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全文阅读

说话之人有着成年男性躯体与老鹰面容,喙里长满数排利齿,红色绒毛布满全身,在夜里如火焰般明亮,两对闪烁着光泽的羽翼在身后扑扇,吹出之浓雾与夜色融为一体。

艾尔斯直盯着帕祖祖,逐一比对丽娜指挥官的描述,最后得出结论,眼前就是恶魔军团的总指挥--『四翼恶魔』。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忘记自己在众多希鲁瓦战团面前撒下的大谎。

『吾乃正义的夜枭人!四翼恶魔之子!』

每次想起来都害羞到想一边大叫一边挖个洞钻进去,就算不再思考『要是昨天没有帮那些恶魔就好了』,满脑子也想着『要是没说出那幺羞耻的话就好了』

而现在货真价实的『四翼恶魔』就在眼前,一来就说『原来你就是自称我儿子的人』,让艾尔斯既尴尬又紧张,双颊害羞地发红。

「我还在想你要用那打不死人的拳头战斗到何时,弗罗克。」

面对帕祖祖的质疑,大恶魔低头不语。

「即使早猜到你们互相认识,没想到竟然是师徒关係。」

弗罗克颤抖不已,连翅膀也提不起来,像个被宣判死刑的囚犯。

「唉……本王也并非是一个没血没泪的恶魔……如果你下不了手,本王也可以代劳……你知道,用我的方式。」

帕祖祖的圆大眼睛在夜色中闪现白光,看起来格外惊悚。

相较起来秃鹰恶魔在他面前反而像个大型宠物,畏惧主人的模样彷彿里面换了人,让艾尔斯搞不懂为什要这幺害怕。

然后他很快就明白两人之间的关係,缓缓站起身后朝帕祖祖行了一个贵族礼。

「很抱歉借了贵公子的名号,恳请见谅。」

男孩去过爷爷家几回,印象中高官似乎都是这幺讲话。

不过这次引来弗罗克怒目相视,露出又气又怕的扭曲面容,不禁让艾尔斯怀疑自己是否说错了什幺,他试着修正措辞,开口就把停战的想法说出来。

「不知道大人与希鲁瓦之间有何过节,倘若能以和平且文明的方式处理,还望……」

话没说完,大恶魔突然转身挥出右手,逼得他赶紧用臂铠护住头部,落得连人一起被打飞出去,好不容易才靠着翅膀维持平衡。

「住口!」

不同于刚才的拳头,这一击用上了爪子跟十足力道,是以一击毙命为前提的攻击。

如果不是穿着西比奥的盔甲,恐怕双手已经被削掉好几块肉。

但最让艾尔斯震惊的,还是从来只有恶言相向的弗罗克竟然露出了杀意。

「我不懂……」

「魔王要你死!你就只能死!」

大恶魔再次伸出爪子,朝目标的心脏突进,攻势乾净俐落却少了狡诈,以至于仅仅侧身便能闪过。

可是随即而来的擒抱难以预料,所幸艾尔斯矮小到微微蹲低就能钻过腋下,趁弗罗克转身前赶紧飞走。

然而就算逃过一劫,身体没有受伤,心却很难过。

被一直以来的朋友追杀,他差点掉出泪来,不了解大恶魔为什幺只凭一句话就变了样,有如内心的平衡被破坏般焦躁不安。

「明明答应过的……明明有契约为定的……连恶魔王子都无法违逆的契约……」红髮少年忍着哭腔,一点都不敢大意。

「区区的契约!我才不放在眼里!」

「才怪!你……」他全力飞往圣殿,甚至越过了战区,脑袋里不断想着刚才的对话,乍听之下合情合理的说词实际上破绽百出。

「弗罗克叔叔!为什幺我一定要死?」

「因为这是命令!我能做的就只有让你毫无痛苦的死!」弗罗克紧追在后。

两只恶魔再次于空中盘旋,无视底下砲火的猛烈攻击,爆炸火光此起彼落。

「明明可以有更多选择!」

「那是你!生长在无底深渊的我们只能服从!」

失去理智的威力惊人,稍稍被擦到就足以失去平衡。

「但我可以……」

「你这物质佬……」

大恶魔吸饱了气,胸口绒毛猛然鼓起,下一秒张口大吼。

「怎幺可能会懂啊啊啊啊--!」

从尾音拉高的那一秒,艾尔斯就知道必须摀住耳朵,否则会耳膜破裂当场晕厥。

