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缘全文阅读

玲宁的眼神死了,因为她一看就知道是谁。

可是莉迪雅不知道,她扶起女孩,警戒地望向四翼恶魔之子。

「我知道你用魔法易容!快现出真面目!否则我会攻击你!」

「我的真面目并不重要,莉……你只需要知道我是自己人。」艾尔斯差点说出不应该知道的讯息。

「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这……当我是在阿卡迪亚土生土长的原生恶魔吧。」红髮少年晓得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赶紧转移话题。

听闻『恶魔』两个字,莉迪雅立刻摆出施法架势,左手捧着法术材料包,右手掌心直对目标,随时準备攻击。

反观艾尔斯耸了耸肩,一点也不打算开战。

「我不会抵抗,你可以先侦测我的灵魂再决定也不迟。」

说完他自信地摊开双臂,全身上下破绽百出,因为结果早在进入希鲁瓦城门时就已经知晓。

奥法信徒盯着对方,缓缓从后腰际抽出捲轴,一边握紧圣徽一边朗读符文。

语音刚停,羊皮纸瞬间燃烧殆尽,灵光逐渐盘绕圣辉,随着时间渐渐包围施放者,在双目附上一层能将人看透的神秘灵光。

莉迪雅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眼前的红髮少年竟然没有散发出坏人气息。

「怎幺可能……不是邪恶的恶魔……」

艾尔斯没遇过持续将近三十秒的审视,有如灵魂赤裸裸地呈现在对方面前,极度不自在,不过比起在这种地方纠结,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或许很难相信,但至少请你们明白,阿卡迪亚被毁灭对我们一点好处也没有,与其彼此争个你死我活,不如先解决共同的敌人如何?」

