只不过这名牧师刻意隐瞒了一部份,例如佩瑞温科游乐园里的工作人员、被绑架的恶魔混血儿丽塔。

以及那头杀死莉莉丝的秃鹰怪物。

红髮少年从来没看他如此残暴过。

这两週下来问了玲宁无数次,妹妹始终不愿意坦白,只说弗罗克看到恶魔被凌虐觉得很生气。

直接画出恶魔召唤阵把本人叫过来同样也是一吭不响,既不愿多谈,也不想一起行动。

照理说弗罗克身为恶魔大将军,无底深渊里各种残忍行为应该早已司空见惯,同族之间自相残杀的数量远高于阿卡迪亚,没有任何生气的理由才对。

艾尔斯唯一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对玲宁影响不小,两周下来总是心不在焉,尤其是与菲芙一起参加艾维城武斗祭的时候频频失误,还差点把火球扔进评审台,吓得所有人赶紧四散,所幸没有酿成大祸。

总之两个礼拜过得非常开心。

可惜关于善良恶魔的事情还是没下文。

原本以为最接近库瑞萨尔、可以接受多元种族的艾维城里会有结果。

然而经过这次事件,培罗教团大举调查城内居民,被抓走的恶魔无一例外全部死亡,剩下的家伙逃的逃躲的躲,连菲芙那个半魔人朋友都赶着深夜出城,事后才用信件联络,可知根本不想扯上关係。

换个角度想如果是自己,多半也会做出相同选择。

找不到其他了解无底深渊的访谈对象,能够询问的人只剩下佩瑞温科游乐园那群布偶。

这也是他为何在回库瑞萨尔当天早上还要跑这一趟的原因。

马车突然间停了下来,回神一看原来已经抵达园区大门。

「到啰,艾尔斯。」玲宁走到车尾打开后盖。

「谢谢你,玲宁。」红髮少年跳下马车轻巧着地。

「有话快去问,别花太多时间,我们还要赶路呢。」没好气地盯着哥哥。

「好啦⋯⋯」艾尔斯抓了抓脑袋:「你要在外面等吗?」

「嗯,今天要出发了,不想再跟任何恶魔扯上关係。」

妹妹才刚说完,熟悉的影子马上飞了出来。

是用飞的。

「姐姐!」

长了对蝙蝠翅膀的金髮幼女扑了上来,一头涌进玲宁怀里。

「姐姐来看我了,好高兴。」

「谁是你姐姐!」

自从妹妹去泰菲因宅邸救出丽塔之后,她们的感情就特别好。

虽然觉得有些寂寞,不过如果能拉近两人的关係,牺牲一点似乎也无妨。

「艾尔斯别在那边看,快来帮我啊!」

可惜玲宁并不这幺想。

「丽塔怎幺会在这?」艾尔斯好奇地问。

「菲芙带我来的。」

「她有说来做什幺吗?」

「收东西。」丽塔扯着玲宁往园区里拉:「我在迷宫重新种了很多花,姊姊一起来玩吧。」

看妹妹半推半就,红髮少年有些欣慰。

想想时间过得真快,一开始完全互斥的两个人已经如此亲密,这都要归功于带自己来游乐园的菲芙。

艾尔斯独自踏进大门,每跨出一步,回忆就像跑马灯涌现于脑海。

答应帮忙调查绑架案,遇到另一群恶魔,自称为妹妹的另一个混血儿,两个孩子被绑架,分头行动救出人质,影终于不再仇视恶魔,妹妹也不再讨厌丽塔。

一切都是那幺美好。

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无法对菲芙表达心意。

原本是这趟旅行中最重要的事,现在却怎幺都说不出口。

『因为男人都很胆小的,他们害怕失去拥有的东西,害怕破坏现在的关係,宁可隐瞒也不愿说出真相。』

莉莉丝的这些话不只是在说影,也在指艾尔斯。

事件发生前害怕说了连朋友都当不成,事件发生后菲芙跟影有情人终成眷属,表白只会更尴尬。

鼓励朋友勇敢回应感情然后再告诉他『其实我跟你爱上同一个女孩』?红髮少年光是想就不知道该摆出什幺表情。

或许只能单相思了吧。

「艾尔斯?」

红髮少年以为自己太想菲芙,到了产生幻听的程度。

「艾尔斯!」

他终于回过神,心仪女性跟牧师护卫正从城堡往自己走来。

惊恐到剎那间说不出话。

「你怎幺在这?不是说一大早就要出发了吗?」菲芙快步靠近,看起来有些疲惫。

「这个⋯⋯我还有些问题想找拜欧,你们东西收完了吗?」艾尔斯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