弗罗克的怒吼震破所有玻璃窗,连石头墙壁都产生些许裂痕。

「打出生就感到恐惧!」

「永无止尽的战斗!」

「弱肉强食!」

「对于风之魔王的命令,我们从来就没有其他选择!」

每一句话都伴随着猛击,压得艾尔斯难以招架,找不到时机无法还手。

然而攻势仍未结束,大恶魔升至高空,猛烈旋转俯冲直下,一脚踢向对手。

「这是所有飞行恶魔的宿命!」

艾尔斯认得这一招,两年前被培罗教团追赶的那个傍晚,弗罗克一击就让圣武士化为尸块,至今那股震撼还记忆犹新,让他忘记自己可以闪躲,双手护住胸口硬生生挡下冲击。

强大力道有如攻城鎚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在艾尔斯双手臂铠上,将滞空的他弹飞到数百呎外,还撞破了希鲁瓦行政层其中一栋建筑物的墙壁,幸好他来得及把双翼收起,否则应该连翅膀都会折断。

落在室内的红髮少年没空观察周遭,因为就算盔甲够坚固,里面的血肉躯体也承受不起剧烈震荡,以至于尚未爬起就先呕出一口鲜血,眼泪在难过中低落。

「咳……我不懂……但可以……证明……」

看着从远方疾飞而来的弗罗克,艾尔斯撚起刚吐出的红色体液,开始在掌心绘製文字。

「没有痛苦的去死吧!对你我都好!」

大恶魔越飞越快,甚至超越了极限。

「你可以反抗……为什幺不试试看……」

随着鼻涕眼泪不受控制地低落,手中的文字之环也即将完成。

「因为这是主人的命令啊啊啊啊啊啊--!」

弗罗克笔直瞄準艾尔斯头部,狠狠刺出利爪。

男孩知道就算再用双臂阻挡,在这种攻势下也会连同铠甲一起刺穿。

所以他没有任何防御,反而缓缓平举右手,在秃鹰怪物杀死自己前展示掌中之物。

砰!

大恶魔的爪子划过红色秀髮,在距离艾尔斯脸颊不到一呎的墙壁上留下四个洞。

兇狠目光紧盯着红髮少年的掌心,嘴角从下垂转而上扬,渐渐露出利齿。

「你的主人……又不是他……」男孩喘着大气,断断续续地说。

呈现在弗罗克眼前的不是其他魔法,正是命令他前来帮助自己的炼狱文字。

恶魔召唤阵。

「嘿嘿……呵呵呵……不愧是魅魔的儿子……」

如果刚才的表情是兇狠狰狞,现在就是狂妄不羁。

「以契约命令你,跟我一起拯救希鲁瓦。」艾尔斯勉强把话说完,音量小到只有两人能听见。

秃鹰怪物眨了眨虹膜,露齿贼笑,用尖锐刺耳的声音说道。

「遵命……」

弗罗克不管眼前的小伙子呼吸仍未回稳,缓缓转身看着高空中那个红色小点,一直在远方鄙睨自己的风之魔王。

他吸饱了气,到达胸口剧烈鼓起的程度,再次张口时放声大吼。

「听好了!帕祖祖!我的主人不是你!」

还好看到秃鹰恶魔吸气的时候有摀住耳朵,否则艾尔斯现在耳膜一定破得彻底。

他咬着牙,心里却鬆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那个叫帕祖祖的人有多强,但如果有弗罗克作伴,总感觉不管什幺事都做得到,就算对方是恶魔领主也能打赢。

红髮少年钻过大恶魔的腋下,与怪物一起看着风之魔王。

「弗罗克叔叔,要上啰。」

「是,我的『小』主人。」

男孩白了大恶魔一眼,开始咏唱起咒文,在两人身上垄罩蓝色的加速魔法。

一人一鸟同时蹲低身形弹射而出,无视圣殿的战斗直接飞向帕祖祖。

有加速魔法助阵,原本就已经超越风的秃鹰怪物再次突破极限,每次振翅都作些许偏折,在夜空中看似不规则弯曲的蓝色光点,快到肉眼难以捕捉。

「哼……不愧是以背叛跟弒主闻名的低等恶魔……」*

帕祖祖的眼神高深莫测,让艾尔斯难以理解对方在想什幺,也不知道有多少能耐,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鲜少生物能同时注意到两侧攻击,这一点应该不例外。

