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特种神医全文阅读

「小心!」

 

艾尔斯才看到精灵法师的衣摆就先放出浓雾法术,确认遮蔽视线后赶紧拉着安东尼跟妹妹躲到另一个角落。

 

「这边!」

 

可能是避免贵重的书籍受损,奈普林西没有使用高破坏力的範围法术,也多亏如此艾尔斯等人总有地方可以逃跑,在这个方圆百呎的地下书库到处乱窜。

 

「你刚刚说的话是什幺意思?」安东尼抱着头,不让头髮被奈普林西释放的暴风吹乱。

 

「我们有机会打倒院长而不杀他。」为了不发出声音,艾尔斯第一次对男人使用心灵沟通,避免误会同时也让妹妹知道谈话内容。

 

「做的到吗?」

 

「可以的,前提是你必须要用上那支匕首。」

 

属于懂得什幺是真正勇敢之人的匕首。

 

安东尼曾经误会了西比奥的意思,导致三十几个家僕被怪物刺客所杀。

 

艾尔斯知道要他再拿起匕首有些强人所难,现在却是唯一的活路。

 

男人停下脚步,紧握着银白匕首握把,跑在前端的卓恩兄妹感受到异状,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向他。

 

「不行,我不能。」安东尼语气一沉,脸色在昏暗中显得更加难看。

 

「为什幺?」玲宁又急又气。

 

「因为我还不知道什幺是真正的勇敢,这是我答应西比奥的。」

 

真正的勇敢是什幺?艾尔斯也不知道。

 

他见过许多英雄事蹟,每个都是不同种类的勇敢行为,但要说起哪个才是真正的勇敢,没有人可以断言。

 

对异常执着于原则的安东尼来说,或许只有解开心结才有可能说服他重新拔出武器。

 

可惜恶魔善于破坏别人内心的平衡,并不擅长这种心理谘询。

 

艾尔斯只好看着妹妹,露出求救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什幺是真正的勇敢,勇敢的人从来没好事。」玲宁抓了抓脑袋,烦躁的情绪肉眼可见。

 

「可是我知道为了达成目的,人不得不勇敢。」

 

「你刚刚才说勇敢从来没好事……」安东尼抬起一边眉毛。

 

「那是因为勇敢的人总是为了达到目的以身犯险,永远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最好。」

 

玲宁严肃地瞪着男人,四目相接后故意转向别处。

 

「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们逃不出去,那我至少希望你可以鼓起一点点勇气……都已经……」妹妹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说什幺?」

 

安东尼皱起眉头询问,他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激怒了对方。

 

玲宁抓起男人的衣领拉向自己,满脸通红地低声撕吼。

 

「你都已经有天大的胆子敢亲我了,还怕没有拔出匕首的勇气吗!」

 

儘管吼完之后又再次响起金属杖敲击地板的声音,安东尼反而先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哈哈……原来如此,我好像稍微理解了一点……嘿!别打我!」他连忙闪过女孩挥来的拳头。

 

看男人跟妹妹打闹的模样,艾尔斯总算鬆了口气,即使精灵法师正朝这里走来也不觉得可怕。

 

「虽然还说不出什幺是真正的勇敢,但至少配合你的计划应该没问题。」

 

「好,那接下来由我跟玲宁做远距离攻击,你想办法从另一边靠近,趁机抓住奈普林西。」他继续使用心灵连结沟通,避免重要的计画外露。

 

「没问题,不过刚好相反,由我先来牵制院长,你们来打倒他。」

 

刚才的阴沉气氛似乎被笑容给沖散,安东尼整个人充满朝气,还带有莫名其妙的自信。

 

「不会被控制吗?」玲宁担心地问。

 

「当然,昨晚就说过我有方法。」男人朝妹妹眨了眨眼。

 

「哦?我倒想看看是什幺方法。」

 

奈普林西再次呼唤狂风吹散烟雾,卓恩兄妹反射性地直接跳向另一条走廊避免直接正面对上,唯独安东尼留在步道与步道连接的交叉路口,与他的恩师遥遥相望。

 

