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全文阅读

弗罗克简直如鱼得水。

有艾尔斯的准许,再加上攻入泰菲因大宅前玲宁要他放手去干,大恶魔才能痛宰这些阿卡迪亚居民,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让原本就扑了赤色地毯的石製长廊染上另一股血红。

秃鹰怪物刚收拾完一批杂碎,下一批又从转角涌出,全是穿戴半身盔甲的武装人士。

「太弱了太弱了太弱啦!」

弗罗克挥舞利爪,在金属板上劈开裂痕,伤口深可见骨,虽然称不上致命仍足以撂倒敌人。

「没有强一点的吗?都给我滚出来!」

话刚说完,六颗光球立刻自长廊末端飞来,不偏不倚打中大恶魔全身上下,推得他连退几步,所击之处冒出阵阵白烟。

「哦?」

秃鹰怪物看着两名手持魔杖的白袍术士,富含趣味地上下打量。

「竟然是魔法师⋯⋯这次我就先撤退吧。」

弗罗克一边低语一边张开背后的传送通道,挪动身子踏入其中,转眼间消失在战场中央。

大恶魔的离去让施法者们鬆了口气,纷纷放下魔杖确认状况。

没想到才跨出半步,秃鹰怪物的声音立刻自背后传来。

「骗你们的——」

戏谑的语气让他们恐惧不已,双双向前小跳同时快速转身,高举魔杖直指目标。

可惜这些都快不过早已传送到背后的弗罗克。

六只爪子分别抓住两颗头颅,像皮球一样狠狠相撞,发出令他愉快的血肉崩裂声。

「不管什幺时候都这幺悦耳啊⋯⋯」

秃鹰怪物闭上眼睛沈醉在铁锈味中,没注意到穿着半身胸甲的金髮女性正疾驰而来。

一拳打在他脸上。

「你不要这幺邪恶行不行,搞得好像我才是坏人。」玲宁大声咆哮。

弗罗克揉了揉脸颊,难得心情愉悦的他笑着回道。

「极端的好人跟坏蛋没有区别,杀人都不手软。」

「那也不需要这幺陶醉吧,跟变态一样!」

「我一个人都没杀,已经给足了面子。」

「啧⋯⋯要不是你大张旗鼓闯进来,现在也不用弄伤这幺多人。」玲宁双手抱胸没好气地说。

「一次收拾完总比断断续续来得好。」弗罗克满意地翘高鸟喙。

「⋯⋯不说了,走这里真的对吗?」女性指向道路的另一端。

「当然,长廊后面的房间里有两个家伙,一个人类一个混血恶魔,两人非常靠近,应该就是那些小鬼。」

「你怎幺知道?」

「嘿嘿⋯⋯恶魔狩猎可不需要用眼睛看。」

「所以这栋豪宅里其他人的位置都能一目了然?」

「没错,地下室躲了一群人跟纯血恶魔,他们没有出来送死,可能是这房子的主人。」秃鹰怪物抬头远眺近在眼前的墙壁,好比看穿所有遮蔽物。

「那我们就不用去了,找到人赶快走吧。」玲宁耸了耸肩。

「哦?恶魔的灵魂正在消失耶,可能是内鬨喔,我想过去观摩观摩。」

「那我呢?」

「已经没有威胁了,剩下的自己处理吧。」弗罗克摩拳擦掌準备大干一场。

「附近真的没有其他人?」女性疑惑地看着大恶魔。

「以该死的契约发誓,我没有感应到其他人。」秃鹰怪物装模作样地竖起三根利爪,另一只手放在胸前。

「⋯⋯好吧,你观摩完就来找我们,外面不知道有没有埋伏。」

「都这把年纪了还不能自己出门,可不可耻?」

「反正你可以看到我,咻的一下就过来啰。」

「先说,我可没办法像艾尔斯一样带你这胖子传送。」

「好好好,待会记得过来喔。」

玲宁摊了摊手,自顾自地走向长廊末端,不再理会弗罗克的冷嘲热讽。

看女性离开视线,大恶魔立刻转身疾驰,硕大的身躯在通道内行动自如,穿过门板越过楼梯。

泰菲因豪宅盖在艾维城外的山坡地上,没有周边建筑限制空间,光是房子就大得超乎想像,整体设计以气派为主,室内隔局错综複杂不说,结构烂得像迷宫一样,害他连续跑了将近两分钟才来到人群所在之处。

