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天王全文阅读

「什幺?没有医生!」布雷德拍着桌子大吼,惊动桑多旅店里的其他客人,纷纷喝着小酒投以好奇目光。

「真的找过了,听说镇里唯一一位医生前天去採购,三天后才会回来。」塔布鲁甩了甩披在身上的皮斗篷。

「一定还有其他懂医术的人,快去找。」伯托传达了下一个指令。

「你们看一下好不好!外面雨下的那幺大,光叫我一个人去跑腿!太不公平了吧!」

虽然一行人赶在傍晚时分抵达桑多镇,但随后而来的大雨却扑向众人,逼不得已只好先下榻旅店,让影跟菲芙进房休息再照计画行动。

没想到却连个医生都找不到,只能在旅店里乾瞪眼。

如今烦躁终于转为争执,众人闷了一整天依然找不到宣洩情绪的出口,只能对着同伴抱怨。

桑多镇虽然是个镇,但规模非常小,包含镇长家也只有十几户房子。

桑多旅店算是桑多镇中比较大的双层木製建物,除了住宿外也提供酒水跟美味食物,因此入夜时分的生意向来最好,不过今天雨来的太早,许多人都打消外食念头,所以大厅里除了几个零星常客外只剩下刚到此地的艾尔斯一行人。

艾尔斯小酌起刚送上的热牛奶,他原本以为战法师三人组会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而将菲芙等人安置在桑多镇,没想到在布雷德坚持下不但不丢下病人,还要等她痊癒后再出发。但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医生帮忙治疗,这场病绝对会持续个三五天跑不掉,到那时还找不找的到巨兽都不知道。

入冬雨天尤其寒冷,谁也不想成为落汤鸡,只能你看我我看你,点一杯热牛奶后继续等着奇蹟降临。

红髮少年感觉到自己不成熟的行为可能会拖累了整队人,更不用说正在与时间赛跑的战法师三人组。

「我去……我去吧……一定会有懂医术的人。」艾尔斯站起身,从塔布鲁手中接过皮斗篷。

「艾尔斯!」玲宁还来不及阻止哥哥,红髮少年便头也不回地跑出旅店,只能无奈地坐回原位。

「我一直以为他们关係很差……」布雷德咕哝着。

「是啊……」妹妹看着人影消失在倾盆大雨中,她也搞不懂哥哥在想什幺。

多亏皮质斗篷的防水性,艾尔斯除了双脚裤管溼透以外全身衣物没有沾到一滴雨水,但寒风仍吹得他直发抖,要不是恶魔天生对环境适应力较好,恐怕下一个病倒的就是自己。

「请问镇里面有医生吗?」

「请问镇上有医生吗?」

「打扰一下,请问有会治疗食物中毒的人吗?」

艾尔斯顾不及面子逢人就问,但得到的答案不是不知道就是如塔布鲁所说--镇上唯一的医生到隔壁村子採购,一时三刻不会回来。

当问到第三个人,红髮少年觉得还有希望,但问到第十个人,他感觉自己做了无法挽回的蠢事。

当问到第二十个人,艾尔斯彷彿感觉到自己才是拖累整个团队的罪魁祸首,如果可以,他真想回到过去赏自己一巴掌。

「艾尔斯!」玲宁叫醒了沉浸在绝望中的哥哥,他正準备敲下一扇门。

妹妹披着另一件斗篷,在磅礡大雨中看着自己,眼神中流露出忧愁与疑惑。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旅店好不好?」玲宁必须大吼才能确保哥哥听得见。

艾尔斯迟疑了一会,看向正準备询问的住户大门,再看向自己的妹妹,微微点了点头,朝玲宁走去。

两人回到桑多旅店后第一件事便是脱下斗篷,将沈积在上的雨水甩向门外。

「布雷德帮我们订了一间双人房,两张床的那种。」玲宁整理起她的金色长髮,检查是否被雨淋湿。

战法师三人组已经离开桑多旅店大厅,几个常客也吃饱喝足待在位子上闲聊,吧台后的旅馆老闆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打量起两个女孩,虽然其中一个是男的。

「嗯……这样好吗?」艾尔斯看着屋外大雨,若有所思。

「没什幺好不好,要是你跟那三个家伙一起睡我才不放心,反正我们也住在一起快半年了不是吗?」玲宁抢过哥哥手上的斗篷简单綑成捲。

「也是……」

「别想那幺多,我们得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妹妹拉着艾尔斯走上楼梯,后者一脸茫然,甚至有些惊讶。

「出发?菲芙好了吗?」

「哪那幺快。」玲宁掏出钥匙,打开走廊深处的房门。

立式衣架、两张单人床、几个木盆跟桶子,还有正对房门的小木桌椅,整个房间虽然有木窗,但夜晚只能靠桌上一盏蜡烛照明,儘管没有法师学院宿舍那幺宽敞,但也比露宿山林要好得多,不但不用忍受虫鸣鸟叫,也不用排班守夜看营火。

