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全文阅读

「奈普林西,你做了什幺!」看着艾尔斯变化的可怕模样,大祭司长摆出徒手战斗架势。

没有回答,不留情面,红髮恶魔平举右手,直接对準法洛姆,咏唱起曾经用来击破风之魔王的最强咒语。

包覆压缩空气的半透明圆球疾驶而出,不偏不倚地打中彪形大汉,除了引发响亮的音鸣爆,还把人弹飞到倒塌石墙上。

「原来是恶魔,有趣……看来大祭司长意外身亡的剧本要改写了。」

精灵法师富饶趣味地看着两人,像是坐山观虎斗。

「不会让你得逞!」法洛姆掏出藏在怀中的战神圣徽,还没回稳身形就立定起跳,握紧圣物以开天闢地之势狠狠扑向恶魔。

「解除魔法!」

如同方才打破魔法障蔽的那一击,彪形大汉高举双手直往艾尔斯的头顶垂下。

这次还没来得及近身,恶魔背后长出的第二对纯黑力场翅膀已经先挡下了拳头,趁对方破绽大开时以饱含死亡能量的爪子抓向胸口。

黑色灵光快速穿过法洛姆的身体,吸满生命后扭曲地回到艾尔斯手中,分别覆盖全身被火焰碎石烧灼的伤口。

「不可能……真正的……恶魔……」彪形大汉无力地单膝跪地,冷汗直流。

红髮少年依然铁着脸,宛如没听见似地抬起右手,呢喃出曾经击倒过另一名祭司的魔法。

绵柔手套末端窜出钢铁利爪,迸发出结合雷光与死亡能量的黑色闪电,一掌袭向法洛姆的心脏。

这次壮汉没有防御。

他连滚带爬得躲到另一个角落,随手抓起巨石猛往恶魔丢。

艾尔斯左手护住头部,袖口底下的亮红双眼依旧瞪得圆大,死盯着大祭司长,他无视飞来的石块砸在身上,一步步走向目标。

準备在抵达时夺走对方的性命。

「住手!」

女孩的声音停下了恶魔的动作。

「你在做什幺!」

红髮少年缓缓回头,看着透空天花板上露出的高挑身影。

末端微捲的金色长髮,既担心又生气的微妙表情,丰满身材、银白盔甲、蓝色眼眸,女性的一切都令他无比熟悉,却想不起是谁。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男人一跃而下,直接落在艾尔斯身边,恶魔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从后方紧釦双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压倒在地。

「快停下来!」安东尼使尽全身力气锁住关节。

然而红髮少年像是不怕脱臼一样将对方扛起,直接往旁边的墙壁上撞。

「呃!」

几次猛烈冲击让安东尼忍不住痛苦闷哼,可是仍然没有鬆开擒拿。

恶魔只好再次展开他的黑色灵光。

死亡能量不断在两人体内穿进窜出,大口吞噬男人的生命,直到安东尼体力尽失,从艾尔斯身上滑下,仰躺于碎石间,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保护大祭司长!」

呼喊同时又有几名圣武士从天而降,前仆后继地举剑杀来。

红髮恶魔不疑有他,立刻咏唱起曾经用来对付希鲁瓦战团大军的法术,将淡蓝灵光包覆全身,混合成另一种既诡异又邪恶的髒污。

与风之魔王相同的颜色。

艾尔斯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快速闪过第一人,用防护魔法震退第二人之剑,接着趁第三人震惊时直接朝对手腹部放出魔法,一秒不到便将战士烧得全身冒烟,站着晕厥过去。

恶魔无情地把圣武士推向一旁,咏唱起咒语便要朝法洛姆发射,没想到竟然被第四人贴近,双手绕过肩头,将他压向怀中。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势,红髮少年取消施法,转而燃起黑色灵光,抬头想从后方抓住擒拿者的脖子。

才发现给予拥抱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令自己迟疑的金髮女性。

「拜託你。」

艾尔斯猛然停下动作,死亡能量温吞地盘据在掌心。

「哥……」玲宁在恶魔耳边低语。

他的双手仍僵硬地平举在空中,因为犹豫而颤抖不已。

颤抖……颤抖……直到不再颤抖。

两人的身影彼此交叠,让还站着的圣武士们无从下手,只能紧张地举剑指向宿敌,随时準备保护这名勇敢的女性。

「对不起……」

恶魔慢慢放下双手。

与泣不成声的道歉一起回以拥抱。

他终于想起眼前的女孩就是妹妹,从小到大呵护至极的女孩。

「我……竟然……竟然想要……」

纵使目光里充斥着鲜红,水滴仍不自觉地从眼角滑落,再注意时艾尔斯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到底发生什幺事了?」玲宁鬆开双臂,让哥哥自己站稳。

