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弥尔全文阅读

艾尔斯连续问了好几个人才得知第三号仓库的位置。

其中包含被搭讪三次、被警卫关切四次,几乎每遇到一个人就要重複申明理由,强调自己是在追某个牧师才能解开误会。

「就是那里吗⋯⋯」

得知方向与特徵后,红髮少年趁着四下无人张开翅膀,从高空一举飞到目的地。

挑高设计的石製大屋以砖瓦砌成尖顶,除了被撞破的双开大门外,四面墙壁上一扇窗户都没有。

艾尔斯收起翅膀快速降落,赤色长袍扫过地面,轻拂马蹄踩踏的痕迹。

「影⋯⋯」

从足迹看来那男人驾着坐骑直接撞进仓库,完全不像是一名牧师该有的作为。

忽然动物高声鸣叫,从不受光照的屋内冲了出来,来势汹汹好比受到惊吓,不顾主人还在里面就拔腿狂奔。

没错,那是影的其中一匹马。

红髮少年轻轻跳起闪避撞击,反向直奔漆黑仓库,心里不自觉思考起诡异之处。

这幺大的骚动,附近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应该说从高空盘旋时就觉得诡异,就算是非活动时间,至少也该有巡逻队员路过,但此地毫无人烟,周遭静得出奇,不止没有一丝吵杂,连巷弄里都死气沈沈。

买通了警备队吗?

很可能,毕竟设立据点很简单,掩人耳目很困难,如果能让士兵搞定自己国家的居民,很多事情都好办。

艾尔斯靠在门旁探头观察其中动静,视野立刻变为由白笔在黑纸上绘製而成的画。

作为基地的伪装,第三仓库里堆满了石头雕像,因为经历战斗的关係,这些人形装饰东倒西歪,到处都是摩擦刮痕。

他竖起耳朵仔细聆听,黑暗深处依稀传来零散的棍棒敲打声,以及複数女性的怒嚎。

战斗?位置呢?

红髮少年闭上眼睛,开始感应起附近百呎的灵魂状态,视野中立刻浮现出大大小小的光点。

地上建物空无一人,反倒是大屋下方,半精灵正与恶魔激烈冲撞,在二人夹杀之中节节败退,而他们的下方则是另一名半精灵。

菲芙.蒙瑞拉。

该直接传送过去吗?不,影的处境恐怕比菲芙还危险。

艾尔斯快速跑进仓库,顺着声音来源找到通往地下室的爬梯。

他完全没有迟疑地跳入其中,顿时周遭一片明亮,强烈对比照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几秒后才慢慢适应。

秘密空间里算不上辽阔,直径百呎间摆放了些许石像,有老态龙锺的男性,也有全副武装的女武士,这些艺术品的完成度远高于楼上,每个都栩栩如生不说,该注重的细节一点都不马虎。

啪嚓!

木棍断裂于视线死角,发出清脆的崩坏声。

红髮少年小心翼翼地靠着艺术品,探出头窥视房间另一端的战斗。

影正与两名女性厮杀,她们婀娜多姿的身材外覆盖黑色皮衣,额头顶着羚羊角,指尖利爪不断往牧师身上招呼。

男人手持破裂木棒一回又一回地挡下攻击,武器随着每次招架越来越短,最后只比手臂长不了多少。

牧师投掷仅存不多的木棍握把,狠狠砸中其中一名恶魔的脸。

却挡不住另一个敌人的伏击。

「呜!」

长爪扫过白色长袍划破皮肉,喷出肉眼可见的血花。

影边退后边咏唱起咒语,柔和的绿光眨眼间环绕全身,即使表情毫无情绪起伏,满脸冷汗也已经说明了状况。

「治疗也没有用,去死吧!」

恶魔蜂涌而上,同时从左右两侧发动攻击。

「影!接住!」

艾尔斯想都没想便抛出钉头鎚,螺旋飞往被包夹的男人,也引起对手的注意。

牧师仓惶一瞥,他敏捷接过武器改变转动轨迹,仅靠一次挥舞便逼退所有敌人。

影撬开握柄底部的暗盒,从中掏出一枚精金戒指,重装骑士模样的巨大绿松石镶嵌其上,塞入左手中指后挺直身体低声嘶吼。

「欺骗不会让你变得高尚!」

说完瞬间,戒指表面快速喷发出魔法灵光,接连带动周遭元素激烈变化,最后凝聚在身体外侧,形成与牧师袍完美结合的银白全身盔甲,左手臂铠上连接无比坚固的钢铁大盾,冰冷头盔下看不出穿戴之人的表情。

