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小说全文阅读

「你们听说了吗?印提诺姆那个自称夜枭人二世的男人又出现了。」

 

「他穿得跟小说里一样,你看,『全黑不反光的黑色斗篷下裹着紧身衣,苍白面具掩盖了脸孔』。」

 

「那家伙赤手空拳从天而降,教训了鹫马旅店的小混混一顿。」

 

「双手随时随地变出道具,比起魔法更像是杂技。」

 

「对方似乎有拔出武器,可是完全伤不了他。」

 

「好像有人听到『不准打我的头』之类的话,不知道该说是弱还是……」

 

「之后没等共和骑士团来就突然长出黑色翅膀飞走了。」

 

「结果还是无法找出他的身分。」

 

「难道英雄时代又要来临了吗……」

 

「哈!说不定只是狂热者在干蠢事而已。」

 

夜枭人传说的再启重新引发风潮,艾维城的波霸酒店也不例外,每个酒客几乎人手一本,口中谈论的尽是那名新兴英雄。

 

卓恩兄妹起初还不知道是谁,直到那句台词出现,他们立刻就联想到某个位于印提诺姆的男人。

 

做事风格依然招摇,艾尔斯不禁这幺想着。

 

不过也多亏了安东尼,两人不至于被群起搭讪,可以挑张四人圆桌一边听故事一边享受美好的下午茶。

 

红髮少年曾经听贝儿妈妈说过,波霸酒店在艾维城相当有名,以身材姣好的旅馆老闆娘当招牌,吸引不少为一睹风采而来的旅客。

 

这些男人性好女色,表面上看起来绅士,骨子里都是花癡之流。

 

如果不是暗恋的好朋友菲芙决定约在这,艾尔斯压根不想靠近。

 

幸好所有人都在讨论新生代英雄的故事,就算满满的都是男性也没人注意到店裏多了两名『美女』。

 

艾尔斯小酌一口枫糖红茶,斜眼瞄向自己的妹妹,玲宁自顾自地翻阅资料,认真到完全不把周围喧闹当一回事,看对方这幺专心,他也不好意思打扰。

 

然而等待时间总是漫长,半个小时好比过了一整天,除了四处乱看以外没其他事情好做,只好站起身来逛逛。

 

若要说希鲁瓦的铁锋旅店四处可见阳刚味,那幺印提诺姆的鹫马旅店便充满浓浓的人情味。

 

同样是木造建筑,艾维城的波霸酒店与前面两者截然不同,呈现另一种神秘与美,让男人们陶醉在浪漫气氛中。

 

乾净的店面搭上花卉与观赏用植物,配合些许香气显得格外清新,没有任何一点平民酒店会有的糜烂,反而像个高级餐厅,加上老闆娘跟女侍们的过人手艺与甜美笑容,可说完全打中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外地人。

 

而神秘之处,便在于这极具品味的吧檯前总有几个冒险者,他们所付出的金钱远超过商品售价,甚至百倍以上,不是被下了迷药,就是有什幺特殊交易。

 

艾尔斯突然想起朋友说过,那些可能在印提诺姆暗巷里发生的事,他不禁面红耳赤,心里疑惑菲芙怎幺会约在这种地方。

 

幸好还有些让他感到熟悉的东西,例如壁柜上排列整齐的小说『西比奥传』。

 

红髮少年漫步过去随手拿起一册,破旧书皮显示人们对这本书的热爱,或许在夜枭人传说重启的当下乏人问津,他相信以后还是有机会引发热潮。

 

艾尔斯无聊翻了几页,故事内容描述传奇英雄西比奥前往东方大陆时受邪恶势力伏击,无奈只好躲进一栋小镇民宅中,巧遇当地女子并陷入爱河,与另一名剑客形成三角关係,为了争夺异性而展开决斗。

 

面对攻势凌厉的两把弯刀,手持巨剑的西比奥以力破巧,两人打得不分上下,最后彼此劈向要害,以不到一吋之差收手,结束这场没有胜负的战斗。

 

『我是个如风一般的男人,只会输给为了她连命都可以捨弃的你。』

 

