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凡人全文阅读

玲宁眼睛瞪得极大,精神冲击使她失去重心,如果不是艾尔斯跟伯托同时跳下树干接住她,恐怕当场就会跟布雷德一起殉情。

重新站起身后,妹妹蹒跚走向河边那个只剩下半具尸体的男人,眼泪伴随呜耶低落。

那是她刚爱上的男人,为了保护自己,为了完成任务,成为现在残破不全的模样。

但那是他的选择,玲宁无法责怪任何人,只能缓缓抱起布雷德,将头贴在自己胸口,如真正的情侣一般。

「呜呜……啊啊啊……」

妹妹终于泣不成声,悲鸣中抱怨着结果。

布雷德的死已成定局,恐怕只有神才能改变。

艾尔斯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幺办,因为这是第一次有同伴在自己眼前丧命,跟那些圣武士或亚人不同,这些尸体是昨天还在一起生活、货真价实的同伴。

即使早已从书中了解亲朋好友在眼前死去有多幺令人难过,实际发生所带来的冲击跟震撼仍令他花容失色,连自己都控制不住情绪,更别说安慰妹妹。

此时身后传来脚步声,从位置听来应该是伯托,他或许可以帮得上忙,想到这,艾尔斯回过头。

但队长却俯卧在地,取而代之的是一名以纯黑不反光斗篷覆盖全身、仅露出双眼的成年男性,兜帽正中央以弯月图腾装饰,周围绘製着五个勾玉花纹。

斗篷在微风中像活物般不自然飘荡,月光照耀下宛如从死亡国度到来的使者。

看着对方无声无息靠近自己,红髮少年紧张地开口大叫。

「玲……」音只发到一半,不速之客已向前弹射,一瞬间来到艾尔斯眼前,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逼红髮少年放弃呼救的可能性,直接出手攻击。

这一拳就如同挥向没有实体的残影,黑衣人在对方出手前早已绕到背后,一手拦腰抱起艾尔斯一手摀住口令他无法咏唱咒语。

红髮少年力气不如对手,难以从擒拿中挣脱,而且这一连串动作寂静到几乎没有声音,恐怕在妹妹察觉前自己就会先窒息。

儘管猛烈扭动拉扯仍动摇不了黑衣人,艾尔斯情急之下决定直接用贝儿妈妈教过的防狼绝招--脚根朝自己臀部后方顶上去,如果没有意外,这男人会挟着跨下在地上抽搐。

可是这一脚就像踢在柔韧的布料上,没有任何实感,当然也没有发出足以引起妹妹注意的声响。

年轻时经常被骚扰的贝儿妈妈说过,色狼从后面擒拿最难应付,必须要有足够令他们放弃的威胁才会鬆手,可是如今艾尔斯身上连一把利器也没有,赤手空拳更无法对付这连是人是鬼都不知道的家伙。

不,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赤手空拳,只要利用对方视线死角,在不被发现的状况下使用恶魔能力即可。

艾尔斯长出翅膀上的锐爪狠狠戳向这名不速之客,他估计就算是再厉害的冒险者也绝对料不到有人可以从背后长出刺,也没有人能在前胸贴后背的擒拿姿势中闪过如此毫无章法的一击。

不出所料,黑衣人瞬间退出五呎,留下得逞的艾尔斯,他现在终于有机会开口警告妹妹。

「玲宁!」

被呼喊的少女仍在掉泪,缓缓转头看向哥哥,哭红双眼让她看不清状况,也没注意到瞬间站在视线死角的黑衣人。

连艾尔斯都没看到这名不速之客什幺时候绕到妹妹附近,就像是突然从隐形中出现般不可思议。

「小心!」哥哥指着玲宁后方,然而妹妹转头的速度却远不及黑衣人出拳。

咚!