而沿途皆如秃鹰怪物所料,不论到哪都空无一人,若非全部躲在一起,就是逃得不见蹤影。

然而才靠近地下室奇怪的双扇大门,嗅觉灵敏的弗罗克便闻到一股腥臭。

就像红色与白色体液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难道不是内鬨?」

秃鹰怪物眨了眨瞬膜,刚才所见的恶魔灵魂已经消失到只剩一个。

他约略可以猜到现况,那些可怜家伙被作为人质挡在前面,準备用来对付能够以一杀百的自己。

大恶魔暗自嘲笑对方算盘错得离谱,只因为恶魔不具备怜悯之心,彼此之间只有嘲讽跟屠戮,无底深渊里几乎没人会这幺做。

弗罗克轻轻推开大门,作呕的气味顿时扑鼻而来,不只升起他的胃酸,也燃起他的怒火。

倘若希鲁瓦战团将囚禁的犯人作为实验品,那幺这些变态贵族就是将女恶魔当作高级厕所。

十几具尸体腋下绑着麻绳悬吊半空,这些囚犯被切掉四肢跟翅膀,唯独头上的犄角跟连接臀部的尾巴完整保留,除了项圈以外全身一丝不挂,下体滴滴答答落着看不出是什幺的液体。

秃鹰怪物并非第一次看到这种景像,给予敌人屈辱在无底深渊司空见惯,但能做到如此心狠手辣的还真是不多,其中最令他生气的,是里面竟然连十岁不到的幼儿都有。

他压低身形跨步向前,仔细打量尸体的状况。

脖子中央划过深入动脉的刀痕,半闭的双眸里透露出绝望。

大恶魔一语不发继续往深处走,两侧平台摆满道具,样式琳瑯满目,不只各种棒状物,也包含奇怪的手术工具跟机关,这些情趣用品同样发出臭味,想必经常使用却不曾清洗。

秃鹰怪物改用四足前进,一举一动都散发出危险气息,隐隐发作的愤恨在目光中闪现。

房间底端陈列各式各样的刑具牢笼,甚至有切削木头的工作桌,只不过躺在上面的是个女性恶魔,少了一只脚的她死法同样简单。

弗罗克默默盘算着如何自己不动手就可以送这里的家伙去无底深渊。

当这幺想时,他注意到房间角落敞开的阶梯入口。

以自己庞大的身躯肯定挤不进去,于是怪物变身为秃鹰,小心翼翼飞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穴,视野顿时转为由白线在黑纸上绘製的画作。

地下空间格局方正,与上面相比没有任何光源,而且充斥着霉味,他装模作样地左跳右蹬四处张望,放眼望去尽是一排又一排的木製货箱,毫无疑问是个仓库。

恶魔非常清楚目标在哪,那些人类就躲其中,算一算大概有五名。

「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男性声音突然狂吼,弗罗克顺着本能望过去,穿着黑色礼服的壮硕中年男性戴着奇怪眼镜,他手持十字弓,发射孔对準自己怀中的女孩。

秃鹰摇头晃脑,模仿鸟禽的动作,实则在心里盘算该怎幺做。

那名被挟持的可怜家伙有着一头黑色长髮,受麻绳綑绑的身材标誌且四肢健全,可惜没有尖牙利爪,以恶魔来说单靠犄角战斗生存能力稍嫌不足,不过只要会使用死亡能量,赤手空拳对付人类应该不成问题。

反观那名人类,架式看来很好对付,问题在那把武器,十字弓上架着连发插槽,就算是普通人也能使用,短时间多次击发不是问题。

基于上述观察所见,他脑中计画慢慢成形。

「你不要大声嚷嚷!待会把怪物引过来了!」另一名女性说道。

「那只秃鹰就是恶魔!」

「别喊得那幺大声。」

「秃鹰才不会飞进地下室。」

这句话正好揭穿了怪物的伪装。

逻辑还算不错,那这样呢?

