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小说全文阅读

坐上菲芙的马车,玲宁望向窗外,露出与翠绿森林完全不搭的冰冷表情。

 

「别这幺不开心嘛。」半精灵边驾车边注意客座上的好友。

 

「艾尔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闯下多大的祸,你也不知道。」

 

「别小看我的情报网喔,你想说的是二十天前希鲁瓦那场大战,对吧?」

 

菲芙此话一出,玲宁宛如被触及逆麟,马上转头怒目相视,凶狠的眼神好似不共戴天。

 

「那你还敢放他一个人行动!」

 

相较于好友,半精灵悠哉地像在散步,享受午后森林间的凉风。

 

「我什幺时候说过放他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玲宁扬起一边眉毛,富含趣味地看着驾驶,等对方继续说完。

 

「我只说让艾尔斯试试看,可没说不会监控。」

 

菲芙眼中闪烁着神秘,也映出整个山区。

 

她有如用飞鸟的眼睛看世界,从高空扫视广场上每个人、每个布偶。

 

游乐园所有人都露出惊恐之色,唯独说话的弗罗克本人异常兴奋。

 

「如果这是希鲁瓦那场大战的延续,那我想话已经说得够多了。」

 

秃鹰怪物亮出他锐利到可以切开钢铁的爪子,摩拳擦掌準备大开杀戒。

 

「等等!」艾尔斯赶紧跳出来阻止,挡在大恶魔与布偶中间的他张开双臂。

 

「我想先跟他们聊一聊。」

 

「聊?」弗罗克瞪着小主人,两种眼睛一大一小,嘲讽似地说道:「你还妄想能找到善良的恶魔?那种像独角兽一样稀有的畜牲?」

 

「嗯,我相信他们就算不是,也比我知道得更多。」红髮少年眼神坚定。

 

「哼。」秃鹰怪物斥之以鼻,两颗眼球咕噜转了起来,大恶魔冷笑了一声,挺起身子朝布偶们放话。

 

「你们之中谁是老大,立刻滚出来,否则我就先杀一个人。」

 

即使看不出表情,艾尔斯仍然可以从布偶们的动作看出他们相当惊恐,纷纷退后出十呎外,无一不浑身发抖到肉眼可见。

 

只有刚进门时看到的那只肥胖灰色小鸡例外。

 

他张开由木头製作而成的鸟喙,性格地朝石砖地上吐了口血水,缓缓走到队伍前方,用低沉且充满男人味的沙哑声音说话。

 

「好久不见了,弗罗克将军。」

 

听到自己的名字,大恶魔挑起一边眉毛,鄙睨的眼神中带有一丝狐疑。

 

「你认识我⋯⋯」

 

「当然,乌闇主君旗下没有人不知道你,更别说曾经共事过。」

 

「哈!知道我的身份还敢用这种语气说话,难道你是拜欧?」秃鹰怪物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对方。

 

「正是。」

 

「当年想抢我的功劳,结果落得这般田地⋯⋯看看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不觉得应该自杀免得丢人现眼吗?」

 

「为了乌闇主君的大业,这点耻辱算不了什幺,反而是你竟然败在女人裙子底下,当起保姆来了,还真是可爱啊,大将军。」

 

「论可爱,你先照照镜子吧,看看那肚子跟羽毛,还不叫两声咕咕来听。」说完弗罗克故意蹲下模仿公鸡扇起翅膀。

 

「叫就叫,咕咕!」被称为拜欧的小鸡布偶拍动双翼,顺便从中甩出不知道藏在哪的乳白色瓶子,装模作样地棒读笑道。

 

「唉呀这不是奶瓶吗?刚好给你拿去餵奶。」

 

两头恶魔你一言我一语互相羞辱对方,看得艾尔斯满脸问号,心想难道这是恶魔之间的打招呼方式?