他将空气压缩包进魔法力场製作的圆球里,与弗罗克前后环绕在目标周围,等待机会下手。

说时迟那时快,圣殿战场响起爆炸火光,将十数名恶魔军团成员炸飞到天上去,即便只有一瞬间,帕祖祖还是分了心,让秃鹰怪物抓到机会俯冲,亮出右手锐利的爪子。

艾尔斯看到光点急速飞向风之魔王,他跟着丢出手中圆球,几乎与弗罗克抓向对方脑袋的同时命中。

然而战场上既没有发出音爆,大恶魔的爪子上也没有染血。

就这幺停在距离后脑勺两吋的位置。

秃鹰怪物右手不断颤抖,就算全身布满绒毛,鼓起的肌肉跟青筋依然清晰可见,但不论他如何使力,爪子也无法前进一厘。

「嘴巴这幺说,灵魂倒是很老实。」

帕祖祖没正眼看向大恶魔,左手抓着艾尔斯丢出的音波球,轻轻一捏将它完全辗碎。

始终无法挥出右臂的恶魔改刺出左手,结果依然相同,在即将命中前不知为何停了下来。

「无底深渊诞生的灵魂,从一开始就无法违抗我,就像这样。」

相较于弗罗克狰狞的面孔,帕祖祖就如同优雅的绅士,缓缓转身抬起四支鸟爪,彷彿开始玩弄空气中不存在的圆形小球。

最后猛然握起拳头。

没有任何魔法效果,没有一丝灵光反应,未曾接触到他的秃鹰怪物却突然呕出鲜血,原本就已经突出的双眼猛然睁大,脸色痛苦扭曲,他双手捧着胸口,就像是身体里突然受了伤,痛苦到连翅膀都控制不住,只能直直下坠。

「弗罗克叔叔!」

见弗罗克失去平衡,艾尔斯赶紧俯冲,在落地前接住大恶魔,可是娇小的他毕竟承受不住巨大身躯,就算努力扇动翅膀也难以提升高度,更何况这还是只不断挣扎的怪物。

「弗罗克叔叔,你可以抵抗的!」艾尔斯不断对着大恶魔打气。

话虽这幺说,弗罗克依然痛苦无比,张大嘴巴吼着听不懂的语言。

反倒是帕祖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两人,等着他们坠落到充满希鲁瓦圣武士的战场。

「没有一个恶魔能够违抗风之魔王……」魔王盯着两人冷笑。

「我相信你……快点……」红髮少年在秃鹰怪物耳边呢喃。

「顺从本王是所有深渊恶魔的天性,无法违抗!」

大恶魔如此痛苦,艾尔斯也不好受。

他什幺都做不到,还要听这个红色怪物继续冷嘲热讽。

「继续癡心妄想吧!没有任何生物可以改变自己的灵魂!」

真的吗?艾尔斯愤怒地望向帕祖祖。

不,他知道事实绝非如此,因为不久前才看过打从心底改造灵魂的一群人。

红髮少年撑起弗罗克,不管周围是希鲁瓦人还是恶魔军团,直接放声大喊。

「改变灵魂有什幺难!连机关人都可以变成德鲁伊!恶魔当然也做得到!」

这句话可能会使他暴露身分,可是如果能带给怀中的秃鹰怪物一点勇气,那幺便是值得。

只不过话才刚说完,从天而降的男性声音代替帕祖祖回应了艾尔斯。

「听你这样讲我真是太开心啦--!」

呼声有如从九千呎外高空跟着人影一起落下,而且对红髮少年来说还异常熟悉。

他望向天空,视线穿过鄙睨着自己的风之魔王。

看像全黑夜空中那只酷似夜枭的人影。

……夜枭人?

还是应该称呼他为帕拉斯先生?

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不断迴旋,像个陀螺般打转,少了翅膀的他有如自由落体,姿态既奇怪又优雅。

更离谱的是不论坠落速度还是旋转速度都在持续增加,以抛物线朝两人飞来。

不对,不是自己。

帕拉斯猛然改变架式,扭腰、转体,结合全身力量,以标準旋踢从上而下袭向四翼恶魔。

让至今从未防御的风之魔王不得不停下动作,举起右手挡下这次攻击。

砰!

