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神剑全文阅读

「骗人的吧⋯⋯」

艾尔斯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

菲芙一句话也没说。

「蒙瑞拉小姐赞成我的作法,用极权筛选出适合住在阿卡迪亚的恶魔,以地下组织的方式展现种族价值,进而被城邦肯定,这是让恶魔融入世界的第一步。」

莉莉丝语气轻佻,但内容深深打动红髮少年。

因为不管是论述还是结果,跟他的目标简直一模一样。

不,还是有些不同,艾尔斯知道自己的计画绝对不会建立在杀戮上。

「是这样的吗?」影看着半精灵,语气无比冰冷。

菲芙轻轻地点了点头。

「即使那是犯罪?」

艾维城首席法师态度依然故我,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否定,她只是默默望向对方,好比瞪着仇人。

「⋯⋯草夜先生如果知道会很难过的。」牧师故意撇向别处,不打算继续战斗。

谁知菲芙突然张口大喊。

「不要每次都拿他来压我!」

语毕,艾维城首席法师高声咏唱咒语,从腰包中掏出些许硫磺,转化为悬浮掌心的金色光球。

与艾尔斯的警告一起抛出。

「小心!」

红髮少年压低身形快跑前进,影也採取了相同动作,不过他并非闪躲,而是奔向菲芙,在爆炸前将她扑倒,用身体完全盖住对方。

魔法比艾尔斯预想中还早发动,威力也比过去更加猛烈,火焰顷刻之间蜂涌而出,团团包围室内四人,即使是擅长在高温环境下生活的恶魔也难免不被灼伤。

幸好他们提早做出反应,否则下场可能就像角落被暴风吹倒的石像一样残破不堪,而且如果不是牧师保护了菲芙,恐怕连她都无法倖免。

等等,艾维城首席法师也会失误?不对,他认识的菲芙绝不可能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小心,菲芙有点奇怪。」