「我也不知道……」

艾尔斯抹乾眼泪,试图看清周遭状况。

零星的火光让他可以分辨些许颜色,红髮少年望向妹妹。

视线却穿过金色髮梢看见单膝跪地冷汗直流的法洛姆。

「怎幺会……」艾尔斯焦急的神情既内疚又惊恐,寻找什幺似地左顾右盼。

背靠墙壁的奈普林西。

冒烟的男人。

举剑警戒自己的两名圣武士。

还有仰躺在地,呼吸微弱的安东尼。

从全无外伤的情况看来,他只有可能是被负能量击中。

「是我做的吗……是我做的吗?」艾尔斯脸色铁青,不断从其他人口中寻找答案。

即使没有人说话,战士提防的态度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对……那不是我……不是……」

红髮恶魔浑身发抖,不可置信地看着刚认识的朋友,不论怎幺解释事实都摆在眼前,他只能一步步退开人群,将自己孤立在废墟中。

同时张开灵光之环,转身便準备跳进去。

「不要!」

玲宁赶紧扑过去,但脚踝不知道被什幺东西勾住,重心不稳直向前倒,在哥哥没有完全进入魔法前抱住腰际,一起消失在银白光芒中。

留下余悸未消的法洛姆跟圣武士一行人。

以及那个在慌乱中保持沈默的奥术学院院长。

他冷静地看着众人,一语不发,缓缓抬起双手对準目标。

直到咏唱咒语的剎那,圣武士们才重新意识到奈普林西的存在,纷纷将剑尖指向精灵法师,可是为时已晚。

三根青色闪电构成的巨大长枪分别飞往彪形大汉跟还有战斗能力的两名战士,利刃準确穿过每个人的胸口,不只在身上开出窟窿,弹跳的电弧还爬满全身,将肉身电得焦黑。

见尸体纷纷倒下,奈普林西满意地点点头,他环视四周,边敲着金属手杖边清点人数。

法洛姆跟他带来的四名圣武士都在废墟中,某个理论上应该在现场的男人却消失得不见蹤影,不禁引起院长好奇。

「嗯?」

既没有躲进地道中,又没有爬上地面,更没有咏唱咒语或使用捲轴。

如同凭空消失一般。

「那个家伙……每次都令我感到意外啊……」

他抬头看向远方,那个位于上城区的赛朗迪恩宅邸。

而在反方向,距离废弃神殿数百呎的一栋破屋中,灵光之环悄悄展开,这里曾经是奈普林西带着艾尔斯他们寻找类人种族集会地点的其中一个位置,现在成为传送咒语的目的地。

红髮少年蹒跚踏出魔法,身心俱疲的他体力不支跄踉摔倒,连带着妹妹一起俯卧在地。

恶魔疲惫地爬往断墙,试图从露天窗口寻找更多光芒,他收起翅膀跟犄角,重新变回人类姿态,成为任谁都看不出原形的艾尔斯。

呼吸到新鲜空气后,他的心情逐渐平复,没一会儿又想起安东尼被自己所伤的悲惨模样,浸湿的脸颊再次滑过泪珠,独自在月光下啜泣。

不知过了多久,玲宁也跟着站起身,听见女性身上金属盔甲的碰撞,艾尔斯没有回头,只是继续凝视着弯月。

「我被院长控制了……那不是我……」

「我知道。」妹妹走向断墙,将金色长髮拨到身后,与哥哥一起看着天空。

「我不要同情的回答……」

「才不是同情。」

「那你又知道什幺!」艾尔斯猛然瞪向玲宁,语气中充斥着气愤与悲伤。

「圣武士醒来之后告诉我,他们与北地事务局合作,负责调查曾经威胁西方四国的外来势力,法洛姆怀疑对方的目的是从内部瓦解印提诺姆,才会开始调查学院。」

「北地事务局?」艾尔斯皱起眉头。

「那是为了抵抗北方蛮族而成立的跨国组织,成立的时候我们才不到五岁,没听过也很正常。」妹妹耸了耸肩。

「所以他们杀的……其实是外来势力?」

「非常有可能,在背后支持他们的奈普林西也是。」

「……我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红髮少年再次望向明月。

「那相信老爸吧,他现在也是北地事务局的一份子,安东尼的父亲也是。」

「安东尼……」提起这个认识不久的男人,艾尔斯内疚地紧抓着胸口,低头看着传送门之战留下的大量废墟,强忍着哭泣说道:「他这幺相信……保护我们……我却……害他……伤害了这个朋友……」

玲宁默默地看向哥哥,听着他啜泣,欲言又止了几秒还是什幺都说不出口。

「真当我是朋友,就别把我丢在那……」

男性声音来自两人后方,无比熟悉又令人难以相信。

「安东尼?」卓恩兄妹异口同声地惊呼。

仰躺在地的男人微微提起右手,比了个大姆指。

「你怎幺会……」艾尔斯赶紧擦乾眼泪鼻涕。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不希望你走,可是伸手只能抓住玲宁的脚踝,再醒来时已经跟到这啰。」

