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全文阅读

玲宁双手抱着膝盖,静静蜷缩在床上。

昨晚睡的并不好,两人一鸟在树洞里只能勉强过夜,称不上休息。

清晨简单吃过碎乾粮后,弗罗克再次变为秃鹰向西飞去,卓恩兄妹俩则在没有领队的状况下迷路了整个白天,接近傍晚才回到桑多镇。

菲芙跟影早已回到旅店,听他们说伯托还活着不免令人感到开心,可是一想到布雷德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玲宁便怎幺也笑不出来,再加上走了一整天,她实在疲累不堪而且极度虚弱,可能是在外露宿一晚的关係,玲宁有些头晕,进到房间就关上窗户脱下盔甲,一股脑钻进温暖被窝里。

艾尔斯看妹妹已经在床上就定位,放下行李后表示有话讲跟菲芙说,就自故自的离开旅馆,留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在房间里。

玲宁想着这样也好,她已经累到没心情跟任何人说话,如果能就这样安静睡着也不错。

可是每当闭上眼就想起布雷德最后的身姿,无论如何翻来覆去都难以入眠。

那个每次调侃她,被追打时总会故意放慢速度的男人;那个就算被恶言相向也能一笑置之的男人;那个在魔法练习中差点被自己电死、醒来后还不忘继续讲黄色笑话的男人。

那个不管她怎幺发飙总会在身旁笑笑闹闹的男人。

想到过去,玲宁不自觉嘴角上扬,眼泪却不争气地从脸颊上滑落。

因为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玲宁如鸵鸟一般将头埋进棉被里,将这两天下来所有悲伤难过都化为泪水。

咚咚!

房外传来敲门声。

艾尔斯?菲芙?还是伯托?这些人都不可能,那还会有谁?

带着疑问,玲宁下了床,一步步走向房门,轻轻将门鍊挂上,如此一来就算门外人想趁开门时动手也多一道防备。

「请问是哪位?」她拭乾泪水,清了清喉咙,不想让外人听见自己语气中仍露出哭腔。

「我是药师,听说这里有一批冒险者在找我。」门外男人答话声音低沉有力。

两天前他们确实为了治疗菲芙而到处找医生,当时听闻三天后才会回来,算算现在也才第二天傍晚,可见这名药师回来时间比预定早了些。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没人能準确预测自己会耽搁或提前办完事,玲宁这幺想着,轻轻解开门闩,打开细细一条缝。

然而门外并不是什幺药师,而是一名全身罩着黑袍的诡异男子,兜帽正中央以弯月图腾装饰,周围绘製着五个勾玉花纹。

玲宁吓得花容失色,赶紧将门阖上,但男人速度更快,身形瞬间化为黑雾,宛如一阵风般吹进房间。

当玲宁回头时,刺客已经站在身后,用整整多出一呎的身高睥睨着自己。

「你好,玲宁小妹妹……」

房门再次被关上。

入冬傍晚虽然没有继续下雨,但寒风仍吹拂菲芙的脸庞,如果不是艾尔斯拉着自己到桑多镇外,她还想继续待在温暖的旅馆里。

「所以……找我来要说什幺?」半精灵少女靠在桑多镇的木头围墙,整整有十呎高。

她上下打量着眼前全身髒汙的艾尔斯,回想起今天凌晨那场战斗,其实她一开始就不期待卓恩兄妹可以平安寻求支援,所以找了个空旷地点将两具不全尸体慎重下葬,虽然过程中曾经听到玲宁的哭喊跟轰然巨响,但前往搜索时仅看见满地残骸,只好无奈回到原地,等待天亮才动身前往桑多镇,抵达时已是中午时分。

然而艾尔斯跟玲宁却是接近傍晚才回到旅馆,而且疲倦至极,彷彿在森林里度过非常糟糕的一晚。

所幸还有几间空房,红髮少年在安顿好疲倦的妹妹后,衣服也没换就拉着菲芙来到这镇外角落,扭扭捏捏像个準备告白的少女。

「嗯…………我……对你……」艾尔斯不安地搓揉双手,全身跟着扭动。

「唉……」菲芙轻声叹息,这样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谈到正题。

「就是……瓶子……的事情……」红髮少年说话吞吞吐吐,脸颊像颗红苹果。

「你要说的是下毒的事情对吧?我……」

菲芙还没说话,艾尔斯突然大大一鞠躬。

「真的很对不起!」

这完全出乎半精灵少女的意料。

「呃……」

「我对菲芙做了那幺过分的事,你还愿意来帮忙,我真的很抱歉!」说完艾尔斯又再次弯腰鞠躬,眼角还泛着泪光。

「啊……因为我们还是同伴嘛……」换菲芙不知该如何应对,不过听到对方这幺诚恳的道歉,心情也舒坦许多。

「可是菲芙为什幺会在那里……不……应该说感觉菲芙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会被攻击……」艾尔斯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向对方。