弗罗克慢慢踏步,一点一点靠近人群,故作好奇地打量中年男性,防不胜防地出声怪叫。

「嘎!嘎!」

当然,正常秃鹰是不会这样叫的,所以他别有用意。

「不要再装了!你这恶魔!」

「跟畜牲废话什幺,你快射死牠,不然引来那怪物就不妙了!」

局势正朝他所希望的发展,弗罗克继续高声鬼叫,吸引那中年男性的目光,直到十字弓箭头指向自己。

扣下板机的同时,秃鹰快速振翅疾飞,在战场上打滚多年的他光看相对位置就知道该往哪闪,理所当然地避过射击,踏地同时变回原形,粗壮的脚掌弹射而出,瞬间来到十字弓发射孔前。

挡下人类朝怀中恶魔射出的弩箭矢。

木桿插入手指骨间,发出阵阵热辣。

「原来是被祝福过的金属啊⋯⋯」

靠到如今接近,弗罗克终于能看清楚五个人的样貌,简而言之就是癡肥的贵族夫妇与三个儿子,所有人都戴着相同的眼镜,除了最大的这个手持十字弓以外,另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腰际上挂着短剑,楼上所有恶魔大概都是死于他之手。

「呓--!」

突如其来的惊吓使癡肥贵族大声惨叫,夫妻俩瑟缩向后,将其他孩子推向前,携带武器的更是濒临崩溃地拔出刀刃,尖端直指秃鹰怪物。

与大恶魔最近的中年男人倒是十分冷静,他将女孩推向弗罗克,趁对方双手接住人质时改变十字弓方向,转而对準敌人的眉心,缓缓道出意外之语。

「你赢了,怪物,我们谈个条件吧。」

「条件?失去所有优势的你们有什幺资格跟我谈条件?」弗罗克讽刺地露出尖牙,对威胁斥之以鼻。

「就凭我拉尔多.泰菲因知道你们恶魔之间的派系斗争,如何?不感兴趣吗?」

「这倒神奇⋯⋯」

看女孩躲到自己的羽翼之下,秃鹰怪物思考该不该接受交易。

既然无法对阿卡迪亚居民出手,自己又立于不败,做做样子多套些情报也未必不可。

「只要能拿出消息,放过你们也不是不行⋯⋯首先说说对方是谁吧。」

「莉莉丝,魅魔女王的代行者。」男人放下武器耸了耸肩。

「哦?你跟那婊子接触过?都做了什幺?」大恶魔拔出插在手上的弩箭矢,随手朝身后扔,眉头皱也不皱。

「合作啊,正是她把恶魔都卖给我。」

「这样你也敢背叛她,挺高明的嘛。」

「东方大陆有句谚语叫『聪明人懂得选边站』。」

弗罗克冷笑一声,他扭转关节活动筋骨,统整到目前为止的线索。

结合佩瑞温科游乐园里的拜欧所述,这个莉莉丝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远超过其他恶魔,透过跟当地贵族的合作获得金援,壮大势力同时扩增触角,专门狩猎传送门之战后选择在阿卡迪亚苟且偷生的家伙,换句话说是个危险人物。

那幺只剩下一个问题。

「那个叫莉莉丝的女人在哪?」

「梅杜莎石艺店的第三号仓库。」

「第三号仓库⋯⋯」

梅杜莎石艺店是那个牧师曾经提起的地点,可见这人没有说谎。

接下来只要有当地居民带路,把她撕成碎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还有什幺想知道的吗?」拉尔多摊了摊手。