看到这段台词,艾尔斯眼神呆滞,他默默阖上纸本,轻声叹了口气。

 

虽然早听闻这本书里有许多地方属杜撰之流,跟实际状况差这幺多还是第一次。

 

「原来艾尔斯喜欢看这种小说啊?」

 

突如其来的清脆女声吓得红髮少年赶紧把书塞回架上,急忙转身看看究竟是谁。

 

才发现是他朝思暮想的半精灵,跟两年前一样漂亮。

 

俏丽的茶金色半捲髮充满活力,高挑身材上罩着质地轻盈的桃红色披肩,古灵精怪的杏眼眨了眨,微尖耳朵再次强调她的种族。

 

「菲芙!」

 

艾尔斯等不及说完便拥上前,整颗头埋进对方胸口。

 

「哎呀哎呀,真是爱撒娇呢--」菲芙装模作样地摸了摸红髮少年的头顶,用长辈口气说话。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今年已经十八岁啰!」

 

「我知道我知道,是可以结婚的年纪了呢。」

 

「没错!已经可以⋯⋯」说着说着艾尔斯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他鬆开双手,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好朋友』,惊讶到嘴巴合不起来。

 

「呃……该不会……」

 

「该不会什幺?艾尔斯你也太疑神疑鬼了吧,玲宁在哪?看到了,我们过去坐着聊吧。」

 

菲芙拉着红髮少年回到桌前,神秘兮兮搞得连玲宁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朋友何时来到店内。

 

「菲芙?」妹妹折起羊皮纸捲收进背包。

 

「好久不见。」半精灵女性给了对方一个拥抱,随后又被艾尔斯黏在身边。

 

「大概半年了吧。」

 

「印提诺姆那里还好吗?」

 

「我又不住印提诺姆,怎幺会这幺问呢?」

 

听两名女性聊天,艾尔斯自觉继续贴着菲芙似乎不太好,他转身坐到玲宁对面,拿起自己用过的杯子小酌一口红茶。

 

「你哥都嫁过去了,还能不住那吗?」

 

然后很快地喷了出来。

 

如果不是妹妹反应迅速,肯定已经一身湿。

 

「髒死了!」玲宁抓起行囊大吼。

 

「都是菲芙乱说话啦!」艾尔斯赶紧掏出手帕摀着嘴。

 

「还不是因为你们太见外,结婚都不通知一下。」菲芙耸了耸肩。

 

意识到哥哥质疑的眼神,玲宁立刻澄清。

 

「我可没说喔。」

 

「那怎幺⋯⋯」突然想到安东尼的秘密,艾尔斯决定改变说词:「那是假的,而且我们都没说你为什幺会知道?」

 

「当然是靠情报网啰,印提诺姆元老的儿子跟会用浓雾法术的红髮少女结婚,这幺有趣的消息当然不能放过。」

 

「所以你也知道安东尼的事?」玲宁有些惊讶。

 

「不能说非常熟⋯⋯听妳的口气好像跟他很亲密呢?」菲芙意有所指地贼笑。

 

「不不不,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一向强势的妹妹立刻就被对方抓住主导权,令艾尔斯忍不住感叹,即使学会能窥探人心的恶魔之力,也没办法看穿这名半精灵的想法。

 

「对了,请你帮忙调查的事情怎幺样了呢?」玲宁抓準时机岔开话题。

 

「万无一失。」

 

「调查?」红髮少年歪着脑袋。

 

「出发之前我有寄信给菲芙,请她先帮忙调些资料,我们才可以快一点完成工作,多些时间到处走走。」

 

「还要组队在武斗祭上抱个奖回来。」边说菲芙边从腰包里掏出大小与容器不合比例的羊皮纸,一股脑堆在桌上。

 

「给,周边村镇的开发报告。」

 

「谢啦,有这些就快多了。」

 

玲宁一张张打开,堆叠整齐仔细翻阅,二话不说开始专心工作,留下其他两人大眼瞪小眼。

 

突然安静下来的圆桌让红髮男孩不知做何是好,想来想去还是只能赶快找个话题,免得被认为是个无聊的男人。

 

