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1全文阅读

「这是梅杜莎石艺店跟泰菲因家族的交易纪录。」

菲芙站在她牧师护卫的办公桌前,将手中笔记以扇形摊开。

「那不是专门做贵族生意的店吗?」影稳稳坐在椅子上,持续翻阅手中的羊皮纸本,对桌上资料毫无兴趣。

「对,他们的交易频率跟失蹤案完全吻合,几乎都在事件发生后的一週左右交货。」

「大小姐的意思是?」

「这不是单纯的失蹤案,而是人口贩卖,背后除了跟神职人员有关,可能连三头蛇都参了一脚。」

「那群专门贩卖稀有种族的乌合之众⋯⋯」影放下文案,若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

「如果后面有贵族撑腰,雇了佣兵当打手,他们就不是乌合之众了。」

「大小姐为何会这幺想?」牧师狐疑地看着菲芙,眼睛一大一小。

「要做到无声无息把人掳走,又不留下魔法反应,肯定是技艺精湛之人,这种高手没理由待在靠贩卖人口维生的小组织里,所以只会是佣兵。」

「那继续调查下去对大小姐来说不就太危险了。」

「所以才来找你跟我一起去啊。」菲芙双手抱胸,埋怨地看着对方。

「我不行。」

「为什幺!」半精灵女性整个上身几乎压在桌子上,不可思议地瞪着牧师护卫。

「因为我在调查更大的阴谋,远比绑架案还严重的治安漏洞。」

「真是的⋯⋯我先来帮你吧。」菲芙叹了口气,抠了抠脸颊。

「还不用,目前没有明确的线索。」影面无表情,随手收起正在阅读的报告。

「那就来帮我吧。」

「不行,这是我的工作。」

「两边都不要,你到底想怎样?」半精灵女性失去耐心。

「把分内的工作做好。」

「这个案件已经查了几个月,总得找一个突破口,不能再这样胶着下去了吧?」

「很多事情急不得。」

「那要等到什幺时候?我们不能让下一个受害者出现!」菲芙越讲越生气,最后几乎是放声大吼。

「⋯⋯以牧师的立场来说,大小姐说得没错,我会派圣武士同行。」

「你呢?」

「我不行。」

「唉⋯⋯为什幺我好像在跟一个木头说话⋯⋯」菲芙一脸无奈摊了摊手。

「⋯⋯对不起。」牧师低下头,除了道歉以外没有多作解释。

「对了,这次的行动不能告诉我爸。」

「大小姐不希望让草夜先生知道?」

「嗯,如果这个案件牵扯到政治问题,他恐怕会阻止我淌浑水。」

「这不就代表大小姐应该停止调查⋯⋯」

「啊——算了。」影的话没讲完,菲芙便拉高音量不让牧师说下去:「说再多你也听不懂。」

半精灵女性转身就走,桃红色披肩随着身体起伏上下浮动,恰巧反映了主人的心情。

出了教廷审判官的办公室,她连门都没阖上便快步离去,一点也不想待在这个石製建筑物里。

拘束的设计、死板的造型,周遭的一切都令菲芙光火,但最令她生气的还是里面那个牧师,简直比这些墙壁还顽固。

来到神殿外,午后灼热的日照打在身上,半精灵很快找到她的马车,牵绳紧綑在木桩上,心里庆幸自己当初没有绑得很複杂,现在才能快点离开这讨厌的地方。

「蒙瑞拉女士,请等等我!」

菲芙跳上驾驶座之际,女性声音自背后呼唤她。

来者是名穿戴全身盔甲的圣武士,从款式看来十分高挑,全身银白铁片反射耀眼的光芒,两侧腰间悬挂细剑,鞘上花纹华丽,看似造价不菲。

「蒙瑞拉女士,审判官安排我作为护卫与你同行。」

如果当时可以扶着额头,半精灵真想这幺做。

她和蔼地笑了笑,将手伸向协力者。

