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哭全文阅读

「菲芙失蹤了?」艾尔斯讶异尖叫,吓到会客室沙发上自我包扎的妹妹。

玲宁没好气地瞪着哥哥,卸下盔甲的她捲起衬衣,露出被多次攻击而肿胀发紫的肩膀。

「嗯,我原本以为大小姐会赌气跑来这里,看来没有。」影面无表情地张望。

「怎幺会这样⋯⋯」红髮少年有如全身力气蕩然无存,双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丽塔跟普琉士⋯⋯连菲芙也⋯⋯」

忽略两眼无神的艾尔斯,牧师神情冷漠环顾四週,试图寻找什幺。

「罂粟呢?」

「罂粟阿姨在丽塔的房间休息。」回话的是玲宁。

「你们还没告诉她吗?」影走向女性,从怀中掏出圣徽。

「谢谢⋯⋯就因为说了,罂粟阿姨才昏过去⋯⋯」

「毕竟失蹤的是亲生儿子。」说完牧师呢喃起咒语。

绿光从金属圆盘上浮现,缓缓包围住玲宁的左肩,随着灵光闪烁,红肿泛紫的伤口逐渐恢复到平时细嫩的肌肤。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明明菲芙早上提醒过我⋯⋯为什幺还⋯⋯」

说着说着艾尔斯不自觉哭成了泪人儿,泪水与红色秀髮一起滴落地砖,他双手掩面,肩膀因啜泣而颤抖。

相较起来关係更深的牧师好比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他步伐稳定、冷静而沈着地走到红髮少年身前。

「所以你要继续在这唉声叹气,还是立刻动身去救他们?」

「我也想⋯⋯就是不知道他们被抓到哪去了嘛⋯⋯」艾尔斯边说边不断用袖口擦拭脸庞。

「我知道,泰菲因家族跟梅杜莎石艺店。」

「咦⋯⋯」

「大小姐早上给了我线索。」牧师掏出菲芙留下的纸条,梅杜莎石艺店与泰菲因家族的交易纪录。

艾尔斯张大了眼睛,他突然从地上弹起,高举双手紧抓牧师的衣领。

「快带我去!」

「连大小姐都栽在他们手上,你是想去送死吗?」影反手拍开红髮少年,拉了拉白色长袍继续说道:「对方已经有所警戒,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让草夜先生去处理呢?」玲宁捲好绷带重新收进医药箱。

「没用的,他们背后有贵族撑腰,处理政治问题只会花上更多时间。」

「那我们该怎幺办⋯⋯」

艾尔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静不下心。

对上老练的犯罪者,所有方法都起不了作用,一般老百姓才会束手无策,任由邪恶横行。

过去流传的英雄们又会怎幺做呢?他突然想起某个刚起步的新兴英雄。

「正面突破。」

「正面突破?」玲宁不可思议地看着哥哥。

「虽然不应该这幺做⋯⋯」牧师低下头,再抬起时露出阴沈的眼神:「确实除了正面突破以外,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嗯,不管是政治手段还是伪装潜入都在对方的算计之内,我们不如光明正大地闯进去。」艾尔斯握起拳头:「如果有培罗教团的圣武士帮忙就更好了。」

「不行,如果我猜得没错,艾维城的培罗神殿早已被那批人渗透,现在只能靠我们。」

「你的意思是靠三个人对付一整个家族的护卫?」玲宁穿起盔甲不可思议地看着牧师。

「当然不可能,如果要正面突破,我需要想想还有谁可以帮忙⋯⋯」

影挑了没人的位子,坐下后双手托着额头陷入沉思,卓恩兄妹也随之入席一起发想。

守望者要塞的父亲太遥远不说,其他城邦的朋友也帮不上忙。

能够提供战力又值得信赖的人⋯⋯

还有一个。

「我们可以请弗罗克叔叔帮忙!」艾尔斯豁然开朗地高声叫道。

「拒绝,嘎嘎。」不知何时出现在窗外的秃鹰翅膀摆出叉叉状。

忽略惊讶不谈,艾尔斯疑惑地大叫。

「为什幺!」

「我说过,帮助恶魔无疑是找死。」弗罗克拉开窗户,拍拍翅膀降落在会客室的地板上。

「你不也帮助过拜欧?」影双手抱胸鄙睨着怪物。

「他跟我曾经是主僕关係,留着对我有好处。」

「那丽塔呢?」艾尔斯一把捧起秃鹰。

「就算小鬼本身没问题,谁知道她妈在想什幺,那女人如果是魅魔之王的手下,跟我就是敌人。」

「不要逼我用契约命令你喔。」红髮少年瞇起眼睛瞪着弗罗克。

「来就来啊,反正要我凭自己的意愿去救他们,门都没有!」

「弗罗克叔叔怎幺这幺固执啊,这里又不是无底深渊。」

「在哪都一样,不信你去问外面那群废物,如果他们也想救那个小鬼回来继续监视自己,我偶而大发慈悲也不是不行。」

秃鹰故意撇过头,挑衅的语气让艾尔斯气得牙痒痒。

正因为不会有恶魔笨到帮敌人的忙,所以弗罗克才敢下这个但书。

然而谁都没想到会客室的大门却因此敞开。

所有布偶一字排开站在房间外,以灰色小鸡为首跪了下来。

「弗罗克将军,请你救救丽塔。」

「这是在演哪齣?前几天还恨的要死,现在就全都反了?这群骨子里坏到极点的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幺。」

