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家族全文阅读

「恶魔实验体突破结界了!」

「怎幺可能!任何邪恶都不可能离开才对!难道……」

战团士兵们一边奔跑一边交换情报,可是话还没说完,右侧墙壁突然爆裂,转眼间厚重石块已经将众人完全掩埋。

一息尚存的男人想爬出求生,但才刚伸出右臂,整个手掌便被巨大脚掌狠狠踩碎,痛苦惨叫随即而出。

撞破墙壁的灰色恶魔睥睨着圣武士,提起爪子就想取他性命。

「纳布!」

艾尔斯从裂开的石墙里跳出,面具下的双眼直盯着对方。

「不准杀人!」

他留下冷汗,抽出刻有希鲁瓦国徽的金属片说道:「……你们还需要这个跟我的索敌能力,如果想逃出去,最好还是照我说的做。」

「哼……人小鬼大……」

被称为纳布的灰色恶魔有着残破双翼,光秃秃的脑袋后方扎着钢钉,不久前还被囚禁在牢狱中的他如今意气风发,甚至没把红髮少年放在眼里,直接对着躲在墙后的其他同类发号司令。

「这里安全了,都出来吧!」

听到声音后,奇形怪状的家伙陆续鱼贯爬出,这些恶魔几乎属于中小型,有些外貌丑恶,也有人模人样的家伙,他们在经过实验后几乎没有作战能力,有些甚至连手脚翅膀都不剩,受到的待遇不禁让艾尔斯浑身打冷颤。

不过还是有像纳布这样保留爪子的壮硕家伙存在,即使后脑被插了钢钉而失去特殊能力,靠肉搏能力仍可以轻鬆战胜一般人,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不受控制。

可惜考虑到当下能够协助突围的恶魔寥寥无几,现在也只能靠他打前锋。

想到这,希鲁瓦战团士兵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走廊转角后方,让艾尔斯选择不理会恶魔的嘲讽。

「纳布,躲在墙后準备伏击,这次有四个人,排斜一字队形,其他人準备。」

艾尔斯透过心灵沟通知会纳布,眼中四个白色光点不断靠近,沿着走道来到转角。

「就是现在!」

圣武士队第一人刚露出头,怪物便突然冲出去将他撞得人仰马翻,趁后方队友来不及反应立刻举脚踢向第二人,一鼓作气将圣武士们全部撂倒。

「第二队!」

失去作战能力的人形恶魔快速从后方蜂拥而上,在四个爬不起来的希鲁瓦士兵身上又踢又打。

对艾尔斯来说,这些被拔掉爪子牙齿的可怜家伙没有异能也变不出把戏,只能乖乖听从指示,用无法致命的攻击敲晕圣武士,在不杀一人的情况下逃出去。

他这幺盘算着,没注意到状况正朝最坏的方向转去。

神圣巨剑贯穿了其中一名人形恶魔的胸口,鲜血顿时喷洒而出,染红了纯白地面。

也染红了恶魔们的双眼。

「以马尔寇特之名!」还未起身便高举武器攻击的希鲁瓦人大声呼喊。

不过宣示才刚脱口而出,声音便淹没在怒吼中。

「杀死圣武士!」

「杀!」

「宰了他!」

「等一下!我说……」恶魔们的怒意瞬间升到顶点,不论艾尔斯如何出声劝阻都没有人理,彷彿毫无影响力。

纳布夺走巨剑,轻易扭断圣武士的脖子,然后带头踩在其他三人身上,不断用利爪跟尖牙往希鲁瓦士兵招呼,每一击都饱含杀意。

「住手!快住手!」

恶魔张开翅膀挡住红髮少年的视线,让他什幺都看不见,只能任由怒吼跟血肉碾碎声此起彼落,直到鲜血淹没了众恶魔的脚底,愤怒才得以平息。

「我说等一下!」艾尔斯非常不满。

「等?等我们都死光吗!」纳布转头怒视红髮少年,嘴边还带着血渍。

「你杀了他们也于事无补啊!」

「于事无补?看到同族被杀你为什幺还可以这幺冷静?」纳布挑起一边眉毛睥睨着对方。

「我……」艾尔斯想辩解,对方却没有留给他机会。

「红头髮的小子你听好了,我们有整整五年时间不断听着同伴哀号,看着其他恶魔被送去实验,成为希鲁瓦人的踏脚石。」

恶魔们开始潸然泪下,有些则愤怒不已,他们都没打算阻止纳布继续说下去。

「我们没有食物,因为恶魔不需要进食也能活,但我们仍然会饿、会痛,你能想像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五年吗?有多少同伴作为实验道具死在希鲁瓦人的武器下?你又知道吗?」