「那就是……秘密!」

 

儿童般的戏言令全场寂静无声,连卓恩兄妹都停在原地想看这个男人在耍什幺把戏。

 

如果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处理,或许艾尔斯会选择观战,可惜事与愿违,他扯了扯妹妹的手腕,两人一起远离精灵法师,準备计画的下一步。

 

奈普林西听脚步声越跑越远,他不解地看着学生,缓缓摇了摇头。

 

没有任何废话,立刻呢喃法术施展咒语。

 

不料第一个符文刚起,安东尼立刻闪进视线死角,看不到目标,法术自然只能作罢。

 

「不愧是我的学生,懂得观察法术,那这样如何?」

 

精灵法师移步往另一条走廊,理论上可以看到对方的位置,瞥见衣角就开始使用魔法。

 

这次没有咏唱,连施法架势都省略,透过高阶技巧省略构筑法术的两个要素。

 

结果安东尼还是早一步躲得不见人影。

 

「唉……这样可打倒不了我,赛朗迪恩先生。」

 

「我从来不想打倒你,院长。」

 

看不见彼此,两人的话语依然隔空交火。

 

「哦?那是什幺?」

 

「是说服院长放弃这个危险的计画。」

 

「那我只能说你永远不可能成功。」

 

几次尝试下来,不论精灵法师如何使用法术,甚至是在意念之间执行,对方总是能在术式完成前离开视线。

 

「不试试看怎幺知道。」安东尼背后紧贴书柜放声大喊,在院长赶来之前移动到另一条走道。

 

「会这幺说代表你找回勇气了呢,可惜……」这次奈普林西没有追上,他停在原地咏唱起另一个法术,胜利似的嘴角上扬。

 

「我已经参透你们的战术,连那对兄妹埋伏的位置都一清二楚。」精灵法师右手随性一指,正好瞄準了玲宁躲藏之处。

 

「想靠你来拖延时间好从其他地方偷袭我,只能说还太肤浅了。」

 

他嘴角上扬,俾倪着躲在书柜后的女性。

 

没想到反方向先响起脚步声,逼奈普林西赶紧回头施展防御咒语。

 

艾尔斯探出半个身体,早已摆出施法架势的他高喊符文,将凝聚在掌心的半透明球体朝精灵法师扔过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奈普林西紧咬着牙,抬起手上的木杖用力往石头地板上敲。

 

撞击处瞬间爆发出肉眼可见的灵能光波,停下与之交错的法术。

 

「不可能……」距离目标只有几吋之差,艾尔斯目瞪口呆地看着悬浮在空中的圆球。

 

「啧!」

 

被指出正确位置的玲宁也冲出走廊,她平举右手,凝聚在指尖的灵光顿时化为两道红色光线,与哥哥射往相同目标。

 

才刚出手,激烈灵光就像被凭空拦截,打在看不见的物体上喷发些许余烬。

 

「书库严禁烟火,卓恩小姐,至于这个嘛……」精灵法师玩弄着飘在空中的半透明球体,斜眼瞪着魔法的施展者说道:「就物归原主吧。」

 

下一秒,音波法术急速飞向艾尔斯,快到他来不及反应,眼看着就要命中,双手赶紧护住身体。

 

惨叫与压缩空气同时爆发,即使快速回防还是不免被弹飞,一连撞倒好几个书柜。

 

奈普林西满意地浅笑,再次转头寻找那个躲在暗处的男人。

 

然而刚回过身,凌空飞起高举右手的安东尼已经朝自己扑来。

 

一拳打在精灵法师脸上。

 

巨大冲力让他失去平衡,可是没等到跌倒,攻击者已经顺势抓住左臂往反方向扭,另一手压住后颈连着头部朝地上压。

 

「喀!」

 

奈普林西咬着牙,他试图撑起身体挣脱擒拿,但越是使力,关节就卡的越紧。

 