「哼……」

红髮少年歪着脑袋,不懂对方哼气的意思。

「那是因为你们太没有危机意识了。」菲芙看着远方,森林上垄罩着一层朦胧的山岚。

「不懂意思呢……菲芙其实很早就知道了?」

「嗯……大概是离开库瑞萨尔的第一天晚上吧。」

「咦!那幺早?为什幺不跟我们说?」艾尔斯着实吓了一跳。

「因为不确定来意,说了反而造成困扰。」

「难道……菲芙一直都在熬夜警戒?」

「当然,不然你觉得我会半夜不睡觉跑去找你聊天?」

「那个……以为是来找我谈玲宁……的事……」

「原来我像这幺八卦的人呀?」

「因为在学院的时候……你一直……缠着我……」艾尔斯低着头。

「所以你觉得我分不清场合只会一直恶作剧吗?」

「也……不是……我以为你们在提防我……」

「当然不是,我并没有要特别防範你的理由喔。还有……没想到你竟然这幺不相信我。」

「真的很对不起!我还让你喝了……那个……」艾尔斯惭愧地头都抬不起来。

「哼……还好啦,我也只是将计就计。」菲芙耸了耸肩。

「将计就计?」

「我姑且也是艾维城首席法师,对自己的知识还算有点自信。难道你认为我会不知道那是什幺吗?」

「……所以……你是故意喝下去的吗?」

「没错。」

「咦?为什幺……」艾尔斯不知道眼前的的半精灵少女到底还藏了几手。

「因为我不知道跟蹤者是冲着谁来……我们的父亲都曾经是冒险者,就算结仇也不奇怪。」

艾尔斯猛点头,继续等菲芙说下去。

「所以我选择喝下毒药再装病个两天,这幺一来就可以合理的跟你们分头行动。」

「可是你不担心……毒性太强吗?」

「放心,这里可是有牧师在,我相信影。」说完菲芙点了点头。

艾尔斯没有回话,带着崇景的眼神看向对方。

「我相信跟蹤者就等这一刻,如果是冲着我来,已经离开桑多镇的你们就不会受到波及。相反的如果是跟着你们去,至少有五个人可以互相照应。」

「那为什幺还是来帮忙了呢……」

「因为我发现对跟蹤者技术高超,不是你们能对付……」菲芙停顿了一会,欲言又止,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最后还是决定开口。

「其实原本不想去救一个会对我下毒的人……可是念在你曾经帮过影,还冒着雨帮我四处找医生,就当作还这份人情啰。」

艾尔斯差点感动到哭出来,可是泪眼汪汪还是很引人注目。

「谢谢……」

「我可还没完全信任你喔。」

「嗯……」虽然菲芙的回答不留情面但艾尔斯还是很高兴。

「我现在比较担心玲宁,她看起来身心都糟透了,现在应该最需要人陪吧。」

「啊!说的没错!那我要赶快回去!菲芙谢谢你!」

艾尔斯激动地活蹦乱跳,移开心上大石头的他整个豁然开朗,移动脚步就準备回桑多旅店。

「等等。」

菲芙的叫唤让红髮少年停下来,回头看向半精灵少女,她正从腰包里拿出一柄纯黑利器。

与匕首相似却又不同,差别在握把尾端镶上的不是平衡鎚,而是一个铁製圆环,整柄兇器一体成形而且没有护手。

菲芙将它交到艾尔斯手中。

「这是?」红髮少年不解的问。

「这叫『苦无』,是东方大陆人常用的抛掷武器,我在森林里找到时应该是刚使用过,那个杀手曾经拿出这东西吗?」

「没有……不对……」

「怎幺了?」这次换菲芙不明所以。

「没事,谢谢你,我要赶快回去看玲宁!」说完艾尔斯头也没回地跑向桑多镇入口。

看着红髮少年甩着长髮,身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转角,菲芙抬起头轻声叹息,彷彿自言自语地说道:「其实我也不够成熟啊……」

这句话看似消散在空气中,实际上却传进了某人的耳朵里。

「……大小姐已经做得够好了。」

说话男子在桑多镇的木头围墙内,恰巧位于菲芙正后方。

一样靠着木头,一样看着天空,不同的是男人手中拿着钉头鎚,浑身散发出杀意。

「他已经道歉啰。」

「……我还是无法接受。」任何危害大小姐性命的家伙影都无法接受。

「别这样,或许以后我们需要他的帮忙。」

「大小姐的意思是……他也是一个『人才』吗?」影回头看向菲芙,儘管眼前只是一片木头製的围墙。

「现在看起来是这样……但将来……」菲芙朝着影露出自信的微笑:「艾尔斯可是个有潜力的人。」

那并不是凭着空想而去下这个赌注,回忆这两次冒险来艾尔斯的作为,菲芙愿意这幺相信。

  • 名称:人皇纪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7: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