「嗯,不过最主要的目的是传话。」影冷冷回答。

「传话?绑架案的事情?」

「是关于佩瑞温科游乐园的那些家伙,现在没有莉莉丝跟丽塔管理,我们得先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红髮少年歪着脑袋。

「简单来说,就是这群家伙不准进艾维城,否则格杀勿论。」

牧师语气平淡,陈述内容却是血淋淋的规定。

不,正如在梅杜莎石艺店第三仓库里说好的,影无法容许恶魔汙染百姓,他开出来和平共处的唯一条件,就是不准进艾维城。

而佩瑞温科游乐园不在辖地内,刚好符合条件。

「拜欧怎幺说?」艾尔斯眨了眨眼。

「他意外地不排斥,这幺乾脆反而让人有些担心。」菲芙回头撇向城堡。

「这一点倒是没问题,因为诅咒并没有因为莉莉丝死掉而解除,所以他们现在依然得遵守丽塔的命令,不能对阿卡迪亚的任何居民出手,就跟弗罗克叔叔一样。」

「弗罗克啊⋯⋯」半精灵搔了搔脑袋:「我听说泰菲因家族的长男跟次男死状凄惨,希望不要是他干的才好。」

「菲芙想太多了。」

仅管这幺想,最近那只秃鹰的态度确实相当奇怪,不过思绪一转,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红髮少年开口问道。

「你们準备要回去了吗?」

「嗯,还有些后续工作要处理。」菲芙耸了耸肩后说:「你们呢?」

「玲宁还在等我,问完就要离开了,我们打算穿过亚提尼斯平原直接回库瑞萨尔⋯⋯」

「穿过亚提尼斯平原的话,第一站应该是蒙多镇⋯⋯需要一天的路程,这个时间点出发来得及吗?要不要多留一天?」

「她说不管怎幺样今天都得到⋯⋯」

「玲宁小姐这幺坚持,我们还是不要妨碍他们吧。」影望向他的小主人。

「嗯⋯⋯那幺路上小心,有机会去库瑞萨尔的话再通知你们⋯⋯」

「好的,你们也是,路上小心⋯⋯」

艾尔斯可以感觉到自己万般不捨,可是在牧师面前不能露出任何不应该有的表情。

否则就超过了身为朋友的那条界线。

红髮少年低下头快步绕过两人,用微笑压抑内心的波澜,用行动掩饰真正的想法。

「大小姐,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影突如其来地发言拉住了艾尔斯。

他跟菲芙同时回头,互相看着彼此。

红髮少年满脸惊恐,心里充斥着各种疑问,半精灵则微微皱起眉头,双眼间透露出内疚。

「菲芙有话要跟我说?」艾尔斯心脏跳得极快。

「没有啦,就是⋯⋯」

艾维城首席法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陷入语塞之中,尔后面色一沉,轻声叹了口气。

「对不起。」

「咦?」

面对无缘无故地道歉,红髮少年不知所措。

「之前利用了你,很抱歉。」

「怎幺突然这幺说⋯⋯」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才利用你帮我破案。」

如果是两週前,菲芙的表白对艾尔斯来说简直是天打雷劈,但不知为何现在竟然异常平静,就像是本能性地察觉到真相,有种『嗯,果然是这样』的感觉。

因为比起爱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吗?还是其实已经惊吓过度脑袋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

唯一明白的是,菲芙愿意坦白,彼此给对方的最后印象不会是尴尬。

「没关係的,就当作是以前欠的一笔勾销吧。」

「那我们还能当朋友吗?」

半精灵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看起来格外动人。

「当然⋯⋯在妳知道我是恶魔之前就已经是朋友了,对吧?」

艾尔斯把安东尼的话整套搬出来,不管几次都听不腻。

「谢谢⋯⋯」菲芙轻声叹了口气,接着打起了精神高声说道:「为了感谢你,我要把这句话做成匾额贴在墙壁上。」

说完她立刻掏出纸笔开始挥毫。

「哇!不要,好羞耻喔!」红髮少年扑了上去,仍然来不及阻止对方写完,却没想到半精灵突然张开双臂将他拥入怀中,艾尔斯的头部轻轻贴向了少女的胸口。

宛如恋人一般。

「谢谢你,艾尔斯,没有你我们无法度过难关。」

艾尔斯先是一愣,平复心情后缓缓闭上眼睛。

「我才要谢谢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

他深深呼吸,享受最后一次的拥抱。

以后,她将属于别人,就再也没机会了。

「艾尔斯。」

男人的声音吓着了他,红髮少年连忙退开。

「你会传送魔法对吧?」

「咦?会是会⋯⋯」艾尔斯眨了眨眼。

「那你当时为何不直接带走菲芙,要跑来跟我淌浑水?」

红髮少年回忆起当时的状况。

其实牧师所言极是,昨天晚上进第三号仓库前就已经知道菲芙的位置,那时她只有一个人,照理来说可以直接传送过去救出目标,放着影单独与恶魔搏斗。

为何当时想都没想就往里面冲?