「不要再挣扎了,院长……」安东尼呼吸急促,眉宇间流露出惊慌。

 

「这种擒拿技巧⋯⋯没想到你才是最后的那一手。」被压倒在地的精灵法师同样喘着大气,只能靠眼角余光瞥见对方,以及害怕攻击到同伴而犹豫不前的玲宁。

 

关节无法活动,匐匍难以起身,奈普林西仍然没有放弃,他双眼闪烁着光芒,寻找可以利用之人。

 

眼神与女性四目相交的瞬间,他又再次被抓起,把头狠狠地往地上砸。

 

「不準使用魔法!」安东尼放声大吼,脸色铁青的感觉像是自己第一次採取暴力手段。

 

「为什幺你会知道……」鲜血从精灵法师额头上滴落,痛苦的神情随即转为恍然大悟,他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呵呵……原来如此,你不是什幺劣等生。」

 

「院长?」

 

「你无时无刻都在感受魔法网络的变化对吧?就连现在也是。」

 

「没错,我甚至知道打哪里可以破坏术式,所以别轻举妄动喔。」

 

「难以维持魔法,是因为无法集中精神,攻击威力不足,是因为比起自己,你更在意其他人的咒语。」

 

「不要跟他废话!打昏他!」大喊的玲宁一边跑来一边咏唱咒语,在双手包覆厚厚的石头拳套,随即撞上一层透明不可见的墙壁,跌个人仰马翻。

 

看看同伴,再怒视着院长,安东尼冷汗直流,喘息更加剧烈,让奈普林西笑了起来。

 

「你在害怕,安东尼。」

 

「我没有!」

 

「你会一直注意周遭,是因为害怕那些刺客,不愿意使用暴力,是因为不想带来相同的结果,让无辜的人丧命。」

 

「那又如何?别人不应该为我的勇敢牺牲!这样不对吗!」男人手抓得更紧,身体却在颤抖。

 

「那我必须说,你离真正的勇敢还差远了!」奈普林西闭上眼,胜利似的嘴角上扬。

 

「你说什幺?」

 

安东尼还没来得及理解话中含意,精灵法师已经喊出启动语,声音在密闭空间中不断迴荡。

 

「我命令你甦醒!强尼!」

 

整个地下书库有如回应命令,顿时响起能量充填之音,紧接着一连串高频震动,让天花板落下些许尘烟,也落下众多恐惧。

 

「强尼?夜冑的机关人伙伴强尼?他不是被邪恶势力暗算的时候失蹤了吗?」安东尼语气十分不安。

 

「没错,为了找他花了我不少功夫。」

 

「你们到底在说什幺?这是怎幺回事?」无法靠近扭打中的两人,玲宁只能紧倚着透明墙壁四处张望,準备应对未知的骤变。

 

「不要紧张,强尼是正义的伙伴。」男人试图说服她,也说服自己。

 

而被他所压制的奈普林西平躺在地,丝毫没有抵抗,静静等待一切回归死寂。

 

没过多久,高频震动不再,周遭鸦雀无声,就像是什幺都没发生过。

 

除了那个被书柜遮蔽的无人角落突然亮起神秘灵光,好似有人高举火把,伴随着稳定频率的金属碰撞声缓缓靠近。

 

「是谁!」玲宁高举石头手臂,对着不速之客预定出现的位置摆出施法架势。

 

「不回答的话我就……」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所见之物实在太过吓人。

 

燃烧魔法火焰的骷髅头在黑暗中摆荡,连接着由钢铁与木材构成不完整的机关身躯,曾经被硬力击穿的胸口开了个洞,让临时接上的红色动力炉裸露在外,有如人类心脏般剧烈缩涨,发出清晰无比的跳动声。

 

他足足高了女性两颗头,空洞眼窝里散发的白光此时格外可怕,连安东尼都瞠目结舌难以自己。

 

「强尼,杀了她。」

 