「我知道,她⋯⋯」

影话还来不急说完,半精灵先推开了他,张开手势立刻準备施放下一个咒语。

「菲芙!不要!」

儘管艾尔斯大声呼喊,对方仍然冷静地咏唱法术,将灵光凝聚在食中指间,眼看就要发射。

状况逼牧师尚未爬起便赶紧举盾防御,让两道红色射线画过白银金属表面,烧蚀出拳头大的窟窿,融化金属缓缓低落,在石头地板上冒出阵阵白烟。

由于距离不远,影抬起钉头鎚后很快地往菲芙身上砸,艾维城首席法师也不是省油的灯,迴避同时翻滚起身,两人再次回到一对一的接战状态。

相较于多变的魔法战术,牧师有太阳神力量加持,凌厉的攻势逼得对手不得不专心迴避,以至于连唸出咒语的时间都没有,节节败退趋于弱势。

眼见状况不对,艾尔斯抓紧时间奔向两人,却被从旁而来的另一股黑色射线挡下。

「我可不能让你妨碍这场好戏。」

顺着声音来源望过去,莉莉丝坐在倒塌石雕上,短犄角自额间长出,每个动作都极其抚媚,好比展露其标緻诱人的身材,裙下美腿若隐若现。

她望向战场,饱含趣味地说道。

「看人类互相憎恨⋯⋯不觉得很有趣吗?」

「一点也不有趣!你果然对菲芙做了什幺⋯⋯」艾尔斯握紧了拳头,眉头深锁地望向白衣女子。

莉莉丝从石像上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红髮少年。

「我确实灌输了一些想法,但攻击那个教廷审判官是菲芙.蒙瑞拉本身的意思。」

「你说跟影兵刃相向是菲芙自己的意思?」

「没错,就算是被魔法控制,要受术者攻击自己所爱之人多少都会有些抵抗,但那位大小姐一点迟疑都没有。」

「不可能,肯定是你的命令!」

艾尔斯运起死亡能量,将黑色灵光包覆于正对敌人的右手。

却换来对方斥之以鼻。

「就算我说不是,你也不会相信吧?」

「没错,所以快放开菲芙,否则我会打倒妳。」

「打倒我?」莉莉丝摀着嘴低头窃笑:「可怜的孩子,连实力差距都看不出来。」

这番话令艾尔斯怒火中烧。

他当然清楚彼此之间的强弱,只不过被对手如此藐视这还是第一次,让他嚥不下这口气。

「看不出来的人是你!」

红髮少年冲向对手,抡起拳头便是一击。

面对单纯没有变化的攻势,白衣女子仅仅抬起右手就挡下冲力,她同样散发出死亡能量,跟艾尔斯的互相抵消。

这正好上了红髮少年的当。

他信心满满地挺起胸膛,喊出能够保护自己的魔法物品启动语。

「凯斯.提昂!」

预想中戒指迸发的光芒会将莉莉丝振开,他便可以趁着对手重心不稳攻向弱点一击得手。

可是什幺都没发生。

没有声音、没有异变,能够化为闪耀盔甲的灵光没有从戒指中喷发而出,让艾尔斯忍不住把视线从敌人身上移开,低头看向右手。

才发现凤凰戒指不在身上。

早在今天中午前,他就已经将能够保护自己的魔法物品还给罂粟阿姨。

说时迟那时快,莉莉丝咏唱咒语抛出黏稠白球,在空中展开成蛛网状,不仅将红髮少年击倒在地,还绑缚全身动弹不得。

「这是⋯⋯」

魔法丝线的多个端点牢牢抓住地面,让艾尔斯即使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挣脱,成大字仰躺在石砖上,只剩头部还能动。

这种状况下别说反击,连启动传送靴离开都做不到。

「好了,你就静静陪我看完这齣悲剧吧,亲手导演的作品没有观众也挺寂寞的呢。」

白衣女子单手插腰,轻巧地踏过蛛网而不採到黏绳,宛如等待捕食的黑寡妇,她来到红髮少年身边,弯下腰观察艾尔斯。

「你知道所有故事里最凄美的桥段是什幺吗?」

看对方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莉莉丝自顾自地说下去。

「是杀死所爱之人,男女也好,亲人也罢,挣扎跟后悔永远是最美好的调味料,让人欲罢不能。」

「如果不是妳逼他们自相残杀,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艾尔斯猛然转头低声嘶吼。

「我说过,菲芙.蒙瑞拉攻击教廷审判官是她自己的意思,我只不过是解开她压抑的情绪而已。」

「妳凭什幺这幺肯定⋯⋯」红髮少年皱起眉头。

「因为她深爱的人并不爱她,这种由爱生恨不论品嚐几次都不会腻。」

「⋯⋯你只是想破坏我内心的平衡罢了。」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入侵她的思想,应该不困难吧。」

确实,已经精神失常的菲芙没有任何防备,可是偷窥自己暗恋之人的内心真的好吗?

或许这是解开控制魔法的好机会。

在印提诺姆,安东尼强吻妹妹,让她做出不愿意的事情才恢复神智,如果能够找出菲芙内心的想法,说不定也能达到相同效果。

看两人打得异常激烈,一来一往全是夺命攻击,艾尔斯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闭上双眼,将思绪连结到漆黑视野中的那颗亮黄色光点。

然而越是靠近就越是混浊,越是仔细观察就越是昏沈,最后几近于黑暗,让红髮少年整个人陷入窒息的气氛中。

突然间,开心、愤怒、苦涩、郁闷,各种情感顿时涌入内心,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究竟忍耐了多久才能累积如此庞大的负面情绪,以至于完全失去理智,到了发狂也不奇怪的程度。

「不要窥伺我的心!」

女性的声音猛然传进耳中,既凄厉又惨烈,令所闻之人不禁为之动容。

「没错,我爱他,那又怎幺样,他爱我吗?」

菲芙深爱着谁?

「如果不是父亲的要求,他根本不愿意留在我身边,每次想要拉近距离,那个男人总是转身就走,说这幺做都是在保护我,为什幺⋯⋯为什幺看不出来我的妥协只是强颜欢笑?为什幺不明白这幺做只会让我更受伤?为什幺!」

菲芙深爱着影⋯⋯

「不要⋯⋯我不要永远在父亲的阴影下,不要中间有『草夜先生』,我只要他看着我,就像现在一样看着我!」

爱到近乎疯狂。

艾尔斯默默流下眼泪。

不是同情,亦非感伤。

而是在如此强烈的爱意之下,自己渺小的暗恋被破坏地体无完肤。

他原本以为菲芙跟影只是普通的主僕关係,就算其中一方有丁点心动,自己跟半精灵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可以跨越友谊。

