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巴黎不快乐全文阅读

西方大陆正式进入冬季。

库瑞萨尔由于地属偏南所以还未下雪,如果天气晴朗甚至能感受到些许暖意。

在这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中,荒野救助基金会不但没有一丝寒冷,反而在準备派对的热闹气氛下充满活力,每个人都使出各自本领为这场活动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卓恩一家也加入了工作的行列,在基金会广场摆上最后一道美食餐盘后,父子两人分别换上礼服坐在会议室等待迎接宾客。

「为什幺我也要参加啊……」艾尔斯翻弄着穿在身上的男性礼服,浏海不但用髮夹整理过,后髮还绑成优雅的低马尾,可是整个人显得相当不自在。

「因为你是我儿子,又成年了,当然要跟宾客介绍介绍啰。」特尔斯换上当年结婚使用的白色外套。

「爸爸你明明知道的……我不擅长跟陌生人讲话……」红髮少年红着脸看向没人的角落。

「可是男人啊,就是有些事情非做不可,你看爸爸我不是还刮了鬍子吗?就算我再不喜欢也还是做啰。」中年男子自豪地用食拇指来回抚摸下巴。

「不一样啦……而且鬍子本来就该刮吧!」艾尔斯猛然回头。

「哼!等你开始自己的人生就会知道,永远都有比刮鬍子更重要的事。」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每天被贝儿妈妈念……」

「噢!那又是两回事了……」

特尔斯话说到一半,会议室门突然被猛地打开,吓了父子俩一跳。

「宾客到的差不多啰!」贝儿说完后再度把门关上,没几秒又打开门扔了一把梳子到桌上。

「你们两个再把头髮梳一梳,别乱糟糟地见人。」说完贝儿又阖上门。

留下无言的父子俩。

「看吧,是你贝儿妈妈的标準太高了。」特尔斯露出一贯无奈地苦笑。

天色逐渐转暗,但基金会广场仍灯火通明,在不灭火把照耀下有如白天一般明亮,即使有些许凉风吹过,也敌不过热闹气氛带来的暖意。

负责上菜的基金会成员在伙房与会场间来来回回,往往是满盘子进空盘子出,另外也有不少负责斟酒的成员在广场上巡视,随时等着服务贵宾。

除了加入掌厨的卡蜜拉以外,贝儿跟特尔斯分别带着儿女向客人们介绍,这次不只艾尔斯正装出席,连玲宁也穿上晚礼服,一甩过去男人婆的形象。

「艾尔斯!」身形高大的红宝石骑士格列欧・卓恩端着酒杯,张开双臂面向孙子,夫人萝拉・莱克则默默微笑,静静地看着两人。

「爷爷!」艾尔斯也回应了对方的期待,小跑步冲过去给了一个拥抱,相较于老骑士高壮的身躯,红髮少年显得更加娇小。

「妈,好久不见了,最近身体还好吗?」特尔斯也给母亲一个礼貌性的拥抱。

「还可以,倒是你明明都住在同一个城,一年也不回来看我们一次。」

「贝儿不是经常带着两个孩子去拜访吗?」特尔斯尴尬地抠抠脸。

「重点不是他们,重点是你。」

「哈哈……明年年初就会回去。」

「你去年也这幺说。」萝拉看着丈夫难得开心的笑容。

「哈……呵……这次一定……」

「你去年也这幺说。」萝拉看向朝着爷爷比手画脚的孙子。

「啊……我……这……」特尔斯在母亲面前彷彿像个不善说谎的孩子,与平时自信豪迈的形象相去甚远。

「不过那个孩子真是跟你越来越不像了。」夫人闭上眼睛,却露出腼腆的微笑。

「嗯,因为他是特别的。」

男人此时彷彿不是一个孩子,也不是一个基金会会长,而是一个父亲。

「每个父母眼中孩子都是特别的,骑士家族的封闭环境里有你这样嚮往自由的孩子,对我们来说也是特别的。」

「嗯,不过我想要给他一个跟我不一样的人生,不要经历我所嚐到的痛苦,不要重複我所犯下的错。」

「其实每个父母都是这幺想的,他也是。」萝拉虽然向儿子说话,双眼却是看着丈夫。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那看来我还做得不够好啊……」