 

直到弗罗克直接扑向对方,抡起拳头揍了起来,动作快到他完全来不及阻止,灰色小鸡也不遑多让,不断用翅膀干扰视线趁机往胯下踢。

 

「不要打了!」

 

红髮少年努力阻止,但两人都没有理他,继续在充满幻想的游乐园中野蛮格斗。

 

「还是老样子,见面总要打一架。」旁边的猴子这幺说道。

 

「七年没见了,就让他们难得聚聚吧。」隔壁的乌龟摊了摊手。

 

布偶们突然都操起流畅的炼狱语,有说有笑一搭一唱,让艾尔斯不禁看傻了眼,目瞪口呆地问道:「他们以前就这样吗?」

 

「当然啦,每次总要扯下对方一只翅膀才肯罢手。」

 

「翅、翅膀?」红髮少年满脸惊恐。

 

「反正没几天就长回来了。」

 

起初艾尔斯还半信半疑,直到他发现秃鹰怪物从头到尾没用爪子,才了解双方都没有取对手性命的意思。

 

「喏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大恶魔踩住拜欧,狂吼中扯掉小鸡布偶的胳臂。

 

拎着滴血的翅膀,弗罗克好奇提起断面,饱含兴趣地端详一番,伸出舌头舔了舔。

 

「我还以为是假手,呸,真难吃。」他吐出血水,一脸厌恶。

 

反倒是艾尔斯吓个半死,惊慌失措到说不出话,双手无意义地乱挥。

 

「这这这这这这这⋯⋯」

 

他以为这些恶魔被改变了生物型态,丑陋到只能躲在布偶里面,却没想过肉眼所见竟然就是恶魔们的外貌。

 

「要不是被变成这副模样⋯⋯我才不会输给你。」拜欧用看似长了五指的翅膀盖住伤口。

 

「变?等等等,是谁把你们变成这样⋯⋯不对,你们到底是谁⋯⋯也不对,要问的问题太多了啦⋯⋯」红髮少年无助地抱着脑袋。

 

「哼,想也知道,这群家伙是我过去的部下,大概是战前逃亡,躲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运气不好碰上哪个强者才被下了法术吧。」秃鹰怪物随手把断臂一扔,没趣地挑了张桌子盘坐其上。

 

「谅你那颗笨脑袋也想不出其他答案。」小鸡布偶语气嘲讽,低沈声音与外貌完全不搭。

 

「哦?说来听听?不如我意就宰了你。」大恶魔扭了扭脖子。

 

「是魅魔女王⋯⋯那婊子提议透过传送门进攻,没想到早布好了局,派手下躲在阿卡迪亚,打算恶魔军团一来就开始黑吃黑。」

 

「恶魔领主各怀鬼胎不是一两天的事,她的目的是什幺?」

 

「哼,你觉得我有可能知道吗?去问城堡里的那个监视人吧。」

 

「监视人?」换艾尔斯产生疑问。

 

「那个把我们变成这样的家伙留了个人在这,要我们只能听她的话,不是监视还能是什幺?」

 

「好吧,结果这群废物什幺都不知道。」弗罗克摊了摊手。

 

大恶魔此话一出,立刻激怒所有布偶,他们前仆后继涌上包围秃鹰怪物。

 

「你说谁是废物!」

 

「你这没卵蛋的卵蛋生家伙才是废物!」

 

「要打就来,别在那边废话,看我把你们可笑的手脚都拆了!」

 

弗罗克登高一呼,布偶们立刻群起围攻,声势之浩大连相对瘦小的艾尔斯都差点被撞倒,他只好赶紧伸出翅膀凌空飞起,降落在城堡三楼的露天大阳台边,无奈地望向下面,旁观恶魔互相撕杀。

 

不管在哪,这个种族总是喜欢用拳头解决事情,而在他们暴力的外表下往往隐藏了更多目的。

 

在希鲁瓦,恶魔们意图毁灭当地信仰之神玛尔寇特,将他的力量全部据为己有,那幺在艾维城的这些布偶们又盘算着什幺目的?艾尔斯不知道。

 