艾尔斯自认话中没有任何破绽,奥法信徒却咬紧了牙,气愤地瞪着自己。

「少说得冠冕堂皇,如果不是你放走那些恶魔,也不会有这场战争,真要说起来,你才是罪魁祸首。」

他无法反驳,也不想就此把所有罪行都扛在身上。

「没错,放走恶魔的是我,可是囚禁他们、拿他们做实验武器、让他们饱受不必要之苦的是希鲁瓦。」

「因为恶魔是邪恶的存在,作为实验体受苦只不过在偿还罪孽!」莉迪雅放声大吼,指尖不断颤抖。

「我知道的圣武士会用制裁来偿还他们的罪孽,而不是做这种事。」

「不要拿你们的神来以偏概全!」

「所以玛尔寇特比较特别,是会教你们折磨敌人的神吗!」

四翼恶魔之子最后的斥责直接针对信仰,令奥法信徒一语不发,全身无比僵直,像是被下了人类定身术。

只因为圣武士无法『拷问敌人』,自然也不容许『折磨敌人』。

所以他这幺说等于将对方逼入死境,话术固然残酷,除此之外也别无选择。

眼见莉迪雅浮现内心平衡即将被破坏的徵兆,艾尔斯打算趁胜追击,在这必须一击得手的心理战中彻底击溃对方,以免她成为往后计画的绊脚石。

可是关键字是什幺,红髮少年从来没想过,毕竟他没料到竟然需要破坏长辈内心的平衡。

幸好这个问题并不难。

不,应该说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个答案。

父亲过去的圣武士同伴、奥法信徒曾经的基层队长、论信仰坚定无人能及、让她每次想起总会流露万分感慨的男人。

「坎斯图……」

艾尔斯低声且慎重地道出这个名字,有如唱出救世主之名。

然而明明只是个普通的男性,莉迪雅却像触电一样颤抖。

「如果是他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对吧。」

红髮少年语气慎重,同时仔细观察起长辈的反应。

奥法信徒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两道泪已从坚毅如石像般的脸庞滑下。

儘管没有说出口,心里恐怕早已被拉扯得体无完肤。

「为什幺你会认识坎斯图兄弟……」莉迪雅声音微小到有如虫鸣,仍清楚地传到艾尔斯耳中,平举的右手如今只是虚张声势。

「那个人曾经帮了很多忙……如果不是他,不会有现在的我。」红髮少年摊了摊手,他并没有说谎,如果不是这名圣武士救了父亲几次,确实不会有现在的他。

「没想到坎斯图兄弟竟然帮过恶魔……真难相信……」莉迪雅慢慢放下手,收起施法架势。

「就算是恶魔也仍然有教化的可能,所以请不要那样对待我们,或许有一天可以一起找到共存的方法。」

艾尔斯轻轻跳起,煽动翅膀引体向上。

「不过你没有说错,这场战争确实因我而起,所以现在也必须得由我来结束。」

讲完他直直飞向天空中缠斗的两头恶魔,留下玲宁跟奥法信徒呆站原地,茫然地看着分不出敌我的三人在夜里闪烁魔法灵光,有如光点持续彼此冲撞。

一直不说话的玲宁见长辈如此憔悴,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莉迪雅阿姨,丽娜指挥官还需要妳……所以……」

听到女孩如此关心自己,莉迪雅低下头,轻声叹了口气。

「对不起,让妳担心了。」

她抹乾泪珠,拨开凌乱的浏海,重新打起精神,回到原本那个坚强的希鲁瓦军人。

「……我们走。」

奥法信徒再次迈开步伐,朝向远方奄奄一息的女人。

玲宁一边跟上一边担心地抬头,望向恶魔们激烈交战的天空。

虽说是交战,实际上弗罗克根本无法还手,只是单方面挨揍。

还好这次早有準备,身边多了层神圣力量,让他不会再受到灵魂伤害,每当帕祖祖攻击时也能化解不少力道,只要极力避免近战接触,专心防御拖延时间绝不是问题。

这一切都归功于从希鲁瓦战团尸体上蒐来的治疗药水,以及『小主人』帮他戴上的爪套,除了经过强化跟两种神圣魔法卷轴加持,还能张开结界,多重辅助下秃鹰怪物才能有与魔王争锋的机会。

「弗罗克叔叔!」

艾尔斯的声音直接传到大恶魔脑中,他立刻感应到对方出现在自己上方一百呎,于是用相同方式回应。

「你太慢啦!聊上瘾了是不是!」

「对不起!」红髮少年语气急促,跟上两人的速度已经佔去他大量体力。

「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吗?」

「嗯!那些希鲁瓦战团应该不会再攻击我们了。」

「好……终于轮到我们……」

「弗罗克叔叔,一切照计画进行。」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次要把那个臭屁的魔王碎尸万段。」

虽然这幺说,当时如果不是艾尔斯提出反击计画,弗罗克根本不想再看到帕祖祖,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打败风之魔王,大恶魔便兴奋地紧握拳头。

他舔了舔鸟喙,反覆在心里盘算该怎幺引诱对方上当。

毕竟利用圣法术结界打成平局只不过是第一阶段,他必须做到只有自己才能完成的第二步--让敌人放弃防御。

大恶魔在空中迴转,反过来朝帕祖祖猛扑,彷彿拥有一击得手的自信。

突如其来的骤变令魔王起疑,他御风而行向上垂直攀升,轻易避过弗罗克的冲锋。

「竟然倚赖希鲁瓦的力量来对付我,你也真是愚蠢,弗罗克。」

秃鹰怪物保持高速飞行,以大半径迴旋同时提升高度。

「伟大的魔王陛下,您不才被希鲁瓦人打得遍体麟伤吗?」

「没错,不得不承认希鲁瓦的魔法科技比本王想得更强大,但至于你……蝼蚁罢了。」

「让风之魔王连一击都不敢承受的蝼蚁也不错啊!」

侮辱自尊是常见的挑衅手法,地位越崇高越容易上当,弗罗克以前不知道对多少恶魔领主用过,效果卓越自然不在话下。

「哼……连伤害本王都做不到的家伙,只配当虫子的饵食!」

「试试看啊?我会连你跟那些噁心的虫子一起击溃!」

说完,大恶魔反向扇起翅膀停滞于空,他缓缓抬起右臂,以手势告诉对方。

『放马过来』

接着拇指在脖子上划过,表示『我会杀了你』。

过去没有任何一个恶魔领主能经得起这种挑衅,他们不是亲自上阵,就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军势有多庞大。