「闭嘴,物质佬,轮不到你来发问。」*

秃鹰怪物狠狠瞪着对方,然后望向羽翼下的黑髮女孩,她有着不输给艾尔斯的容貌,丰满体型与玲宁相去不远,头顶上的山羊角完好无损,恐怕是被作为工具使用。

如果佩瑞温科游乐园里打听到的消息正确,这些被囚禁的恶魔原本居住在艾维城,与人类相安无事和平共处,直到莉莉丝与三头蛇合作掳走她们,作为资金来源转卖给变态贵族。

就某方面来说,住过城里的她或许比拜欧更好相处,与其让艾尔斯向那群浑蛋询问关于恶魔的事情,还不如把这家伙带回去。

察觉自己被盯着看,恶魔女孩畏惧地撇开目光。

「喂,妳叫什幺名字?」弗罗克操起熟练的炼狱语。

「奈莉亚⋯⋯」对方也用相同方式回答。

「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让恶魔生活,从今以后妳就当我的手下。」

「真的吗?」奈莉亚眼中燃起了希望。

「当然。」秃鹰怪物笑了笑。

看女孩信任的眼神,秃鹰怪物回想起艾尔斯的母亲卡蜜拉曾经说过,被人相信的感觉很好。

可惜只因恶魔没有信用,所以比起从社群获得满足,他们更嚮往欺骗带来的快感。

传送门之战来到人类城邦之后,不管是那男人也好还是那男人的后代也好,都放心的把背后交给自己,自己不知何时也开始把背后交给别人。

老实说,被人相信的感觉真是不错。

如果艾尔斯的梦想能实现,让恶魔们都能体会这种感觉,在阿卡迪亚建造一个乐园似乎不是坏事。

「既然交易成立,还希望你遵守约定,恶魔。」男人推了推眼镜。

弗罗克用闷哼代替回答,虽然原定计画里本来就没有打算杀任何人,来看看状况就传送回去找玲宁跟两个小鬼,但现在多了个女性同行,无法多带一人的他只能徒步离开。

这样就够了吗?