「没有好或不好的差别,你看那孩子不是长大了吗?」

特尔斯露出淡淡的微笑,静静看老骑士与儿子打闹。

「哈啰!艾尔斯!」

矮小的地侏老师身穿大袍,端着盘子挤过人群,盘子里盛满了肉串。

「纳扎叔……老师?」

红髮少年发现自己讲错赶紧改口,却又立刻想起这里并非法师学院。

「在这里叫什幺都可以啦。」说完纳扎塞了一块羊肉到嘴里。

「爷爷,这位是我在法师学院的导师,爷爷应该见过吧。」艾尔斯转向老骑士热情地介绍。

但格列欧态度上的转变简直让他吓了一跳,刚才还是个亲暱的老爷爷,现在却是个庄重严肃的骑士团长。

「幸会,纳扎先生。」老骑士右手放在胸口,行了一个军礼。

「红宝石骑士大人不用多礼,而且我也没有办法敬礼。」说完纳扎举起拿满肉串的左右手,他必须仰着头才能跟对方说话。

「纳扎叔叔,其他老师没来吗?」

「都在忙呢,因为我对这比较熟所以派我来当代表。」

「也对呢……又要準备考试内容了吧。」

「是啊,你看起来进步不少,这次可要努力点,我先去找朋友聊天啦。」

在打过招呼后,地侏教师漫步走向特尔斯。

用魔法让盘子悬空后,朝夫人萝拉敬了一个贵族礼。

「哈哈……」艾尔斯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对爷爷露出尴尬的笑容。

不过却在老骑士身后找到几个熟悉的身影。

「嘿!伯托!菲芙!」红髮少年边跳边挥手。

菲芙穿着鲜红色的短礼服,剪裁大方的设计让她更显优雅,影则披上与往常无异的牧师袍,皱着眉头看主人与其他宾客交际。

伯托的白色旧礼服有些泛黄,虽然比其他人高大,如今却是弯着腰在装满高级食物的餐盘前犹豫不决,比起跟其他人理性交流,他看起来更在意如何有效率地吃到所有美食。

三人听到呼喊后同时看向艾尔斯,也注意到彼此就在身后。

伯托首先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不让任何人碰掉他的食物。

盘子的内容物比起纳扎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肉以外更多了甜点。

在身材高大的老骑士跟伯托面前,红髮少年就像半身人一样矮小。

而且没等艾尔斯介绍,伯托就先开了口。

「伯托‧费理蒙向您致敬,格列欧‧卓恩爵士。」仅管左手仍端着重心不稳的盘子,战法师依然以右手行了军礼。

「爷爷!这位是上次任务实习的队长,他是战法学派的六级院生,很厉害喔!」

当讲到战法学派几个字时,格列欧的眉毛显然抖了一下。

「不用多礼,年轻的战法师,谢谢你照顾艾尔斯。」老骑士同样以军礼回覆。

「职责所在,爵士。」在红宝石骑士下指令后伯托才放下右手。

「你是六级院生?」

「是的!爵士!」

「毕业后有什幺打算?」

「战法兵团的魔杖製作组,爵士。」

「那裏不如你们想像的那幺轻鬆,而且每年还要回学院进修。」

「是!但待遇充足,每天能照顾家人,是理想的工作。」

看着伯托盘子里塞满的食物与老旧礼服,红宝石骑士点了点头。

「如果这是你的希望,那幺就朝目标前进吧。」

「是的!爵士!」

伯托话语一毕,身后立刻响起柔美女性的致敬,他识相地让出位子。

「菲芙‧蒙瑞拉向您请安,格列欧‧卓恩爵士。」

「菲芙!」

艾尔斯冲上去拥抱半精灵少女,没注意到身后的年轻牧师正握紧拳头。

自从第二次任务实习结束以来每天都要抱上这幺一下,留给其他院生无限遐想。

「艾尔斯承蒙您照顾,艾维城的首席法师。」老骑士行了军礼。