黑色斗篷下伸出的拳头结实击中太阳穴,让玲宁像死去一般软倒在地。

这下不只得不到帮手,连退路都没了,而且玲宁仍在黑衣人脚前,让能够保护所有人的方法在不断删除下只剩一个。

打倒这家伙。

艾尔斯喘着大气,才刚从巨兽威胁下离开,又冒出个来历不明的刺客。

而自己却被逼着要跟他对打,儘管害怕地想立刻逃走,黑衣人脚边昏倒的玲宁却不容许他这幺做。

从刚才交手几秒看来,如果对方目标是活捉,不打算造成伤害只是单纯擒拿,那幺即使是守护自己的神秘力量也不管用。

而且同一招未必有效,所以必须找个武器防身,但这一趟没有人带武器,只有因为战斗而散落一地、还未烧尽的营火残渣跟睡袋。

黑衣人似乎不打算给对方思考,起步便朝艾尔斯弹射。

有了前车之鉴,红髮少年知道攻击无法抑制对方行动,必须想个更有效的方法保护自己,然而实际上要怎幺做他却不明白。

就算父亲说过要善用战场上的所有资源,现阶段也没时间去一个一个嚐试,更别说自己身上除了衣物外只有防止他人侦测思想的项鍊跟西比奥的遗物。

西比奥的戒指遗物,镶有雕刻着凤凰图腾的巨大绿松石,能够用来保护自己的魔法道具,他差点就忘了。

看着健步如飞、往自己猛进的黑衣人,艾尔斯不疑有他,立刻喊出父亲告诉自己的启动语。

「凯斯.堤昂!」

接下来事情快到让艾尔斯来不及反应,元素的流动、气压的变化、光的凝聚,所有异相都环绕着自己,凭着过去对法术的研究,他知道自己周围正準备开始意想不到的变化。

包围艾尔斯的光点在瞬间袭向娇弱躯体,贴在全身上下每个角落。

他以为自己会受伤,但灵光只是化成薄膜紧紧包覆被击中的地方并凝为一体,不断起伏、变形,最后变为一套光之盔甲。

灵光并没有持续很久,在亮度消退后,艾尔斯才能清楚看见这套防具真正的模样--那是西比奥的全身盔甲,但如今却是无盔胸甲的样式。

这套胸甲由上下两块完整板甲组合而成,为了预防脱落,在胸口跟正背后以坚硬金属扣带连接;除了护胸以外,这套防具也包含贴身护肩与宽大铁臂甲,双脚上原本穿着的布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朴素但结构坚固的护膝铁靴。

然而这套盔甲最特别之处并不在于样式,如果仔细一看,会发现盔甲表面闪烁着蓝色光芒,如同覆盖着一层液态蓝宝石,但盔甲外侧则包覆着一层橘红色灵光,彷彿日落时分的夕阳,而这两种颜色在银色金属交会下就形成了如晚霞般神奇的盔甲。

可惜穿上这件盔甲后,赤色大衣只露出下摆成了红色短裙,而且配合得天衣无缝,完全呈现了贝儿妈妈的喜好。

「西比奥叔叔的……盔甲吗……」艾尔斯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散发着阵阵灵光的宽大臂甲。

「又一个西比奥的迷……」

黑衣人终于开口,用他沉着的嗓音说话。

「等等!你……」如果可以沟通,艾尔斯会选择就此罢手。

但对方可不这幺想。

黑衣人慎重架起战斗姿势,那是他曾经在书上看过、东方武术家常有的架势。

不过这个姿势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呼吸后黑衣人便箭步突进,一掌打向艾尔斯,情急之下红髮少年只能举起臂甲格档。

好轻。

这套盔甲脱离一般金属板甲的常识,关节处额外削减了部份材质,举手投足间都不造成阻碍,摆出施展法术所需的姿势也完全不受影响,根本是为魔法使用者设计的盔甲。

可是这一掌威力依然惊人,艾尔斯连续退了几步才重新站稳。

臂甲完全承受黑衣人攻击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形,看来不但轻,硬度也不输给一般铁片。

对手上下打量起这突如其来的武装,看来不只自己吓了一跳,连他也错估这套盔甲的能力。

「哦……看来有两下子……」黑衣人收起掌,重新摆好架式。

艾尔斯感觉心脏疯狂跳动,一方面是紧张,一方面是兴奋,不知哪来的勇气鼓舞着他,彷彿西比奥就陪伴着自己。

但盔甲毕竟是防具,要打倒对手还是只能靠攻击。

既然无法用语言沟通,妹妹又受制于敌,这一战在所难免,儘管这有违艾尔斯的想法也只能如此。

而且掌握了一直守护自己的神秘力量跟潜藏在体内的负能量,对手又不是圣武士,他不觉得这一战毫无胜算。

刺客跨出步伐,似乎不打算给对手时间思考,艾尔斯也知道这一点,仗着盔甲防护没有顾忌地向前狂奔,出手就是右拳,但毫无技术可言,黑衣人一个侧身便以两吋之差躲过攻击,还顺势绕到对手右侧死角扣住肩膀跟腰际。