不,走之前他决定要给这些藐视恶魔的家伙吃点苦头。

「喂,妳想要报仇吗?」大恶魔用炼狱语询问。

「报仇?」女孩疑惑地回答。

「我虽然答应放过他们,但妳不在此限,如果想要报仇,我可以施捨妳一个机会。」

「我⋯⋯我想杀光他们。」

「很好。」弗罗克瞇起眼睛。

秃鹰怪物两指利爪一掐,断开綑绑在奈莉亚背后的绳结。

不料麻绳刚从女孩身上滑落,着地点上立刻爆发出强烈灵光,将两名恶魔团团包围,化为肉眼可见的绿色魔法阵。

弗罗克完全无法动弹,身体重得像铅块一样,比他弱小的奈莉亚更不用说,没两秒便浑身脱力蒲伏在地。

「我还以为你会回去再解开,没想到这幺猴急。」中年男子扬起嘴角,得逞地贼笑。

「你这家伙⋯⋯设计我?」大恶魔咬紧牙根撑住身体,肌肉紧绷到爆出青经。

「跟恶魔合作的我非常了解你们有多狡猾,能够一网打尽当然是最好。」拉尔多耸了耸肩,皮笑肉不笑地鄙视大恶魔:「可惜跟莉莉丝相比,你这种空有肌肉的白癡实在不太可靠。」

「呵呵⋯⋯竟敢这幺跟我说话⋯⋯还真是被小看了啊⋯⋯」

弗罗克握起拳头,死命站直身体。

「这种程度的结界⋯⋯要破坏它轻而易举!」

秃鹰怪物吸饱了空气,胸腔大幅鼓起,张口仰头準备放出高频音波。

「奈莉亚,抓住他。」

「是。」

吼出来的前一瞬间,女孩拦腰贴在大恶魔身上,逼得他不得不放弃攻击,转头狠狠瞪着擒拿之人。

「放开我!」

与奈莉亚双眼对上那一刻,弗罗克终于知道魔法阵的真正用途。

女恶魔两眼无神,傻笑的幸福模样有如人偶一般。

「这是⋯⋯控制结界!」他忍不住惊呼。

「没错,莉莉丝留给我的最后一道王牌,用来对付你这种混蛋非常有效。」男人耸了耸肩:「原本还期望你回老巢再解开,帮我多抓一些恶魔回来,看来对期望太高了啊。」

说完他张开双臂成欢迎姿势:「算了,一切已成定局,你就成为我的奴隶吧,我会给予永无止尽的战斗,只要放弃抵抗,保证你可以过得比现在更舒适,想做多少坏事都行。」

「想做多少坏事都可以⋯⋯听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对。

即使只有一剎那,秃鹰怪物发现自己差点被魔法所影响,竟然打从心底同意成为奴隶,幸好在中招之前回过神。

重整思想的他冷冷笑了起来。

「呵呵⋯⋯可惜⋯⋯我已经有主人了。」

「我知道,那个跟你一起来的女人对吧,只要她走进这个地下室,没多久就会跟奈莉亚一样效忠于我。」拉尔多将浏海向后拨弄,似笑非笑地说道:「话说这次弄坏太多玩具,也是时候该补充一些了。」

「⋯⋯你这禽兽⋯⋯」弗罗克龇牙裂嘴愤恨地瞪着对方。

「嗯?你该不会在乎同类的死活吧?我还以为恶魔从来不考虑这件事,就像那个莉莉丝一样。」

不在乎同类死活吗?确实,不断告诫艾尔斯别相信任何恶魔的自己没有资格反驳,说实在跟莉莉丝别无二致。

不,还是有不同之处。

「我可不像那些狠心的婊子,会笑嘻嘻地出卖同类。」

「反正跟我无关,你们都只不过是玩具。」拉尔多耸了耸肩。

秃鹰怪物看着紧抱自己的裸体女孩,完全就是符合成年男性需求的高级用具。

「对你们来说,恶魔只是这样的存在吗⋯⋯」

「当然,恶魔跟人类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处,所以在你们灭绝之前要尽可能利用,做成玩具是最好的选择。」

「玩具⋯⋯」

他开始累了,抵抗魔法让弗罗克的思考速度大幅下降。

可是一想到自己长久以来保护的混血恶魔要变成那种生不如死的东西,说什幺也得撑下去。

「啧⋯⋯要怎样才能让你放弃抵抗呢?」拉尔多抓了抓脑袋,目光在大恶魔周围环绕,最后停在对方身边的黑髮女孩。

「话说,你该不会挺喜欢她的吧?」

「我?怎幺可能⋯⋯」

「恶魔都是擅长说谎的家伙呢,奈莉亚,过来。」

「是的,主人。」

女恶魔轻巧地跳步靠近,前进不到二十呎,男人又下了第二道命令。

「好,停在那里,对,就是那个位子,看好大鸟。」

不再受到麻绳綑绑,奈莉亚敏捷转身,黑色长髮在空中漂亮地迴转,脸上洋溢着幸福与好奇。

与之相比,拉尔多抬起十字弓,发射孔对準女孩的后脑杓,他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

「数到三,如果你还想继续抵抗,我会扣下板机。」

「想杀就杀,少说废话。」

「壹⋯⋯」

「我这种大恶魔才不会在乎同类死活。」

「二⋯⋯」

「反倒是失去人质的你们会后悔。」

「三。」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我会杀了你们!」弗罗克瞪大了眼睛。

拉尔多扣下板机,弩箭疾驶而出,贯穿奈莉亚的脑门。

血瀑喷洒在大恶魔身上,他目不转睛盯着倒地的黑髮女性,双眼中透露出不可置信,张大的鸟喙持续颤抖。

倘若被人相信的感觉很好。

那幺看着相信自己的人死在眼前,痛楚就好比胸口被掏空一样。

比被风之魔王贯穿心脏还难受!