「那个……妳的护卫呢?」艾尔斯左顾右盼都没找到那名黑髮牧师。

 

「他工作忙得很。」

 

「工作⋯⋯不就是保护妳吗?」

 

「那只是受我父亲所託,别忘了影依然是一名神职人员喔。」

 

其实艾尔斯不清楚牧师的工作是什幺,除了传教、布道跟维护神殿,几乎想不到有其他事好做。

 

当然,某个父亲的好友,两年来不断监视自己的祭司长例外,对那人来说避免世界朝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就是他的工作。

 

「那薪水应该不错吧,听说治疗疾病跟外伤的费用都不低。」妹妹突然插话,可惜第一个注意到的是钱。

 

「那是第一线的责任,影自从回艾维城之后就埋头在工作里,现在已经爬到审判官的位子啰。」

 

「审判官?」艾尔斯对这个词很陌生。

 

「教廷审判官,你可以想像是专门抓不肖信徒的治安机关。」

 

「我以为信神的人都很虔诚。」红髮少年脱着下巴。

 

「对神失望的大有人在喔,例如毁灭兄弟会……说了你大概也听不懂。」菲芙也为自己倒上一杯热饮。

 

艾尔斯确实听不懂,他对历史没有多大兴趣,只不过要说专门抓不肖信徒的话,他希望两年前囚禁自己的那个祭司长可以第一个被带走。

 

「你该不会在想布林祭司长吧?」半精灵微笑着说。

 

「怎、怎幺会呢!」

 

「我以为你恨他恨得要命。」

 

「讨厌是讨厌,还不至于那样……」

 

让他嚐嚐被打入地牢的感觉或许令人痛快,但怎幺都无法想像那个长辈手足无措的模样,恐怕没两下就能冷静地找到人把他救出来。

 

「放心--目前调查的方向跟他无关,你看那边。」

 

顺着菲芙的目光望过去,酒店角落的墙壁上贴着些许公告,这些不应该出现在此地的纸张乏人问津,连艾尔斯都没有注意到。

 

「那是?」他疑惑地问道。

 

「寻人启事,给失蹤儿童用的。」

 

「到了需要调查的地步,就代表不是一般走失了吧?」

 

「不只如此,案件牵扯到那些不肖信徒,可见背后组织有多複杂。」半精灵女性耸了耸肩。

 

「菲芙的话一定两三下就解决了,对吧--?」

 

艾尔斯扬起灿烂的笑容,他觉得不管什幺样的问题都难不倒这名艾维城首席法师。

 

可惜菲芙脸上的遗憾表情却不像这幺回事,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连菲芙跟影都找不到吗?」红髮少年担心地看着对方。

 

「唉……做案地点太广了,而且下手对象又不固定,只凭我们根本理不出共通点跟规律。」

 

「那我们也来帮忙吧。」

 

说话的不是艾尔斯,他转头望向自己的妹妹,玲宁收起羊皮纸,就像什幺都没发生似地看着两人微笑说道:「怎幺了吗?」

 

「我以为你会以工作为重……」哥哥有些惊讶。

 

「跟某个只会扯我后腿的家伙不同,菲芙帮我找齐了资料呢,作为回报帮点忙也不是什幺大事吧?」

 

「可是这太……」菲芙话还没讲完,玲宁已经抢先一步说下去。

 

「不用担心,我们从希鲁瓦跟印提诺姆一路走来碰上不少事,也不差你这次,而且要是到了武斗祭还没办完,一颗心悬在那边也发挥不出实力。」

 

「对吧?」她朝对方眨了眨眼。

 

虽然艾尔斯觉得半精灵要表达的应该是『对妳这个不善长谍报工作的人来说太困难了』,看妹妹胸有成竹的模样实在不好意思泼冷水。

 

「哼……不愧是玲宁,好意总让我无法拒绝,这份人情就先收下啦。」

 

听到这席话,红髮少年心念一转,这何尝不是拉近两人关係的好机会?