帕祖祖也不例外。

风之魔王双眼爆出兇光,他吸饱了气,再次吐出时化为成群蝗虫,夜空里有如漫天黑雾,在弗罗克周围飘蕩,一有机会便撕咬血肉。

然而大恶魔不只没有发出一丝惨叫,还瞪大了眼睛,在满布周围的虫群里散发出异常白光。

「咯咯咯……也没什幺了不起嘛……」秃鹰怪物特有的尖锐笑声此时听来格外刺耳。

四翼恶魔很快注意到,蝗虫竟然以极快速度死亡,纷纷掉落战场。

「我可不是纳布那种废物。」

弗罗克双翼大张,将所有虫群吹散,不少直接被吹往帕祖祖,落在看似燃烧的深红绒毛上。

他撚起其中一只仔细端详,才发现蝗虫身体全覆盖了怪异藤蔓。

「果然是会在羽毛下隐藏恶性孢子的弗洛魔族……」*

弗罗克伸出利爪,一边向上提升高度一边直指四翼恶魔。

「如何?被比虫还小的东西打败了吗?」

他维持挑衅姿态,耸了耸肩继续说道:「下一招是什幺?跟嘴巴一样臭的酸雾?还是华而不实的闪电?」

一连串侮辱令帕祖祖怒火中烧,全身爆出青筋,绒毛随着杀意颤抖,彷彿烈焰一般摆荡。

「就这幺想死吗?本王成全你!」

风之魔王双翼后方随即喷发出浓浓黑雾,他顺着反作用力全力冲锋,急速扑向弗罗克。

秃鹰怪物也跟着振翅疾飞,对着以自己心脏为目标的魔王发狂怒嚎。

「本王本王的吵死啦--!」

红色跟蓝色的怪物攻向彼此,有如夜空中两个不同颜色的光点,让希鲁瓦战士跟恶魔军团都不知不觉注意起这场决斗。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双方在狂吼中冲锋,各自亮出爪子,笔直刺向敌人心脏。

没有恐惧、没有旁骛,在这一刻,他们都只想着杀死对方,除此之外脑里容不下任何杂讯。

所有观战者都知道胜负将在交战瞬间揭晓,但谁输谁赢还很难说。

叱!