妹妹一边将行囊往床边摆,一边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再怎幺样也要三五天。」

「玲宁……你……怎幺会……」艾尔斯正要卸下背包,却被妹妹的话语给吓得说不出话。

「你出去之后我们从另一桌客人那裏打听到一些事,那个任务目标可能就在附近森林里,那三个家伙说既然不远我们就可以先去调查,病号就待在这里。」

「嗯嗯……」艾尔斯听的冷汗直流。

「然后我就想说把决议告诉菲芙,顺便帮她送餐,看看感冒有没有好一点,结果发现他们用的是魔法加持过的睡袋,就算睡在冰窖里也不会冷,根本不可能感冒,然后一问才知道你给她喝了某个东西。」玲宁一边卸下盔甲,一边斜眼看向哥哥。

「嗯……」艾尔斯越听头越低,已经没脸见人。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偷吃卡密拉妈妈的点心吧……那个时候我可是在床上躺了五天,结果你什幺事都没有。」

「真的很对不起!」哥哥弯腰鞠躬九十度,头髮顺着弧度飘散。

「跟我道歉也没用啊……」

「所以妳跟她讲了吗……」

「没有,我还不想送你去牢房。」

「所以……」艾尔斯微微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妹妹。

「唉……这笔帐回去再跟你算,明天早上我们先去调查,如果没线索就回这里等菲芙好了再出发,可是如果有线索……我们就得继续执行任务。」玲宁顺了顺头髮,一脸不爽地盯着哥哥。

「这个妳跟菲芙讲了吗?」

「讲啰,她也说好。」

「我以为菲芙会硬要跟……」

「噢……她又不是你……真不懂干麻要这幺做……」玲宁坐在床上翻了翻白眼。

「那是因为……菲芙一直找我麻烦!我才……」艾尔斯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心虚。

「完全错误!她一直都在帮你,可是你什幺都不知道。」妹妹眼神里怒斥着哥哥。

「才怪!如果她真的有帮我,那我就不会……」话说到一半艾尔斯终于发现自己不小心起了不该起的头。

「就不会……?」玲宁察觉到异状。

「……没事……」艾尔斯刻意撇头不看对方,深怕眼神透露出想法。

「快说,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再也不帮你啰。」看着这样的哥哥,玲宁非常火大。

挣扎、犹豫,儘管有千百个藉口与理由他也拒绝跟妹妹说谎,可是同样也不愿意将家人拖下水,毕竟圣武士们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位恶魔关係人,但如果现在不说,他将一辈子得不到玲宁的信任,一想到这种未来就觉得比死更痛苦。

「就不会被圣武士攻击……」

玲宁瞪大了眼睛,听着艾尔斯把码头仓库旁的事情一字一句全盘托出。

「所以老爸之前说有人在码头被袭击……」妹妹惊讶到话都说不完。

「那个圣武士拔剑,弗罗克叔叔为了救我才……那不是我们的错!」红髮少年双拳紧握,焦躁神情全写在脸上。

「那……老爸知道吗……」玲宁摊在床上,瞬间失去了力气。

「我只有跟你说……如果被妈妈知道……可能一辈子都离不开家……」艾尔斯再次低下头,任由红色秀髮垂到脸前遮住眼睛。

「亏老爸这幺相信你……竟然现在才说……」玲宁向后一仰,整个人躺成大字。

「对不起……我不想拖累你们……」

「你是白痴吗?如果你被抓到,不管怎幺样最后全家人都脱不了关係,与其到那个时候再来后悔不如一开始就摊开来讲,老爸总会有办法!」

「……看不出来你来蛮相信爸爸……的?」艾尔斯歪着头眨了眨眼睛。

玲宁愣了半晌,才满脸通红地破口大骂。

「我才不相信那个臭老头!总之你回去之后就把事情跟老爸讲清楚,不然全家人怎被你害死的都不知道!」妹妹越讲越气,顾不着盔甲衬衣还没脱,抓起棉被倒头就睡。

「好……」

「不想理你啦!给我滚去睡觉,不要东想西想,明天要是起不来就把你丢在这!」

艾尔斯不是第一次看妹妹闹彆扭,他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闭上嘴别说话,所以脱下红色大外套挂在立式衣架上,褪去外衣外裤后跟着窝进棉被里。

「晚安……玲宁。」

「……晚安。」

艾尔斯吹熄桌边蜡烛,等着黑暗入侵卧室,视野瞬间变成一张在黑纸上以白线描绘轮廓的画。

他闭上眼睛,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身体跟心灵都疲惫不堪,虽然最后结果如当初所预期,但如今心态完全不同,早已感受不到计谋得逞的快感。

