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全文阅读

红髮少女立于库瑞萨尔东城住宅区的大街,与目的在活捉生擒她的黑衣男子四目相望,附近人潮不算多,两人诡异的行径仍不免引来注意。

他们伸手即可触及对方,但谁都不敢先动,也不在乎夕阳跟回家路人们的好奇目光。

「藤村先生,你是要让个路呢?还是要在这站一整晚?」

少女的声音可爱又柔和,她眨着黑色眼眸,顺了顺柔美的红长直髮,赤色大衣在微风中飘逸,亚麻色内里包裹着纤细身材,短裤下的安全内档遮蔽了大部分肌肤,只露出一节粉嫩小腿。

「艾尔斯小弟弟,如果你肯乖乖跟我回去,谁也不用在这罚站。」

被称为藤村的东方男人全身罩着幽暗斗篷,兜帽中央额头处绘製着周围以五颗星环绕的太阳图腾,黑色口罩之上露出冷酷的双眼,他双手抱胸,整个人站得直挺挺,用低沉嗓音回话。

「那为什幺不动手?担心我会像上次一样尖叫引来卫兵吗?」

被称为艾尔斯的长髮『少年』挑起一边眉毛,摀着嘴巴窃笑。

「哼!区区卫兵!」藤村斥之以鼻。

「他们都听到啰。」艾尔斯不经意地往左看。

藤村也顺着对方视线望过去,确实有三名卫兵正在巡逻。

「反正不是我的对……」

男人话还没说完,红髮少年已经趁着这名异乡人分心时一溜烟闪进附近民宅的防火巷里,灵巧地在木箱上跳跃,转眼间消失在视线死角。

「这个臭小鬼!看我怎幺把你抓回去!」

藤村不顾周围路人目光,立刻掏出暗器拔腿跟上,他不选择追进防火巷中,反而一跃跳上小径左侧的房屋顶楼,从高处监控目标。

然后才知道逃跑只是幌子,用争取来的时间咏唱传送法术才是目的。

「再见啦!」艾尔斯在灵光之环前悠哉地向藤村挥手。

看到对方气急败坏地抽出暗器才赶紧跳进魔法中。

眼见目标消失在暗巷里,再也没有生擒的可能,藤村抬起右臂,大声对着手中戒指咆啸。

「又给他跑了!索利安!」

戒指里传来的男性声音相对稳定,且听起来富有磁性。

「那是你的错,藤村浩野。」

听到这种回答藤村简直气得跳脚。

「为何不用魔法限制他传送?」

「我没办法对看不见的目标使用魔法,作为第一线的你不应该给他机会跑进巷子里。」

「……哼!」

「既然都追丢了,今天就先撤退吧。」

库瑞萨尔城墙东北角的了望塔顶上,穿着白色长袍的瘦长男人同样对着戒指说话,他胸口以太阳神培罗图腾装饰,左手拿着权杖,瞇起眼睛仔细看向住宅区,有如一个小黑点的藤村浩野。

「定位魔法需要时间,施展完恐怕人都跑出城了。」

被称为索利安的男人看起来像在自言自语。

「会传送的恶魔本来就不好抓,这也不能怪你,好,没问题,报酬一个也不会少,可以吗?」

戒指中仍传来相当吵杂的男性抱怨声,让索利安不得不拿开戒指,一脸无奈地等咆啸结束再继续说话。

「有什幺抱怨就回去对祭司长说,再见。」

讲完后他立刻取下戒指放进内袋,看着远方如蚂蚁一般小的藤村消失在人海中,接着缓缓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看着夕阳下沉。

「这样可以吗?」男人望向身后的无人角落,自言自语地说道。

但是话语一毕,艾尔斯立刻攀着边缘跳上塔顶,红色长直髮跟赤色大衣随着动作飞扬。

「谢谢你……索利安修士……又劳你帮忙了……」红髮少年不好意思地抠抠脸。

「如果真觉得麻烦我的话,下次就别再自己一个人出门。」

「嗯……可是家人都没空嘛……」

「从你两年前逃出泰伦修道院开始,教团就没放弃把你带回去过,如果不是我帮你,迟早都要被抓走。」

「对不起……」艾尔斯羞愧地低下头。

「与其道歉,不如多做点善事,对这个国家社会有点贡献。」

男人看着天空,已经有些许星星等不及夜晚到来,从云层里纷纷探出脸。

「我有在做喔……扶老先生过马路之类的……」

虽然说两年前多亏索利安修士帮忙才能逃出泰伦修道院,安然度过接下来的校园生活,可以说是大恩人。

如果不是这幺唠叨的话该有多好。

艾尔斯一边打从心底感谢对方,一边却又不自觉烦躁起来。

就像是闻到了什幺臭味一般皱起眉头。

不对,是真的臭味!

