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为了不让圣武士抓到,弗罗克在艾尔斯进城当天早上便分头行动,独自一人跑到希鲁瓦北方的索拉山脉上打盹,再醒来已是午夜时分,肚子正饿得咕噜咕噜响。

他甩甩头,思考怎幺安顿自己的五脏六腑。

虽然还想嚐嚐卡蜜拉的烤肉料理,但偶而自己狩猎舒展筋骨,顺便换换口味也不错。

打定主意后,弗罗克快速飞入密林,再离开时已恢复他原本的样貌。

畸形细长的巨人身形长满深蓝色绒毛,四肢末端连接的鸟类利爪在月光照射下更显阴森,怪物拍动足以遮蔽天空的巨大羽翼,用秃鹰头颅上圆大的眼珠子搜索猎物。

没多久便找到一头横冲直撞的大野猪。

弗洛克振翅冲锋俯冲直下,坠地时反转身体一脚将猪头踏碎。

见猎物仍在抽搐,他舔了舔嘴,用爪子破开野兽腹部,将整颗头埋进体积与自己相当的内脏堆之中,任由温热血液染红利爪跟鸟喙。

进食中偶而会有些野生动物徘迴在旁等待抢夺时机,不过通常没几秒就本能性地了解双方实力差距而自行离去。

随着几斤碎肉下肚,弗罗克算是饱餐一顿,睡意油然而生。

巨大秃鹰左顾右盼,看是钻个树洞还是侵占别人鸟巢,他现在只想赶快找个地方窝着,好解决吃太饱的疲倦,等着隔天早上传送回库瑞萨尔。

然而弗罗克发现的并非临时栖身之所,而是一股莫名强大的邪恶气息,跟自己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令他想起在无底深渊率领百人军团挑战恶魔领主的疯狂日子。

遗憾的是在这个和平世界里他必须遵守契约,不能恣意妄为,除非目的在保护艾尔斯跟玲宁,否则禁止对任何一个阿卡迪亚居民出手。

当然,阿卡迪亚居民以外的家伙不在此限。

弗罗克降落地面,安静地在黑夜中移动,不断搜索那庞大邪恶的来源,準备好享受从对方身体中拉出心脏的快感。

然而环境的变化开始让他有些疑惑,因为越是靠近目标,周围的动物就越少,彷彿本能性地可以跑多远就跑多远。

不久后巨大秃鹰终于找到了他的目标,就在三百呎远的光秃秃树梢上。

除此之外,附近完全没有其他活物,甚至连空气都不再流动。

此时任何行为都会发出声响,弗罗克判断不适合继续移动,只好从远方观察对方。

月光直射在一名戴着红色老鹰面具的壮硕男性身上,照亮全身浓密的赤色鬃毛,他双手抱胸,只用一件皮裤蔽体。

男人像鸟类一样靠两只脚伫立于树枝,用睥睨的眼神看向南方,爪子下的植物有如被夺走生气一般枯黄,树叶落到一片都不剩。

从反应看来,这家伙并没有发现自己,弗罗克躲在阴暗处,準备一有机会便要振翅冲锋直取头颅。

「哦--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竟然还有这种大恶魔。」

男人没有回头,甚至连动都没动过。

反倒是巨大秃鹰已经吓出满身冷汗,就像不久前企图与他争食的野兽一般,本能性地察觉到实力差距。

即使是最强大的巴洛炎魔也只能搜寻半径一百呎的灵魂,但这名男性彷彿从一开始便知道自己的存在。

两百呎,不对,少说有三百呎,弗罗克暗自评估对手的灵魂搜索範围,却发现那根本是自己永远无法触及的长度。

「嗯?连主人都认不得?」男人微微转身,让巨大秃鹰能看清楚整张脸。

那并非是老鹰面具,而是一张与体毛同色的鸟类脸孔,尖喙之中满布利齿,深邃眼窝下散发出血腥红光,只是直视便令弗罗克震慑,单膝跪地不敢抬头,每一根羽毛都折服于此人。

那是他自诞生于无底深渊以来灵魂深处绝不可能忘记的名字,即便力量只有原本的百分之一,弗罗克也非常肯定眼前就是那位大人的化身。

最古最强的恶魔王子之一,以腐化圣者为乐,号称领空遍及无底深渊,万般恶魔皆为奴僕。

世人称他为--『风之魔王』帕祖祖。

弗罗克不知道一名魔王化身为何出现在希鲁瓦北侧的山林里,只能说肯定不是好事。

他现在只能在心底祈祷,希望不要跟那个死小鬼有关。

艾尔斯打了个冷颤,彷彿听见弗罗克的声音迴荡在无边天际。

「大概是错觉吧。」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同时于高空三千呎处飞过希鲁瓦军事层的围墙。