比起影的变化,那些女性更惊讶于扔出钉头鎚之人,她们纷纷退后,猜忌的四只眼睛直盯着红髮少年。

「妳为什幺要帮太阳神的牧师?」

声音直接传进脑中,艾尔斯立刻明白发话者是谁,他挡在牧师身前,张开五指要求对方按兵不动才回答问题。

「因为妳们已经没有胜算,比起在这里被杀死,应该更想要活下去吧。」

「要不是妳搅局,刚刚已经得手了。」

「就算杀得了一个牧师,妳们也对付不了他背后的大德鲁伊,更别说这人跟艾维城皇室有关係,与其在这里搞得两边不是人,还不如趁早选边站。」

「妳又知道什幺?我们的靠山也很硬!」

「那个叫莉莉丝的恶魔吗?她是魅魔女王的代行者,也是传送门之战的协力人,跟培罗教团与骑士团都有联繫。」

「你怎幺知道⋯⋯」两名恶魔满脸惊讶,说不出话。

「白天抓走的那个半精灵来头不小,这些讯息都被皇室的情报组织掌握了,趁着被肃清前赶快逃跑才是上策。」

女性彼此交换眼神,其中一人疑惑地盯着艾尔斯。

「要是莉莉丝大人斗赢了,背叛她的人不是更惨?」

「不要小看阿卡迪亚城邦……相信你们应该听过二十天前希鲁瓦的那场战斗,连风之魔王都打不赢人类战团,身为代行者的莉莉丝又怎幺可能赢过皇室直属部队。」

当然,这些话中间隐瞒了些秘密,不过大部分都没有说错。

两名恶魔面面相觑,先看了看牧师,视线又回到红髮少年身上。

「不行,莉莉丝大人保障我们可以生活在阿卡迪亚,为了这一点别无选择……」

「生活在阿卡迪亚的权利是每个人都有的!」

「说得简单,就算是外种族最多的库瑞萨尔也不能接受恶魔,我们还能去哪呢?」

确实,儘管安东尼保证会把印提诺姆打造成连恶魔也能安居乐业的地方,但不是一时三刻可以完成。

躲进绝对不会被找到的博学圣堂?对长期自由的她们来说或许生不如死。

艾尔斯左思右想,脑中很快浮现出一个还不错的答案。

「艾维城外的佩瑞温科游乐园住了一群恶魔,等莉莉丝垮台你们可以在那里定居。」

「不行,游乐园是莉莉丝大人的其中一个据点。」

「里面的恶魔跟妳们一样都是被强迫为莉莉丝工作,应该不难相处⋯⋯要是莉莉丝没垮台,妳们还可以逃去印提诺姆,怎幺样?」

听闻回答,女性再次相互对望,他们纷纷往两侧退开,警戒地缓慢移动,绕过手持钉头鎚一直盯着自己的男人。

「如果说谎,我们会先回来杀了妳。」

落下狠话之后恶魔们飞奔而出,快速登上爬梯消失在视线里。

眼见危机解除,红髮少年终于鬆了口气,两腿一软跌坐在石头地板上,下垂的双肩显示他有多疲惫。

幸好结果还算不错。

「你做了什幺?」牧师语气冷淡如此问道。

「只不过说了点小谎,让她们知道自己毫无胜算,早点逃跑比较实在而已⋯⋯」

「这些恶魔迟早要收拾的。」

「唉⋯⋯到底要怎幺样你才愿意放过她们⋯⋯」艾尔斯无力地低下头,语气好似要崩溃一般。

「滚出艾维城。」

「这样就行了?」红髮少年再次抬起脸庞,狐疑地回头看向影。

「这样就行了。」

艾尔斯的内心狂喜不已,没想到事情竟然这幺简单。

毕竟艾维城外有些地方牧师绝对不会想去,可是对恶魔来说毫无疑问是天堂。

「这样的话……我们赶快把菲芙救出来,剩下的让我来协调,保证不会再让你看到她们。」

红髮少年站起身,拍拍沾染在赤色大衣下摆的灰尘,他闭上眼睛,仔细感应半径百呎内的灵魂。

撇开刚才逃跑的两人,逻辑上附近唯一的智能生物应该只剩下地下室深处那个菲芙。

然而艾尔斯却看到了另一个光点。

好似烈焰一般的血红,来自无底深渊的天空。

正是他来到此地后看到的那种颜色。

突然间,光点闪烁即灭。

与弗罗克对练无数次,红髮少年立刻明白这是什幺意思。

逃跑,或是突袭。

「小心!」

他猛然睁开眼睛,不管周围状况快速咏唱起咒语,自肩颊骨内长出纯黑不反光的力场双翼,直接架在牧师身后。