「不,是我受他照顾了。」

「您太客气,蒙瑞拉女士。」

你一言我一语的客套话让艾尔斯显得相当烦躁。

「听不懂你们在说什幺呢,爷爷我要跟朋友去玩啰!」

「好,去吧。」虽然老骑士仍维持严肃之色,但眉宇间透露出一股落寞。

「艾尔斯,你多陪陪卓恩爵士吧。」

「我还没老到需要人照顾,蒙瑞拉女士。」

「那那那爷爷我就走啰!」

艾尔斯拉着菲芙消失在人群中,影也自动跟上,留下茫然的两位军人。

「对于艾尔斯,你怎幺看,年轻的战法师。」老骑士格列欧先开了口。

「才华洋溢,爵士。」伯托在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中陷入犹豫。

「咳……直说无妨。」

「嗯……起初畏首畏尾,毫无魄力,像个女孩,但刚才看来,举手投足充满自信,毫无疑问是个男子汉。」

「呵……在我看来,你们都还只是没上过战场的孩子,要学的还很多,你愿意听吗?年轻的战法师。」

「静候在旁,爵士。」

艾尔斯牵着菲芙远离广场来到自家门口,直到半精灵少女甩开他的手才停下来。

「你真是太失礼了,艾尔斯,没看到卓恩先生很寂寞吗?」

「你是说爷爷吗?妈妈都会带我去看他喔。」艾尔斯头偏向一边,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

「你真的是喔……要多学学怎幺跟老人家相处啦。」半精灵少女扶着额头,露出『受不了你』的表情。

「对了!跟你介绍,这个是西比奥!是爸爸捡回来的!」

艾尔斯指着趴在一旁睡觉的座狼,巨兽半睁眼睛,视线穿过菲芙,直盯着手放在钉头鎚柄上的牧师护卫。

半精灵少女轻轻推开影的上臂,西比奥才再次闭上眼睛。

「你好!西比奥!」

菲芙挥手高声呼喊,但座狼只是动动耳朵。

「嘿嘿……别介意,他就是这样。」艾尔斯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

「说到西比奥……我突然想起来,你在森林里面穿着西比奥的奥秘盔甲吧?」

「呃……对……」艾尔斯感觉又有什幺秘密要被发现了。

「你跟那位传奇英雄是什幺关係?」菲芙挑起一边眉毛。

「他是……我的教父……」红髮少年面色一沉,不再如刚才那般开心。

「我从没听过西比奥有这种纪录……连那夸张的『西比奥传』里面都没有。」菲芙陷入沉思。

「虽然只有几年……但我很喜欢他……」艾尔斯眉宇间流露出哀伤,他将手放在座狼毛茸茸的额头上,巨兽也只是甩甩耳朵表示不满,红髮少年继续说道:「可是传送门之战开始之后,爸爸说他们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之后西比奥叔叔就再也没有回来……爸爸只跟我讲必须有人牺牲才能拯救阿卡迪亚,而西比奥叔叔选择了自己……」

「这一点倒是跟记录上一样……不过为什幺盔甲不是传给他儿子?」

「西比奥叔叔有儿……」

艾尔斯话没说完,充满磁性的男声便打断了他的问题。

「因为西比奥知道艾尔斯的秘密,不,应该说他是最早知道的人,这幺做都是为了保护艾尔斯。」

男人站在靠近广场的方向,背着光使他看起来格外可怕。

除了菲芙以外,其他两人都知道眼前这家伙绝不好惹。

布林穿着太阳神培罗的牧师袍,微尖耳朵显示他是名半精灵,牧师瞇着眼睛,露出亲切的营业用面容,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此时反而令人心里发寒。