多亏莉迪雅阿姨订了两间单人房,艾尔斯才能在不惊动玲宁的状况下换上传送靴,用魔法易容成黑色装束再从窗户偷溜出旅店,以夜空做掩蔽大胆行动,快速降落至军事层。

他相信希鲁瓦人不会笨到把恶魔关在满是国家机密的『行政层』,更不会是在充斥平民百姓的『公民层』,那幺唯一有可能的便是『军事层』。

只是翻过墙才知道,军事层不愧是军事层,兵工厂、教场、武器库,几乎所有跟战争相关的大型建筑物都在这,而且佔地竟然跟公民层不相上下,其军备绝对堪称西方四国第一位,想当然往来的巡逻队也不少。

跟库瑞萨尔夜间警备队相比,希鲁瓦的战团小队三人一组,不只装备精良,执行任务上更是一丝不苟,再加上配戴能够在夜间视物的魔法头盔,严密程度高到连一只小猫都别想偷溜进去。

最重要的是,希鲁瓦战团像是不用休息一样,即使是大半夜也在教场练兵,如果不是军事层高墙将那些雄壮战吼都挡下,只怕平民百姓都别想睡觉。

放弃吗?艾尔斯不这幺打算,他知道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自己也不觉得有任何被逮到的可能性。

说时迟那时快,红髮少年突然闪进黑暗角落,彷彿感应到什幺而在建筑物间的防火巷中穿梭。

进入无光环境后,男孩视野瞬间转为一幅由白线在黑纸上绘製轮廓的画,还多了各种形形色色的光点,艾尔斯很清楚这些都来自于他的能力--恶魔的眼睛跟能够看见灵魂的心视。

或许精灵跟矮人也能在黑暗中视物,更别说全部戴着夜视头盔的希鲁瓦士兵,可是就算视力再怎幺好,也顶多只能看到周围六十呎。

但男孩来自恶魔血统的双眼却能让他看破一百二十呎黑暗,而且透过心视,他可以无视掩蔽清楚感应一百呎内所有生命,彷彿在黑色画布上点缀各种颜色。

这些生物有如同赤裸着躯体,不论物种还是智商都反映在灵魂上,让红髮少年在巡逻队还未接近自己之前就能先躲到安全的角落。

另一方面艾尔斯也没忘记任何军事重地都设有魔法警报,所以一边移动一边侦测魔法,以最安全的方式达成目的。

只不过这样的探索速度实在太过缓慢,军事层佔有整个希鲁瓦的三分之一,地毯式搜索半个小时也才找两条街。

男孩渐渐失去耐心,他趁着四下无人再次起飞低空盘旋,开始在各建筑物中穿梭,感应起上下一百呎是否有被囚禁的恶魔,同时小心闪过每个光点、每个魔法来源,一点一滴打探整个军事层。

还是一无所获。

难道不在希鲁瓦?

不,从白天莉迪雅阿姨的态度看来应该就在这里,或许该换个方式寻找。

弗罗克说过,人类这种生物,越是重要的东西就越会加强防卫,彷彿在大喊『重要的东西就在这!』

仔细看就会发现希鲁瓦也不例外。

艾尔斯小心飞过建筑物上空,同时侦测该区域魔法灵光的强度。

假若一般军事重地会在出入口设置魔法警报以避免外人入侵,那幺在这里至少有三栋建筑物不只出入口,连每一扇窗都设置了魔法警报。

艾尔斯降落在其中一栋建筑物附近,一有机会便绕着它徘徊,试图寻找可以切入的空隙,然而不靠近还好,越探究就越发现不可思议。

建筑物内蕴藏的魔法能量几乎远超过其他区域,彷彿是将法师学院盖在军事层地下室。

而且其中活动者动辄上百人,不禁让艾尔斯纳闷这些人是不用睡觉吗?