艾尔斯猛然抬头,在了望塔顶上环视整个库瑞萨尔。

「烧焦了……」

「烧焦?」索利安重複对方的话,整个摸不着头绪。

红髮少年仍努力搜索城内,寻找任何一点带有火焰意味的东西,但夕阳的红掩盖了火苗的橘,让他难以寻找,直到发现那不断上窜的黑烟。

「那边失火了!」

听见声音后,索利安瞇起眼睛顺着艾尔斯的目光望向中城偏北,介于正中央与北门间的一栋三层楼高级住宅,屋主就算不是贵族也多半是富豪。

「不妙……等等!你要做什幺?」

话还没说完,男孩的行动让索利安起了疑问。

黑色肉翅穿破大衣,单边绵羊犄角自头顶捲曲而出,没几秒时间,红髮少年已经变成一名独角恶魔,双眼散发出骇人红光。

「我去帮忙!」

「交给那些打火队吧。」

「如果还有人在里面,火灭完人也死光了!」

说完艾尔斯咏唱起咒语,让灵光包覆全身,头髮跟大衣随风起舞,当灵光散去后,原本红色的衣服全转为深色,脸上也多了遮蔽额头跟双目的漆黑面具。

「别过去,你只会让事情更複杂!」

「不用担心!我已经帮过别人好多次了!」

修士还来不及阻止,艾尔斯便纵身一跃,张开双翼顺风而行,眨眼间飞出了两百多呎,留下无言的索利安。

「该死……传送门之战后人们可是对恶魔恨之入骨啊……」他摀着脸,无力地坐在了望塔上。

红髮少年如老鹰般滑翔,在众目睽睽之下扫过库瑞萨尔大街,不到一分钟便来到火场对面的屋顶。

原本只能看见浓烟之处现在已经冒出火苗,透过大宅二三楼窗口延烧,所有木头建材装潢都成为火灾蔓延途径,黑烟像是怪物般从屋内蜂涌而出,迅速消失在天际。

如果火势已经受到控制,他或许会选择离开,但附近只有挤满围观民众,完全没看见打火队的蹤影。

要进去吗?艾尔斯压低身形蹲在屋顶,决定先观察周围状况再做决定。

他扫视现场,围观群众七嘴八舌地猜测起火原因,抱怨打火队速度之缓慢,虽然有些人脸上带着担忧,可是血肉之躯的他们什幺都做不到,没有防护装备下也只能在外面待着。

若要在这群民众中找到不同之处,大概就是当所有人都抬头观望火势时,只有一名纤瘦男人低着头。

他脸色铁青,双手紧握着拳,宛如在害怕着什幺,不敢直视这场灾难。

就像是心里有鬼。

纵使知道这名男性跟火灾有关,艾尔斯怎幺猜也无法确定正确答案。

所以他决定用恶魔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弗罗克曾经说过,高阶恶魔在搜索猎物时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这种技巧叫做『心视』,在知道目标位置后,就可以开始入侵思想。

恶魔蹲在屋顶,摀住耳朵闭起双目,忽略火光、吵杂与一切外在干扰,留给自己寂静跟黑暗。

「怎幺会这样……」男人的声音流进脑中,就像在身边说话。

「我只不过打翻了烛台……」

「都是那个女人自己不好,我才会把她锁在里面……」

「是她不好!」

有人被锁在里面!

艾尔斯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冷汗直流。

他重新调整呼吸后再次阖上眼皮,重新沉澱心灵好找出『那个女人』的位置。

渐渐地,一个又一个白色光点出现在视野中,与刚才所见的人群位置相符,屋主、围观者、警卫、赶来看热闹的家伙,除了肉眼所见之人外,连被建筑物遮蔽的活物都看得一清二楚,彷彿所见到的不是灵魂,而是由众星点缀的夜空。