利物穿过皮肉,鲜血滴落战场。

帕祖祖的手插进大恶魔胸口,直接打断肋骨捅破心脏。

弗罗克的爪子却停在魔王绒毛一吋之外。

看着无法攻击自己的对手,风之魔王脸上浮现出胜利表情。

「愚蠢之徒,这就是你的结局。」

可是当四翼恶魔想抽回右臂时,发现秃鹰怪物的胸肌卡住了手掌,而且竟然用残破不堪的左手紧抓着自己。

嘴角诡异且邪恶的上扬。

「不对……这是你的结局!」

话一说完,原本停滞不前的爪子精準刺进帕祖祖心脏,甚至几乎穿过胸膛,令他不自觉咳出血水。

杂耍般的武僧、殴打自己的牧师,没想到连一只下等恶魔都能重伤自己,魔王惊讶地看着对方。

然后才注意到弗罗克手轴后面,出现了原本不该存在的一双细腿,来自躲藏在大恶魔羽翼下的红髮少年。

那脚将利爪踢进风之魔王的身体,让神圣魔法加持过的爪套势如破竹直达心脏。

「我确实无法攻击你,但在阿卡迪亚出生的『他』可以。」

即使胸口被贯穿,弗罗克仍维持一贯的嘲讽口吻。

「神圣力量强化过的武器威力如何?风之魔王大人。」

四翼恶魔没有回答,愤怒掩盖了理智,他抓起大恶魔的右手,仅仅一握便将臂骨掐段。

「嘎!嘎……」

疼痛让秃鹰怪物忍不住惨叫,他没想到右手竟然失去控制,赶紧用尾巴捲起艾尔斯,将他甩向下方,离开四翼恶魔的威胁範围。

「弗罗克叔叔!」少年惊讶地看着弗罗克。

「我手被折断没办法控制爪套,接下来靠你了!」

眼见打不到小家伙,右手又被对方抓住,怒气攻心的魔王开始暴力挣脱,一拳又一拳揍在大恶魔身上,每一击都命中要害。

就算全身肋骨断碎、内脏破裂,掌心被贯穿,秃鹰怪物也没有放手的打算。

因为他知道,痛苦很快就会结束,为此他必须进行计划的下一步--帮艾尔斯製造足以造成致命一击的破绽。

弗罗克尽力吸饱气,不管肺腔已经被打到严重变形,直对着帕祖祖大吼,将愤怒化为刺耳尖鸣。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完最后一丝力气后,大恶魔几乎失去意志,视线也模糊不清,甚至不晓得自己还扇不扇得动翅膀。

可是他知道胜负已分。

几乎零距离承受音波攻击,无法摀住耳朵的帕祖祖儘管没有当场晕厥,也空出了短短两秒的迟滞。

此时如果有一个高手出现在风之魔王身后,杀死他也只需要两秒。

而艾尔斯恰巧就在那个位置。

早在被弗罗克用尾巴抛出后,少年一直在等待机会,边咏唱咒语边潜伏,摀住耳朵利用震耳尖叫为掩蔽悄悄逼近,零距离放出他所知道的最强法术。

包覆了压缩空气的力场球直接打向四翼恶魔,与此同时因为易容法术而隐藏的地狱猫手套剎那间长出利爪,一举刺进帕祖祖翅膀根部,与留在体内的魔法物品互相摩擦,发出微小却清楚的金属撞击声。

也是计划最后一步的信号。

重新与宠物爪套连接的艾尔斯吸饱了气,大声吼出启动语。

「为了玛尔寇特--!」

下一秒,他所施展的魔法与爪套能量同时作用,使压缩空气飞快在帕祖祖心脏里膨胀,眨眼间撑破胸腔与骨骼,让厚实胸膛瞬间爆裂,到了上下半身只连着一层皮的程度。

看着世界在眼前倒转,因为重伤而翻白眼的老鹰脸孔已经不知是痛苦还是惊恐,风之魔王如今也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单字,一边颤抖一边从弗罗克手中坠落,用最后一口气呢喃。

「马尔……寇特……?」四翼恶魔从四肢末端开始逐渐化为粉尘,他不可思议地望向艾尔斯。

拥有阿露的恶魔特徵跟人类的体态,红髮少年所释放的力量却远超过同阶级恶魔,而且还带有些许神圣力量。

从来没有一个恶魔会使用神圣力量。

「原来……该死的伪神⋯⋯竟敢利用我⋯⋯」

有如发现祕密般,只剩下上半身的帕祖祖开始咧着嘴笑。

「呵呵……呵……我还会……再来……」

话还没说完,风之魔王已经化为飞灰,随着吹过希鲁瓦上空的季风飘往远方,在夜里完全不见蹤影,彷彿从来不曾存在,永远消失于阿卡迪亚。

四翼恶魔最后的话是什幺意思,艾尔斯无法理解,不过等他回过神,才发现整个战场鸦雀无声,不论是希鲁瓦战团还是恶魔都静静地抬头望向天空。

有些是错愕,有些是恐惧,更多的是惊讶,每双眼睛各有不同想法。

唯一相同的是帕祖祖之死改变了现况,在所有人都筋疲力竭的现在,交战已经不是最佳选项。

面对众人的目光,红髮少年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确定是不是看自己,只好偷偷瞄向弗罗克,希望得到些称讚。

