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毁灭全文阅读

「缩头!」

弗罗克的出现虽然让艾尔斯大吃一惊,但随即而来的心电感应却又令他别无选择,缩进胸甲里双手抱头,準备承受接踵而至的震荡。

接着秃鹰怪物的巨大脚掌将头盔踏个粉碎,力道之大在城墙上扬起烟尘。

大恶魔缓缓抬起爪子,再次展翅飞向天空。

艾尔斯仍在发抖,纵使早已知道弗罗克可怕至极,过去在库瑞萨尔训练无数次,也从来没有见他发挥出如此惊人的破坏力。

抬头看着被踩扁的头盔,踏破脑袋的冲击近在咫尺,吓得他差点哭出来。

深呼吸后,艾尔斯打算重新掌握战况,幸好即使看不见,此起彼落的惨叫已经说明了有多糟。

艾尔斯两脚扣住石头地面用力缩起,随着双手一推上身瞬间滑出胸甲,同时借力使力引体向上,快速从仰躺转变成蹲姿,以手掌撑着地板维持平衡。

可是指尖才刚着地,沾染的红色液体跟飘散瀰漫的铁锈味已经让他不寒而慄。

城墙上还站着的希鲁瓦士兵已经寥寥无几,取而代之的是满地鲜血尸块,全身盔甲在带有翅膀的恶魔群面前有如纸片,不是被利爪刀刃撕裂,就是肢体连着板甲活活扯断,像是被玩坏的人偶。

即使对战况惨烈的程度早有心理準备,直接看在眼里还是无比可怕,压力大到快喘不过气。

难以想像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城墙上数以百计的西鲁瓦士兵们有如螳臂挡车,被轮番上阵团团围攻,用最残忍的方式杀害,让原本庄严的城墙化为炼狱血海。

红髮少年发现有些恶魔已经注意到自己,一边小心观察一边思考,这群恶魔有些跟弗罗克一样是鸟类型态,更多的是穿着简陋盔甲手持武器的魁武人形。

说时迟那时快,杀红眼的敌军突然握紧武器直扑而来,抬起刀刃利爪就準备砍下去。

他可以感觉到周围瀰漫的杀气跟以活捉自己为目标的佣兵不同,彷彿只要稍有疏失就会跟躺在地上的希鲁瓦士兵一样,落得身首分离。

艾尔斯别无选择,让恶魔翅膀穿出体外,右侧犄角同时蟠捲而出,双眼瞳孔闪出与敌人一样的骇人红光。

他摆出战斗姿势,将黑色灵光集中在掌心。

蜂拥而来的敌人立刻察觉不妙,纷纷煞车退出十呎之外,连带挡住其他恶魔,最后将红髮少年团团围住,每个敌人都高出半个身体,兇狠地打量红髮少年。

然后前面的家伙突然说起轮转的炼狱语。

「搞什幺啊!穿敌人的鞋子是想吓死谁!害我差点砍下去!」

「砍死就算啦。」

「他是弗罗克队长说过的那个内应吧?」

「好像有这回事。」

「真没趣。」

「长得很漂亮嘛,现在就来一发吧。」

「别在战场上发情啊你!」

「小子!再吓人我就劈了你。」

一大群恶魔在自己面前七嘴八舌地用炼狱语吵架,让艾尔斯以为自己来到酒吧,落差太大让他不禁冷汗直流,仔细观察起来,远处甚至还有两眼发直低头进食的家伙!

即使是纪律最差的库瑞萨尔骑士团也没人会在战场上聊起天,更别说『发情』跟『进食』。

「第二队!出发啦!跟上第一队!要吃等回来再吃!」

粗犷男声登高一呼,聊天的、啃食的,所有还在行政层西方城墙上的恶魔顿时扇起翅膀,一群群俯冲而下,顺着由希鲁瓦战团尸体所扑出的血路笔直朝东飞行。

等艾尔斯回过神,恶魔们已经悉数离开,只留下他跟不久前还是圣武士的尸块。

虽然很想阻止敌军继续前进,比起作为尸体跟这些希鲁瓦人躺在一起,说不定能用更文明的方式止战。

「喂!你们!喂!」

可惜不管艾尔斯再怎幺大吼大叫也没有一个恶魔回头,似乎是被认定成友方所以彻底忽视了。

作为一个红宝石骑士团团长的孙子,他看过各式各样的军人,但就算不是希鲁瓦战团,艾尔斯也从来没有遇过在战场上如此散漫、破坏力却如此惊人的部队。

艾尔斯施展起易容法术,将全身红色长袍化为纯黑装束,脸部上半同时遮了片深色面具,有稜有角的造型令人印象深刻。

他学其他恶魔跳下城墙,双翅大展凌空滑翔,飞过数不尽的残骸,掠过看不完的血海。

恶魔军队像是巨大怪兽,所经之处满目疮痍,势如破竹直冲目标。

随着离前线越来越近,怒吼与高喊也越来越清晰。

「预备!射击!」

听到口号,希鲁瓦射手队训练有素地举起连发十字弓,恶魔军团则以建筑物为掩体纷纷迴避,反应较慢的就成爲了刺猬。

如弗罗克所说,恶魔没有团队的概念,更不存在帮助临兵的念头,要他们以群体为考量行动等于要他们自杀,所以与其设立军队整齐出兵,不如在每个人的前面放根萝蔔然后告诉他们捷径,自然会朝同个目标前进。

