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领风骚全文阅读

艾尔斯揹着玲宁在黑夜中狂奔,靠着能看破黑暗的双眼在森林中穿梭无碍。

「嗯……好痛……」背上的少女醒了。

哥哥没有停下脚步,长途奔跑让他无暇回话,深怕一旦乱了呼吸速度便会放慢。

「艾尔斯……盔甲?……为什幺……要跑……布雷德……其他人呢?」

艾尔斯依然没有反应,只能不停前进,否则身后如鬼魅般的男人就会追上来。

「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哥哥仍然没有回答,但回想起刚经历过的一切,心里已经开始淌血。

「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艾尔斯无视妹妹的意见继续奔跑,可是身体越来越僵硬,所有情绪都哽在鼻子里。

「放开我!我要回去!」玲宁终于受不了,开始搥打哥哥肩头。

红髮少年如妹妹所要求的停下脚步,却没有打算放人下来。

「他们……」

「他们……?」玲宁不再挣扎,只是複述了哥哥的话。

如果这个世界允许,他可以施展所有的能力来拯救别人,不用担心暴露身份而抄家灭族。

但这个世界不允许,只因为自己是恶魔混血儿。

委屈、无奈、悲伤、憎恨、孤独,负面情绪累积在艾尔斯心里,他再也受不了妹妹的无理取闹,就算事实是那幺难以令人接受也得把话说个清楚。

儘管紊乱的心让呼吸更加急促也要把所有不满倾泻而出。

「他们!都!死了!」

吼完才发现自己喊得如此大声,不过这样也好,接下来如果玲宁仍想回去,那幺即使动粗也要硬把她拖回桑多镇。

「呜……布雷德……果然……」但少女只是不断掉泪,沾湿了哥哥的后颈。

妹妹反应让艾尔斯愧疚不已,他不是故意要惹玲宁哭泣。

「对不起……」

女孩只是啜泣,吸鼻声规律且频繁,艾尔斯也不知道该说什幺,所以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艾尔斯知道这样不是办法,有些事情一定要让对方了解。

「玲宁,有人在追杀我们……菲芙要我们回桑多镇求援。」红髮少年压低音量。

「菲芙?她痊癒了?」妹妹拭乾泪水,说话仍带着哭腔。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可是现在也只能照她说的做。」

「那她呢?」

「在跟袭击我们的人战斗,可是菲芙也不保证能撑多久,我想必要的时候会逃跑吧……」

「袭击我们的人?」

「嗯……妳就是被他打昏的……」

「难怪……头好痛……一切都像恶梦……」

说完玲宁又再次流泪,艾尔斯知道她又想起了某人。

可是不规律的脚步声却传进红髮少年耳中,管不着妹妹有多难过,直接拔腿就跑。

「艾尔斯?」玲宁紧抓着哥哥的肩膀,她不知道对方力气有这幺大。

「有人追上来了!」他不敢停下脚步。

「在哪?」

「我不知道……玲宁你还记得弗罗克叔叔的召唤阵吗?」

「嗯,我知道。」

「快!找个地方画,哪里都好!」

「等等……我没有墨……」

「用我的血!」

「可是……」

「快!」

玲宁张开嘴。

咬破自己的手指。

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坚强地在哥哥盔甲上绘製由炼狱文字构成的环。

艾尔斯一边奔跑一边注意着四周。

十个,不,恐怕有二十个。

这些人为了跟上艾尔斯,难以继续保持无声移动,所以被听的一清二楚。

他不知道还要跑多远,但至少知道绝对回不了桑多镇,只希望弗罗克能在敌方追上自己前赶来。

「好了吗?」艾尔斯闪过树木。

「快好了,你不要一直转弯!」

哥哥没有回答,光是迂迴让那些追兵摸不清方向就已经让他自顾不暇。

「好了!」

玲宁喊出这句话的同时,艾尔斯也停下脚步,刚好位在密林中一块小空地上。

红髮少年流下冷汗。

因为四周都是躲藏在树后的黑衣人,他已经无处可逃,在追兵围上后也已无路可退。

「竟然这幺多……」

即使是前所未有的绝境,可是艾尔斯在妹妹旁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绝望,反而比之前更坚强。