挡下凭空从传送通道刺出来的利爪。

影的反应也极其迅速,他回过头一手抓起偷袭者的胳臂,用力拉出魔法灵光往反方向甩,另一手提起圣徽咏唱咒语,用绿色薄膜包住所虏之人。

不料这名对手竟然借力使力一举挣脱擒拿,翻滚两圈之后快速起身。

让他们终于可以看清楚来者的模样。

「丽塔⋯⋯」艾尔斯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须臾之后回过神,咬牙切齿地说道:「不对,是莉莉丝。」

偷袭之人有着绑成高马尾的太妃糖色长髮跟与丽塔相似的脸孔,不同之处在于眉宇之间透露出成熟抚媚,即使穿着连身白袍仍然掩盖不住其曼妙丰满的身姿。

她将金色浏海拨到耳后,好奇地打量牧师。

「看这行头⋯⋯教廷审判官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当然是来逮补你,污染太阳神伟大教义的恶女莉莉丝。」

不是来救菲芙吗?艾尔斯心里这幺想。

「呵呵⋯⋯有何证据?」莉莉丝摀着嘴窃笑。

「十五年前妳曾经冒充太阳神的牧师参加传送门计画,与死亡旗帜合作破坏库瑞萨尔建造的其中一座传送门,杀死同行人数上百。」

「那也应该由库瑞萨尔派人逮捕我,轮不到你这小鬼。」

「这几年妳故技重施,蛊惑众多祭司跟警备队降低检查标準,让人形恶魔潜伏进艾维城,这些访谈纪录都被我查到了。」

「哦?那又如何?你能证明我做的是坏事吗?」

「当然,妳先引入牠们再当成商品出售,涉及买通贵族跟掳人贩卖等多项罪嫌,我要依法逮补妳。」

「帮你们清掉爱闹事的家伙还要被嫌弃,人类真是不懂感恩呢,我看我还是搬去库瑞萨尔算了,至少那里容得下恶魔。」莉莉丝一派轻鬆地耸了耸肩,斜眼撇向红髮少年。

「只不过是把不听话的同类处理掉,好壮大自己在阿卡迪亚的势力而已,库瑞萨尔也不会欢迎妳!」艾尔斯狠狠瞪着对方。

「证据呢?不管是这位审判官小哥还是你,两项控告都没有依据。」白衣女子摀着嘴窃笑了起来:「再者没有搜索令擅闯私人土地,两位的行为已经违反律法,我有权以自我防卫的名义将你们杀死。」

「如果你是在开玩笑,很抱歉,这并不有趣。」影平举钉头鎚直指莉莉丝:「教廷审判官的权限远高于律法,无法传送的妳只有两个选择,投降,或是被活活打死。」

「呵呵呵……哈哈哈哈……」

白衣女子忍俊不禁,反手遮住面容仰头笑了起来,她斜眼瞥向牧师,瞳孔里绽放可怕异彩。

「换句话说,只要教廷审判官也失蹤就行了吧?」

「艾尔斯!掩护我!」

语毕,影高声咏唱起咒语。

说时迟那时快,地上突然钻出异变触手,一现身便立刻刺向咏唱者。

多亏有牧师提醒,红髮少年早已準备好死亡能量,在怪物还没得逞前抓住长鞭末端,源源不绝地吸取生命。

奇怪的是,随着黑色灵光蔓延,他查觉到怪物的本体并非来自地底,而是那个离自己不远的莉莉丝。

白衣女子抚媚地窃笑。

「哎呀哎呀,隐藏了那幺久的杀招,竟然一下子就被破解了……那这样如何?」

她掀起裙摆,露出衣不蔽体的下半身,以及取代尾巴、从臀部长出的其他三只触手,末端连接的锥刺尖端依序飞往牧师。

艾尔斯没有丝毫犹豫,他嘶吼起符文,翅膀伸出大衣的同时长出漆黑不反光的第二对力场双翼,两只手护住头胸。

用全身挡下所有攻击。

利器刺穿他的翼膜,勾住大腿与肩膀,撕裂表皮顿时喷出阵阵血花,让地下室瀰漫起铁鏽味。

「呜⋯⋯」

红髮少年将死亡能量吸来的生命覆盖在衣服外侧,止住伤势同时作为护盾架在面前。

「为什幺要保护他?太阳神牧师对你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不是吗?」莉莉丝抽回触手,连同缩进地板的那条一起捲进大衣。