躲过第一波射击的恶魔开始在建筑物中乱窜,几经迂迴后从不同方向扑往射手队。

一击杀不死的就两击,两击杀不死的就四击,放倒目标后,下一批恶魔便涌向另一名敌人,推进速度如入无人之境,西鲁瓦战线随着呼喊不断退后,等待部队集结振作的机会。

即使训练有素的战团重整速度堪称西方四国第一,也还是快不过恶魔,丝毫没有畏惧的他们无视所有零碎攻击,飞也似地扑杀所有敌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放弃进攻。

再这样下去圣殿失守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艾尔斯知道自己必须立刻阻止恶魔军团前进。

他俯身冲锋,打算降落在两军之间,以浓雾法术不让双方交战。

「左旋迴避!」

咒语还没完成,弗罗克的警告声已经迫使红髮少年不得不停下动作,转以振翅迴旋偏离行进方向。

闪过突如其来的光束。

他认得这种攻击,昨天晚上才中过一着。

艾尔斯顾不得战场状况,先闪进建筑物围墙后方,小心观察狙击手的位置,他缓缓探出头,窥视任何窗户中是否有人影。

并没有发现敌人早已换了位子。

喀擦。

即使非常细微,十字巨弩装填的声音仍传进红髮少年耳中,他立刻看向传出声音的顶楼围墙后方、早已瞄準自己的狙击手。

还有他身后的秃鹰恶魔。

手持巨大十字弓的战团士兵正準备扣下板机,身体却被拖往后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因为艾尔斯所处位置不够高所以看不到,只能听见惨叫跟可怕的血肉撕裂声。

红髮少年振翅高飞,趁秃鹰还没离开时快速靠近,一举登上原本狙击手所在的顶楼。

「呜呃……」看着蹲在边缘的弗罗克,以及被撕裂成五块的尸体,他不自觉地发出惊呼。

艾尔斯知道对方肯定早已察觉到自己,看着大恶魔头也不回,只是俯视着战场,目光在各部队间游蕩,心里不禁有些气愤。

「你不是答应我不杀人吗?」他语气中满是怒意。

「保护你除外。」弗罗克冷冷地回答,依然没有看向红髮少年。

随着战线继续推进,秃鹰恶魔快速飞往下一个建筑物,艾尔斯别无选择只能跟上。

「可是在城墙上那个机关人明明就没有……」

「要怪就怪他是机关,我只答应不杀『人』,而且我明明帮你準备了退路,还声称你是内应,好让恶魔军团不会向你出手,为什幺不乖乖躺在那等战争结束?」弗罗克侧眼鄙睨着红髮少年,目光随即又回到战场,口中念念有词,就像是不断在朝其他恶魔传递信号。