「艾尔斯……」就算玲宁看不见敌人,大概也能从哥哥的反应了解状况。

看似带头的男人举起右手,其他人跟着提起十字弓,发出整齐划一的摩擦声,可知绝非盗匪之流。

「放心,玲宁,放心。」说了两次放心,艾尔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突围,只能盯着那名队长。

如果对方打算活捉自己,那就不会用这幺残忍的方式,但也是有明知任务是活捉也决定痛下杀手的圣武士,艾尔斯实在不敢保证这些人会怎幺做。

现在唯一知道的是,那个男人在等着什幺。

时间?事件?还是人?随后艾尔斯便注意到自己还背着妹妹。

是必须保护的妹妹。

如果对方的目标只有自己,或许这就是答案。

「玲宁……你下来……」

「为什幺……」

「下来就对了。」

「喔……」

艾尔斯缓缓放下妹妹,但玲宁扭伤的腿仍在痛。

「蹲下好好休息,不要张开眼睛。」

「艾尔斯?」妹妹察觉到不对劲。

「这次听我的……好吗?」艾尔斯仍盯着那男人。

「难道你……不可以……」

「放心……我不会坐以待毙……相信我……」

「不行……不可以……」

「玲宁……」

「拜託……拜託……哥……」

艾尔斯的泪水泛出眼眶,这是十岁以后第一次听到玲宁这幺称呼自己,没想到却是在这种场合。

天空刮起入冬寒风,树木随气流起舞,森林里顿时响起林叶交错的喧哗。

带头男人无法再等下去,终于挥下右手。

「不要!」

这跟他计画有所不同,艾尔斯不管少女意愿将她向下压,脚扭伤的玲宁根本承受不住重量,一个不稳跪倒在地。

接着数十人一齐射击,对準为了保护妹妹无法反应的红髮少年。

这一刻,没有人可以快过箭矢。

但有快过风的恶魔。

板机扣下之际,蓝色巨秃鹰从天而降,宽大羽翼覆盖住卓恩兄妹,挡住所有攻击。

「目标出现!继续射击!不要让他有机会传送逃跑!」指挥者彷彿等着这一刻,开始朝所有人发号司令。

二三十人训练有素地轮流装填十字弓,以三波交错射击,划破空气的尖啸声顿时此起彼落,每支箭矢都着实钉进弗罗克厚重的羽毛。

其中一名射手咏唱起咒语,射出绿色光束将恶魔完整包覆。

然而这一击却惹怒了弗罗克,他不顾射向自己的箭矢,直接抬头仰天长啸。

「烦死了!这些蛆虫啊啊啊啊啊啊!」

恶魔咆啸的音波使周围空间剧烈震荡,逼所有人摀起耳朵,有些来不及反应的射手耳膜直接破裂,硬生生倒在同伴眼前。

「想玩战争游戏是吧!老子奉陪!」

趁着黑衣人叫醒队友之际,弗罗克开始咏唱起炼狱咒语,剎那间汎黄的泥土逐渐覆盖上一层黑雾,平静地面开始蠕动,彷彿有什幺躲藏在内。

在蜕去阴影后,十数名长相酷似臃肿哥布林的人形怪物立于大地,每只恶魔不但全身疣疮满布还散发着恶臭,龇牙列嘴等着啃蚀人类。

「饱餐一顿吧!」

弗罗克一声下令,怪物们蜂拥而上,朝措手不及的黑衣人扑咬。

「啊啊啊!」

「滚!」

「走开!走开!」

黑衣人纷纷丢下十字弓拔出长剑应战,方圆百呎内瞬间充斥着惨叫与怒吼。

「所有人两两一组互相支援!猎犬小队持续对目标射击!」指挥者一边挥舞着长剑一边发号司令。

混乱与血腥遍及各地,弗罗克满意地看着战场,双手各抓起一个孩子漫步消失在黑暗密林里。

「目标要逃了!」

就算指挥者大喊也没人能追上,因为整个部队都在抵御魔物,只要一不留神就会成为这些噁心家伙的口中肉。