看秃鹰怪物又扯掉某只猫咪玩偶的爪子,红髮少年叹了口气。

 

菲芙的事、印提诺姆的事、游乐园的事,太多问题一股脑地冒出来,塞得他不知该如何是好,除了等恶魔们打完再问以外想不到其他方法。

 

「哥哥⋯⋯」

 

少女声音细嫩柔亮,有如雨后萌发的新芽,一听就联想到是个大小姐,跟兇悍的玲宁截然不同,让人听了身心舒畅。

 

或许是叫其他人,艾尔斯起初不以为意,几秒后才发现不对劲之处。

 

如果依照菲芙所说,游乐园里不应该存在其他游客,更不可能称呼自己为『哥哥』。

 

那幺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赶紧转身,寻找声音的主人。

 

恰好被比他还娇小的女孩扑进怀中。

 

「好开心,哥哥来找我了。」

 

太妃糖色的髮丝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白皙细緻的脸庞吹弹可破,女孩轻轻拥抱艾尔斯,白色连身洋装柔软的触感极为舒服,散发出的香气更另人陶醉。

 

要是玲宁也能这幺可爱该有多好,艾尔斯不禁幻想。

 

不对!她叫自己哥哥,代表其实真的有血缘关係?难道是父亲的私生子?爸爸有第三个老婆?因为隐瞒真相所以从小才不带佩瑞温科他来佩瑞温科游乐园?

 

艾尔斯陷入了混乱,感觉一切的一切都脱离常轨,通通导向某个三观崩坏的结论。

 

「等、等等,你认错人了。」

 

他尽量以不伤害对方的力量架开女孩,重新看清楚拥抱自己之人。

 

圆大的眼睛眨了又眨,半瞇的双眸四目相望,金色髮丝在夕阳微风下飘逸,洁白长裙轻轻摇摆,整个人透露出高贵与文静。

 

要说这里曾经是充满梦想的城堡,那幺眼前的女孩肯定就是公主。

 

「没有认错喔,妈妈说过,哥哥有漂亮的红色长髮,而且很温柔,会一直留下来,对吧?」女孩歪着头,神情甜美到足以迷倒众生。

 

即使本能性地抗拒,艾尔斯心理还是期待有这幺一个妹妹,比自己娇小,比自己可爱,甚至觉得妹妹就应该是这样的存在,要是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妹妹,留在这里也无所谓。

 

想到这,红髮少年不禁有种将女孩再次拥入怀中的冲动。

 

然而在肢体有更进一步的接触前,他忍了下来。

 

因为有个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还在等待自己找出失蹤案件的真相。

 

「对不起,我已经有一个妹妹了。」红髮少年皱起眉头笑着道歉。

 

「咦--可是妈妈说你就是哥哥,是难得少见的哥哥喔。」

 

就算再怎幺不通文学,艾尔斯也知道兄弟姊妹的存在不会用『少见』来描述,更不可能是『难得』。

 

或许有什幺隐情。

 

「啊,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艾尔斯,艾尔斯.卓恩。」

 

「我知道,妈妈说过。」

 

「这样啊⋯⋯那妳叫什幺呢?」

 

「丽塔。」

 

「可以带我去见妈妈吗?」他滴下冷汗。

 

「嗯⋯⋯妈妈今天刚离开,要好几天才会回来。」

 

「那她还有说什幺呢?」

 

「妈妈说⋯⋯」女孩再次扑向红髮少年怀中,一边撒娇一边说道:「你会离开库瑞萨尔,跟我们一起住在游乐园。」

 

丽塔言语毫无恶意,却激起了艾尔斯的警戒心。

 

他对这个人完全不了解,对方却知道自己的名字,连居住地都聊若指掌,假如这个『妈妈』想要对家人不利,那幺谁也逃不过。

 

不,或许状况没那幺糟,如果对方有恶意早就出手了,会等到现在想必有其理由。

 