「因为这是不对的!你不应该杀他,也不应该加入敌军!」艾尔斯握紧了拳头。

「敌军?呵……姑且不论你这个导火线,战争从来没有对错,里面所有人能够做的选择只有两个,逃,或是战。」

弗罗克再次抬起翅膀,準备踏地起飞,随着部队往前推进。

艾尔斯却挡在他面前,伸展双翼让自己看起来格外巨大。

「我的选择是第三个!弥补自己的错误,阻止战争!」

他吞嚥着口水,眼神坚定地盯着秃鹰怪物。

相对的弗罗克停下动作,缩回翅膀收起羽毛。

取而代之挺起原本高大的身躯,摩拳擦掌,扭了扭柔韧脖子,狠狠盯着眼前的小家伙。

「那幺做为你的保护者,我能选择的就只有打昏你再藏起来。」

「咦?」

他还没搞懂意思,弗罗克已经踢出一脚,将体重轻盈的艾尔斯整个踹飞。

红髮少年抱着肚子,来不及挥动翅膀维持平衡,秃鹰恶魔已经再次弹射冲锋,轮起拳头就是一击,逼艾尔斯直接用双手护住胸口。

虽然挡下攻击,可是人在空中没有任何支点,他连双翼都来不及张开就摔进建筑物窗户中,还撞破正对着窗口的大门,落在没有任何光的走廊上。

艾尔斯仓皇地爬起身,手臂因为承受剧烈撞击而疼痛不已,心想伤势绝对不只有瘀青这幺简单。

他看向窗外,弗罗克已经不知去向,可能躲在某个地方等着突袭,如果从原来的窗口离开恐怕正好上了对方的当。

艾尔斯收起翅膀,开始在里面到处乱窜,刻意找个偏离主战场的方向推开门后跳出窗外,然后张开双翼振翅飞行。

「忘记我教过的吗?在心视面前没有任何隐蔽。」

弗罗克的声音直接迴荡在高空,红髮少年赶紧回过头,才发现巨大秃鹰竟然潜伏在正上方,用两只圆大血红的眼睛瞪着自己,举起双手用力搥下。

这次连防御都来不及,直接被打中左肩,让艾尔斯完全失去平衡,一边翻转一边坠落,最后总算稳住身形,勉强用四肢着地,降在无人的巷子里。

然而迴荡在空气中的尖啸显示攻击并未结束,他赶紧往前跳跃,结合翅膀摆荡有如特技动作般以单手做支点迴旋。

砰!

原本落地之处发出轰然巨响,艾尔斯还没站稳就看到紧追自己的秃鹰怪物,跟以他脚下为圆心的放射状裂痕。

「我应该告诉过你,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恶魔,不用尽诡计就绝无胜算。」

弗罗克缓缓向前,悠哉地像散步,散发出的压迫却令人窒息。

「把那套盔甲叫出来,让我彻底击溃你。」

听大恶魔这幺说,红髮少年紧咬着牙,知道这只是对方常用的激将手段,目的就是在逼自己应战然后活活被打晕,可是扯到已故教父传给自己的盔甲,他还是会生气。

「我不要,那不是用来跟朋友打架的工具。」

艾尔斯转身想朝圣殿的反方向飞去,不过才刚起跳,脚踝便被利爪牢牢扣住。

「喏哦哦哦--!」

伴随施力的吼声撼动了周围建物,弗罗克像是抓起玩具般硬生生将小家伙往身后地上甩,滑行翻滚了好长一段距离。

所幸艾尔斯还算机敏,忍着痛翻滚一圈站起身,改往另一个方向跑,同时咏唱起加速法术,让蓝色灵光包覆全身,压低身形奋力冲刺。

东边,那才是他真正要去的方向,往行政层圣殿的道路。

「该死!光明正大的打啊!不是想要阻止我吗?」

对于大恶魔的挑衅,红髮少年抛在耳后,奋不顾身地朝目标奔驰,他知道魔法加持下只要快速拉开心视的搜索距离,那只秃鹰想再截击便会格外困难。

接着只要赶去圣殿,肯定会有阻止双方继续打下去的方法。

「该死!那个家伙!快告诉我怎幺办!」

这句话并非用人类的语言喊出口,而是恶魔所使用的炼狱语,发话者就在两栋建筑物的另一端。

艾尔斯躲进暗巷里,一边深呼吸一边缓缓移动,探头观察战场。

恶魔们仍前仆后继地涌向希鲁瓦战士,然而比起刚才乱中有序的前进,现在的猛攻就像是送死。

另外一边,战团圣武士即使有充足兵力跟强大武器,面对敌人的天生种族优势还是相当吃力。

所以纵观来说,双方呈现五五波,彼此谁也不让谁。

他原本以为趋于劣势后恶魔们应该会选择固守在某个据点或撤退,可是他们就像是不要命一样地突进,跟那个秃鹰怪物教的完全不同。

弗罗克曾经说过恶魔本性异常自私,如果弊大于利就会毫不犹豫地放弃,所以一旦知道没有胜算就会撤退。

除非让他们知道往前冲才是唯一的活路,这是无底深渊中常用的手法。

想到这,艾尔斯突然意识到为何弗罗克会说战争开始之后只有两条路。

因为如果恶魔们不只前面挂个萝蔔,后面还有鞭子,那幺单纯和谈或壮大其中一方势力确实不可能阻止战争。

艾尔斯转身在防火巷里穿梭,从远离战场的另一端离开,只是没想到才刚踏进主要道路,迎面而来鸟类巨掌瞬间抓向他的头颅。

「嗯嗯嗯嗯--!」红髮少年忍不住吓到放声尖叫,嘴巴却被硬皮堵住说不出话来。

他从指缝间看到蓝色短羽跟瞪着自己的圆大秃鹰眼睛,立刻就知道是谁。

「我应该教过你,面对会传送跟心视的恶魔,停下脚步意味着死。」

说完大恶魔右手抡起拳头,不偏不倚地打在艾尔斯肚子上。

虽然不是致命伤,也痛得他差点晕过去。

「很能撑嘛。」

语毕,又是一拳,这次朝向胸口,儘管没打断肋骨,心脏受到的冲击足以让艾尔斯浑身剧痛。

他知道如果再挨揍恐怕就真的要昏过去。

趁着弗罗克再次挥出右拳,红髮少年双手用力推开紧抓自己的左掌。

就算没办法完全挣脱,拉开足以让他喊出咒语的空间足已。

「凯斯.提昂!」

启动语下达,雕有凤凰图腾的绿宝石戒指立刻迸发出无数金色光块,震开大恶魔的同时贴附在艾尔斯身上,凝聚为散发出夕阳余光的魔法胸甲,而且还在背上开了孔,让翅膀能够完全伸展。