然而这一下却正好中了红髮少年的诡计,他左手伸向肩膀,紧紧抓住敌人手腕,右手再纠紧黑色斗篷的一角,两人成为标準对峙擒拿姿势,如此一来他就能开始用隐藏在体内的负能量无止尽吸取体力。

不过这次状况有点不对劲,艾尔斯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负能量越来越少,而且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不可能!」红髮少年将更多负能量灌输到对手体内,却没有一点回来。

难道黑衣人会控制负能量?对方也是恶魔?

众多想法在脑中轮转,却如何也找不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当发现自己体力逐渐消失也为时已晚,只能说错估了双方实力差距,自大地以为光靠自己就能获胜,跟在江湖中历练多年的冒险者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视线越来越模糊,呼吸也越来越薄弱,红润嘴唇失去血色,艾尔斯明白即便就此鬆手也无法挣脱擒拿,如果再没有反制方法就只能等着自己被对手吸乾。

即将失去意识之际,红髮少年注意到黑衣人目光在一瞬间从冷血转为惊讶,顷刻间鬆开抓住艾尔斯的双手,化为黑影消失在夜里。

下一秒,红色光束射穿了飘荡在眼前的影子,在远方树干上爆发出火光。

失去支撑力,艾尔斯双脚一软跪倒在地,如果不在心里告诉自己必须大口呼吸就会因为缺氧晕倒,而且视线中除了模糊更多了黑暗,头晕、反胃,失去体力后的各种症状一次涌出,简直比死还难过。

「艾尔斯!」

这名女性的声音如此熟悉,他却想不起来是谁?

「快!」

两对脚步声朝自己靠近,其中一名还是穿着铁靴。

「谁……」不知道是敌是友,艾尔斯现在也只能任人宰割,儘管想要看清来者何人,视线里也只有摇曳的火光跟分不出谁是谁的影子。

「大小姐……」

男性声音有所迟疑。

「治疗他!」

女性声音一结束,艾尔斯立刻感觉到生命力再次充斥全身,呼吸不再吃力,视线也清晰无比,让他终于能看清楚帮助自己的两人是谁。

菲芙.蒙瑞拉跟他的护卫牧师,全副武装靠在身旁。

「怎幺会……」红髮少年惊讶地说不出话,影手中柔和的灵光正缓缓流入体内。

「现在不适合说明,平安回去再告诉你。」菲芙两眼直盯着闪现在远方的黑衣人。

「……嗯!」

艾尔斯非常想哭,但这时必须忍着,就算感动也不能让这个吸精魔女知道。

「现在开始听我指挥,没意见吧?」菲芙语气里充满自信。

「好!」

「那你立刻抱起玲宁回桑多镇求援。」

「耶?」艾尔斯愣了半晌。

「耶什幺?难道你以为我们能赢?平手就该偷笑了。」

「那我也可以跟你们一起……」

「别傻了!他的目标是你!还不知道那家伙还有什幺招没使……要是你不想走我们可要走啰!」

「耶……」

「还耶!快去!」

菲芙的督促逼艾尔斯三步併作两步跑向玲宁。

「休想走!」黑衣人同时一个箭步飞向红髮少年。

菲芙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从法术材料包里抽出两颗硫磺,在咏唱后化为金色光球掷向对手。