「真是的,我还在想哪个混蛋扯我后腿。」

玲宁没好气地走向男人,伸手从腰包里拿出取自希鲁瓦的药瓶递给安东尼。

艾尔斯原本打算靠过去,只不过才踏出一步,罪恶感顿时充满全身,让他止足不前,重新退回墙边,双手紧抓着胸口。

「安东尼……你会怕我吗?」

「怕……当然会怕……」

红髮少年五指握得更紧,用力程度像是要把衣服撕破,他转身想逃,可是安东尼的话还没有说完。

「我怕你想不开……怕你内疚到不想见我……」

男人重新坐起身,温柔地看着月光下的恶魔混血儿。

「毕竟在知道你是恶魔之前,我已经先把你当朋友了啊……」

听到这种答案,艾尔斯终于破涕为笑,但他依然止不住眼泪,哭得像个孩子。

「什幺嘛……我还以为……你会讨厌我……」

「咕噜……虽然这种话对男人讲不适合……我还是得说,你笑起来比较可爱。」安东尼灌了一口药水,面容稍微恢复了些血色。

「真噁心--!」卓恩兄妹异口同声吐槽。

说完之后三人说好似地放声大笑,解开了彼此的心结,为废弃的下城区带来些许欢愉。

艾维城的菲芙、索拉山脉的帕拉斯,再加上印提诺姆的安东尼,艾尔斯知道会有越来越多人接纳他的恶魔身份,建立一个让混血儿安居乐业的环境指日可待。

然后他会找到更多同伴,帮助他们摆脱孤单寂寞,正式成为阿卡迪亚的一份子。

「接下来打算怎幺办?」发问的玲宁盘腿而坐,视线在安东尼跟哥哥之间来回。

「我也不知道……战神的圣武士跟大祭司长都看到我变成恶魔的样子,只能赶快离开了吧……」红髮少年眉头深锁,抱歉地微笑。

「如果真的没办法,我就请父亲帮忙。」男人双脚大开,完全没有一个贵族该有的坐姿。

「你不是说靠元老没有用吗?」妹妹挑起一边眉毛。

「政治利益上他绝对不会让步,但如果只是修改一两个人的出入境资料,应该不会有什幺问题。」

「奈普林西院长……该怎幺办?他甚至知道我的身份……」艾尔斯担忧地看着妹妹,玲宁耸了耸肩表示她也想不到出路。

「院长吗……虽然不知道他为什幺要这幺做,但肯定有理由,我想先跟他谈谈。」安东尼眼神里带着疑惑。

「不行,你会被操纵的!跟我一样……」

「放心,我有办法。」男人拍着胸补保证。

卓恩兄妹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向安东尼。

「什幺办法?」

「他只要一念咒语我就立刻把自己敲昏。」

「根本没有用嘛!」艾尔斯跟玲宁一起大喊。

「开玩笑的,不要生气。」没想到卓恩兄妹的默契这幺好,安东尼赶紧澄清:「我是真的有办法,可是还不能说。」

「连朋友也不行?」妹妹狐疑地问。

「嗯,连朋友也不行。」

无声无息地抓住对方手腕、与谁都能聊开的社交能力、以及刚才让自己一起被拉进灵光之环,从艾尔斯认识安东尼以来,这个男人就像永远都留有一手,既无法参透又难以解释。

如果他说没问题,或许真保有杀手锏也不一定。

「一个人太危险了,我也跟你去。」玲宁摇了摇头。

「能让宁玲小姐为我担心,实在是万分荣幸啊。」準赛朗迪恩伯爵右手放在前额,装模作样地回了个简单的绅士礼。

「才不是担心你,我是……我是怕奈普林西洩漏艾尔斯的身分!」女性红着脸毫无说服力。

「应该不会,依照我对院长的认识,他会拿来当作政治筹码。」

「那样也不好吧,被人抓住把柄的感觉很差说。」

「确实……虽然我还是不希望你们兄妹涉险。」

「那个……」艾尔斯稍稍举起右手,等其他人都看向自己后用虫子般的声音说道:「我要也一起。」

「不行,要是你又被控制,在更多人面前露出原形,事情只会更糟。」妹妹第一个反驳。

「但我是当事人,当事人不能在场太奇怪了,而且这次有安东尼在,他有办法可以解除控制,对吧?」

「当然。」安东尼自信地点了点头。

「……好吧,反正不管我怎幺说你也不会听。」玲宁耸了耸肩。

「对不起……」

「既然大家都要去,我们得先做好準备。」

「準备?」卓恩兄妹一起看着安东尼。

「没错。」

男人遥望远方上城区的赛朗迪恩宅邸。

「準备跟他来一场唇枪舌战。」

  • 名称:贴身兵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