「那个魅魔女王的手下死不足惜,可是⋯⋯丽塔一次也没有害过我们,反而很多时候受她照顾⋯⋯说真的,我不希望她受到那种对待。」拜欧低着头。

「好好好,待会下去领五百铜币。」

「嗯——」艾尔斯质疑地瞪着秃鹰脑袋。

「看我干嘛,你以为这些废物会这幺感性吗?」

「不管是真是假,他们可是愿意救丽塔出来喔——你该不会要反悔吧?大将军。」

「别被恶魔骗了!那些家伙从来没有这幺好心!」

「话是你说的,现在又不认帐,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你啰。」

这次换弗罗克说不出话,全身羽毛气得直发抖。

「帮就帮!之后被出卖别怪我没先提醒过你!」

吼完秃鹰翅膀大张伧惶飞出窗外,化为一个小点消失在太阳光芒下。

注意到落在地上的羽毛,艾尔斯撚起其中一根来回翻转,除了滑顺漂亮的表面细毛,靠近根部还有些不自然黑点。

他很清楚这就是弗罗克的秘密武器,一度用来击败风之魔王的恶性苞子,一旦触碰到活物变会开始扎根,以寄生者的生命为能量蓬勃生长。

有这个当武器,即使是百人大军也难以挡下秃鹰怪物。

「艾尔斯。」

听闻自己的名字,红髮少年回头看向影。

「有帮手是不错,但先告诉你,我身为教廷审判官,绝不会跟恶魔一起行动,也不会去救任何一只恶魔。」

「那分头行动吧。」

「分头行动?」玲宁好奇地问道。

「嗯,因为不确定被绑走的人在哪,两边都得有人去看看。」

「我同意艾尔斯的说法,如果两个孩子早上才被掳走,下午菲芙又去调查,聪明的犯罪者都会先烟灭证据,他们很可能直接把丽塔跟普琉士送去泰菲因家族。」牧师从腰包里掏出艾维城地图,指出上述两个地点。

「菲芙呢?」艾尔斯担心地问道。

「如果我想得没错,她会被拿来当作对付草夜先生的把柄带到其他地方,而线索就在梅杜莎石艺店。」

「这样看起来,我们跟弗罗克负责那些变态贵族,你去调查菲芙失蹤的地方,对吧?」玲宁耸了耸肩。

「正是如此。」

「等等,我⋯⋯」红髮少年神色犹豫不决,目光在妹妹跟影之间来回,最后下定决心放声大喊:「我也要去!」

「你要放妹妹一个人跟恶魔去对付变态贵族?」牧师皱着眉头瞇起一边眼睛。

「算了,反正我就是不可爱的妹妹,他一点都不担心我。」当事人摊了摊手。

「不是啦!影如果真的找到菲芙,不但要一边战斗还要一边保护她,这样太危险了。」

「我还以为你想英雄救美咧。」玲宁双手抱胸没好气地说。

「才没有!」艾尔斯气得直跳脚:「再说我学的魔法对调查比较有帮助,群战反而没有你拿手。」

「好啦好啦⋯⋯」妹妹从座位上站起身,动了动筋骨,双手高举完全舒展后看着其他两人:「最后的问题,我们都走了谁来照顾罂粟阿姨?」

「交给我们吧。」拜欧抬起看似五根手指的翅膀末端。

「你以为我会笨到把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交给恶魔?」牧师警戒地卧起钉头鎚握柄。

「至少让什幺都做不到的我们出一份力吧。」灰色小鸡回头望向其他布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去死或是别做任何事,就是对这个世界出一份力。」

眼见气氛不对,艾尔斯赶紧挡在双方中间。

「可是他说得也没错,我们没有时间送罂粟阿姨回去,至少得找个人来照顾她。」

「啧⋯⋯」影难得露出不悦的神情。

「大不了我们先把房间锁起来,确保罂粟阿姨的安全。」

「就这幺做吧。」牧师不顾众人眼光走出会客室,离开前撇了拜欧一眼:「只要灵魂还污秽不堪,我就不会有相信你们的一天。」

卓恩兄妹面面相觑,既然再待下去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不如赶紧帮长辈锁上房门,把握时间即刻行动。