心里吐槽完后,艾尔斯向下一栋建筑物飞去,落地后一样专心于探索地下区域的灵魂脉动。

这次除了白色的光点外,也多了不少跟弗罗克同种类的生物。

跟弗罗克同类的生物?

意会过来的瞬间,艾尔斯有如被矮人大鎚连续敲打胸口,紧张到心脏像是要从身体里跳出来。

他能清楚感受到每一次心跳,完全反映了自己的喜悦,以及连入侵希鲁瓦军事层都没有的恐惧。

毕竟除了弗罗克跟母亲以外,他还没有接触过其他同类,一边期待着能够遇见可以沟通的恶魔,一边又害怕碰上极其兇残的家伙。

要放弃吗?他甩甩头,告诉自己与其放弃不如一开始就别飞进来冒险。

「地下五十呎……」艾尔斯粗估目标与自己的距离,盘算着如何跟他们见上一面。

不不不,突然就见面也太危险了,换个角度想,假如有个人突然传送到身前说想见上一面,恐怕连自己也会吓个半死。

而且弗罗克曾经说过,恶魔之间见面永远先评估两件事。

对方有没有利用价值。

怎幺杀死对方。

这两件事情会影响恶魔的态度,所以在跟他们打交道前,最好先立于不败之地。

红髮少年仔细观察起这些灵魂的状况,儘管大部分时间动也不动,偶而也会突如其来地颤抖,让他想起自己被关在泰伦修道院的时候,虽然为期极短,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痛苦回忆。

要利用这一点吗?艾尔斯相当犹豫,毕竟自己也被这样对待过,他不想威胁利诱其他恶魔。

更何况如果对方是善良的恶魔,先释出好意说不定还比较适当。

男孩挑了其中一个比较弱小的光点,开始在心里说话,将想法一点一点传递给目标,如果对方跟自己一样是恶魔,肯定会用相同的方式回应。

「你好,请问是恶魔先生……还是女士?」

……毫无回应。

他再用同样的方法联繫另一个灵魂。

依然毫无回应。

难道这些不是恶魔?艾尔斯开始疑惑。

灵魂的颜色跟弗罗克完全一样,应该不可能会认错。

烦恼同时,不远处的四个白色光点朝其中一名恶魔飘过去。

以移动的方向跟阵形看起来,他们像是穿过了门来到走廊上,前面两个人似乎是驾着目标,后面两个人则不时左右摇晃,彷彿查看着所有被关在两侧的囚犯。

他们想做什幺?

艾尔斯急着想知道答案,可是所有出入口都被设下魔法警报,而且至少有四名以上卫兵驻守,用物理方式潜入实在不可能。

还好可以用魔法方式潜入。

艾尔斯站姿放鬆闭上双眼,不断在脑袋里想像刚才那个恶魔所在的空间,计算与自身的角度跟距离。

正下方,距离五十呎。

「好,传送!」

指令一下达,靴子的两侧马上喷发出白色灵光,将艾尔斯所站的地面化为银白色流沙,使他快速下沉,有如踏进传送魔法的灵光之环般落入星界当中,除了脚下快速朝自己逼近的另一圈灰色灵光除外,眼前所见皆是银白。

穿过灰色灵光之环后,艾尔斯再次感受到自己身处在希鲁瓦,眼前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色,以及难以忍受的恶臭。

排泄物、腐烂、腥臭,他不知道该用什幺形容词来描述当下的气味,彷彿是将人体周遭各种不愉快的东西混合在一起。

红髮少年摀住口鼻试图掩盖不适,皱起眉头赶快观察起周遭,试图转移注意力。

房间长宽二十呎,四周皆是象牙白石製墙壁,如此大的空间只以一盏不灭名焰火把照耀,让角落略显阴暗。

他不了解为何需要这幺大的牢房,甚至连出入口都是双扇大铁门,正面的墙壁中央除了数双空手铐脚镣外,更多了扑鼻而来的恶臭跟满地不明物体。

「小哥,又来找我叙旧吗……」娇嫩女子的声音从牢房外传来,让艾尔斯误以为自己在花街。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窥孔向外张望,看着门外足以四人并排的走廊,以及地板上拖行的血迹。