 

「那那那……作为帮忙的条件,我也要请妳答应我一件事!」艾尔斯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

 

「先听听看啰。」菲芙富饶趣味地看着对方。

 

「请你跟我约……」

 

第一个音还没说出口,他就发现自己已经难为情到讲不下去,冲动行事导致现况骑虎难下,临时想不到该怎幺办只能僵在原地。

 

要求约会意图太明显,放弃难得的机会又觉得将来肯定会后悔。

 

看哥哥犹豫不决,玲宁叹了口气,小声地在菲芙耳边低语。

 

「他这趟出来是想要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善良的恶魔啦,请妳跟他一起在艾维城四处看看。」

 

「善良的恶魔?」

 

「咦?不……不是的,我……」

 

艾尔斯依然想辩解,直到妹妹脸上露出『我是在帮你』的威吓表情,他只好赶紧转变态度,陪笑着说。

 

「我、我在印提诺姆听说有一群恶魔没有回到无底深渊,反倒朝艾维城跑,我想会在附近也说不定。」

 

「嗯--」菲芙若有所思地盯着红髮少年,狐疑的眼神像个侦探,最后笑笑地说:「不是非常清楚,不过有认识的人可以帮你。」

 

「真的吗?」

 

儘管与初始目的不同,听到如此直接的答案依然让他兴奋不已。

 

「在那之前,得先答应我之后不会到处乱说,你知道,敏感的身份总会引来不少麻烦。」半精灵女孩食指抵在嘴前。

 

菲芙的话意味着对方跟自己处于相同立场,这个消息令艾尔斯心脏跳动更加剧烈,相较于希鲁瓦所见所闻又是另一种不同的紧张。

 

因为这代表能够与人和平共处的恶魔就在城里。

 

没有像印提诺姆博学圣堂那种可以让类法术能力失效的地方,在艾维城寻找潜伏的同类并非不可能,他大可以花时间去扫视城里每个区域,总有发现他们的一天。

 

何不现在就试试看呢?

 

艾尔斯不顾菲芙就在身旁,闭上眼睛集中精神,让视野里一片漆黑,没几秒从中辉映出大小不一的光点,有如夜空繁星般闪闪发光。

 

不得不说艾维城不愧是西方四国排名第一的观光之都,人数完全不比其他城邦少,灵魂之多看得他眼花撩乱,精灵、矮人、半兽人,即使大多数种族都在库瑞萨尔看过,仍然有些不曾瞧见的颜色印入眼帘。

 

然而其中最吸引他注意的,是一种粉嫩透亮的赤色微光,环绕在一闪即灭的豔红旁。

 

恶魔的颜色,好比来自无底深渊的火焰。

 

艾尔斯猛然睁开眼睛,就算只是一瞬间,他还是忍不住冷汗直流,丢下暗恋的女孩跟妹妹夺门而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朝刚才灵魂所见之处望过去。

 

什幺都没有。

 

红髮少年再次闭上眼睛,原本清晰可见的两颗光点消失无蹤,留下其余庸碌行人,四处张望仍找不到人影。

 

错觉?不。

 

他非常肯定那两人早已注意到自己,在被发现的同时行动,短短几秒内离开将近百呎,超过灵魂感知的可视範围才会失去目标。

 

「艾尔斯!」

 

妹妹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将艾尔斯从慌张情绪中拉回现实,他回过头,菲芙也同样担心。

 

「没事,我只是⋯⋯感觉到了什幺。」

 

他无法断定所见为何物,甚至连对方的目的都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心智极为强大,到了超越普通恶魔的地步。

 

若要跟谁比的话,大概唯独曾经是深渊将军的弗罗克能与之较量。

 

「真的吗?」玲宁皱起一边眉头。

 

「真的啦,一定是错觉,我们快走吧,不是说武斗祭前要帮菲芙破案吗?」

 

艾尔斯一扫忧郁表情,蹦蹦跳跳地推着两人离开。

 

他知道被恶魔盯上绝对不会有什幺好事,尤其是跟弗罗克相同阶级的大恶魔。

 

套句那名可恨牧师的话,这种实力的角色留在阿卡迪亚必定有其目的,唯一能做的只有赶紧离开,尽可能别把妹妹跟菲芙拖下水。

 

等找地方安顿好再跟弗罗克一起回来查个清楚。

  • 名称:绝世邪神 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