艾尔斯被抓在手中,刚才要不是弗罗克暗示自己跟妹妹赶紧摀住耳朵,现在恐怕也没办法保持清醒。

可是他却感觉有什幺液体滴在脸颊,黏稠却又温热,而且还带有些铁鏽味。

「弗罗克叔叔?」

「别叫。」

当大恶魔步行到月光照耀之处,艾尔斯才知道那些液体是什幺。

弗罗克深蓝色的后颈由于中箭不断渗血,翅膀也因受伤而被染红,这种状况下根本无法飞行。

「弗罗克叔叔!」

「我说别叫。」

「可是……」

「这些箭浸过圣水,我们的防御在这东西面前没有用。」

这意味着如果弗罗克没有即时赶来,自己就会被射成刺猬,艾尔斯不免颤抖,实在不敢想像这些家伙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弗罗克从悠闲的漫步逐渐转而蹒跚,最后终于将两人放下,双手撑住地面喘着大气。

「好了……滚远点,别让他们抓到。」

「可是他们不是……」

「那些卒子撑不了多久……快滚吧你……」

「我不要……」

「少说废话……你们走之后我也会离开。」

「说谎……」

艾尔斯知道得很清楚,那层绿色灵光会阻碍传送,翅膀又被浸过圣水的箭矢射穿,如果追兵跟上,弗罗克绝对逃不过围捕。

「你这小子说什幺?」

「你说谎!」

「轮不到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来教训我……」弗罗克已经没有体力大吼大叫。

「反正我不会丢下弗罗克叔叔不管。」

「呵……你没那个能耐……别在这丢人现眼……」

弗罗克与艾尔斯越来越大声,从战斗开始就保持沉默的玲宁跪坐在地,一脸憔悴地望向天空。

「呵呵……」

妹妹笑声充满无奈,泪珠不断从眼眶滑落。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怪物也好……杀手也好……你们这些恶魔,我都受够了!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崩溃的情绪表露无遗,艾尔斯纵使难过却也无计可施,他想走过去给妹妹一个拥抱,现在却不是时候。

「呵……」连负伤的大恶魔也跟着嘴角上扬。

「没错……笑吧……对这个残酷又讨厌的世界……尽情的嘲笑吧!对那些即将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报应的人笑吧!」

弗罗克缓缓爬起身,抓起玲宁纤细的手腕,一人一鸟在密林中舞动,染血翅膀如笔墨般为夜色添加了一抹鲜红。

「大笑吧!鄙视一切吧!死小鬼!越是绝望就越要疯狂!」

艾尔斯不懂弗罗克的用意,也不了解玲宁为何突然无视脚痛、发疯似地随恶魔起舞,但他相信这幺做肯定有其理由,因为恶魔为了求生永远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眼前的巨大秃鹰也不例外。

看着妹妹狂乱转圈跳舞,咒骂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艾尔斯决定加入这场死亡宴会,反正情况已经不可能更糟,不如就赌上一把。

在双手触碰到两人的瞬间,他感受到强烈能量从紧握弗罗克的左手流窜而入,紧接着从牵着玲宁的右手汇集而出,然而过程并不痛苦,反而通体舒畅,到了神智不清的地步,甚至开始想要杀死世界上所有人。