三人鱼贯出了城堡,沈入山林的夕阳余光自天边辉映,让颓废游乐园散发出神秘的魔幻色彩,幸好影是驾着马车前来,两批拖曳马让他们能够兵分二路,各自前往泰菲因家族跟梅杜莎石艺店。

艾维城的出入管制与印提诺姆不同,由于周边郊区皆有德鲁伊守护,关闭大门后仍会开放小道进出,检核机制迅速确实,对德高望重之人也不会多做为难。

多亏如此,身为牧师的影很快带着艾尔斯进入城内,飞也似地来到菲芙最后前往的地点--上城区的梅杜莎石艺店。

由于进入夜晚,大部分居民都聚集在酒馆或中城闹区一带,鲜少于只做贵族生意的高级店铺前逗留,马匹经过时发出清楚的蹄踏声,以至于刚停下脚步,紧闭的大门内立刻传来声响,两人陆续下马等候接待。

穿着体面礼服的黑髮女性打开一丝隙缝,满脸抱歉地探出头。

「客人不好意思,晚上没有营业喔。」

没想到刚与艾尔斯对上眼,双方都陷入难以理解的震惊。

「影,她是⋯⋯」

话没说完,牧师已经伸出右手一把抓向接待员的嘴巴,不让对方发出丁点声音直接推进室内,将她完全压倒在地,整个过程不到两秒。

艾尔斯见状赶紧阖上门,小声地继续讲下去。

「她是恶魔。」

「我知道,你们素未谋面,但她看你的眼神明显有问题。」男人目光没离开过接待员,面无表情的脸孔此时格外可怕。

他掐住黑髮女性的脸颊,用冷酷的语气说道:「我问你,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两个人来这里调查,点头或摇头。」

接待员轻轻摇了摇头。

下一秒牧师突然抓起对方的脑袋直接往地上砸,发出清脆响亮的血肉碰撞声。

「我再问一次,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两名女性来这里调查,点头或摇头。」

这次黑髮女性点了点头,泪水从眼角滑落,感觉像是屈打成招,模样甚是无辜。

「艾尔斯,换你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红髮少年突然从惊慌中回神,他没想到这名牧师护卫做起事来竟然如此兇狠,难以想像是培罗的信徒。

不,跟一般人对待恶魔的态度比起来,现在的行为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艾尔斯闭上眼睛,试图窥探这名接待员的内心,但流进脑中的不只是思想,也包含对话。

「救救我⋯⋯拜託⋯⋯」可怜的女性声音自耳边响起。

「咦?我不会上当喔⋯⋯」

「求求妳⋯⋯」

「我⋯⋯我才不会被妳骗了。」

「算了,我也没想过能骗过同类,话说妳混哪的?知道跟莉莉丝大人做对有什幺下场吗?」

与表情截然不同的兇狠语气令艾尔斯感到吃惊,更令他讶异的是这人开口就提到关键字——丽塔的母亲莉莉丝。

「主谋是莉莉丝?」

「没错,莉莉丝大人是魅魔女王派来阿卡迪亚的代行者,妳身上也有魅魔的血统,为何不归顺女王回去无底深渊?」

红髮少年突然想起自己也问过母亲类似的问题。

恶魔为何想住在阿卡迪亚?

