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全文阅读

「小孩子怎幺那幺有活力啊⋯⋯丽塔就算了,连普琉士都像不会累似的⋯⋯」

玲宁边喘息边在花园迷宫里探索。

艳阳夏日中,即使是地属偏北的艾维城也能感受到些许闷热,何况是穿着胸甲追逐两个小孩,自然汗流浃背。

「奇怪⋯⋯平常都有运动啊⋯⋯难道是昨天晚上吃太多饼乾又熬夜⋯⋯」

她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绕进走道的下一个转角。

这座游乐设施表面上看似简单,进了里面才发现内部极其複杂,又是翻墙又是钻洞,暗道之多好比是真正的地下城,各式机关令人目不暇给。

玲宁已经迷路了几回,终于在第三次路过时找到花墙叶片稀薄之处。

「看我不把你们都抓回去。」

她拨开绿叶,钻进设计好的密道,没料到一踏出来便立刻踩到陷阱,掉进扑了乾草垫的地洞中。

普琉士欠揍的笑声马上自高处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大魔王掉进去了。」

「笨蛋。」丽塔摀着嘴嘲笑。

「该死⋯⋯」

顾不得姿势难看,玲宁手脚併用爬出陷阱,满脑子只想赶紧抓这两个死小鬼回去。

「大魔王爬出来了!」普琉士拉着丽塔转身就跑。

「谁是大魔王啊!」

「就是妳。」

玲宁把形象什幺的全抛在脑后,拔腿狂奔直追在后,绕进花园迷宫里的下一个转角,来到游乐设施的正中心。

一座直径百呎的花田。

不同颜色的郁金香交互争豔,在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里华丽绽放,一踏进花园便能闻到清新的自然香气,让她不自觉陶醉其中,怒气一消而散。

这是多少女孩们梦寐以求的地方,玲宁也不例外。

「你看!就是这个!」

普琉士突然伸手进入花墙,从里面抓出一只跟他手掌一样大的甲虫,六支细脚不停挣扎。

「送给妳。」

丽塔接过男孩的礼物,两眼无神地看着它。

「我们可以养牠。」男孩兴奋地说。

「要做什幺呢?」

「当成收藏品,跟其他人炫耀!」

「普琉士很喜欢吗?」

「喜欢!」

「那送给你。」女孩递给普琉士。

「丽塔不要吗?」男孩接过甲虫。

「哥哥说过,好东西要跟朋友分享。」

「我有很多了!这只送给丽塔。」他又送了回去。

「那我就接受了。」

丽塔双手抓起礼物,用力往上一抛,甲虫顺势振翅飞行,眨眼间越过树丛销声匿迹。

「耶⋯⋯丽塔不喜欢吗?」普琉士失望地看着天空。

「不,普琉士的礼物我很喜欢,只是暂时寄放在这。」

「也对,整个游乐园都是丽塔的。」

见两个孩子一来一往,真情流露毫不做作,让玲宁想起自己与哥哥的童年。

如同安东尼所说,在知道艾尔斯是恶魔之前早已把他认定为朋友,对她而言,不管是什幺种族,来自同一个血脉这件事情从来不曾改变。

至于玩在一起的普琉士跟丽塔,在不知道对方身份之前,他们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男孩跟女孩,与一般人别无二致。

或许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儿童能够放下偏见,接纳善良的恶魔也说不定,一切都是未知数,现在定论尚且过早。

微风吹落花瓣,轻拂过玲宁的身旁,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光景要是能持续下去,似乎也不是坏事。

「就多待一下子吧。」

女性随性挑了个草皮席地而坐,静下心来享受花田的芬芳。

然而没过多久,丽塔诡异的行径又引起她的注意。

女孩猛然望向不存在任何人的地方,张开恶魔常用的灵光之环,下一秒拉着普琉士跳入其中,瞬间来到离自己五十呎远的花墙边缘。

闪过以她为目标疾射而来的箭矢。

原以为躲过致命一击,谁知敌人的攻势仍未结束,在传送终点等着她的是一计手刀,从绿叶中伸出,直直捅进丽塔的背部。

被偷袭的女孩立刻失去意识,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在她倒下前,另一只手已经先拎起娇小的身躯,动作俐落到没发出任何声音。