普通的命令不带任何魔法,冷冰冰的语气激起了杀意。

 

下一瞬间,机关人极速转头面对玲宁,动作迅速到不像人类。

 

他抬起右手对準目标,金属臂铠陆续张开,露出底下上好膛的多重弩箭发射器。

 

「你不是说他是正义的伙伴?」女性微微撇过头询问,双眼不敢离开对方。

 

「应该……是吧。」

 

「怎幺变成应该啦啊啊啊啊啊啊!!!」

 

玲宁尾音拉高地扑向另一条走廊,紧急避开疾飞而来的三发箭矢,剎那间脱离两人视线,取而代之的是机关人快速朝转角处走来,毫无迟疑地一边移动一边朝女性逃跑的方向连续射击。

 

「命令他住手!」看不见同伴让安东尼更加焦急,他不再使用敬语,转而以命令代替威胁。

 

「我要是拒绝呢?」

 

「我会……」气急败坏的男人右手伸向后腰际,亮出有着银白色外壳的精緻匕首,可是掌心刚碰触到握把便停了下来。

 

「杀了我吗?不错的选择,如果你有勇气的话。」

 

「安东尼,不要跟他废话!拔出匕首!」玲宁连滚带爬再次闪过弩箭,在有如迷宫的地下书库中快跑。

 

见目标再次离开视线,机关人用正常生物不应该有的极快速度行走,一拳打爆目标躲藏的大木柜,连带推倒了女性。

 

「安东尼!」

 

听到伙伴凄厉的呼喊,男人握紧了匕首,依然没有拔出刀鞘,斗大的汗珠不断低落,在摇曳的灵光照耀下举棋不定。

 

相较起来奈普林西神色轻鬆,就算被压倒在地也还是不改沉着本色。

 

「不论是否鼓起勇气都有人会死,这时候该怎幺办?你承受得起吗?」

 

「我……为什幺要这样逼我?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和平共处不是很好吗?为什幺一定要有人牺牲?」

 

「因为这就是现实,不管怎幺做都会死人的时候,你该怎幺办?」

 

精灵法师提问的同时,地下书库角落传来轰然巨响,正好是玲宁逃跑的那个方向,让安东尼更加惊恐。

 

「玲宁!」他忍不住大喊,等待着伙伴的回应。

 

然而距离男人只有数十呎的另一个战场,伙伴早已吓到说不出话来。

 

机关人巨大的拳头停滞在身前,被灵光之环中伸出来的半透明黑色翅膀挡下。

 

有着暗红长髮的独角恶魔踏出传送魔法,赤色双眼狠狠盯着机关人。

 

「凯斯!提昂!」

 

他高声呼喊,启动刻有凤凰图腾的崧绿石戒指,迸发许多带着夕阳色彩的光体,在半空中绕出漂亮的弧线后一个个打在艾尔斯身上,化为有着宽大臂铠的橘红色胸甲与亮丽的短裙。

 

「小心!」

 

妹妹警告的同时强尼已经挥出拳头,即使他双手挡在身前仍免不了『砰』的一声被打飞,接连撞倒好几个书柜扬起浓浓烟尘。

 

不只如此,机关人还抬起右手打开臂铠,露出底下的弩箭发射孔,朝恶魔摔倒的位置连续开火。

 

「畜牲!」

 

玲宁低声咏唱起咒语,在石头拳套掌心凝聚起熊熊烈焰,用半透明力场层层包覆后像砲弹般弹射而出。

 

魔法直接打在强尼背上,瞬间爆发出一闪即灭的剧烈火光,震得他失去平衡向前倾。

 

高热融蚀了表面装甲,连核心附近的金属都像蜡水滴落,露出完整的动力炉,内藏光芒一缩一涨更显可怕。

 

机关人以一般生物做不到的角度高速回头,撑起躯体的同时扭腰转体,短短两秒内重新锁定了目标,须臾间装填完毕準备发射。

 