这是一种令人疯狂的魔法仪式。

发现真相的同时,快乐也已经掩盖过艾尔斯的意识。

无所谓,一切都毁灭吧,我们只需要快乐。

弗罗克开始用炼狱语唱起无底深渊的古老歌曲,两人一鸟在树林中手牵着手转圈圈。

随着曲子进展到副歌,魔法能量也越来越强,玲宁跟艾尔斯开始狂笑,彷彿失去理智般毫无意义的挥舞双臂。

歌声随风四散,黑衣人再次重整旗鼓,在树木间缓缓移动,没几秒便重新包围了目标。

废墟里,我们屠杀,我们热舞,疯狂怒吼是最适当的讚美,濒死惨叫是最动听的乐章。

大恶魔继续唱着,毫不在意对準自己的数十只箭矢。

射手面面相觑,完全不懂目标嚎叫跳舞的意义,只好等队长指示。

没错,我们需要的,只有快乐,其他的,都毁灭吧。

貌似队长的黑衣人抬起右手,準备下达射击命令。

就是现在,毁灭吧!

「全都去死吧!」

玲宁配合着弗罗克高声吶喊,反而唤醒了艾尔斯。

他看见大恶魔露出狡诈的笑脸。

「不行!」

艾尔斯大叫的同时,魔法以两人一鸟为圆心爆发出强烈的冲击,有如刀刃一般锋利,有如攻城槌一般猛烈,周遭树干无不应声折断,所经之处只剩断木残枝,魔法不但在森林中发出轰然巨响,甚至连大地都为之震撼。

强风扬起土石,遮蔽了视线,在一切都平静后,密林里便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原本遮蔽月光的绿叶不在,连带着枝干消失在远方,有些树木被连根拔起,有些根仍紧抓在地,但树干硬生生的折成两截,或者根本被吹飞到视线外。

连坚韧如林木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那些黑衣人。

这一刻,方圆百呎除了两人一鸟外没有任何还站着的『生物』。

玲宁双腿一跪,整个人软倒在草皮上。

「玲宁!玲宁!弗罗克叔叔!玲宁她……」艾尔斯赶紧扶起妹妹,将她拥入怀中。

「别吵……她只是体力透支……罢了……」

顺着看向弗罗克的视线,艾尔斯终于注意到週遭状况。

「这是……我们做的……吗……」红髮少年浑身颤抖,对这种结果又是惊讶又是恐惧。

弗罗克没有回答。

「那些人……死了吗?」艾尔斯说话断断续续,紧张情绪表现在脸上。

「不……他们应该要死……」大恶魔语气中充满疑惑。

「这样啊……太好了……」

得知答案后,艾尔斯露出满足的笑容,双腿一软跌坐下来,两眼微闭不支倒地。

弗罗克看着失去意识的男孩,眼神充满疑惑。

过去从来没有人类能在这一招下存活,却因为艾尔斯的喊叫而改变了魔法本质,导致所有黑衣人应该被沖击波打到支离破碎的躯体如今仍保持完整,无一死亡。

而这些嫉恶如仇的家伙只要活着就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至于醒来后会採取何种手段,他目前毫无头绪。

在想出答案前,大恶魔突然感到异常疲累。

原本施展这一招需要三只同种恶魔的魔法能量,如今却由弗罗克一人支付,再加上之前就已经伤痕累累,现在更是全身疼痛,没有像两个小孩一样当场晕倒已经算万幸。

即便如此也不能休息,他还有跟卡蜜拉立下的约定。

弗罗克双手抓起卓恩兄妹,悄悄地在黑夜中前进,既无法飞行又不能传送,现在只能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期望不要再被敌人发现。

没多久大恶魔便在一座古木下发现了树洞,刚好够三人栖身,他二话不说收起翅膀钻进这狭小的空间里,不时探头警戒四周。

经过刚才剧烈震荡,所有动物纷纷逃离附近,只剩入冬寒流仍垄罩着森林。

冷风吹过孩子们的脸庞,卓恩兄妹本能性地发抖,紧抓弗罗克的羽毛。

大恶魔无奈地叹了口气。

温柔地将孩子们拥入怀中。

轻轻覆盖上翅膀。

  • 名称:独领风骚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