「放开丽塔,放开丽塔!」

见普琉士对着看不见人影的地方又搥又打,玲宁终于搞清楚偷袭者的样貌。

绿黑相间的迷彩服外罩着墨绿色斗篷,深邃的五官皆以薄布条遮蔽,唯独露出眼睛,男人压低身形,敏捷挡下孩童的拳打脚踢。

「吵死了!」

偷袭者一脚踢开普琉士,沈重的打击让他摔进花田。

「普琉士!」

玲宁赶紧冲过去扶起男孩抱在怀中。

「正好一起收拾妳们。」男人伸手掏了掏斗篷暗袋,从中取出苹果大小的橘黄色光球。

玲宁认得这个东西,如果没有记错,那是使用鍊金术製作的微型炸弹,一个指节长度就能造成剧烈死伤。

而对方手上的那颗简直大上不止十倍,破坏力可想而知。

她没有迟疑地高声咏唱咒语,从空中召唤出淡蓝色火焰,在偷袭者抛出圆球时集中于身前,形成坚不可破的盾牌,做好应对攻击的万全準备。

接着才注意到普琉士早已如脱缰野马般拔腿狂奔,利用他矮小的身形,在千钧一髮中钻过炸弹下方,狠狠撞向男人的胯下。

「放开丽塔!」

怒吼与巨响同时爆发。

烈炎与热浪蜂拥而至,顷刻间将玲宁团团包围,即使有火焰护盾减缓攻势,高温仍然不断侵蚀身体,每一次呼吸都会烫伤,每一寸肌肤都在刺痛。

所幸火焰存在的时间并不久,空气中没有媒介可以燃烧,很快地消散无蹤,反而是爆声带来的副作用还比较大。

她一手摀着耳朵,另一只手对準印象中偷袭者所在的位置,思考该施放什幺样的法术才能不伤及丽塔。

但那里只有忍着剧痛半蹲在地的男人,跟得意洋洋的普琉士。

可惜滑稽的模样没有持续太久,偷袭者反手给了男孩一拳,打得他人仰马翻。

「死小鬼,很有气势嘛,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我不是死小鬼!」男孩爬起身,他握紧拳头再次跑向丽塔:「我是西比奥的儿子!」

「我还是他老爸!」

说完又是一击,这次踢在普琉士的腹部,令男孩抱着肚子痛苦地匐匍在地。

也让玲宁有了出手的机会。

她将雷光凝聚于掌心,迸发出响亮的音鸣爆,接着用力场包覆成圆球,如大砲一般迸射而出。

然而偷袭者仅仅转个身便使丽塔成为人肉盾牌,代替自己承受魔法。

一切正如玲宁所想,雷光闪烁及灭,像是打在绝缘体上没有作用。

对方肯定跟自己一样了解恶魔不怕闪电的特性,所以才有此行为,那幺下一招又如何?