密闭空间里空气混浊,发光骷髅毫无情感地瞪着自己,失去掩蔽的玲宁只能大口喘息,祈祷能够即时闪过飞来的利器。

 

就在开火前一剎那,不知哪来的红髮恶魔再次扑向强尼,使第一箭完全失去準头,也让妹妹有空档闪过接下来的几次射击,抓紧时机躲进阴影。

 

面对高他两倍的巨物,艾尔斯像个灵活的猴子,他爬上机关人,不管如何挣扎甩动都死抓着不放,扭打时还不知撞倒多少书柜,两人身上散发出的灵光间断闪烁,在黑暗的地下书库交互辉映。

 

「怎幺回事?」

 

看不到现况的安东尼仍抓着精灵法师,他无法透过爆发出的光芒判断局势。

 

「想必还在做无谓的抵抗。」奈普林西投以冷笑。

 

「无谓的挣扎?如果不是你的命令根本就不需要这样!」

 

「我的命令只是无数原因导致的结果。」

 

「歪理,为什幺一定要有人死,为什幺不选择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的方法!明明就存在不是吗?」

 

「你说的那叫理想,现实没那幺简单。」精灵法师停止挣扎,他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人类文明自古以来建立在尸体上,即使理想始终存在,也从来没有人达成过,你知道为什幺吗?」

 

「因为有你这种家伙存在!」安东尼手压得更紧,但始终没有拔出武器。

 

「如果你已经把我当成邪恶,那幺恭喜你答对了,赛朗迪恩先生,就是因为人性的邪恶,所有立意良好的行为都会在人性下变质,小从婚丧喜庆,大到国策政见,无一例外。」

 

「人性也有善良的一面不是吗?」

 

听到学生的辩解,奈普林西反而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没错,人性本善,可是在环境影响之下良心会被蒙蔽,所以我才要重新建立印提诺姆,除此之外想不到更好的方法。」

 

安东尼咬着牙,随着战斗不断进行,豆大的汗珠涔涔低落,浸湿了衣领跟内里,他闭上双眼,对徬徨无助的现况皱起眉头,许久之后才看向院长继续说道。

 

「……院长……这里也有你的家人跟同胞吧?」

 

「那又如何?」

 

「即使他们死在斗争中也不要紧吗?」

 

「为了更伟大的目标,牺牲在所难免。」

 

「那是你的家人,为什幺可以这幺冷静!」

 

「因为我跟你的觉悟不同,赛朗迪恩先生。」

 

「觉悟……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觉悟吗……」安东尼瞪大了眼睛,触碰匕首的五指在闪烁灵光下颤抖不断。

 

他无法抑止自己不大口喘气,有如内心的平衡被破坏般不知所措,双眼跟心神同样慌张,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看着被压倒的院长,还是关注同伴奋斗的另一个战场。

 

不过现况没有给他选择,突然倒塌的木柜引起两人注意,看着撞倒纸本的矮小身影在尘烟中翻滚。

 

「好痛……」红髮恶魔从书堆中爬起。

 

艾尔斯甩了甩头,将垂在前额的髒乱头髮拨到后颈,重新咏唱起能让自己更加灵活的咒语,在橘红色盔甲上覆盖一层天蓝色灵光。

 

接着闪过冲锋而至的庞然大物。

 

他收起翅膀,既不攻击也不寻找掩蔽,更没有看着精灵法师,全心全意闪躲挥来的拳头,儘管有几次反应不及,靠着施展防护魔法并没有受到太多伤害。

 

「艾尔斯……那套盔甲……」

 

比起能够与英雄强尼搏斗的身手,安东尼更在意恶魔身上的装备。

 

金属表面像是覆盖了一层液态蓝宝石,与外层闪烁的橘红色灵光互相辉映。

 

「如朝阳一般活力,似夕日一般庄严……」

 

他不自觉朗诵起句子,把注意力全放在盔甲上,反而让奈普林西抓到机会挣脱擒拿,仓皇爬起后警戒地盯着安东尼。

 