怪物仍想说下去,不远处整齐划一的铁靴跑步声打断了他,恶魔望向走廊末端的楼梯,再回头看着艾尔斯。

「如果你真想救我们出去,就把不杀的狗屁原则丢掉!」

「刚好相反,就是因为不杀,这次行动才有价值,因为我就是这幺走过来的。」对于纳布的动机,艾尔斯无法反驳,也不打算放弃,毕竟两年前就是因为没有杀死那名追捕自己的牧师,才成就现在双方共存的结果。

「……那我就看看最后有多少恶魔能活着离开。」

怪物冷冷地把话说完,头也不回地朝走廊尽头前进。

其他恶魔纷纷从艾尔斯身旁经过,一个个跟上队伍,他们眼神中透露出鄙视,彷彿忘记自己是靠谁才能走出牢房。

面对如此窘境,红髮少年有些失落,可是比起在这里雄辩,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艾尔斯再次闭上眼,感受周围希鲁瓦圣武士的动向,他发现人群正逐渐撤出建筑物,开始完整包围整个一楼出入口。

这种战局对失去异能的恶魔来说等于死胡同。

他慢慢等所有同类走上楼梯,默默地跟在最后。

「没有人……?」纳布看着毫无人影的一楼。

「因为你们刚才在那四个圣武士身上花了太多时间,让其他希鲁瓦人有了撤退的机会,现在他们重整旗鼓包围一楼,而且有了充足準备,就算能飞也未必可以逃出去。」

艾尔斯从众恶魔间走出来,再次站到怪物面前。

弗罗克曾经说过,恶魔是一种谁也不服从的种族,他们会追随强者单纯只是为了利益,若如果没有一个绝对优势的存在,最终必定会趋向多数暴力。

艾尔斯无视纳布怒视自己的眼神,清楚地表明立场。

「如果各位愿意配合,我有个能够让各位逃跑的计画。」他故作镇定环视四周。

「我倒觉得把这家伙交给希鲁瓦,或许他们会愿意放我们一条生路。」灰色恶魔瞇起眼睛,用锐利爪子指向红髮少年。

艾尔斯耸了耸肩,无奈地笑道:「只能说你们太不了解希鲁瓦人。」

眼见自己已经抓住所有恶魔地目光,他继续说:「他们不会跟任何邪恶谈判,否则你们早就该离开了。」

「既然这幺了解,那你去对付那些圣武士啊。」纳布咧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这句话很明显是个陷阱,但以现况来说除了踩下去也别无选择。

不,或许可以让事情更简单。

「我会这幺做。」艾尔斯故作神秘地眯起眼睛。

「哼!说的简单,你要怎幺做?」

红髮少年重新掌握了主导权,他奸笑着说。

「我要破坏他们内心的平衡。」

草木皆眠的凌晨两点,整个希鲁瓦陷入难得寂静,军事区终于不再传来操练的高喊,高墙内除了虫鸣鸟叫外没有一点声音。

原先教场上的战团成员们接到指令,全体换装后静静背上双手大剑,手持连发巨弩团团包围研究所。

他们以三段排列瞄準每个出口,训练有素地抬起武器,任务中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几十分钟后,正门内终于传来细微声响,射手们纷纷吞嚥口水,每个人都屏息以待,準备一见恶魔蹤影就开始波状射击。

只不过冒出的不是影子,而是烟。

白色气体从研究所内飘出,缓缓瀰漫在射手阵列与入口之间。

希鲁瓦队长们彼此眼神交会,决定不动声色,继续瞄準。

直到烟雾中出现了黑影。

「射击!」

指令一下,包围研究所正门三个方向的射手纷纷扣下板机,数以百计的粗大箭矢自弩上弹射而出,笔直飞进浓雾,瞬间发出各种噪音。

划破空气的尖啸,金属与石头的碰撞,金属与金属的碰撞。

却没有血肉被穿刺的独特声响。

人影依然持续前进,彷彿刚才的箭雨都只是儿戏。

「停!停火!」

队长们纷纷喊停,等着看雾中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数十秒后,巨大人影缓缓离开白烟,露出他的真面目。

马尔寇特……

的人形立牌,而且画得相当粗糙,还配戴希鲁瓦制式全身盔甲。

『马尔寇特』搭着手推车驶向人群,身上不只插满了箭,还写了几个大字。

『人家也是会痛的,混蛋』

愤怒、恐慌、不知所措、面面相觑,崇拜之神明被侮辱让各种情绪充斥在希鲁瓦战团之间,连指挥官都搞不清楚状况。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此时此刻都将注意力完全放在立牌上。