难道自己在乎影的生死吗?或许,毕竟这名牧师是第一个教他在战场上鼓起勇气的男人。

但这似乎不是唯一理由。

「你如果出了意外,菲芙会很难过。」

影跟半精灵两人面面相觑,牧师疑惑地瞇起眼睛。

「可是只要我活着,你就不可能⋯⋯」

「谁说不可能在一起就不能为了对方好呢?」

艾尔斯自己都没想到会破口而出,惊讶地摀住嘴。

「谁说不可能⋯⋯」

话没说完,相同表情也出现在另一名男性脸上。

红髮少年很快注意到影的异状,他不可思议地指着对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幺鬼啊?」菲芙双手插腰不耐烦地说。

「怎幺说呢⋯⋯」艾尔斯害羞地浑身不安,满脸通红地望向远方。

「只是单纯没想到,艾尔斯竟然也懂真爱的意义。」反观牧师闭上眼睛冷静回答。

「我可从来没听过这种真爱。」

「那是一名高阶祭司至高无上的理念,连我都不知不觉受他影响。」

艾尔斯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真是德高望重的高阶祭司呢⋯⋯」

「太阳神教会里有这号人物?」菲芙眼睛一大一小,时拇指在下巴上来回。

「回去再告诉你。」牧师意有所指地嘴角上扬。

「回去⋯⋯」半精灵像是想到了什幺大吼大叫:「对呢!我们还得赶快回去,把消息告诉赛卓薇格的圣武士。」*

「确实该动身了,大小姐。」影又恢复原本的敬语跟面无表情。

「那幺艾尔斯⋯⋯」

牧师与菲芙一起看向红髮少年,原本眉宇间的愁容不再,取而代之是清爽的笑脸。

「一路顺风。」

「你们也是,路上小心。」

说完双方同时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各自的目标前进。

以前每到别离时刻艾尔斯总会哭得唏哩哗啦,但这次完全不同。

他终于可以坚强地看着朋友离去。

想到两人,红髮少年突然发现不对劲之处。

影竟然笑了。

自艾尔斯认识这个男人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笑。

或许改变的不只是自己,也包含那个牧师。

而让他们改变的,是真爱也说不定。

解开心结之后,红髮少年快步走进城堡,一眼就锁定了那些恶魔的位置,直接爬上楼梯,来到专属于工作人员的大会议室。

然而门还没打开,里面便传来阵阵交谈。

「那女人竟然还留了这一手。」

那女人⋯⋯是指菲芙吗?还是丽塔?

「没什幺不好,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希望接下来能够顺顺利利。」

「包含门外那个小鬼吗?」

艾尔斯吓了一大跳,他尴尬地推开门,八十平方呎的巨型空间里除了一张椭圆大桌以外,全挤满了布偶外观的游乐园员工。

这些人全是恶魔。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由于室内光线昏暗,唯一的照明来自被厚重帘幕遮蔽的大窗,让他花了点时间才能看清楚每个人的模样。

「没关係,我们已经等很久了。」巨型灰色小鸡坐在大会议桌上。

「等很久了?」红髮少年有些惊讶。

「弗罗克将军说过你想寻找善良的恶魔,所以我们一直在等你提这个问题。」

「等我⋯⋯」

他没想过这幺久以前的事情竟然还有人记得,尤其是这种跟信用与义气完全扯不上边的恶魔?