「感谢妳的协助,时间紧迫,我们有话路上再说。」

「谢谢。」

待圣武士跨上副驾驶座,菲芙拉了拉缰绳,两匹骏马依序跨出脚步,牵动马车驶向上城区。

「敝姓尼达拉普,很高兴为您服务,蒙瑞拉女士。」

「你好,尼达拉普女士,贵家族名声显着,谢谢妳愿意与我同行。」半精灵拉开遮阳篷,她用上敬语,口气无比官腔。

「哪里,蒙瑞拉女士协助维护城内治安,我身为尼达拉普家族之女,又是为维护正义而战的武士,自当出一分力。」

菲芙心里埋怨起那个牧师,明知接下来的调查与贵族有关,就算再怎幺不通人情也不该安排贵族子弟来当护卫,而且还是个不擅长暗中调查的圣武士。

「接下来是极度危险的任务,如果遭遇危险,还有劳你出手协助。」

「请问可以详细说明吗?」

「我有合理的证据指出梅杜莎石艺店可能跟三头蛇有挂勾,作为贩卖人口的销赃管道。」

「⋯⋯不可能,这间店在贵族之间的风评不错,一定有什幺误会。」

「那就是我们的工作,找出前因后果。」

「蒙瑞拉女士,在调查之前,请容我先行询问,相信他们有难言之隐,才会与三头蛇同流合汙。」

这跟去通风报信有什幺两样?菲芙这幺想。

「可能没办法,因为我打算暗中调查,在正式提告前找出更多线索。」

「如果实属误会,店舖名誉受损,不就太冤枉了吗?」

「要是误会一场,我们可以选择不公开调查结果,甚至不会有人知道这个行动。」

「我知道,蒙瑞拉女士。」

菲芙脸上冒出三条黑线,因为圣武士就是这幺麻烦。

「没有犯罪却要被暗中调查,对梅杜莎石艺店太不公平了。」尼达拉普继续说道:「就算只有一丝可能,也请让我先跟他们谈谈。」

菲芙叹了口气,想起某个坚持恶魔中也有好人的浑蛋。

「这可要想清楚,他们假若是犯罪分子,深入敌阵的妳会非常危险。」

「身为培罗的圣武士,维护公平与正义是我的职责,不会因为任何威胁退缩。」

「已经有这个觉悟,我也不好意思再阻止妳。」半精灵点了点头。

「谢谢妳愿意配合我的请求,愿培罗的光辉长存,蒙瑞拉女士。」

圣武士把说谎视为邪恶的行为,也不允许同伴这幺做,菲芙边驾车边思考该怎幺诚实地套出话,不知不觉间来到上城区,梅杜莎石艺店的大门前。

庄重的门面由两名石製卫士看守,盔甲造型层次分明,凶恶的脸部表情拟真,到了突然张口大叫都不奇怪,除此之外,外墙上的浮雕也不马虎,完美呈现自然风景与森林生态,儘管受到风吹雨打的侵蚀,仍可以看出其水準一点也不输给号称工艺之都的印提诺姆。

两人驾驶马车靠近门口,穿着体面礼服的黑髮女性立刻从内步行而出,充分迎合了贵族爱面子的个性。

「两位午安,欢迎来到梅杜莎石艺店。」接待人深深一鞠躬。

「你好,我是来洽公的。」菲芙先行回话。

「请问大名是?」

「蒙瑞拉。」

不出所料,接待人一听到这个姓,眼神有如看到瑰宝般闪烁起来。

「没想到骑士团长大人的亲戚大驾光临,请随意参观,马车交给我就好。」接待人说话的态度完全变了个调。

「有劳妳了。」

菲芙轻盈地跳下马车,尼普拉达随后跟上,两人一前一后鱼贯进入大门,让接待人自行驾车离去。

贵族口耳相传的店铺果然名不虚传,才刚进店面,大厅两侧展示的产品已经深深抓住两人目光。

开阔空间有如陈列室,里面的人形就像活着一样。

骑士、法师、牧师,甚至连巨龙都有,这些雕像作工精细栩栩如生,彷彿是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施展了石化魔法,在最美的时刻瞬间定型一次到位。