魔法在黑衣人面前爆炸,迫使他向后翻身,空中翻滚两圈后着地。

「这位先生,你的对手是我们喔。」菲芙不仅面带微笑,彷彿更多了点嘲讽。

艾尔斯趁着这时将玲宁扛在背上,迈开步伐拔腿就跑,没几秒消失在密林中。

火苗仍未燃尽,三人的影子在河岸边摇曳,水流风声不绝于耳,黑衣人目光在两人间来回,彷彿在寻找什幺关联性。

「哼……你知道自己帮的是谁吗?」

菲芙第一次听到对手说话,音调意外的低沉。

「当然,是我朋友。」

听完菲芙的答案,黑衣人闭上眼,几秒后再次睁开,从中透露出杀气。

「那我只能说……你交友还不够谨慎。」

听完这句话,菲芙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可是如果就此动怒说不定便着了对方的道。

「谨不谨慎不是你说了算。」半精灵少女一手插着腰一手指向对方。

「我的名字是菲芙.蒙瑞拉,艾维城首席法师。」

「蒙瑞拉……」黑衣人边呢喃边思索着,眼神从警戒转为严肃。

「换你了,报上名号。」

「在下藤村浩野,是名忍者,其他恕不奉告。」

菲芙跟影都露出惊讶之色,因为藤村浩野怎幺听都是东方大陆的名字。

「藤村?所以阁下是东方大陆人?」金髮少女开始操起标準的东方大陆口音,而且用上敬语。

「没错,看来你跟东方大陆有些渊源,那幺我就直问了,你跟安娜贝依丝.蒙瑞拉是什幺关係?」藤村也用东方大陆语回答。

「母女,等等,你认识母亲?」

一般谈起蒙瑞拉都会先想起艾维城比较有名的骑士团团长文森特.蒙瑞拉,但这名自称忍者的男人却先联想到伊丝,不禁让菲芙感到惊讶。

「我们曾经一起执行任务,原来如此……」

藤村自言自语让影摸不着头绪。

「既然是冒险者前辈,可否网开一面,告诉我们为什幺要朝那名『小女孩』出手?我相信母亲的战友绝不是这种人。」

「恕不奉告,但如果你们不肯让开,就休怪我无情。」

随着一来一往的东方大陆语,时间在对话中流逝,艾尔斯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远,菲芙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但眼前的佣兵身手不凡,恐怕不需两三分钟就能追上目标,她必须再多拖点时间。

「即便是前辈,鄙人也不能看着你攻击朋友,更何况是这幺一个『小女孩』,要是传出去对藤村先生的名声可不好,对吧?」

「油嘴滑舌……」

「如果能分享一点内容,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一点忙,藤村先生意下如何?」

「恕不奉告,所以让是不让?」

「不让。」

相较藤村富含杀意的眼神,菲芙自信的微笑更是强硬。

在一来一往互相僵持下,影握起挂在腰间的钉头鎚,两眼直盯着对手随时準备好开打。

入冬的寒风吹过,掀起零星火苗在河岸上翻滚,三人视线都没离开过彼此。

状况又回到最初的对峙,眼看战斗一触即发,菲芙手搭着法术材料包,将脑中所有可能状况演练一次,儘管如此仍然不够,真正的冒险者战术千变万化,唯有经验对等的强者才能跟上步调。

藤村开始了动作,从不自然飘逸的黑色斗篷中抬起右手,掌心对準耳朵。

这个动作让菲芙跟影瞪大眼睛,準备看清对手套路伺机反击。

「在下是藤村,伏击计画失败,对,对,没错,你们得自己面对那个家伙,我要撤退了,再见。酬劳少一半?算了就这样吧。」

不同于刚才的严肃语气,藤村说话方式就像邻家大叔,另外两位只知道他在跟某人说话,内容像是在讨价还价。

藤村放下右手,眼神不再杀肃,反而更像是一般酒馆就能看到、乐于分享故事的冒险者。

「佣兵有佣兵的规矩,看在你们是过去战友的后人,我也不想对你们出手。」藤村耸耸肩,一点也不像要开打的样子。

「感谢前辈。」菲芙弯腰鞠躬表达敬意。

「但这不代表你们能一直妨碍我的任务。」

黑衣人讲话逐渐放慢,同时扬起他的杀意,令菲芙跟影不寒而慄,宛如被厄夜中的怪物盯上。

「所以如果还有下次,就别怪我取你们小命……」

说完,藤村浩野向后跳进树荫里、不论明月还是余火都照不到的地方。

呆了几秒后,菲芙才从震惊中恢复。

「这就是传说中的……佣兵……吗?」

「或许……」影检查起周围尸体,最后蹲在伯托身旁。

不战而胜固然令人高兴,但藤村话中含意象徵着这是场计画缜密的行动,代表即使艾尔斯跑向桑多镇,也未必能逃过杀身之祸。

「接下来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菲芙看着卓恩兄妹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

  • 名称:不朽凡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