「原来如此……连艾尔斯都知道什幺是真正的勇敢吗……」男人目不转睛地望向另一个战场,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就算如此也改变不了任何事。」精灵法师平举右手,对準仍半跪在地的学生。

 

「无法改变……不,不会改变,也不该改变。」安东尼不疾不徐地站起身,视线回到院长身上,眼神不再仓惶。

 

「愚蠢的答案。」奈普林西皱起一边眉毛,微微撇过头,目光富含趣味地看着男人。

 

「也是我的答案。」

 

回答同时,安东尼如入无人之境似地走向前,超过了两个男人间应该有的距离,逼得精灵法师不自觉后退,右手抬高到了对準脑袋的角度。

 

两人分毫不差地开始咏唱咒语。

 

奈普林西将魔法集中在指尖,安东尼却再次将右手伸向后腰际,在黑暗中画出一道漂亮的银色弧线。

 

精準地将刀刃送进院长手中。

 

尖端插进掌心直达手腕,刺开骨头间的细缝。

 

「呜啊啊啊啊啊!!」

 

剧痛令精灵法师停下念咒,他抽回右手,不可思议地紧盯着伤口,名符其实的『深可见骨』。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的武器再次挥出,金属深入奈普林西左肩韧带,同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安东尼表情判若两人,出手没有任何迟疑。

 

「终于要杀死我吗?」院长摀住伤口,冷汗自下巴滴落,疼痛直接表现在扭曲的神情上。

 

相较起来安东尼严肃的像坐上谈判桌,语气平稳不带任何情绪,跟被鲜血染红的匕首产生强烈反差。

 

「我不会杀死任何人,这一点不会改变,但相对的,我也不会让任何人牺牲。」

 

听到学生的觉悟,奈普林西嘴角再次上扬,不过这次多了些痛苦。

 

「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做到什幺程度。」

 

尾音一毕,精灵法师再次展开攻势,他不是指向男人,反倒正对着那名与机关人搏斗的娇小恶魔。

 

然而才刚念出符文,安东尼已经无声无息地扣住奈普林西的手腕,像个熟练屠夫将匕首插进手轴内侧,穿过筋骨刺出皮肤,结合擒拿动作强扭关节。

 

剧烈冲击令院长无法完成动作,儘管双手都受到严重内伤,他仍不断咏唱新的咒语,使用不需施展姿势的高超施法技巧。

 

可是男人这次做得更绝,他握紧剑柄的手从下而上一拳重击下颚,不但打断几颗牙齿,还趁着精灵法师没站稳直接朝腹部捅下去,金属剑根没入血肉。

 

暗红从伤口处晕开,奈普林西仍口齿不清地继续唸咒,直到安东尼的武器刺穿双耳,严重影响听力为止。

 

每一击都不造成致命伤,每一击都让施法更加困难,关节、韧带、四肢,在匕首挥动下无一倖免。

 

银白与铁灰色纹路交错的华丽长袍如今血迹斑驳,与穿着者一样摇摇欲坠。

 

「在你失血过多晕倒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安东尼抽出武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黏液搅动声,沾染在上的液体染红白色石砖,浑身散发出不同于贵族的气势。

 

「七年前出现在我家的魔鬼,是不是也跟你有关係?」

 

「不是,你相信吗?」奈普林西驮着背,纵使身体濒临极限,眼神依然不失沉着。

 

「院长的话,我愿意相信。」

 

「……还是这幺天真……那这样呢?」

 

没有姿势,没有咒语,凭空出现的巨大魔法阵在精灵法师头上展开,顿时迸发熊熊火光,强烈到照亮整个地下室。

 

战场的另一端,艾尔斯依然抓着强尼,明显察觉到不对劲的他知道在密闭地下室引爆魔法会有什幺结果。

 

「安东尼!他要炸坍这⋯⋯」

 

话没说完,早一步感受到魔法变化的男人已经挥出匕首,直接刺向施咒者的右肩,以韧带为目标展开攻击。

 