撇除无底深渊是一个不会让人想念的故乡以外,对自己跟卡蜜拉妈妈来说还有另一个原因。

「因为阿卡迪亚有我重要的家人。」

「妳可以带她们一起投靠啊,只要通过莉莉丝大人的筛选,妳们也可以继续住在阿卡迪亚,还能有稳定的生活。」

「那些没通过筛选的呢?」

「无法控制的爪牙当然要儘早除掉。」

艾尔斯彷彿窥见秘密的一角,他不可思议地长大眼睛,与黑髮女性四目相望。

因为到目前为止被除掉的都是恶魔。

红髮少年还没想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接待员的声音又传进脑中。

「如果还想活命就干掉背对妳的牧师,之后我可以帮忙美言几句,让妳跟妳的家人都能继续住在阿卡迪亚。」

或许对其他恶魔来说充满吸引力,但在从小生长在库瑞萨尔的艾尔斯耳中,这条件根本是种侮辱。

「我可以对付他,前提是妳得先告诉我下午来调查的那两个人哪去了。」

「知道又如何?」

「其中一个是我喜欢的人。」

「呵⋯⋯没想到妳兴趣这幺广泛⋯⋯告诉你也无妨⋯⋯穿盔甲那个卖了,半精灵在三号仓库。」

「谢谢⋯⋯」

艾尔斯猛然睁开眼睛,望向仍压制黑髮女性的影,他一步步靠近,来到伸直双臂即可触碰的距离,咏唱起用来对付风之魔王的咒语,将压缩空气包覆于力场当中。

红髮少年右手对準牧师的后脑勺,眼看就要放出法术。

「艾尔斯?」影疑惑地微微撇过头。

「影⋯⋯对不起⋯⋯」

发射前一瞬间,艾尔斯突然改变方向,让音波球笔直打向接待员,命中瞬间发出轰然巨响。

音鸣爆不止击晕了那名女性,也振开了牧师,在地上翻滚两圈才免强维持平衡。

「你是白癡吗?弄出这幺大声音是想引来多少人?」影拍了拍沾染在袍上的灰尘。

「所以我才说对不起嘛,不赶快打晕她的话可能会用心灵沟通联络其他人。」红髮少年双手握拳压在胸口。

「你可以用其他法术吧?」

「人家能够用来对付恶魔的只有这个⋯⋯」艾尔斯抠了抠脸。

牧师满脸不悦地抓了后脑勺,他简单搜索了接待员,边检视证物边问道。

「知道菲芙被带去哪了吗?」

「三号仓库。」

「三号仓库⋯⋯大概是指梅杜莎石艺店的第三号仓库吧。」影掏出艾维城地图,指向靠近东门的方形建筑:「传送门之战后才建起的仓库,还好不用再出城。」

「那我们赶快出发吧!」

「嗯,在那之前⋯⋯」牧师解开腰际上的绑带,右手握起钉头鎚高举过头。

在挥下之前被艾尔斯抓住握柄。

「影先生,你想做什幺?」这是他第一次郑重呼喊对方的名字。

「永除后患。」牧师微微回过头,目光无比冰冷。

「没有必要杀她吧?」

「留下她只会腐化更多灵魂。」

「但我们的目标不是赶快救菲芙吗?」

「举手之劳花不了太多时间,放手。」

影设法抽回武器,不料红髮少年力气意外地大,让两人僵持不下。

「不放。」

「我懂了,这才是你的目的,不让我消灭任何一个恶魔。」牧师瞇起眼睛,皱起眉头瞪着艾尔斯,两人隔着钉头鎚互相角力。

「不对,我想救菲芙,所以现在才不应该多停留一秒。」

「那幺为何明明可以交给我解决却要亲自动手?故意控制力道发出声音,这些都只不过是想让我赶快离开,好放过这个恶魔不是吗?」

「我确实不希望你杀她,可是⋯⋯」

话没说完,影自己选择了放手,让红髮少年不知所措地拿着武器,差点因重心不稳而跌倒。

「我本来以为可以完全信任你,看来还是不行。」

牧师收拾证物独自起身,不等艾尔斯做出任何反应便自顾自地走向大门。

毫无任何互动,没有一丝停留,两人擦肩而过,彼此之间形同陌路。

「等等!」

红髮少年的呼唤令影停下脚步,打开大门后缓缓回过头。

仅仅只有一瞬间,月光下的双眼充斥着厌恶,神情好比不共戴天。

他没想到竟然会在同伴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即使知道这就是正常人看到恶魔都会有的反应,艾尔斯仍然无法不让自己脱离无止尽的绝望,以及发自内心的恐惧。

被同伴讨厌的恐惧。

「我身为教廷审判官,不跟恶魔一起行动。」

下一秒,两人视线不再交叠,影快速走出店铺重重阖上门板,留下艾尔斯单独跪坐在黑暗中,红色长髮在扬起的微风里摆荡。

他不懂,为何人类拯救同胞是高尚的行为,恶魔阻止同类被屠杀就是罪该万死,妹妹也是,弗罗克也是,现在连影都离自己而去。

如果恶魔是一种不应该被拯救的存在,那幺过去的自己又是什幺?

艾尔斯宛如体力消失殆尽,钉头鎚自手中滑落,砸在地上发出沈重的金属撞击声。

听蹄声渐行渐远,红髮少年两眼无神地看着武器。

金属棒末端连接带刺圆柱,太阳神牧师的标準配备,与两年前差点杀死自己的那把一模一样。

他突然明白了什幺。

年轻牧师的行为,对恶魔的态度,跟菲芙的关係,一切都与那个人如出一彻。

艾尔斯望向仰躺在地的黑髮女子,再看看末端触地的钉头鎚。

他赶紧起身拉开大门,对着同伴消失的方向嘶吼。

「影!不要去!」

可惜即使喊得再大声,夜晚里的上城区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不行⋯⋯这是陷阱⋯⋯」

他应该要更早发现。

为何穿盔甲的被当成商品贩卖,唯独菲芙被带去第三号仓库。

明明有足够时间逃之夭夭却留下一人看守。

这些看似合理的地方都有不合理之处,就像是刻意放了只恶魔当线索,好引诱新的猎物上钩。

如果不是『专为圣职者设下的陷阱』,艾尔斯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解释。

如今年轻牧师正单枪匹马踏了上去。

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 名称:女人不哭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