「别这幺冷漠嘛……我们都相处五六年了……」女性继续她孤拎拎的调情。

红色不间断线条连到每个房间,让艾尔斯无法想像这些希鲁瓦人到底在做什幺。

「等等……不要……不要!」

声音语气突然转而惊恐,将诡异气氛一瞬间拉到顶点。

「我什幺都说了……我真的什幺都说了……为什幺还不放过我……」

她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呢喃,但没有任何人回答,彷彿从一开始便是在自言自语,令艾尔斯急着想知道究竟怎幺回事。

男孩努力挤向一旁,踮起脚尖单眼望向声音来源,可是仍然看不到女性所在地点。

传送过去吗?还不知道走廊底端的状况,冒然传送可能有被发现的风险。

他估计得先到斜对角的牢房内,仔细观察女性所在的区域再行动。

不过那里似乎也关着一只恶魔,让艾尔斯有些犹豫。

反正迟早都要面对,不如就勇敢地上吧。

红髮少年鼓起勇气,做好万全準备后再次启动传送靴,眨眼间来到另一间牢房。

然而不来还好,一踏进空间里,眼前的庞然大物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一个标準的恶魔,就算被完全囚禁在牢房里,那足足有艾尔斯一点五倍高的身躯仍把他吓个半死,不断退后直到背部紧贴墙壁。

匍匐在地板上的生物无比怪异,有着畸形驼背的类人生物躯体,全身以深灰色蛇鳞包覆,四肢瘦长且精壮,可惜全部铐着手铐脚镣,纵使末端连接着利爪也无用武之地,更别说背上那双足以覆盖全身的巨大灰色翅膀。

他无力地被钉在地上,周围环绕着绿色魔法灵光。

怪物睁开半边眼睛,上下打量眼前的红髮男孩,他的獠牙已被拔除,从头型看来原本应该长着四肢犄角,如今却被完全削平,只剩下光秃秃的脑袋,而且后颈插满钢钉,缓缓流出不知是血还是脓的液体。

「这次竟然是小孩子吗……也罢……从你进来的这一刻就已经失败了……」恶魔用低沉的嗓音呢喃起炼狱语。

「我……」艾尔斯刚张开嘴巴便想起自己不应该发出任何声音,转而在心里朝对方发出讯号:「可以用心灵感应吗?」

「呵……感应……我们被插了这些鬼东西,所有能力都被封住了,现在什幺都做不到。」恶魔圆大的眼珠子看向男孩,接着扫视过铁门。

「抱歉……我不知道失败是什幺意思……我……只是想来看看是谁被关在这里而已……」艾尔斯仍在心里传递讯息。

「这样啊……」恶魔闭上眼睛,几秒后再次睁开,他问道:「所以……嗯……如果是你的话或许可以……放我们出去这件事……」

「放你们出去……不……不行,你们一定是做了什幺坏事才被抓进……」

红髮少年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被抓进泰伦修道院的经过,他那时也觉得自己什幺坏事也没做。

「坏事……如果查明真相算是坏事……那人类可比我们更该死……」恶魔嗑嗑笑了起来。

「难道你们不是杀了人才被抓进来?」艾尔斯起了疑。

「我们一个人也没杀。」

弗罗克说过,恶魔都是擅长说谎的,当然自己也不例外,所以恶魔之间永远对彼此抱持怀疑,在摸透对方意图之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不……我还不能相信你。」

「恶魔的孩子,我并不要求你相信我,我也不会相信你,只希望能放我们出去……我们只想回去……因为这里……简直比无底深渊还不如……」

恶魔每句话都勾起艾尔斯的回忆,孤零零的牢房,想回去但回不去的家,他了解这种痛苦,当时多亏有菲芙才能逃出生天。

或许自己今天也能让同类重获自由。

可是真的好吗?