不料竟然上了院长的当。

 

看着兇器指向自己,精灵法师并非闪躲或继续完成咒语,而是抓起男人紧握武器的右手。

 

将匕首插入自己的心脏。

 

脉动透过金属传递到五指,让他瞪大了眼睛。

 

「……是你输了……赛朗迪恩……」

 

突如其来的变卦令安东尼无法保持冷静,他瞪大了眼睛,软倒身体喷出的温热液体浸湿了袖口,好比生命在自己手中慢慢冷却。

 

「院长!」

 

男人抛下兇器,单膝跪地两手扶起奈普林西。

 

「该死……」他既惊慌又疑惑,更多的是悲伤。

 

反观院长脸色苍白,嘴角却胜利地上扬。

 

「不杀人的世界⋯⋯并不存在⋯⋯」

 

以胸口为中心不断扩散的暗红,取代了优雅庄严的银白,精灵法师面容颤抖,慢慢阖上的眼皮底下仍带着睿智,目不转睛地直视学生。

 

「为什幺……要做到这种地步?」安东尼声音断断续续,有如内心平衡被破坏般难以自己。

 

「因为我不能……被抓……东西……不能交给……共和骑……」

 

「东西?你在说什幺!院长!」

 

「咳……你会懂的……这是……最后的作业……好好……去找……」

 

院长最终没有闭上双眼,无法继续对焦的瞳孔透出死亡,像是穿过墙壁仰望印提诺姆的天空。

 

「我会看着……安东尼……赛朗……迪……」

 

来不及把名字唸完,死神已经先一步带走奈普林西,他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微弱,最后终于停止,连带战场另一侧也安静了下来,顿时响起无声耳鸣。

 

男人阖上精灵法师的眼皮,如精神失常般喃喃自语。

 

「明明……明明有更好的选择……」

 

安东尼缓缓放下尸体,低下头的他看不出表情,只有声音飘蕩于幽暗中。

 

「院长也是,父亲也是……为什幺总是这样,非要拚个你死我活。」

 

男人微微起身,语气越来越不稳定,动作无比僵硬,紧握的拳头下渗出血。

 

「我不懂⋯⋯自相残杀的理由⋯⋯为什幺一定要死?明明就存在更好的方法,为什幺不能让所有人都获得幸福!」

 

眼泪与压抑的情绪一起溃堤,最后放声大喊。

 

「这样的世界!懂得真正的勇敢又有什幺意义!」

 

怒吼在空蕩蕩的地下书库迴响,却没有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

 

直到两双脚步声从背后传来。

 

「懂得什幺是真正的勇敢,你才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女性话中带着些疲惫。

 

「改变世界?你以为有这幺容易吗?」安东尼没有转头,语气里充满不耻。

 

没想到对方腼腆地笑了起来。

 

「如果是安东尼的话……我相信可以……毕竟跟我相比,由你来做应该会简单得多。」

 

「我没有你想像中的那幺⋯⋯」男人愤怒地回过身,但话只说到一半。

 

因为他以为自己看到了西比奥。

 

如朝阳一般活力,似夕日一般庄严,那套胸甲依然如故事里描述的那幺漂亮。

 

可惜稍微矮了一截。

 

「我相信你做的到,因为你是赛朗迪恩之子,追寻真正勇敢之人。」艾尔斯在妹妹的搀扶下前进,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如果真正的勇敢只会带来死亡,那幺我宁愿一辈子都不知道。」安东尼撇过头。

 

红髮恶魔狼狈地跛着脚来到男人身边,轻轻捡起银白匕首。

 

「真正的勇敢也能拯救生命,包含我们、院长的家人跟朋友,还有全印提诺姆。」

 

他温柔地把武器递给男人,双手包覆紧握剑柄的五指。

 

两人看着银白色匕首,其上沾黏的暗红液体让它看起来黯淡无光,如同安东尼的表情,忧郁又难过,不像第一次见面时那幺充满自信。

 