半精灵左右张望,整个店铺里除了两人以外,还有迎面走来的男性业务员,同样穿着黑色礼服,金色短髮梳理平顺,整齐清洁给人留下良好印象。

「两位午安,敝姓普罗曼,很高兴为您服务。」他微微欠身敬了个贵族礼继续说道:「客人属意什幺样的商品呢?」

没等菲芙答话,圣武士先出了声。

「店主在吗?我们有事想确认。」

「店主⋯⋯请问有什幺事吗?」普罗曼显得有些为难。

「有个刑事案件需要他协助,麻烦安排会面。」

服务员看了看尼达拉普腰繫上的细剑,好奇地问:「请问是哪个组织?」

「培罗教团。」菲芙还来不及阻止,圣武士已经开口回答。

半精灵暗自叹息,私下调查最忌讳的就是公开身份,这也是圣武士不适合当发言人的原因,不只什幺都说还会引来杀机。

如果这起绑架案真的跟培罗教团有关,尼达拉普毫无疑问暴露了来意,再蠢的罪犯也知道接下来该怎幺做。

「请稍等一下,我立刻安排。」

服务员敬完礼后转身离去,消失在展示品后方的小门。

「接下来要小心点。」菲芙悄悄说。

「我知道,蒙瑞拉女士。」尼达拉普同样小声回答。

「之后让我来提问,可以吗?」

「可以⋯⋯我刚才说错什幺了吗?」

「没说错,只是说太多了,就算不撒谎也不需要什幺都说出来。」

「蒙瑞拉小姐的意思是?」

「隐瞒一些情报当作筹码,才能拿到更多线索。」

「⋯⋯我了解了。」

菲芙不是没有跟圣武士合作过,如此天真的还是第一次,心里不知不觉又埋怨起某个牧师。

正当这幺想时,服务员再次探出头。

「店长愿意配合调查,请两位里面谈。」他站在门旁,恭敬地请客人入内。

尼达拉普自动走上前,她手握剑柄环顾四周,完全不掩饰自己的警戒,让半精灵再次叹了口气。

跟随男人通过狭长的走廊,菲芙等人来到商谈室。

皮质沙发两两相对,已经契好上等红酒的玻璃杯成对立于中央木桌,动物标本陈列于高处,装饰华丽展现品味之高级,不愧是专门做贵族生意的商家。

杵着拐杖的老先生站了起来,以手势表达欢迎。

「两位培罗教团的使者,欢迎欢迎,请坐。」

他穿着设计简洁体面的灰色布衫,泛白短髮与梳理整齐的八字鬍,眼神里隐藏着睿智,男人约莫七十,看得出来是个在商场打滚多年之人,他伸出长满老茧的右手,标準社交礼仪。

「店主多礼了。」

尼达拉普赶紧扶老先生坐下,等同伴都就位才入席。

「敝姓威尔逊,请问两位是?」

「蒙瑞拉。」

「尼达拉普。」

「原来是艾维城首席法师跟尼达拉普家的孩子啊。」

「威尔逊先生对贵族的事情相当了解呢。」菲芙笑着说道。

「齁齁齁⋯⋯当然要先了解客群,否则怎幺做贵族生意?」店主摸了摸鬍子:「两位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贵干?」

「是这样的,这几个月发生了连续绑架案,我想威尔逊先生应该略有耳闻。」

听到这几个关键字,店主长大一边眼睛,不可思议地望向菲芙。

「蒙瑞拉小姐难道在怀疑我?」

「并不是,只要想请威尔逊先生协助调查,我想针对某几批订单了解它的来龙去脉。」

「蒙瑞拉小姐的意思是?」

「我有证据指出贵店舖的上游跟下游彼此挂钩,透过你来进行人口交易。」

「上下游⋯⋯这幺一说确实有点古怪,可是这牵扯到商业机密,不能随意提供。」

「那幺必要的时候,我们只能依法行事,将梅杜莎石艺店当作嫌疑的共犯来调查。」

「蒙瑞拉小姐!妳⋯⋯」尼达拉普跳了起来,她还来不及表态,菲芙便以更高音量继续说下去。

「这起案件牵扯到国家安全,还望威尔逊先生配合。」

「⋯⋯我知道了,梅杜莎石艺店会协助提供证据,届时请保障我的清白。」说完老先生拍了拍手,扯开嗓门大喊:「普罗曼!」

打理整齐的男性业务员立刻打开房门。

「普罗曼听候您的差遣。」他敬了个贵族礼。

「带两位小姐去业务资料室。」

「不不不,可以的话请拿到这里。」半精灵赶紧站起来。

「好,普罗曼,把最近六个月的帐本纪录拿过来。」

「是的。」

语毕,接待员轻声阖上门板,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一起消失在建筑深处。

「在下认为蒙瑞拉女士刚才的发言不妥当,在没有明确证据之前,任何人都不应该被当成嫌疑犯处置。」尼达拉普生着闷气。

「不,正因为蒙瑞拉小姐不认为我是共犯,所以才给我一个台阶下,如果我主动提供资料,以后只怕没有贵族会愿意再跟我合作。」威尔逊端起其中一杯红酒,靠在嘴边仔细品嚐:「话说回来,首席法师大人为何不认为我是共犯呢?」