「传奇英雄西比奥的盔甲……」弗罗克站稳了身形,捻掉手掌上被灵光烧成焦炭的硬皮。

「是你逼我的……弗罗克叔叔……」红髮少年大口喘着气,重新调整呼吸。

「无妨……反正我也早想会会那个叫西比奥的家伙,可惜他早死。」

秃鹰恶魔压低身形,几乎匍匐在地。

「由你来代替也不错!」

弯曲后脚顿时伸直,弗罗克整个身体弹射而出,在石头地上留下深深的爪印。

双方这两年来不知道练习过多少次,虽然每回都以惨败收场,可是艾尔斯非常清楚只要还留在地面上就绝不可能躲过冲锋。

他振翅凌空飞起,靠着加速魔法远离大恶魔,朝行政层圣殿前进。

弗罗克说过,面对比自己慢的对手可以先避战,利用远程优势趁虚而入。

那他会怎幺反制这种战术呢?艾尔斯忍不住回头看。

秃鹰怪物像个箭矢般直冲向自己,在空中宛如流星,他捨弃了难以捉摸的攻势,改以速度为趋向的战法,让艾尔斯难以拉开距离,却可以轻而易举闪过冲击。

「就只会逃吗?为什幺不乾脆逃出希鲁瓦算了?」即使高速飞行中,弗罗克也依然嘶吼咆啸。

「因为我要阻止这场战斗!」

艾尔斯同样必须高声大喊,声音才能不被风压掩盖。

「哈!除非有奇蹟,否则人跟恶魔之间永远只有战斗!」

「才怪!明明就可以!我们不是就朋友吗?」

魔法灵光在身上辉映,在夜空里有如两颗光点不断交错互击。

「如果不是那该死的契约!我早就吃了你!」

「说谎!我们可以互相理解啊!」

「在不同的地方长大,在不同的环境生存,造就出的我们天生就跟人类不同,永远不可能互相理解!」

「就像我被菲芙接纳一样,有一天一定会的!」

「哈!别做梦!如果真有那一天,拿出证据来吧!」

「我的存在不就是证据吗?」

如果不是身为人类的父亲跟身为恶魔的母亲互相理解,艾尔斯就不会出现。

他以为这个理由可以说服大恶魔,反而被弗罗克趁机抓住脚踝。

「荒唐!」

边吼边用尽全身力量朝地板上砸,让红髮少年像个流星般坠落,在泥地上砸出大窟窿,扬起阵阵烟雾。

「唔……」

多亏奥秘全身盔甲缓冲才不至于直接摔死,可是背跟腰还是疼痛不已。

艾尔斯撑着上身想坐起来,但弗罗克更快。

大恶魔双脚踏在红髮少年两侧,诡异的秃鹰脑袋狠狠盯着对方。

「如果不是那该死的神,你的父母根本不会见面。」*

说完,弗罗克给予最后一击。

没有退路,无法闪躲,跌坐在地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拳头落在眼前。

真的是这样吗?

砰!

无人的希鲁瓦行政层街道上传出巨响。

大恶魔的拳头却不是打在艾尔斯身上,而是停在一吋之前,被半透明有如翅膀的黑色力场挡下。

视线穿过魔法形成的薄膜,红髮少年盯着弗罗克。

「那幺我身为被神送来的人,引发点奇蹟也不过分吧。」

两年前有个牧师曾经说过,死亡女神送来阿卡迪亚的并非是母亲,而是混血恶魔异端的自己,所以他拥有毁灭西方大陆的力量。

如果真有这种力量,艾尔斯打算用来毁灭这场战争。

「哼……就凭你……」

秃鹰恶魔笑了,而且是不同以往的微笑。

然而下一秒,周围不自然的寂静让他竖起了寒毛。

被圣武士群起围攻也不曾有过的恐惧。

跟英雄对峙也无法比拟的紧张。

与恶魔领主互相厮杀也难以体会的危机。

如今这三者无端同时出现,让数百年来不断征战的弗罗克光靠本能就察觉到『那位大人』就在附近。

「原来你就是自称我儿之人……」

大恶魔望向天空,声音的主人。

也是所有飞行恶魔公认的王者。

『风之魔王』帕祖祖。

*:艾尔斯父母的故事请见『阿卡迪亚传奇-年轻战士的道路』与『阿卡迪亚传奇-玉凤的传人』

  • 名称:极道毁灭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