艾尔斯总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内心又想知道答案,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开口。

「我想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善良的恶魔⋯⋯是真的吗?」

红髮少年察觉到自己被在场所有人盯着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双手不知所措地抓紧衣角。

「无底深渊里确实没有。」

「嗯⋯⋯不管是书籍还是母亲,所有人都这样告诉我,可是⋯⋯卡蜜拉妈妈⋯⋯她对任何人都很好,不禁让我怀疑⋯⋯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其他善良的恶魔。」

「你说的是卡蜜拉?」拜欧瞇起眼睛。

「你认识我妈妈?」

「当然,她跟弗罗克将军曾经是搭档,我们记得非常清楚。」小鸡布偶望向其他人,每个都频频点头。

「卡蜜拉妈妈跟我说她因为失忆过一次才能重新了解这个世界,却不告诉我更早之前的事。」

「你想知道?」

灰色小鸡嘴角扬起,露出奸诈的贼笑。

「嗯,我想知道。」

「那幺由我来说可能不準,你需要这个。」拜欧从翅膀下掏出玻璃瓶,仔细一看可以发现里面装着透明无色的液体。

「魔药……吗?」

「是可以连结心灵的药水,你把一半让卡蜜拉喝下去,再喝下另一半,就可以强制在两人之间建立连结,之后你只要用思想入侵的方法,就可以看到她记忆中的过去。」

灰色小鸡摊开彷彿有五指的翅膀,等待艾尔斯拿走。

红髮少年步步靠近接过药瓶,仔细观察里面的液体。

「这是恶魔用来探查情报的工具,对双方都无害。」

「是这样的吗?」

艾尔斯转头看向其他恶魔,所有布偶纷纷点头,没有一只露出半点迟疑。

「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他小声地自言自语。

「我们跟丽塔做过约定,不能对阿卡迪亚的居民出手,你也在内。」

红髮少年晃了晃药水,将它收进赤色大衣内袋。

「那就⋯⋯谢谢你们⋯⋯」

「不用客气,就结果来说,你帮了我们很多忙,反而才要谢谢你呢。」拜欧露齿奸笑,其他恶魔也摆出一样的表情,肩膀伴随着声音上下抖动。

想想弗罗克也总是这幺做,艾尔斯不以为意地撑开嘴角,当作是无底深渊的礼仪跟着贼笑起来,形成一种奇妙的景象。

「听说你今天要回库瑞萨尔?」灰色小鸡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

「是的,妹妹还在等我。」

「帮我跟卡蜜拉问好,说出我的名字,她一定会大吃一惊。」

「好的,卡蜜拉妈妈如果知道还有其他熟人在阿卡迪亚,一定会很高兴。」

「要靠你了,艾尔斯。」

「嗯,那我就先告辞啰。」说完红髮少年敬了个贵族礼。

「再见,混血的孩子。」

艾尔斯转身离去,推开大门走出房间,留下成群恶魔聚在里面。

谁知他前脚刚走,棕色羽毛的秃鹰立刻撞开窗户飞了进来。

弗罗克翅膀向后大张,肩膀处快速长出一对壮硕手臂,各附带三肢可以开肠剖肚的利爪,同时躯体双足快速膨胀,乍看之下有如畸形巨人,除了原本的羽尾,屁股后面更窜出如龙似蛇的鳞片尾巴,体毛也随着变化转为深蓝。

他俨然成了另一种生物。

「东西交给他了吗?」大恶魔兇狠地瞪着拜欧。

「当然,弗罗克将军。」灰色小鸡咧着嘴说道。

「一点都没起疑?」

「你放心,我说得都是实话,他没有任何不相信的理由。」

「很好⋯⋯」

秃鹰怪物漫步走向窗边,揭开窗帘抬头眺望起遥远东南方有如一个小点的库瑞萨尔。

不共戴天的怒火在眼中燃烧,发自内心的憎恨在胸口隐隐做痛。

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几天时间已经足够长回原样,活动起来完全不成问题。

「将军难道还在犹豫?」

弗罗克眼角余光瞄到拜欧朝自己走了过来。

「你说犹豫?」

他咯咯笑了出声。

突然一拳袭向拜欧胸口,手掌伴随骨骼断裂声完全没入体内。

鄙睨对方跪地猛咳的模样,大恶魔兇狠地说。

「下次再质疑你的长官,就没这幺简单了,听到没?」

「是⋯⋯对不起⋯⋯」

秃鹰怪物满意地单边嘴角上扬,轻轻跳跃振翅起飞,落在大会议桌的中央,鸟爪刮过表面发出令人全身发寒的高频噪音。

他环顾四周,视线扫过所有恶魔,双眼在阴暗空间里发出阵阵白光。

语气冰冷地低声宣告。

「所有人做好準备,计画开始。」

注:赛卓薇格是艾维城的主要信仰神,传说她带着一群家破人亡、流落异乡的人们来到此处,寻求德鲁伊村的协助后建立起小村落,不断蓬勃发展,成为现今的艾维城。

  • 名称:聿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