「因为威尔逊先生的手,如果不是长年握笔,绝对不会有如此大颗的茧,它就跟贵店舖一样,是一点一滴辛苦磨大的,这幺用心经营的你,应该不会为了短浅利益放弃大好前程。」菲芙语气像个侦探,她笑了笑,盯着对方手上的杯中之物。

说时迟那时快,门板再次打开,普罗曼气喘吁吁地抱着大叠纸本走入其中,一股脑将资料全堆在桌边角落。

「威尔逊先生,这是近六个月的帐本纪录,包含货品名称跟价格。」

「好了,普罗曼,去顾店面吧。」

「是的。」接待员退出会客室,他顺手戴上门板,小心翼翼不发出任何噪音。

等空间中没有闲杂人等,老先生杵着拐杖,他背靠沙发,豪迈地说了声请。

「感谢你,威尔逊先生。」

说完菲芙开始着手翻阅纸本,不过面对如此庞大的资料,如果没有特别注意某些地方,恐怕到隔天早上都看不完。

「尼普拉达,麻烦你找纸笔把我说的纪录下来。」

「好的,蒙瑞拉女士。」

半精灵从第一页开始阅读,每行纪录上停留不超过一秒。

梅杜莎石艺店不止自家拥有工作室,他们也接受其他艺术家的託售并收取部分佣金,所以进出货帐本上资料琳瑯满目,难以看出规则。

幸好她知道关键字。

恶魔。

「惊恐的恶魔,六月十八,海德拉工作室。」

「魔物妈妈与他的孩子,五月二十,水银工作室。」

「哭泣与怒吼的恶魔,五月三号,诺曼工作室」

每翻开一个新的月份,菲芙便能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目标。

「蒙瑞拉女士,刚刚说的没有一个来源相同,真的是这些订单吗?」尼达拉普边抄写边疑惑地问道。

「商家为了累积信誉,做生意时会使用同一个名字,尤其是艺术家,所以反过来想,经常换名字跟包装的工作室就有问题了。」

「意思是?」

「刚刚那些小工作室除了念到的资料以外从来没有出现过,以艺术家来说他们相当可疑,垂死挣扎的恶魔,四月七号,古瓶工作室。」

「为什幺不纪录买主?」

「因为买家都是同一个人。」

实际资料比之前透过情报组织拿到的更加齐全,让菲芙兴奋得停不下眼,感觉每翻开一页,距离真相就越来越近。

突然间她停了下来。

不只如此,半精灵冷汗直流,目光故意偏向别处,颤抖的手缓缓阖上纸本。

「蒙瑞拉女士,这页怎幺了?」

尼达拉普低下头,试图了解书页上的秘密。

「不要看!」

菲芙试图出声警告,可惜为时已晚。

圣武士在帐簿被完全盖上前瞥见资料一角,上面记录的文字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而是魔法符文。

与此同时,尚未完全阖起的书页上爆发出剧烈白光,连同周围三人一起吞没。

下一瞬间膨胀的能量快速释放,房门被冲力弹飞,会客室里所有东西无一倖免,几乎都被炸得体无完肤,使整栋建筑为之震荡,甚至在结束后落下阵阵粉末。

尘埃还未落定,普罗曼首先探出头,蹑手蹑脚地走入其中环顾四周。

其后跟着以白色兜帽抖蓬掩盖全身的纤细女性,一进来便低头检查尸体。

威尔逊与他所坐的沙发一起瘫在墙边,酒瓶瓷器碎的碎倒的倒,悬挂高处的动物头颅被暴风撕去半边面容,露出底下灰白色的填充物。

看向另一侧,轻装法师已不见蹤影,唯独穿戴全身盔甲的圣武士匐匍在地,双手抱胸好似在保护重要之物。

普罗曼狐疑地回过身,与白衣人彼此交换眼神,在对方点了点头后小心翼翼地靠近,一脚踢开尼达拉普。

下面什幺都没有。

「不准动。」

冰冷的触感沿着金属表面爬上白衣人后颈,菲芙的声音飘蕩在空气中。

业务员立刻抡起拳头。

「听她的话,普罗曼。」

白衣人说话温吞缓慢,是个成熟女性的声音。

「业务员,站到角落去。」

普罗曼谨慎地靠着墙,双手背在身后,完全按照透明人的指示行动。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妳是谁?」菲芙的魔杖抵得更深。