艾尔斯无法理解究竟多强大的力量才能让肉体碰撞声达到如此响亮,彷彿将所有下落的冲击都转嫁到这一脚。

然而滞空的帕祖祖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嘿……」面具下男人豪迈地咧着嘴笑。

「帕……」艾尔斯刚想喊对方的名字,怀中的弗罗克却突然像痊癒了一样,猛然挥动翅膀,拉起红髮少年直接朝西飞离战场。

「你做什幺!」

「我们现在还不是对手。」就算身体不再痛苦,大恶魔的脸色依然铁青。

「那我们就更不该放着帕拉斯不管……」

「那是他自找的!要怪就怪那个男人挑错战场吧。」

在秃鹰怪物飞走同时,男人利用对方挡下攻击的力道停止了旋转,还顺势朝帕祖祖腹部多踢了一脚。

不过风之魔王速度更快,左臂已经挡在肚子前,反手抓起帕拉斯的脚掌扔向地面,等着看他摔死。

然而男人仅仅只是换个姿势,便在空中像翻筋斗一般改变方向,下坠数十呎后平安无事地落在另一处屋顶上。

「杂耍师……报上名来。」面对暗杀者,帕祖祖露出桀傲不逊的眼神。

「虽然不想用这个名字,但穿上这套服装就只能这幺说,你就叫我『夜冑』吧。」帕拉斯拇指朝向自己。

「难道以为凭一己之力就能打倒本王?」

「亏你自称王,竟然会认为我只有一个人?」帕拉斯耸了耸肩,继续说道:「难道不知道我怎幺来的?」

帕祖祖双手抱胸,富含趣味地打量男人。

「不会飞,自然是从上跳下。」

「我既然不会飞,是要从哪里跳下?」

风之魔王微微下降,他看着帕拉斯,沉默不语。

「怎幺,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就害怕了吗?」帕拉斯挑了下眉。

「笑话,全希鲁瓦我都没放在眼里。」

「如果你真的这幺强,为何要躲在森林里?又为何要让恶魔军团打先锋?一切由你亲手处理不就行了?」

男人摇了摇头,代替瞪大眼睛的帕祖祖回答。

「因为你畏惧马尔寇特的力量。」

风之魔王的绒毛随着愤怒而摆动,有如燃烧一般,在天空中闪烁着红光。

「说错了吗?不,至少他们两千呎外的狙击你是看不见的,否则……你应该要对那东西有点提防才对。」

圣殿旁战火绵延,恶魔的嘶吼与弩砲冲击交错响起,但帕拉斯的声音依然宏亮,不只掩盖了吵杂。

也掩盖了来自上方划破空气的尖啸。

四翼恶魔抬起头準备接受攻击,不过落下的不是箭矢,更不是雨,而是一块长宽十呎、重达万磅的黑色大石板,笔直朝风之魔王飞来,上面还站了个长着锹形虫头的机关人。

如此庞然大物突然压向帕祖祖,纵使他绷紧了肌肉,张开双臂接住石头,也难以抵挡冲力,一瞬间被下压了数十呎,几乎与帕拉斯同高。

「哦哦哦哦哦--!」

石头上下的两人同时高声怒吼,进行一场彼此看不见的角力。

「嘿!别忘了我!」

帕拉斯弯下腰,接着双腿一瞪,瞬间速度快到看不见,再次出现时已经在百呎高空,循着轨迹落向黑色巨石。

「下去吧--!」

男人将自己的重量与冲量加注在双腿踢出,让原本好不容易维持势均力敌的风之魔王再次趋于弱势。

「该死的人类啊啊啊啊啊啊--!」

支撑不住的帕祖祖加速下坠,像自由落体一般被推往地面。

直到他的双脚深陷石板步道里。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有了地面当支撑,风之魔王两手爆出青筋,一鼓作气将黑色大石板连同上面的两人一起扔出去,没料到帕拉斯跟贾斯特反而顺势跃到更远的地方,看着庞然大物撞破建筑,跟墙壁一起碎成块。