现在知道不可能了。

红髮少年缓缓睁开眼睛,生无可恋地望向战场。

火焰光芒此起彼落,两人打得不可开交,面对敌人专注于施展法术,牧师高举神圣钉头鎚,眼看就要往艾维城首席法师的头上砸下去。

此举再次惊醒了他。

「影!不行!」

听闻同伴警告,影转攻为守,将钉头鎚护于身前,挡下几乎零距离射击的杀人射线,即使有神圣力量加持,金属武器仍然无法承受魔法带来的高热,在他手中融成铁水。

「啧⋯⋯为什幺妨碍我?」

「因为菲芙爱你,她是因为希望得到你的关注才攻击你!」

「⋯⋯那又如何?」牧师一边闪过下一道法术,一边用平淡的语气反问。

「没错,面对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男性绝不会手下留情。」莉莉丝耸了耸肩,她既不打算阻止红髮少年,也不打算停下那场厮杀。

「错了⋯⋯你什幺都不知道⋯⋯」

「哼?这个城里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事。」

「如果不是与影一起行动,我的想法其实跟妳差不多,可是在梅杜莎石艺店被他丢下的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事实不是这样⋯⋯」

艾尔斯难过地开始啜泣,几经挣扎后沈稳地道出事实。

「影其实深爱着菲芙⋯⋯」

「⋯⋯我受草夜先生所託保护大小姐,这种感情并不是爱。」牧师抓住艾维城首席法师的手,即时改变射线角度闪过攻击。

「就算是这样,你奉上自己的人生,早已超过一个守护者该有的付出。」

「草夜先生是我的再生父母,奉上自己的人生有什幺不对!」

「可是你的作法根本与布林叔叔一模一样!」

那名大祭司长为了帮助所爱之人,连对方的儿子都能杀。*

「你说我跟那家伙一样?怎幺可能?」

「⋯⋯为了帮助菲芙努力爬到这个位子,利用教团资源暗中支援她,你所做的事跟布林叔叔没有不同⋯⋯」艾尔斯话说到一半便迟疑了半晌,眉头深锁紧咬嘴唇,再次开口时眼泪已不自觉滴落。

「你⋯⋯你其实比谁都爱她⋯⋯只有爱才能无私的付出⋯⋯」

相较起来,自己的单恋就像小孩子玩耍般不值一提。

「解除控制魔法必须让她做出不愿意的事⋯⋯现在只有正面回应菲芙的感情才能把她救出来⋯⋯」

相爱之人才能破解的诅咒,红髮少年知道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求求你⋯⋯影⋯⋯只有你才能做到。」

「我不行。」

男人的回答令艾尔斯为之呀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牧师。

影两手握紧艾维城首席法师的手腕,彼此进行一场力量之间的较量。

面甲下传来的声音却无比低沉。

「唯独我⋯⋯绝对不可以爱上大小姐。」

「为什幺!」

艾尔斯激动到用尽全身力气,可惜黏稠蛛网仍然将他牢牢固定在地板上。

「就是不行。」

「告诉我⋯⋯菲芙明明这幺信任你!」

「对不起,我不能说⋯⋯」

既不解释也不否认,这个答案令艾尔斯怒火中烧,瞬间失去内心的平衡。

「明明这幺幸运!明明是两情相悦!为什幺连救她都不愿意!」

他扯破红色大衣,发狂似地挣脱蛛网,一步步爬向两人交战的场所。

红髮少年从来没这幺讨厌过牧师,拥有大好前程,集万般宠爱于一身,不论是金钱还是归属都早已备齐,只等着顺顺利利过完人生。

而这样的一个牧师,竟然拒绝拯救爱他的女孩。

拒绝拯救自己所爱却不爱自己的女孩!

艾尔斯左手伸出蛛网範围,五指牢牢扣住地砖与地砖间的隙缝,每一块骨头都在喀喀作响,每一吋肌肉都因生气而颤抖。

「不乖的孩子可是要受惩罚的喔。」

顺着声音方向望过去,莉莉丝抬起右脚。

狠狠朝手背踩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

她满意地转了转膝盖,欣赏动听悦耳的肉骨分离声。

「可怜的孩子,他大概什幺都没有告诉你们吧。」

疼痛令红髮少年难以思考,但他依然清楚这句话代表什幺意思。

影因为不可告人的祕密所以无法爱上菲芙。

而现场唯一知道真相的除了影本人以外,只剩下身为敌人的莉莉丝。

她恐怕正等着这一刻,用揭露秘密来打破男人内心的平衡。

「你们应该听过死亡旗帜这个恐怖组织吧⋯⋯」

白衣女子望向太阳神牧师,自信的眼神宣告了胜利。

「他是死亡旗帜的间谍喔。」

注:详见阿卡迪亚传承-红宝石的少女   第一集

  • 名称:雪花神剑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