另外假设玲宁所言属实,就算还不知道菲芙哪里帮了自己,至少了解她没有通风报信,那幺有可能将消息漏给圣武士的人就只有一个,菲芙的随从,年轻的太阳神牧师--影。

儘管这样对不起菲芙,但或许有影在的场合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还有……要跟父亲坦白吗?他不愿意再回到过去的软禁生活,可是已经答应了妹妹就不能食言,或许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幺在爸妈知道状况下仍然同意自己完成学业。

想着想着,艾尔斯慢慢沉浸在一股舒爽的环境中,彷彿直接进入梦乡,梦的内容则是思想的延续,他以为自己还在思考,却不知道早就落入睡魔陷阱里。

雨仍然下个不停,乌云遮蔽了月光,旅馆二楼的每个房间几乎都熄了灯,唯独菲芙跟影承租的双人房仍亮着烛火,窗内人影清晰可见。

「玲宁?艾尔斯?」伴随着敲门声,门外响起布雷德的呼喊。

「咦!啊!」

艾尔斯从睡梦中惊醒,一把掀开棉被,深怕被妹妹给丢在旅馆,不过坐起后才发现玲宁也才刚睡醒,而且窗外天色离破晓没有多久。

「布雷德?现在才几点啊?」玲宁的起床气很快表现在脸上。

「伯托说昨天晚上没守夜,今天就早点出发,等等,你们该不会还在睡吧?」

「啊--对啊。」妹妹打了个大哈欠。

「玲宁……遮一下……」艾尔斯忍不住纠正她。

「遮什幺遮啊,这里又没有别人。」

「什幺什幺!难道有该遮却没遮的东西吗?我也想看!」布雷德语气有点兴奋。

「死变态滚远一点。」玲宁一瞬间醒了。

「哈哈!醒了就好,那我就先下楼啰,吃过早餐就出发。」布雷德铁靴踏在木质地板上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直到步下台阶。

「知道了啦。」妹妹没好气地回答。

看着玲宁一片片繫上盔甲零件,艾尔斯心想布雷德真是个厉害的男人,竟然可以制伏妹妹,而且情绪上丝毫不受影响。

玲宁拉紧最后的零件,完成着装后却看到哥哥盯着自己发呆。

「还在作梦啊?要是我下楼了你还没準备好就真的要把你丢在这啰。」

「噢!噢!好!」

一行人快速地吃完早餐,跟菲芙等人道别后,确认天气放晴才离开桑多镇。

由于打听到的地点不在主要道路上,所以接下来改由徒步进行,继续向东穿过草原深入丛林。

战法师三人组加上玲宁彷彿早已习惯在野生环境中旅行,不但对于虫鸣鸟叫不闻不问,甚至连头野猪在他们附近路过都不看一眼。

但这些都触动艾尔斯的紧张神经,每当有什幺从他视线中经过都会吓得跳起来,只差没有张开翅膀飞上树梢。

「嘘……安静点……要是把任务目标吓跑就找你算帐……」玲宁对走在最后面的哥哥轻声斥责。

「停……你们有没有闻到什幺?」塔布鲁停下脚步。

「没有。是什幺?」布雷德小声回答。

「血腥味……」

「……带路。」伯托简短发出明确指示。

塔布鲁点了点头,往行进路线的右侧走,剥开树丛穿过落叶堆,最后在一片较为宽广的地点发现血迹跟些许兽毛。

血渍布满周围泥土地跟树干上,从那充斥视野的红色液体中,众人彷彿看到狩猎者咬住猎物瞬间为了让利齿钳得更深更紧而不断甩头,反而让血液四溅,等对方完全断气后拖进丛林大快朵颐。

塔布鲁捡起其中一搓沾染血渍的兽毛,在鼻子前闻了闻,轻声说道:「应该是头熊……死亡时间是清晨……」

「熊是狩猎的那一方?」布雷德疑惑问起。

「不知道……从这个出血量来看也可能是被狩猎的那一方。」

「你们看这个足迹……」伯托率先注意到拖行方向,蹲下伸手触摸湿黏泥土地的凹陷处。

脚掌厚重如巨大爬虫,足迹约二十吋长十五吋宽。

「该不会真的是头龙吧……」玲宁露出厌恶的表情。

「不会,步伐频繁,牠应该是四足生物。」塔布鲁语气难得认真。

「到底是……」布雷德摸着面甲下缘。

艾尔斯从没看过足迹如此巨大的肉食性四足生物。

「不管是什幺,我们只要跟着足迹就能找到牠。」伯托站起身,迈开步伐走向密林深处。

其他人陆续跟上,唯独艾尔斯仍停在原地,在他眼里除了线索,还有一条由暗红色血液所绘製的死亡导线,準备将众人引向未知恐怖。

或许在那里有死亡,又或着跟上次一样是场惊心动魄的冒险,更可能是段阴谋……

红髮少年觉得自己想太多,甩甩头再次跟上队伍。

走向太阳所照不到的密林深处。

  • 名称:韩娱之天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