而在这张神奇的黑色画布上,一颗星星孤单地落在前方,有如即将熄灭般闪烁不定。

「找到了!」

艾尔斯不疑有他,大吸一口气后振翅冲锋,在众人眼前从二楼窗户飞进火场。

穿过残破木片后,他来到看似女性房间的屋内,木柜、桌椅、床铺,所有木製品几乎付之一炬,就连地毯都成了着火的障碍物。

幸好自然火焰再怎幺热,也还不到可以烧伤恶魔的程度,唯一需要注意的只有窒息问题。

艾尔斯摀住口鼻,心里想着要赶快找到存活者,毫无顾忌立刻打开门房。

却忘了密闭火场中灌入大量空气会有什幺后果。

拘禁的热浪如找到出口般蜂涌而出,与受压力影响被吸入房内的气流交互作用,瞬间形成比成年男性身体还大的火球,像个活物似地直冲窗外。

如果不是赶紧闪进门后死角,艾尔斯就算再怎幺不怕火恐怕也要被这起爆炸轰出豪宅。

也多亏这场无心之过,闷烧在内的高温一瞬间降低不少,在空气对流平稳后,他望向门内,瀰漫浓烟的走廊视野极差,艾尔斯不断挥手扇开黑雾,凭记忆中光点的方向寻找存活者。

所幸这栋屋子面积大但结构并不複杂,房间跟楼梯都与走廊连接,让他能快速找遍每个房间,可惜刚才那起爆炸使不少樑柱坍塌崩落,形成不得不小心通过的阻碍物。

主卧室、更衣间、别寝,红髮少年搜索每个房间每个角落,没发现任何人,甚至连活着的动物都没有。

艾尔斯回到走廊,敏捷跳下楼梯并拍动翅膀吹飞浓烟,没料到散开的黑雾妨碍了视线,还让搜索更加困难,使他必须重新估算存活者的位置。

高度、角度、透视,考虑到这三点,如果不是位于二楼,那便是在一楼的最深处。

然而越往内走,整个空间温度就越高,宛如烤麵包的窑,这些火焰即使无法造成任何伤害,也让他热到汗如雨下,到了落在睫毛上遮蔽视线的程度。

忍不住用袖子抹脸的同时,艾尔斯来到最后一间房间,儘管着火的房门挡住去路,幸好这对恶魔来说一点也不是问题。

他尝试徒手打开木门,却发现上了锁,不论是向前推还是向后拉都没用,逼不得已只好退后几步,鼓足全劲冲刺撞开,所幸大火已经将结构完全烧毁,不需要多少力气便能破坏。

当房门碎成两截后,艾尔斯立刻发现浴室中的倖存者。

一名金髮女孩,外貌约莫十岁,身穿简陋布衣,看起来不像有钱人家的孩。

她倒在水盆边,从手上沾湿的骯髒抹布盖住口鼻看来并没有吸入过多浓烟,而且全身也不见太严重的灼伤。

艾尔斯缓缓靠近,用食指抵着女孩下巴。

脉搏频率略低,再待下去恐怕有生命危险。

「太好了……」

恶魔如对待公主般温柔地抱起孩子,继续用抹布摀住她口鼻,转身便朝大门冲刺。

为了不让四处扑拥而上的火焰烧到她,艾尔斯用翅膀包覆女孩,跑步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像支黑色箭矢急射而出。

终于在即将憋不住气时逃出火海。

原来还能听见围观群众的喧哗讨论,现在全都静了下来,只留下艾尔斯的大口喘息声跟火焰烧灼木头所发出的劈啪悲鸣交互作响。

「呼……呼……」

重新调整呼吸后,他缓缓张开翅膀,露出怀中的存活者。

女孩虽然没有严重烧伤,但呼吸非常微弱,如果放任不管仍是死路一条。

艾尔斯立刻将她横躺在地,一边擦汗一边掏出内袋里的魔药瓶,先含在自己嘴里,无视周围惊呼以口对口的方式让女孩喝下。

看着魔法灵光慢慢从喉咙流向腹部,倖存者痛苦的神情逐渐和缓,胸口起伏也趋于平稳,脸色也慢慢红润。

「呼……这样就没问题了吧……」他终于鬆了口气。

拯救生命的感觉很好,不管几次艾尔斯都会做,就如同过去答应好友的一样,即使是不祥的力量,只要用在对的地方就是正确,心正则刀正。

确定对方生命无虞,红髮恶魔做了最后一次深呼吸,才突然注意到围观群众全都哑口无言地看着自己,可是神情不像是目睹一场急救过程,反倒像是看见恐怖攻击,不管男女老幼,无一例外全都万分惊讶。

「呃……」

艾尔斯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盯着看,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状况。

他知道如果自己还想上完法师学院的课程就得赶快离开。

而且一秒都待不得。

  • 名称:陈庆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