她轻轻转动左手小指上的银戒指,将自己完全隐形,毫无迟疑咏唱起另一个咒语,加入战法师特有的强化魔法技巧,一举把法术威力提升至最高。

面对即将到来的杀招,偷袭者的反应极其迅速,男人抛下丽塔拔腿狂奔,跑向女性消失之处,劈头就是从上而来的飞踢。

这仍在玲宁的预料之中,她即时滑步闪过攻击,同时将食中指比向对方。

顿时雷光乍现,宽大的闪电束自指尖奔流而出,有如逆向闪电,夹带轰然巨响直冲天际。

没想到对手仅仅只是转体扭腰便避开了奇袭。

他对着暴露位置的玲宁刺出手刀,动作流畅有如早已计划好,力道猛烈不说,还无比準确地命中肩膀,插进铁板与铁板之间。

这一击不只完全瘫痪了左手,还打得她失去平衡差点跌倒,光是维持站姿便要花上全身力气。

先出手反倒换来劣势,玲宁瞬间明白彼此之间的差距,这一战恐怕凶多吉少,能打赢已是万幸,更别说花墙边还有两个小孩需要保护。

「丽塔,快醒醒⋯⋯」普琉士爬向女孩,小声地在耳边呢喃。

他扯了扯丽塔的手,丝毫没有回应。

男孩忍着疼痛爬起身,擦乾流满整张脸的眼泪跟鼻涕,努力扛起比自己还高的朋友。

让玲宁想起两年前背着自己在密林中逃亡的哥哥。

不管在哪,只要扯到恶魔混血儿,重複的事情总是不断上演。

而她知道这次自己将扮演的不是受害者,而是拯救者。

「没错,就是这样⋯⋯」

玲宁笑着低语,对刺客说,对普琉士说。

也对自己说。

她高声咏唱起咒语,右手水平横挥,瞬间在两个小孩与偷袭者间冲出比花墙还高的炙焰屏障,将双方完全隔绝。

火焰的热力扑向自己,也吹起对手的衣襬。

「反正只是先后顺序的差别。」偷袭者耸了耸肩。

防不慎防地抬腿踢向玲宁的死角。

突如其来的攻势令她措手不及,疼痛不已的左臂压根来不及回防,只能硬生生地承受,让伤势更加严重。

玲宁勉强站稳脚步,準备闪避下一波冲击。

「你会失败的。」热汗在高温下滴落,到了妨碍视线的程度。

「但妳会先死。」

偷袭者面不改色持续从左侧进攻,每一拳都让伤处更加疼痛,但她的还击几乎没有一次生效。

男人总是可以巧妙地躲开法术,就像看穿了发射方向进而从安全位置接战。

「真是服了妳⋯⋯以为我看不出妳在想什幺吗?」

他甩了甩手,突然转身疾跑。

「糟了!」

偷袭者的身形离奇地化为黑影,穿过烈焰屏障而没扰动一丝火焰,直接挡在孩子们面前。

化为实体后朝普琉士的腹部踹下去。

「唔!」

片体鳞伤的男孩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动也不动好比死去一般。

这次偷袭者拦腰抱起女孩,连着普琉士一起抓在手中,托着腋下将他挡在身前。

「解除魔法,否则我先杀了这个小鬼。」

玲宁逼不得已只能让火墙熄灭,她左手自然下垂,右手仍指向挟持两名孩童的男人。

「把那该死的手放下!」男人再次大吼。

「我可不在乎死几个垃圾。」他勒得更紧:「快点,小孩的肋骨可是很脆弱的。」

这个景象玲宁再熟悉不过,因为她曾经是被恶魔紧抓在手的那个女孩。

相似的情境,一样的状况,连说的话都与两年前卡法兰边境塔上差不了多远。

不同之处,是自己没有菲芙那幺好的脑袋,也没有像影那幺优秀的护卫。

连保护晚辈的能力都没有。

她咬着牙,缓缓放下手,无力地扶着伤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这个只剩下灰烬的花田里,独自吞下战败的绝望。

玲宁忿忿地瞪着对方,奇怪的是,偷袭者竟然改用一种极度警戒的目光望向自己。

不,是看着后面的那个人。

是谁?她不自觉转过头。

红色长髮随死亡能量起伏,宽大赤色长袍不自然飘蕩,艾尔斯整个人有如身处在一个巨大的黑色气流中。

血红目光直瞪着偷袭者。

「艾尔斯?」

「哦?又来了个值钱货。」男人依然不改调侃语气。

「普琉士他们被抓⋯⋯」

玲宁话没有说完,艾尔斯已经撵起来自体内的死亡能量,结合闪电魔法爆发出黑雷,在伸出利爪的深色绒毛手套上劈啪作响。

「不在乎人质的死活吗?」偷袭者压紧普琉士的胸口,故意抬高挡住自己。

「艾尔斯,先不要冲动。」

听妹妹这幺说,红髮少年憎恨的双眼冷冷盯着对方,他一边退后一边开口问道。

「⋯⋯那些孩子犯了什幺错?为什幺要这样对她?」

「错嘛⋯⋯就是恶魔混血儿太值钱了。」

「这不是理由。」艾尔斯愤怒地瞇起眼睛。

「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需要什幺理由。」

「所以不管对任何人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理由吗?」红髮少年停在距离对手六十呎处。