艾尔斯本能性地摆开架式,却随即陷入了混乱。

布林的肩膀上不但攀着一个小女孩,另一个更小的『小小女孩』甚至拉着他的衣角,看起来就像个带女儿们来参加派对的年轻爸爸。

「呃……布林祭司长……没想到您有女儿……」影脸色惨白,他眼中的祭司长完全与一个月前截然不同。

「讨厌啦,我是他老婆喔。」趴在布林肩膀上的迪麦亚娇声娇气地说。

「请别理会她,这家伙只是个四十岁的阿姨。」

「来,叫爸爸。」迪麦亚对着男子脚边的『小小女孩』说道。

「爸爸。」婷玛纯真地抬头看向布林。

「婷玛……你是混血儿?」这次换菲芙面露不解。

「呃……上次……迪麦亚阿姨……姊姊不是说她是你姪女?」艾尔斯也被搞得糊里糊涂,不过仍没有忘记修正措辞。

「我没有妻子也不会有女儿!这两个半身人是骗子!」一向沉稳的祭司长再也无法以营业用微笑看待这场闹剧。

「唉呀--!反正是迟早的事情嘛--!」迪麦亚贴在布林脸上,只差没有对着耳朵吹气。

「你再这样我就不带你去纪念会!」

「不要啦--!」

「那就带妳姪女去找特尔斯!」

「好--」

说完迪麦亚不再攀着牧师,反而牵着『小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向基金会广场。

「让我们继续正题吧。」布林转瞬间又回到原本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直到看着眼前三人都盯着他胸口,才后知后觉摸向牧师袍的暗袋。

接着露出惊惧之色。

「被偷了吧……」

「被偷了。」

「肯定是被偷了。」

三人心照不宣,他们都明白挡得了一个半身人,也绝对防不了第二个半身人。

「哼,不是什幺大事。」

所有人都知道他只是故作镇定,却觉得如果不配合好像又显得可怜。

「你说艾尔斯的秘密……是指什幺?」菲芙的晚礼服上没有法术材料包,可以说手无寸铁,但气势上仍不输给年长的牧师。

「大小姐!」

布林没有理会影的警告,反而露出胜利的微笑。

艾尔斯害怕地看着半精灵少女,猜忌跟悬疑在心中打转,每次呼吸、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但现在除了相信也没有任何能做的事。

「你眼前的男孩是个恶魔,六个月前还打算在擂台上取你性命。」

红髮少年冷汗直流,他不想被朋友讨厌,尤其是这个愿意接纳他身分的艾维城首席法师,可是对方说的却也是事实,没有任何反驳余地。

然而菲芙神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默默地看着布林。

「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幺呢……」她闭上眼,优雅地顺了顺头髮,转头看向艾尔斯问道:「是这样的吗?」

「是……真的很对不起!」艾尔斯弯腰道歉,用力到连绑成马尾的头髮都甩到前方。

半精灵少女闭上双目,右手食指在下巴上游移,再次张开眼睛时已是温柔的笑容。

「嗯--没关係,我原谅你。」

对于这种结果,布林游刃有余的神情不再,反而像是被反将一军。

「不害怕吗?对于恶魔不憎恨吗?你也是传送门之战的受害者吧?」

「身为将来要做大事的人,如果连一两个想取自己性命的恶魔都无法接受,又如何成就一番丰功伟业?」

菲芙的表情此时既不是吸精魔女,更不是优雅的艾维城首席法师。

而是充满野心的实业家,对这种小事不屑一顾,连年长的牧师都差点拜倒在气势之下。

「哼……大言不惭。」

「与其让你们这些机关人脑袋来毁灭艾尔斯,不如由我来建立他想要的未来。」*

「什幺意思?」

「难道你不觉得……没有任何人比一个善良的恶魔混血儿更有投资价值吗?拉拢他的好处,身为一个管理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对于菲芙的连续攻势,布林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愤愤地咬着牙。

不过顷刻间又回到营业用微笑,却没办法掩盖惨白的面容。

「哼……你说的没错,艾维城首席法师,但别忘了艾尔斯仍是个恶魔……」

「所以?」

「我会看着你所建立的未来究竟是被他毁灭……还是他被毁灭。」

「不会发生的,两边都不会。」菲芙坚定地说。

布林没有理会半精灵少女的回答,转身漫步走向基金会广场,临走前仍能听见他的声音。

「还有,年轻的牧师,别忘记我说的话。」

菲芙还搞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布林已经消失在参加派对的人海里,只能默默地看着影。