而忽略了从雾中如箭矢一般飞射而出的红髮恶魔。

艾尔斯穿着以金色雕纹装饰的漆黑胸甲,红色长髮跟短裙随风飘逸,赤色瞳孔在有稜有角的深色面具下闪烁,他全身散发着淡蓝色灵光,在夜里宛如曳尾流星。

少年从背甲上伸出巨大肉翅,高速滑翔冲进人群,伸手便抱住一名倒楣的希鲁瓦士兵。

面对突如其来的娇小恶魔,拿着连发巨弩、以紧密整齐对列的射手们被打乱了步调,让他们无法瞄準在人群中窜动的对手,再加上箭矢不长眼,一不小心就会射伤临兵,能够做的选择只有一退再退。

可是每当被纠缠的人远离,艾尔斯便转而扑向另一名士兵,继续他的扰敌战术,逼对方抛下武器近身肉搏。

就当红髮少年想着计画顺利进行时,右臂突然被巨大手甲抓住,他没想到希鲁瓦士兵中竟有反应如此灵敏之人。

幸好这对他来说仍不成问题。

艾尔斯放出黑色灵光,如蛇一般窜进擒拿者的体内,果不其然吓得士兵放开右手,远离的同时出声警告其他战团成员。

「他会使用负能量!」

「小心负能量!」

艾尔斯没想到这些专属于恶魔的战斗风格竟然如此有效,不禁想起向弗罗克学习使用力量的日子。

他曾经说过,恶魔的单兵战斗能力比其他种族卓越,就算碰上一大群人,只要对手无法群起围攻就绝不会输,所以战斗越是混乱,对恶魔就越有利。

反过来说,越是冷静的敌人就越棘手。

因此恶魔战斗时第一件该做的事,就是不要让他们有机会思考,藉此找出真正有威胁的对手。

多亏不久前使用的加速咒语,艾尔斯很快地挑了一名倒楣鬼,抓起他的巨弩,趁对方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连续扣了几下板机。

「小心!有流箭!」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红髮恶魔,儘管这种毫无目标的攻击没有多大威胁性,搭配谎言用来製造混乱刚刚好。

起初希鲁瓦士兵们还不太相信,直到箭头落在某人盔甲上发出铿锵声响,不够冷静的士兵们才纷纷动摇,开始高举武器臂甲防御,反而突显出没有因此停下行动的人。

包含不知何时早已挤向自己的大剑战士,以及高台上另一名奥术射手。

战士出手便是一击,从上而下而且方向位置精準无比,逼艾尔斯只能用巨弩隔档。

啪!

大剑劈烂了武器,恶魔不得已赶紧躲到被纠缠的倒楣鬼后方,却没想到对方竟然顺势伸手拉开同僚,让失去人肉掩体的他成为魔法攻击最佳目标。

说时迟那时快,高台上的奥法信徒紧握徽章,右手笔直伸向红髮少年,聚集在指尖的绿色灵光立刻化为射线。

还好多亏两年前曾被索利安修士用同一招打过,现在艾尔斯对按兵不动的施法者都会特别小心。

他压低身形高举双翼,低声念出符文单音,翅膀根部随着咒语咏唱快速变化,瞬间长出第二对纯黑不反光的力场双翼,硬生生弹开奥法信徒施展的咒语,然后在夜色中化为粉末飘散。

这种防护咒语在库瑞萨尔并不少见,但对方就像是第一次看到似地张大了眼睛。

「四翼……的恶魔……」圣武士直盯着恶魔,呢喃起意义不明的文字。

「四翼的恶魔?」艾尔斯不自觉重複了这段话。

说到恶魔,他突然想起自己花了太多时间在製造混乱上,赶紧咏唱浓雾咒语,让白烟以脚下为圆心快速瀰漫,没几秒便笼罩方圆二十呎内所有圣武士,众人除了临兵外谁也看不见,如此一来便提供了扰敌与掩蔽的效果。

见法术顺利生效,红髮少年振翅起飞向上冲破浓雾,让未被影响的部队注意到自己,故意停在连发弩跟魔法射程之外,同时透过心视看向聚集在研究所正门内,那里聚集了等着逃出研究所的其他恶魔,明显畏惧着附近的战团射手。

艾尔斯重新评估战况,现场射手仍团团包围恶魔,如果不能再瘫痪一些敌人,就算有白烟做掩蔽恐怕还是难逃火网。

可是该怎幺做呢?

他的目光不断在四处打转,最后落到刚才与他对峙的大剑战士身上。

「吾……吾乃正义的夜枭人!四翼恶魔之子!想抓我就儘管来吧!」

艾尔斯故意学着名英雄小说『夜枭人』里的主角说话,印象中每次这句名台词一出口,坏蛋就会成群结队追着他跑。

但希鲁瓦圣武士动也不动,只是默默地抬头望向自己。

红髮少年低下冷汗,心理思考是否说错了什幺。

难道是模仿得不够像?