「没错。」男人语气一派轻鬆,跟艾尔斯截然不同。

「好,传送。」

语毕,魔法构成的银白光圈迅速自红髮少年身旁张开,垂直于偷袭者的视线,他五指大张,猛然跳进传送通道。

眨眼间来到对方身旁。

男人倒吸一口气,惊慌失措中朝比自己矮小的艾尔斯胸口踢过去。

红髮少年不挡也不躲,他仅仅念出一个符文,背后窜出的黑色双翼便护在身前,代替自己承受突如其来的攻击。

接着趁偷袭者还来不及回稳,艾尔斯抓向他环抱普琉士的右臂,让死亡能量结合闪电窜进前肢,盘绕躯体一路爬向心脏。

「臭小鬼!」

男人抛下丽塔,握起拳头朝红髮少年的太阳穴上打去。

但他碰到的不是肌肤,更不是头髮,而是坚硬无比的绵羊犄角。

「恶魔⋯⋯」

「对⋯⋯我是恶魔。」蝙蝠翅膀完全伸展,艾尔斯成了世人眼中的宿敌。

「但你比我更坏。」

他扣住袭向自己的左手,同样将黑色灵光插入对方体内,源源不绝地吸取偷袭者的生命。

「放手⋯⋯放手⋯⋯」

男人鬆开普琉士,体力不支跪了下来。

「我妹妹要你放手的时候,你有放吗?」

艾尔斯用翅膀接住男孩,轻轻搁在烧焦的草皮上。

「她⋯⋯没有⋯⋯」

「那我有什幺理由饶过你!」

死亡能量闪动得更加剧烈,好似把偷袭者吃乾抹尽,斗篷下的身躯逐渐削弱,如同洩气皮球般越来越乾瘪。

眼见气氛不对劲,玲宁第一时间奔向两人,无奈左手几乎瘫痪,每跨出一步都感到异常剧痛,她忍着不适放声大喊。

「艾尔斯,不要杀他。」

可是哥哥的怒意依然没有停歇,持续夺走偷袭者的生命,也夺走他的意识。

「快住手,艾尔斯!」

妹妹只想快点阻止一场杀人事件,反而没注意到地面被炼金炸弹凿穿的窟窿,失去平衡摔进土坑。

「玲宁?」

艾尔斯似乎听见女性的惨叫,他赶紧回过头。

「玲宁!」

看到妹妹伏在地上喘息,红髮少年鬆开双手,任由偷袭者向后软倒,与两名小孩躺在一起。

他三步併作两步来到玲宁身旁蹲了下来。

「我没事⋯⋯但你⋯⋯不可以杀人⋯⋯」妹妹紧握艾尔斯的手,上气不接下气。

「可是他这样对你们⋯⋯」

「就算这样也不可以成为吃人的恶魔⋯⋯好吗?」

「⋯⋯好。」艾尔斯咬紧了牙,眼神里充满不甘。

玲宁鬆了口气,她轻声叹息,在哥哥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被连续击打的左肩依然疼痛不已,所幸偷袭者所用的并非凶器,否则绝对不只瘫痪那幺简单。

身着盔甲的自己都如此狼狈,普琉士的状况可能更惨,想到这玲宁望向花墙边缘。

才发现整个花园迷宫中心除了自己跟艾尔斯以外,完全没有其他人。

不只丽塔跟普琉士,连那名绑架犯都消失得无影无蹤,只留下烧焦草皮上三个被压过的痕迹。

「惨了⋯⋯」

「嗯?」艾尔斯跟着转头,同样看傻了眼。

「怎幺会这样⋯⋯」

  • 名称:寒门崛起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