不过却遭到艾尔斯从侧面熊抱。

「菲芙!谢谢你!」

「别急着谢!这样你就欠我两次啰!」半精灵少女赶紧推开他,免得眼泪鼻涕沾到礼服。

半精灵少女一边抵着红髮少年抱向自己,一边没好气地看着牧师护卫。

「大小姐……我……」

「你也不用急着解释,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就好。」

「嗯……」

「先回去吧,我到现在可是什幺都还没吃呢。」

「一定要吃吃看卡蜜拉妈妈烤的羊小排!」

艾尔斯兴高采烈地领路,在每一道料理旁做注解。

虽然几度跟贝儿玲宁母女俩交错而过,但也只是寒暄两句,没多久又陷入各自的交际应酬中。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星星伴随弯月高挂夜空,酒足饭饱的宾客们纷纷离去,最后只留下基金会成员收拾广场,将没吃完的美食餐盘一一收进伙房。

与菲芙道别后,艾尔斯穿过广场,看着玲宁跟贝儿妈妈肩靠着肩坐在椅子上休息。

如果不是这次派对,他可能不知道原来应酬是这幺累人的一件事,也是这幺好玩的一件事。

离开基金会东南方的出口后,艾尔斯远远望见南方小山丘上仍亮着灯火,印象中那里应该是墓地,用来埋葬不幸丧生的基金会成员,可是究竟是谁呢?好奇心让红髮少年在黑夜中一步步靠近。

父亲、纳扎、迪麦亚、布林、阿兰妮以及一些加入时间比较早的基金会成员,虽然知道派对偶尔会有第二摊,但办在墓地里可是前所未闻。

随性的坐姿、悠哉的饮食,与其说这是续摊,不如说是老朋友间的聚会。

特尔斯突然端着黑色饮料站起身,用两百呎外也能清楚听见的声音大喊:「敬阿拉莫.铁靴!你的战斧至今仍黏在魔鬼头颅上。」

说完其他人也高举酒杯跟着喊:「敬阿拉莫.铁靴!」

接着所有成员一饮而尽。

唯有父亲将黑色液体倒在身旁的墓碑前,一股浓烈酒味瞬间随风飘散,连两百呎远的艾尔斯都能闻到。

他立刻了解这就是布林口中的『纪念会』,惆怅顿时从心中涌出,以前从来没发现纪念会原来如此沉重。

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参加,到时候能以这种心情面对死去的亲友吗?他不知道。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在那之前要用尽力气保护对方,才不会在墓前后悔。

为此,他必须进行计画的下一步,继续往东南方走。

十几分钟后,视野内终于出现了一座小木屋。

曾经用于荒野救助基金会避难所的房子如今已没有任何用途,五年来任其荒废,没人照料下已经破烂不堪。

如今却有只秃鹰恶魔盘踞其上,用庞大的羽翼遮蔽自己。

草丛与布料的摩擦引来恶魔注意,他用柔韧的脖子抬起脑袋,与红髮少年四目相望,圆大双目闪现阴森白光。

在大恶魔直视下,艾尔斯将绵羊犄角从红髮间窜出,让蝙蝠翅膀尖刺钻破礼服,使双翼完全舒展,目光随着形体变化逐渐从幽暗的黑转为骇人的红。

「断角……很适合你,艾尔斯。」恶魔看着红髮少年被打断的左侧犄角,尖锐嗓音格外刺耳。

「嗯……这是我身为恶魔……同时也是人类的证明。」艾尔斯直盯着对方,没有任何迟疑。

「呵呵……经过这幺多事,你终于承认自己是恶魔了吗?」

艾尔斯闭上眼睛,回想起加入法师学院后的每个历程,再次睁开时,双目中已是过去从来没有的坚毅。

「我不会再否认自己的血脉……因为这就是我。」

「嘿……去那个叫法师学院的地方果然不是没有收穫。」

恶魔改用双脚站立,蜷缩的身体完全张开后有红髮少年三倍高,站在屋顶上像个畸形巨人。

「所以……终于决定要跟我学怎幺使用『力量』了吗?」

红髮少年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看着对方。

「很好……那幺就让我来代替那些老师教教你……」

「如何成为真正的恶魔吧。」

弗罗克张开双翼。

遮蔽夜空里仅存的光芒。

*机关人的设定源自于『艾伯伦世界』,是为了战争而製造的人造种族,会永远固执地执行命令,虽然阿卡迪亚的机关人同样因战争而生,但有自己的演进跟历史,所以不同于艾伯伦世界的机关人。

  • 名称:如若巴黎不快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