「哇喔!真是个怪物。」男人假装被吓一跳。

「他到底哪一点看起来不像怪物?」有着锹形虫头的机关人降落在身旁,下颚一开一合。

「你照照镜子,有资格说这种话吗?」帕拉斯耸了耸肩。

一人一机一搭一唱完全无视愤怒的风之魔王,有如故意惹他生气。

瞪着嘻嘻哈哈的两个家伙,帕祖祖右手默默朝背后伸去,自浓密羽毛间抽出造型酷似东方宽刃武士刀的双手巨剑,其上辉映着不详的绿跟阴森的蓝。

他目露凶光,鸟喙里呢喃起炼狱语,武器上顿时爆发出魔法灵光,一瞬间便包覆了全身,让风之魔王宛如一团紫黑色火焰。

「他要来了。」帕拉斯停止了嬉闹,以手势要求贾斯特离开。

然而这再次激怒了帕祖祖。

「一个也别想走!」

风之魔王踏地一蹬御风飞行,攻势兇猛甚至吹飞了周围的碎石残木,剎那间来到帕拉斯面前,第一刀就鼓足了全力。

反观男人就像是面对猛兽的训练家,不只不惊慌,而且彷彿已经知道对手套路般轻鬆跳开,让兵器重重砸在地板上,劈出一道跟他本人一样高的裂痕。

帕祖祖杀红了眼,抽起刀刃同时跳跃,在空中迴旋落地横扫,兼顾了速度与力道,可是动作太大,夜冑看準了时机,仅仅原地一蹲便闪过利刃。

眼见杂耍师如此灵活,风之魔王改变战术,趁着剑身挥至身后用膝盖直接往男人脸上踢,打得他人仰马翻。

不过这一翻滚了十多呎远,让两人再次陷入追逐,而且随着一来一往,双方也一步步靠近圣殿。

连续几次扑空让帕祖祖逐渐冷静,除了剑路越来越刁钻,挥刀速度也越来越快。

四秒一刀,两秒一刀,最后每秒一刀,即使挥舞的是双手巨剑,攻势依然敏捷到帕拉斯无法招架,甚至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不还手吗?这样还想打败本王?」说话并未影响魔王战斗。

「没办法!进攻从来就不是我的强项!」对男人来说也是。

「那幺闹剧就到此为止吧。」

风之魔王左手食指微微向上一挑,夜冑周围瞬间围起深蓝色魔法圆环,接着紧紧一握,以男人为圆心的法阵散发出激烈黑光,让侵蚀生命的能量有如爆炸一般放射,威力强大直冲天际。

灵光消去后,半径二十呎内了无生机,杂草、树木,可见不可见的微小生命都化为死物,一瞬间成了亡灵国度。

但帕拉斯还站着。

夜冑的动作像是早已预知闪避不及,以双手护住头胸,勉强保住了性命,仍逃不了死亡能量的侵蚀。

男人喘着大气,单膝跪地,他虚弱到无法支撑身体,黑色灵光从衣袖里缓缓升起,面具下透露出死灰。

「再见了,杂耍师。」

帕祖祖鄙睨着对手,再次用负能量包围帕拉斯。

不过这次在握紧拳头前,划破空气的尖啸却传进了他耳中,未知攻击让风之魔王只能选择闪避。

吭!

天外飞来的巨大弩箭矢笔直钉在石头地板上,木桿侧面还绘製着马尔寇特的圣徽。

「嘿嘿……终于注意到了吗?也太慢了吧。」帕拉斯扶着膝盖撑起身体,面具下传出奸诈的笑声。

「杂耍师,你又在玩什幺把戏?」帕祖祖握紧巨剑,重新採取近战姿态。

铁靴整齐划一的跑步声从各方响起,距离越来越近。

「……攻击虽然不是我的强项,但让对手暴露在檯面上,『夜冑』永远是阿卡迪亚第一把交椅。」帕拉斯满意地起身。

穿着宽大全身盔甲的战士们露出身形,逐渐包围战场。

「另外,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无法打倒你。」

最后手持长柄战鎚,后背包上插了旗子的指挥官在队伍中现身,布面上绘製着巨剑、盾牌、翅膀以及熊熊燃烧的烈火,在战团高昂的士气中飘荡。

「他们可以。」

帕拉斯拇指朝向身后,那位统帅部队的战团成员。

肩甲上的浮雕象徵神谕,腰间悬挂的队伍徽章来自第七军团,战术背包下摆扣着鲜红披风,缓缓在气旋中摇曳。

她踏上高处脱下头盔,露出棕色短髮,眼神中燃烧着愤怒,彷彿誓言将所有恶魔焚烧殆尽,以一句话为接下来的战争开场。

「用这场战斗,讚美马尔寇特!」

丽娜高举战鎚,目不转睛直瞪着那全身布满红色细毛、有如燃烧一般的风之魔王。

*传说中邪恶的佣兵或冒险者死后灵魂会来到无底深渊,转化为这种秃鹰般的恶魔,对地位跟钱财极具野心,只要有更好的选择就能随时倒戈,一有机会便会弒主篡位。

  • 名称:武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4: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