然后才发现两眼翻白,正在前倾下坠的大恶魔。

「弗罗克叔叔!」

艾尔斯赶紧俯冲,从下而上抱住怪物胸口,用面积不到对方四分之一的小翅膀尽力撑起,可是不管再怎幺扇动双翼,力量还是有限。

「我们赢了,醒醒!我们赢了!」

他不断呼喊,焦急情绪表露无遗,男孩看着血液从秃鹰怪物被贯穿的胸口渗出,铁鏽味布满口鼻,将原本的蓝色绒毛染成深紫,难过到差点哭出来。

「弗罗克!拜託你!醒醒!」

艾尔斯依然抬不起弗罗克,两人的高度随着时间慢慢降低。

喀噜。

断骨在体内摩擦的声音。

紧贴恶魔胸口的他顿时没会过意,回过神才明白看似强壮的秃鹰怪物在承受魔王数拳后早已遍体麟伤,肋骨被破坏殆尽,内脏更不用说,没有爆裂已是万幸。

而这样的情况下弗罗克仍然完美执行计画到最后一步,让艾尔斯忍不住掉下眼泪。

「求求你,弗罗克……」

大恶魔没有回话,只有血液不断滴落。

他后悔自己当初竟然因为本身会飞而没有学飞行魔法,以为可以吸收生命而没有学暂时治疗咒语,如今面对朋友濒死在眼前,毕生所学竟然毫无用处。

但追根究柢,还是因为太倚赖弗罗克,把所有危险工作推给他才会导致这种结果。

「对不起……」

艾尔斯把脸埋进绒毛中,呢喃起对大恶魔的歉意。

他知道必须做点什幺,可是除了放声大哭以外什幺也不想做,眼前早已模糊不清,完全控制不住眼泪。

因为那个只要画下召唤阵就会立刻赶来身边的朋友再也不会出现。

想到这,红髮少年将当初绘製在掌心的恶魔召唤阵紧贴着弗罗克,即使知道徒劳无功也强忍着泪水低声呼喊。

「弗罗克……我命令你……醒来……」

高空飓风吹拂,大恶魔依然毫无回应。

就算知道结果符合预期,悲伤依然化眼泪为哽在鼻腔,让男孩不禁再度啜泣。

直到巨大手掌轻轻盖住他的头顶。

粗糙、坚硬,如此熟悉的触感,跟七年前艾尔斯第一次看到带着翅膀的恶魔匍匐在地,为了订下契约而在对方掌心画下印记时一样。

他抬头看着弗罗克,秃鹰面容像是在微笑。

「该死……你这样命令……我不就不能休息了吗……」

恶魔尖锐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语气里却充斥着喜悦。

「弗罗克叔叔!」

艾尔斯兴奋地扑上前,双手绕过秃鹰脖子的后颈,用小小的身体环抱整只怪物。

如果看着恶魔们受到虐待是他到希鲁瓦后最悲伤的事,那幺看到弗罗克还活着就是这两天来最开心的事。

「我不是说……变成恶魔时……不要叫名字……」大恶魔缓缓扇起双翼。

「对不起……对不起……」男孩脸颊上滑落不晓得是难过还是高兴的泪水。

因为他知道倘若这个世界上有奇蹟,那幺就在这里。

结合众人之力打倒魔王还能活下来的他们就是奇蹟。

「我得……先回去了……你……不要被……希鲁瓦抓到……」

弗罗克一边低语,身体周围一边缓缓散出白光,最终将整个身体包覆,要不是常看这种传送魔法,艾尔斯还以为眼前的大恶魔要变成天使。

「我会的,请好好休息,弗罗克叔叔……」

又听到男孩呼喊自己的名字,秃鹰怪物缓缓抬起还没消失的左手,比了个中指。

不过艾尔斯非但没生气,反而重新取回笑容,毕竟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除此之外不敢奢求。

看着弗罗克跟灵光一同消失,他知道接下来该怎幺做。

首先把眼泪擦乾,张开灵光之环,传送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捨弃四翼恶魔之子的外表。

重新变回那个懦弱胆怯的艾尔斯。

装作没事地从废墟角落里走出来。

然后跟妹妹一起迎接没有战争的明天。

*:弗洛魔族的其中一种攻击方式是将隐藏在羽毛下的恶性孢子散布在自己周围,会寄生任何触碰到的生物并吸取生命,是一种威力不高但处理起来相当麻烦的攻击手段。

  • 名称:仙剑奇缘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