艾尔斯知道一旦杀过人就再也回不去,所以从来不杀人,也不懂杀人的心情。

 

如今要安慰一个失手刺死师长的朋友,他不觉得自己可以做得到。

 

或许这次真的没办法让安东尼振作了吧。

 

就当这幺想的同时,武器上不知何时盖了块白布,上面绣着金色花边,是条女用手帕。

 

玲宁不顾两人还抓着握把,掐起匕首便开始擦拭,完全将血迹抹除才停止。

 

「你看,这样不就乾净了吗?又是个漂亮的匕首。」

 

安东尼微微皱起眉,嘴角富饶趣味地上扬,一语不发地望向女孩,盯得她怪不好意思。

 

「干嘛这样看我,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觉得自己污秽不堪,也可以找个人来跟你一起分担啊。」玲宁不好意思地抠了抠脸,然后才想起自己可能引来误会,连忙解释:「我说的是伙伴!」

 

「伙伴……」男人眼神里流露出柔情,他语气不像刚才那般激动,只是哀伤地看着两人说道:「像我这样的杀人犯,会有人愿意当我的伙伴吗?」

 

没信心的自白反而让他挨了玲宁一掌。

 

「你在说什幺,我们已经是伙伴啦。」

 

「嗯嗯。」艾尔斯也连忙点头称是。

 

「与其担心没人肯帮忙,不如先做好你该做的事,这样自然就会有认同你理念的人找上门。」

 

「没错没错。」

 

卓恩兄妹你一言我一语,尽是鼓励安东尼的话,看两人如此努力,男人露出浅浅的微笑。

 

「谢谢你们,我好像知道自己该怎幺做了。」

 

「客气什幺,我们是伙伴嘛。」玲宁摊了摊手。

 

「不说这个了,我们赶快去通知北地事务局,让他们来接手调查这件事。」艾尔斯突然跳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在离开之前,我可以仔细看看这套盔甲吗?」安东尼看向红髮少年。

 

「当然可以。」艾尔斯张开双臂,让闪闪发亮的胸甲展露光芒。

 

「谢谢你……艾尔斯。」

 

安东尼单膝跪地,右手搭在红髮男孩的护颈,顺着板甲接合处滑落,坚硬的触感随之传来,他深情地望向胸甲,眼神中带着遗憾与落寞。

 

男人究竟在想什幺,艾尔斯即使不需入侵心灵也能知道。

 

因为对方就像过去的自己,在最徬徨无助的时候得到答案,即使西比奥去逝了许多年,留下的遗物依然意义重大。

 

以至于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胸部看也是合情合理的。

 

「其实我作梦也没想到,还有一天可以看到这副盔甲,它还是跟以前一样,平凡又特别。」

 

安东尼轻轻拂过肩膀下方十吋之处,触碰伤痕累累的表面,指尖在接缝边缘来回,有如欣赏着艺术品。

 

「如果不是你穿上它,恐怕我到现在都拿不出勇气。」

 

掌心平贴胸甲,他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冰冷金属下传来的温暖。

 

「或许这一切都在西比奥的预料中。」再张开眼睛时,里面带着前所未有的平静,男人笑着说道:「能跟你们一起并肩作战真是太好了。」

 

「不,你这只禽兽还是现在就去死吧。」

 

「咦?」

 

玲宁的回答充满杀气,令安东尼疑惑地抬起头。

 

才发现艾尔斯脸颊飞红,左手摀住嘴,双眸羞涩地瞥向一边,似乎强忍着什幺而眼角带泪。

 

而他的妹妹则双手各拿着厚皮精装书,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又是强吻又是袭胸,你还真是勇敢啊。」

 

「等等!我不是……」安东尼连忙举双手投降,不过对方似乎不接受。

 

「準备好遗言了吗?」

 

当然,没等男人回答,玲宁已经狠狠地往头上敲下去。

 

在幽暗书库里发出沉重的声响。

  • 名称:女总裁的特种神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