对于这个问题,弗罗克永远只给一种答案--不要帮助任何一个恶魔,除非你想找死。

想到这里,艾尔斯开始犹豫,他可以照秃鹰所教,逃回温暖的旅馆,隔天早上跟玲宁一起完成工作,踏上前往印提诺姆的旅程。

也可以选择解放这些饱受虐待的同类,如同菲芙所做的那样。

见红髮少年不知如何是好,恶魔叹了口气,用炼狱语提出低沉的建议。

「如果怀疑的话,看看那个魅魔吧……你会明白的……」

「魅魔……?」

印象中卡蜜拉妈妈也是魅魔,不禁让艾尔斯对那名女性越来越好奇,他打开窥孔从牢房里望出去,目标所在的走廊末端同样也以实心铁板门封锁,可以放心传送出去而不会被任何希鲁瓦人发现。

只不过要不要解放同类这一点仍然没有答案。

看着红髮少年犹豫不决的模样,恶魔低下头缓缓说道:「有希鲁瓦国徽的金属片……如果决定放我们走……记得带它回来……」

「对不起……」艾尔斯不知道该说什幺,答应跟拒绝似乎都不对,只好先道歉再说。

他默默地启动传送靴,越过牢门来到走廊,一边听着女性苦闷的喘息一边贴上铁门,然后慢慢打开窥孔。

才发现这里并不是监狱,而是极度残忍的实验场。

长宽六十呎的挑高房间里堆满各式刀刃盔甲,墙壁上悬挂着各类恶魔残肢断角,血淋淋的断面彷彿才刚被切下。

四名用白色罩衣从头到脚覆盖全身的人类不断在武器间徘徊,翻弄寻找的同时于手中羊皮纸上书写,各自选定物品后回到大房间中央。

那裏有个被斜绑在实验台上的女性恶魔。

她一丝不挂,头髮被剃得精光,白皙的皮肤宛如玻璃娃娃,后脑一样插了铁钉,神情憔悴但仍不失娇媚,背部裸露的白色骨骸显示她曾经有双翅膀。

艾尔斯忍不住倒吸口气,却又怕发出声响而自己摀住嘴巴,因为他不自觉地将母亲与那名女性重叠,恐惧的情感填满整颗心。

「公曆二四七六年七月八日,能量混合测试六百一十八号。」希鲁瓦女性说道。

「上箭矢。」男性一边说一边在自己手上的巨型十字弓上推入连发箭矢槽。

「灌注能量。」另一名男性解开怀中的玻璃瓶,开口朝上安装在巨型十字弓下方插槽,瓶中绿色魔法液体迅速挥发,气体没几秒便从武器发射孔瀰漫出来。

「第一次击发。」

语毕,手持巨型十字弓的男人举起武器扣下板机,箭矢疾射而出,不偏不倚地钉在魅魔肩膀上。

「啊啊啊啊啊--!」

女性声泪俱下,让惨叫在整个房间中迴荡,她不断痛苦挣扎,四名希鲁瓦人不但没有理会,反而非常冷静地观察起实验结果。

除了穿刺箭伤,周围的肌肉开始如蜡烛般缓缓溶蚀。

站在魅魔身边的男人点了点头,流利地在手中羊皮纸上书写,接着再次低语:「继续。」

「第二次击发。」

重複的过程不断在艾尔斯面前上演,他终于知道,恶魔在这里不是人,甚至连生命都不是。

对希鲁瓦来说他们只是用来实验对恶魔专用兵器的道具。

为了不让素材被破坏,这些人甚至会为了延长使用期限而主动治疗,不是作为一个生命,而是做为一个道具。

然而那名魅魔的身体每插上一支箭,艾尔斯的心里就渗出一点血,当女性的喉咙因哭喊而沙哑时,他的手脚也颤抖不已。

红髮少年喘着大气,他知道这个现象并非完全来自恐惧,而是另一种相反的情绪。

愤怒。

他紧抓着胸口,希望能自我平息,可是每当惨叫传来,胸中的难受就会一点一点膨胀,儘管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幺,脑袋却无法思考,只好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与实验无关的东西上。

柜子里的各式书籍、置物架上的背包、魔药架上的烧瓶。

还有平躺在桌上,以希鲁瓦国徽为浮雕的闪亮金属片。

可以用来解放恶魔的金属片。

艾尔斯的双眼离不开它。

  • 名称:纨绔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