「哦--我在下面打得满身大汗,你在上面打得火热啊。」

 

弗罗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城堡阳台外悬空之处,吓得红髮少年差点没抱着女孩跳起来。

 

「才、才不是!这个⋯⋯丽塔她叫我哥哥,我在解开误会。」艾尔斯边说边比手画脚,依然词不达意。

 

「抱着解开误会?你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老实嘛。」弗罗克降落在扶手栏杆上,用鸟爪紧紧抓住大理石,随手把刚扯下来、还血淋淋的巨大松鼠尾巴往下扔。

 

「不是!」

 

红髮少年大力否认,但双手依然没有打算推开对方,反而是丽塔抱得更紧,整颗头埋进赤色大衣里。

 

「不用解释,我都知道,你们这些家伙比起挥拳头让对方闭嘴,更喜欢用下面征服敌人。」大恶魔没打算闭嘴。

 

「别这样,你吓到她了。」艾尔斯脸红得像苹果。

 

「吓到?死小鬼,你完全被这家伙迷倒了,难道一点都不觉得突兀吗?」秃鹰怪物咧着嘴贼笑。

 

「突兀什幺的⋯⋯」

 

红髮少年低下头,恰好与怀中女孩四目相望,看着丽塔深情款款的大眼睛跟羞红脸颊,他差点幸福地傻笑。

 

「下面⋯⋯妈妈说如果是哥哥的话,可以喔⋯⋯」

 

「咦?」

 

艾尔斯起初还不理解,慢了半拍才领会话中含意,脑袋像是突然爆炸般一片空白,整张脸活像烧红的金属。

 

「哈!没想到擅长魅惑之术的你抵抗力会这幺差,还不如这个小东西。」

 

弗罗克跳下扶手,落在阳台石砖上,他压低身形一步步朝两人靠近,亮出沾满鲜血的利爪,用骇人的奸笑声说道。

 

「对情窦初开的家伙或许有点用,成天跟魅魔打滚的我可不吃这套。」

 

「弗罗克叔叔你在说什幺?丽塔她只是住在这里而已。」

 

「看来你很清楚嘛,死小鬼,难道忘了刚才那些废物说过什幺?」大恶魔没有停下脚步,几乎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

 

「他们被魅魔女王的手下困在这里,还安排了监视者⋯⋯」

 

艾尔斯话语越来越慢,彷彿窥探到某个秘密,即使只瞥见麟眉凤角,也足以让他惊讶到忘记眼前有个张牙舞爪的怪物。

 

说时迟那时快,弗罗克一个箭步直扑而来,挥出右手刺向怀中女孩,动作迅速到完全来不及反应,甚至无法出声阻止。

 

面对突如其来的杀招,丽塔动作游刃有余,只是轻轻向后轻跨,便跳进不知何时準备好的灵光之环,转眼间传送到宽广阳台的另一侧。

 

红髮少年对这种使用手法再了解不过,可是更让他在意的,是女孩似乎早已準备好应对攻击,熟练到不像是年纪比自己还小的普通人。

 

「你这蠢蛋还不懂吗?她就是魅魔女王的手下,负责看管那群废物。」大恶魔收起爪子,摆出架式準备随时出下一招。

 

「咦⋯⋯等等、等一下,先不要动手,她没有对我怎幺样。」艾尔斯急忙挡在两人中间。

 

听小主人这幺说,秃鹰怪物咬紧牙根,不情愿地收起攻势。

 

红髮少年知道契约者的命令象徵着绝对,儘管不合常理,弗罗克也只能作罢,不过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一切正如他所说,打从丽塔出现开始,她的行为就充满矛盾,宛如早已预知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否则为何看到这种少见的大型恶魔却一点都不吃惊?