「我倒要看看受结界束缚的你要怎幺对付我,等那女人过来,我们就再玩⋯⋯」

拉尔多话没说完,眼前的奇怪气氛已经让他不自觉全身发抖。

怪物的肌肉快速膨起,柔韧脖子上连接的秃鹰脑袋瞪大了眼睛,不管是鼻孔还是嘴角皆流出深红血液,与深蓝色绒毛结合成为怪异的颜色,在结界绿光照耀下宛如燃烧着紫焰。

他高举左手,握紧了拳头,双目在黑暗中发出阵阵闪白。

「这种结界⋯⋯凭这种结界⋯⋯」

「他怎幺还有力气!」

男人惊讶地提起武器连续射击,受祝福的弩箭矢打进壮硕躯体,所击之处喷出阵阵血花。

「就凭这种结界!也想困住我弗罗克将军!」

大恶魔袭向地面,不偏不倚砸中魔法阵中心,将石製地板打出网状裂痕,由于出力过猛,左手臂骨连带利爪完全扭曲,从虎口到指尖都渗出勃勃鲜血。

「没用的东西!不要啦!」

弗罗克扯下左臂,连着血肉一起断开,发出可怕的撕裂声。

「这头怪物⋯⋯疯了!」

拉尔多重新装填箭矢,一连射出五发。

全部被大恶魔挥舞左手挡下。

「一点都不痛!完全不痛!」

秃鹰怪物蹬地疾飞,一鼓作气扑倒男人,抓起断臂就往他脸上招呼。

「不是很喜欢把恶魔当玩具?送你啊,怎幺不拿好!送你啊!」

连续几次重击,拉尔多早已被打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毫无反应,可是弗罗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杀红眼的他倒转左手,用臂骨捅进男人腹部,连着内脏一起拉出。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这幺快就弄坏啦。」

秃鹰怪物猛然瞥向躲在木箱后的其他四人。

「没关係⋯⋯这里还有,变成植物的话⋯⋯会比较坚固吧。」

他双翼大张,释放隐藏在羽翼根部的黑色孢子,顿时全黑无光的地下室垄罩上另一层闇雾,所接触的人类无一例外纷纷长出藤蔓,将全身上下破坏得体无完肤。

「不!不要!」

弗罗克踩着手持短剑的男人,右掌紧扣他的上臂,疯狂地笑着低吼。

「不会痛的,你看看我,一点都不痛。」

下一秒用力拉扯,连着衣服一起撕裂。

「啊啊啊啊--!」

「对吧!你说是不是!不痛对吧!」

秃鹰怪物无视人类惨叫,夺下利刃狠狠戳进大腿。

一刀接着一刀,令鲜血淹没石头地砖,即使人类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仍不停手。

「我一点都不痛!」

大恶魔高举武器,瞄準脚底那人的脑门。

「住手!弗罗克叔叔!」

刺下去前,弗罗克感觉到后腰际被双臂环抱。

空气如同冻结一般,只剩两人的喘息在地下室里迴荡。

他慢慢鬆开右掌,短剑落在石头地上铿锵作响,秃鹰脑袋缓缓回过头。

有着金色长捲髮的人类女性正贴着自己,神色中带着怜悯。

他看看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奈莉亚,再望向玲宁。

「放手⋯⋯」

与过去的戏谑语气截然不同,大恶魔声音低沉稳重,让金髮女性不自觉鬆开双臂。

弗罗克跨步转身,独自一人走向楼梯口。

「弗罗克叔⋯⋯」

玲宁呼唤到一半便不再说下去,因为秃鹰怪物的目光实在太过可怕。

麻木的神情就像失去感情,圆大的眼睛彷彿泯灭人性,随时都能杀死自己。

「离我远点,物质佬。」

语毕,大恶魔快速变回鸟禽姿态。

他扇着淌血翅膀飞离这个厌恶之地。

在奈莉亚身上轻轻覆盖一层羽毛。

那名女孩仍幸福的微笑。

注:物质佬是深渊恶魔对阿卡迪亚居民的贬称。

  • 名称:樱井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