「我是谁不重要。」

「不要打哑谜,你没有护卫保护,我的法术可不长眼。」

「呵呵呵⋯⋯妳似乎搞错了,蒙瑞拉小姐,让普罗曼退后并不是因为害怕。」白衣女子故意靠向透明人,让金属棒在衣服上留下戳痕,她笑着继续说道:「而是因为对付妳,我一个人就够了。」

「是吗?」

菲芙即刻咏唱起咒语,将火焰环绕于魔杖旁,热度随着柄传导至末端,发出剧烈的橘红色光芒,眼看就要发射。

但对手仅仅只是念出一个符文,便把聚集的灵光打得烟消云散。

而且她动作之快,在半精灵还来不及搞清楚状况前回过身,一拳打向某个位置,将那看不见的人推至墙边,留下硕大的泥印。

之后菲芙缓缓现身于会客室内,不可置信地望向对方。

「为什幺⋯⋯看得见⋯⋯」

「我没有好心到跟你解释,蒙瑞拉小姐。」

「我也没期望你会如实回答。」

半精灵高举右手施展法术,将蓝色灵气凝聚于掌心,爆发出足以杀死野猪的闪电。

「哦?」普罗曼略为惊讶,依然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

菲芙大步跳跃,顺着冲劲挥拳,目标直取肩头。

相较于如此敏捷的攻势,白衣女子丝毫没有防备,静静等待敌人杀来。

鸣响轰然,雷光炸裂。

拳头结实地打在肉体上。

被攻击之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幺会⋯⋯」

这体验不是第一次,两年前在库瑞萨尔竞技擂台上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思绪一转,半精灵反手朝上,趁对方轻敌时袭向头部,可是她的目标不在任何一个弱点。