「炙焰天使战团,出动!」

果不其然,包围网最外层的十数名希鲁瓦士兵纷纷展开行动,这些炙焰天使战团圣武士们背后皆配戴看似背包的方型物体,而且紧扣着长长的红披风,等待指挥官命令一下便齐声呼喊。

「为了玛尔寇特!」

这句话彷彿是魔法物品的启动语,令高喊者全身散发微微灵光,身体像是脱离重力般缓缓浮起。

艾尔斯立刻察觉到不对劲,本能性地振翅跟『炙焰天使』拉开距离。

之后完全如他所料,获得飞行能力的战团成员立刻冲向自己,瞬间拉近约莫百呎,从地面混战转为空中追击。

红髮少年不疑有他再次使用加速咒语,转身朝北疾飞而出,附体灵光在空中画出漂亮的曲折。

由于魔法加持,艾尔斯很快地离开军事层,来到除了战团人员以外谁也不能进入的行政层。

而追兵也紧咬着猎物,熟练地突进同时扣动板机牵制射击,这些带有魔法力量的箭矢在夜里宛如光束,伴随画破空气的尖啸不断从连发巨弩上射出,就算不够精準,仍能稳定发挥吓阻作用,迫使艾尔斯每次振翅在方向都做些许调整,儘管能闪过瞄準自己的攻击,没办法全速飞行,当然也无法拉开距离。

红髮少年连续凌空翻转迴旋,花式移动的同时咏唱起咒语,将周围空气压缩在掌心,形成一个半透明圆球。

接着突然改变方向拉升高度,在追击者还来不及提起巨弩时朝人群中心抛出魔法。

看到灵光朝自己飞来,战团成员无不改变飞行方向闪过半透明圆球,让咒语在砸中建筑屋顶时爆裂。

没有火光、没有狂风,只有压缩空气瞬间释放的轰然巨响。

听着魔法留下余波,艾尔斯担忧地回头,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他所放出的逃亡信号。

如果依照计画,此时研究所里的恶魔们将蜂涌而出,突破那些失去菁英支援的防卫网。

而他能做的,就只有继续拖着炙焰天使战团到一个无法回头干涉的地方。

「怎幺了?炙焰天使连接下我攻击的勇气都没有吗?」艾尔斯居高临下,故意讲些狂妄到毫无根据的『台词』。

虽然搞不懂这种没逻辑的说法为何能挑起怒意,可是百试百灵,简直莫名奇妙。

吐槽同时红髮少年不忘重新拉开距离,等所有追兵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后继续飞往北方,越过城墙来到索拉山脉的广大森林上空。

不过这次状况有些不同。

艾尔斯感觉到追击人数明显变少,而且多半保持距离只做连发牵制,不再进行频率低下的精準射击。

放弃了吗?他所知道的希鲁瓦永远不会向邪恶妥协,更不会放弃追捕邪恶。

难道回去支援?不,已经过了城墙,就算调头也要花上一分钟。

那幺这些炙焰天使到底在盘算什幺?

艾尔斯左想右想都找不到头绪,最后站在对方角度思考,才发现竟然有一个答案符合圣武士的作风,又能解释现在的怪异现象。

『没有必要派这幺多人去追』

这句话对圣武士来说有另外一层涵义,那就是『邪恶的败亡已成定局』。

是这样的吗?对预想的恐惧令艾尔斯回头,打从心底期望自己只是想太多。

可是城墙垛孔内闪烁的剧烈灵光却印证了他的猜测。

那是……伏兵?

就算察觉也为时已晚,垛孔内射出的巨大光箭来势兇猛,防不慎防地击中自己,将艾尔斯的右肩连带着翅膀一起贯穿。

看着高举巨弩、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他才终于意会到,原来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的空中追逐,而是以希鲁瓦为布局的全域战争。

牵制并非为了追捕,而是争取足够时间布下狙击手。

保持距离则是避免缠斗,使狙击不受干扰。

太小看希鲁瓦了吗?或许吧。

两年来跟培罗教团的捉迷藏游戏让他忘记了圣武士的可怕。

甚至连希鲁瓦战团都没放在眼里。

剧痛令他几乎昏厥,残破的右翼无法支撑体重。

红髮恶魔失速坠落,儘管不断告诉自己必须保持意识,眼前也逐渐被黑暗所取代。

摔进森林之际,艾尔斯彷彿看见了夜枭翱翔。

不对……

男人穿着如鸟类羽毛般的黑色斗篷、诡异但清晰可见的白色面具,在夜色中张开双手有如大展羽翼。

那是……

小说里的夜枭人?

  • 名称:四大家族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7: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