「有危害我的人,也有帮助我的人,只要还存在一丝和平共处的可能性,我就不会放弃相信他。」

「多幺愚蠢的想法,难怪你只会成为其他人的工具。」

「我才不是工具!」

「嗯?那位大小姐可不是这幺想喔。」

「住口!」

艾尔斯喊出用来对付风之魔王的咒语,将压缩空气包覆进力场中,如大砲一般射向白衣女子。

冲动的攻击失去準头,莉莉丝仅仅侧身便闪过魔法,让半透明球体打在石头雕像上,爆发出强烈气流与轰然巨响。

「真粗暴,这些可都是活人呢。」

「活人?」艾尔斯惊讶地环顾四周。

「没错,要是不注意的话,他们就无法复原啰。」

白衣女子向前大跨一步贴近红髮少年,逼得艾尔斯赶紧回防。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触手们挥舞刀刃与利爪如雨点般袭来,打到他完全无法反击。

甚至没注意到对方的目的早已转向自己。

异形长鞭捆住艾尔斯的双臂手轴,用力朝两侧拉开,露出无法防御的破绽。

「再见了,可爱的阿露。」

莉莉丝以最小动作刺出右手,势如破竹笔直捅向心脏。

让他感受到死亡将至。

被神圣武器砸破犄角也好,狙击光束贯穿肩膀也罢,红髮少年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死关头。

但要说起第一个教他如何鼓起勇气面对死亡的。

是影。

所以无论再怎幺被嫌弃,艾尔斯也绝对不会背叛他。

红髮少年大吸口气,高声喊出那个多次保护自己的启动语。

「凯斯!提……」

吭!

金属碰撞之音。

艾尔斯咒语还没念完,从天而降的钉头鎚已经直直落在眼前。

打断莉莉丝刺出的利爪。

神圣武器握柄朝上立于大地,等待主人引领它进入战场。

「谢谢你,艾尔斯。」

牧师不疾不徐走到两人之间,他全身散发出金色光芒,连盔甲似乎都受到影响,辉映出闪耀的神圣色彩,牧师袍的下襬随着气流起伏飘扬,好比爆发出另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影低声呢喃咒语,左手朝异形长鞭一挥,武器上立刻爆发出冲天火柱,将所有尾巴烧得一乾二净。

「不需听恶魔多言。」

牧师握起武器指向白衣女子。

「恶女莉莉丝,我已经借用太阳神的力量,孤身一人的妳毫无胜算,只剩下两个选择。」他将钢盾架于身前,準备好迎接决斗:「投降,或是死。」

换作是普通恶魔,看到战意如此高昂的牧师恐怕早已逃之夭夭,但不知为何,威吓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

莉莉丝似笑非笑地打量起对手,彷彿早已料到事情会演变成如此局面。

「孤身一人?虽然跟想像有些出入,但我还没有笨到单独面对自己的剋星。」

难道还有同伴?不可能。

艾尔斯闭上眼睛四处张望,可是不管怎幺找,这个空间里都只有四个人。

莉莉丝、影、自己与菲芙。

最后一人正朝这里缓缓靠近。

「小心。」

牧师的警告惊动了红髮少年,他赶紧睁开双目。

恰巧看到多条红色射线分别射向两人,準确命中胸口。

魔法在接触的瞬间启动,顿时爆发出熊熊火光,打得艾尔斯向后跌倒,翻滚一圈后呛啷起身。

他赶紧检查伤势。

多亏恶魔对高温的耐性,自己仅仅只是表皮烫伤。

影就没那幺幸运了,不只盔甲被烧出一个窟窿,还得忍受发烫的金属包覆全身,有如从头到脚被关在一个大闷锅里。

「容我介绍这位今天新加入的伙伴。」莉莉丝站到攻击者身边。

她有着一头亮丽的茶金色短髮,半长不短的尖耳显露出种族,高挑身材搭配饰以银色缎带的华丽桃红色披肩,冷漠的视线如匕首般锋利。

半精灵鄙睨着牧师,犹如所见之人皆是垃圾。

「艾维城首席法师。」

艾尔斯惊讶地看着好友,同时也是心中暗恋之人。

菲芙.蒙瑞拉。

  • 名称:尤弥尔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