而是揭开白衣女子的兜帽。

魅惑的右眼闪烁阵阵红光,金色髮丝随拳风飘动,最令菲芙吃惊的是,那容貌简直就是长大后的丽塔。

「原来⋯⋯我应该叫妳丽塔的母亲⋯⋯」半精灵退出五呎,眯起眼睛狠狠瞪着对方:「还是应该称呼妳为传送门之战的引发者莉莉丝?」

「不论我是谁,妳的下场都不会改变。」

「不是你说了算!」

菲芙拔出挂在腰间的细剑,跨出右脚结合扭腰转体,用尽全身力量刺向对手。

相较于刚才的战斗,没有附加任何魔法的攻击显得更加凌厉,逼得白衣女子侧身闪躲,趁着攻势减缓拉开距离。

反倒上了半精灵的当。

菲芙大声咏唱咒语,四颗魔法飞弹顿时自指尖喷发而出,于空中迴旋后稳稳命中目标,打得对方必须压低身形才能维持平衡。

「很敏锐的观察力,不愧是艾维城的首席法师。」

「这是你小看我的代价。」

「代价?呵呵⋯⋯」莉莉丝摀着嘴,抬起头笑得像个贵妇,她鄙睨着半精灵:「踩进蜘蛛网的可怜小虫,连自己的处境都不清楚。」

话语尾音刚结束,锐利物已经从完全不同的方向刺进菲芙背部。

「呜!」

意外的攻击让她陷入了混乱,魔法、暗器、其他偷袭者,各种可能性浮现在脑海,以至于放着眼前的敌人不管,转过身防备看不见的刺客。

然后才发现,攻击自己的竟然不是人。

而是从地板上升起的带钩触手。

本来不该出现在城邦里的异形怪物,直接大喇喇从石头地板中窜出,甩动连接在末端的利爪。

与此同时,另外两只一样的怪物穿破地面直袭而来,半精灵赶紧挥剑拨挡。

「哎呀,你对我的宝贝可真是兇狠。」

菲芙没有空理睬莉莉丝的冷嘲热讽,光是应付这几只触手已经让她忙不过来,让相同伤口又中了招。

这次不是来自扭曲的勾爪,而是白衣女子的徒手攻击。

不只如此,她撕开伤口,让鲜血自白皙皮肤中喷洒而出,流进石砖间的隙缝。

「啊啊啊啊啊啊!」

疼痛迫使半精灵放声惨叫,到了几乎晕厥过去的程度。

不能死在这,必须回去告诉影。

菲芙迴转细剑,逼退所有靠近自己的敌人,然而双拳难敌四手,触手们的偷袭防不慎防,又在后腰际凿出缺口,让她体力不支单膝跪地。

「影,妳是说这家伙吗?」

半精灵再抬起头时,眼前不是原本的白衣女子,而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男人。

黑色短髮,半长不短的耳朵,与白色长袍格格不入的冷漠脸孔,比石头还冰冷的眼神。

菲芙的牧师护卫--影.骇。

「哦?原来妳喜欢这小子啊。」变身恶魔开口说话,发出男性的声音。

「我警告你,不要窥探我的内心⋯⋯」

「别拒绝我,大小姐,妳明明爱我爱得要死。」牧师弯下腰,脸对脸贴得特别近。

「该死!别用他的样子说这种话!」

半精灵举剑刺向影,等对方闪向右侧后反手用剑柄追打,没想到这一招毫无作用,反而被扣住手腕限制行动。

「大小姐知道我为什幺对妳不理不睬吗?」

「闭嘴,冒牌货!」

即使用尽全力也无法抽回右手,菲芙憎恨的眼神直瞪着牧师。

「因为我对大小姐没有任何感情,如果不是草夜先生的指示,我才懒得跟妳扮家家酒。」

「住口!」

「妳应该也察觉到了,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影不是这种人。」

「哦?妳的内心深处可不是这幺说,菲芙大小姐。」

「到底想侮辱他到什幺程度⋯⋯恶魔⋯⋯」半精灵咬着牙,依然动弹不得。

「侮辱?我只不过是映照出菲芙大小姐最底层的想法。」

「够了⋯⋯真正的影会来帮我,不管什幺时候⋯⋯」

「噢,当然,菲芙大小姐,但请妳分清楚,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妳,而是为了草夜先生,做为妳的守卫牧师,仅仅只是因为妳是草夜先生宝贵的独生女罢了。」

「不对,不是这样⋯⋯」

「不然你说说看,素昧平生的我有什幺理由保护妳,在妳成长到足以独当一面后还要牺牲自己的时间。」

「可是我没有强迫⋯⋯」

「对,菲芙大小姐期望即使没有约定我也自愿保护妳,内心深处又害怕失去束缚之后我会离开,真是矛盾啊。」

「不要再说了⋯⋯」

「大小姐想要我自由,却希望我继续待在身边,未免太自私了吧。」

「不是⋯⋯我不是⋯⋯」

「从来听不进我的建议,没有顾虑过我的感受,只管自顾自地往前冲,让我差点死在怪物跟刺客手中。」

「那是意外⋯⋯我不想伤害你!」

「说谎,你只想拉拢艾尔斯,不在乎我的安全,这幺自私的大小姐,竟然还想奢求我的爱?」

「不是的!」

内心失去平衡的瞬间破绽百出,让影抓準时机一拳打向半精灵胸口,正对着心脏的位置。

砰!

承受直击的菲芙呕出了鲜血,眼泪流落地面的同时也失去了意识,软倒在牧师的怀里。

他嘴角上扬,轻蔑地看着怀中之人,好比早已预料会有如此结果。

「莉莉丝大人为何不杀她?」从头到尾不发一语的普罗曼突然开了口。

「因为我现在变身的这个家伙⋯⋯如果没有记错,他比你想像的更棘手。」莉莉丝单手一挥,触手们全钻回地底,自己也变回原本白衣女子的模样。

「哦?」

「那些尸体你可以拿去当成商品卖掉,至于这家伙⋯⋯」

莉莉丝眯起眼睛,上下打量起怀中的半精灵女性。

「我有其他的打算。」

  • 名称:刺客信条1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