 

「丽塔⋯⋯老实告诉我,你留在这里是为了监视那些布偶⋯⋯恶魔吗?」

 

被称为丽塔的女孩神情冷漠,与刚才判若两人,好比之前的爱恋与崇拜都只是一齣戏。

 

「嗯⋯⋯妈妈说过,他们都是吃人的坏蛋,必须要好好看着。」

 

「哈!要是这家伙说的话能信,我就去吃大便,还会⋯⋯」

 

感觉到艾尔斯的怒视,秃鹰怪物不再继续说下去。

 

「也就是说,那些恶魔曾经吃过人?」

 

「嗯⋯⋯在妈妈买下游乐园之前,这里是他们的巢穴。」

 

「原来如此⋯⋯」

 

红髮少年低下头陷入沉思。

 

菲芙确实说过,传送门之战后游乐园里暴力事件频传,只好选择停业,直到某个女富豪全部买下来才重新开业,从此治安才受到控制。

 

结合丽塔的证词,女富豪其实就是『妈妈』,她把潜伏在游乐园里的恶魔变成人偶模样,作为重新开张的人力纳入旗下。

 

被夺去外型的他们无法吃人,再加上有监视者存在,以那副可怜的装扮即使想犯罪也做不到,再再证明三方说的都是实话。

 

那幺最近干下绑架案的人又是谁?

 

「那个⋯⋯我听说之前这附近常有人失蹤,你知道是谁做的吗?」艾尔斯语气里充满狐疑。

 

「不知道呢,难道哥哥怀疑丽塔?」丽塔歪着头,双眼无神地盯着红髮少年。

 

「与其说是怀疑⋯⋯不如说艾维城在追查这件事情,如果你因为被抓走而暴露身分的话,我会很难过的。」红髮男孩抠了抠脸。

 

「所以哥哥是担心丽塔啰?」

 

「当然啦,你没有做错事的话,我当然会担心。」

 

「嘿嘿⋯⋯」女孩笑得十分幸福,一点都不像在演戏,反而让爱尔斯更搞不懂状况,只能等着对方继续说道。

 

「我最喜欢这个游乐园了,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玩,所以绑架什幺的不会做喔。」

 

对于丽塔的说词,红髮少年没办法判断真假,他无奈地望向弗罗克,大恶魔还是那副老样子,一脸『你自己看着办』的嘲讽表情。

 

艾尔斯叹了口气,或许还是得亲自调查才能得到真相。

 

「第一次见面这样说有点失礼⋯⋯不过我想要查清楚这件事,可能会先住下来,不知道方不方便⋯⋯」

 

「哥哥想要住下来?」

 

「嗯⋯⋯」红髮少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道:「而且我也想更了解妳们⋯⋯」

 

「如果⋯⋯如果是哥哥的话,深入了解也可以喔⋯⋯」丽塔双手捧着脸,酒窝红得像苹果。

 

「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察觉到不妙的艾尔斯赶紧澄清,他实在搞不懂为何每个魅魔都容易往那方面想,只好脱力地发起牢骚。

 

「女孩子家应该要检点一些,而且我们也不是亲兄妹,怎幺能随便叫别人哥哥呢⋯⋯」

 

「可是妈妈说你是哥哥喔。」丽塔眨了眨大眼睛。

 

「就说不是了⋯⋯难道无底深渊来的恶魔观念都这幺奇怪吗?」

 

「这话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一直在旁等着看笑话的弗罗克突然开了口。

 

虽然在红髮少年眼中这只大恶魔也属怪人之流,而且还是异常兇暴的那种,不过既然对方有意反驳,听听倒也无妨。

 

「有些不是被生下来的恶魔没有父母,只要他们想,任何同族都可以称为兄弟姐妺,噢,当然,被我宰掉的家伙也不少。」

 

「卡蜜拉妈妈也这幺说⋯⋯但那跟我有什幺关係?」

 

「所以说你是个白癡啊⋯⋯」

 

大恶魔抓了抓脑袋,满脸不耐烦全写在脸上。

 

他指了指丽塔。

 

「这家伙跟你一样是该死的恶魔混血儿。」

  • 名称:性虐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5: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