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宠妻太甜蜜 小说全文阅读

「破坏庄园的四足型巨兽啊……这描述太笼统了。」菲芙思索着。

一行七人搭着玲宁租来的大型马车,由于资金有限,这次马车比较简陋,除了驾驶座外仅有左右两侧长板椅可供乘坐,顶棚也非实心木材架设,而是用简单藤条骨架披挂麻布帘充当车顶,虽然勉强能避雨,但只要风一大就会整片被吹走。而且这次没有基金会成员同行,众人决定先由影负责驾驶,浩浩蕩蕩穿过东城大桥,来到战后复甦的东城区。

「伯托,委託书上怎幺讲的?」布雷德回头对另一名成员说话。

「鼻尖嘴长,口大于足,全身鳞片」身材高大名为伯托的战法师嗓音略低,说话慢条斯理但极为简短。

「这样龙也算啊。」玲宁看向窗外,没好气地说。

「总不会要你们去驱逐一条龙吧……」艾尔斯偷瞄菲芙。

「地点接近迷雾森林,应该不可能会有龙。」艾维城首席法师发表高见。

「迷雾森林!来回要十天耶!噢……我的课……」玲宁听到地点竟然如此遥远,惊讶地在马车中弹起,接着又无力地坐回椅子上。

「放心啦,大概就是些变种鳄鱼什幺的。」另一名身材略为矮小,一样带着全罩式头盔的战法师突然插话。

「喔……是喔……」艾尔斯根本没听进去,他看向自己的妹妹,对方则羞愧地撇开头故意不对上视线。

「或许喔,塔布鲁,去年我们参加的见习,学长两三下就解决那只狂暴野猪不是吗?」

「嘿!现在别说是狂暴野猪,就算狂暴熊也敌不过我们的合力攻击!」被称呼为塔布鲁的矮小战法师装模作样摆了几个施法姿势。

不过菲芙压根不感兴趣,光看姿势就知道那些不过是雕虫小技,吸引女性目光的杂耍,转头冷漠地掀开布廉看向车外。

穿过东城区主要干道,玲宁一行人在警卫目视下出了库瑞萨尔东门,放眼望去是广大辽阔的伊莫兰平原,以及那块跟自然完全扯不上关係的巨大圆形石板旁。

在菲芙的家乡也有那种东西--大型传送门装置的基座。

听说当时库瑞萨尔将整座门拆除只留下基座,并在其上建立石碑以纪念传送门之战中牺牲的众多英雄,各国都用自己的方法弔念这些伟大之人,除此之外,印提诺姆还直接製作西比奥雕像,放置在中央广场与过去的英雄们并列。

「唉……」菲芙意味深长地叹气。

马车持续向前,需要四人环抱的纪念碑如今在众人眼中也比手掌大不了多少,战法师三人组开始聊起男人们的话题,卓恩兄妹对低级黄色笑话敬谢不敏,自然识趣地闭上嘴,当然对车外风景也不感兴趣,因为这条路正是他们每个月回家的必经之路。

由于这次是玲宁自己租借马车,没有经过荒野救助基金会之手,所以即使经过家门口也不会被其他成员认出来。

「那是你家?」菲芙看向远方基金会基地中最大的双层大宅。

「嗯……」艾尔斯有些不好意思。

「你爸还挺了不起的嘛。」

「咦?」

「听说你爸那时候没什幺钱,一边招募一边做些卖命的工作,勉强在城内买块地当基地。」

「这样啊……」艾尔斯以前好像有听父亲说过,但似乎都成了耳边风。

「他提供给那些穷困潦倒的村子免费服务,在这个什幺都讲钱的时代非常难得。」

「免费?真的假的?」玲宁皱起眉。

「你们不知道?一开始各国还不太相信这个组织能做什幺,直到你爸带着整队人在西土战役立了大功才展露头角,这些你们都不知道?」菲芙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卓恩兄妹俩。

菲芙跟艾尔斯只是呆呆的摇头,等半精灵少女继续说。

「那一战打响基金会的名号,不但受到各国讚赏,甚至被封为领主,还有一小块领地喔。」

「那这样我不就是领主的女儿?老爸怎幺从来没跟我说过。」玲宁双眼发亮。

「虽然说是领地,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城外的一小块地,顶多只有小镇的规模……真要说的话……不就是你家那块小镇吗?」

「对喔……」

玲宁丧气的模样就是名符其实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嗯……可是……五年前都烧毁了……被恶魔……」艾尔斯低下头。

「你是说传送门之战吗?」

艾尔斯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点头。

「这一点西方四国都一样,除了希鲁瓦以外几乎都毁了三分之一,可是你看,多亏有荒野救助基金会帮忙,这个世界复兴的很顺利,你家不也一样吗?」

  「也是呢……」艾尔斯皱着眉头。

「虽然有很多你爸跟贝儿的传闻,可是你生母的事情却很少……」

菲芙话说到一半,马车刚好从基金会门口路过。

「啊!你看!」玲宁突然大喊,打断谈话的同时让所有人看向大宅门口。

座狼刚好抬起头,与艾尔斯四目相望,打了个大哈欠后继续睡。

「没想到你还有养狗啊?」菲芙问道。

「也不算是狗啦……就是西……」

艾尔斯话没说完,车尾的战法师三人组大声嬉闹起来,似乎正打算开些邪恶玩笑。

「上啦上啦!」塔布鲁催促着布雷德。

「好,你们待会看喔。」

语毕,布雷德单脚踏在车边护栏,对着逐渐远去的荒野救助基金会基地高声大喊。

「伯父--!请你把玲宁嫁给我吧--!」

其他两人捧腹大笑,似乎没把告白当一回事,反而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喂喂,你看,有人拿着剑冲出来了。」

「他看到我们,追上来了耶。」

约莫过了半分钟。

「啊,他累了。」

「你看,很有趣吧。」

布雷德满足地转身,正打算坐回椅子上时,玲宁一脚踢在他侧腰际,如果不是赶紧抓住护栏整个人恐怕已经摔出车外。

「戏弄别人家的老爸很好玩吗?」金髮少女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冷冷鄙视着同袍,面色不怒而威。

「别踢!别踢!我要掉下去啦!」

「啥?你说什幺?我怎幺都听不懂啊?」之后玲宁又多踹了屁股几脚,吓得其他两个六级院生目瞪口呆。

「对不起!对不起!」

「要不要把那句话收回去?」

「收!收!请当我没说过!」从语气看来他相当紧张。

「你说什幺?」玲宁故意将铁靴在布雷德抓住护栏的手指上来回摩擦,幸好有铁手套保护否则整只手都会被踏个粉碎。

「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别踩!别踢!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以后都不敢了!我已经三分之二都在车外啦!拜託让我回去!」

连番求情后,玲宁终于肯抽回右脚,看着布雷德瘫软在椅子上喘着大气。

这场闹剧结束后,战法兵团三人组总算稍有收敛,不过菲芙仍没多说些什幺,除了旅途上的风景引起她的兴趣时会跟影聊几句外,大多时间都是面无表情看向远方。

玲宁跟几个学长们讨论起高级课程,準备为将来做打算,艾尔斯见谁也没跟自己说话,只能默默看着遥远的东方森林,不断重複确认背包里瓶子的位置,闭上眼睛陷入沈思。

虽然路途遥远,但跟着不认识的同行者一起前往异地也还算新鲜,艾尔斯也慢慢陶醉在旅行氛围中。

虽然有时候菲芙会刻意往回望,但他也不想多问原因理由。

约莫三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距离库瑞萨尔不远的艾波伦村,看天色还早于是决定再度启程,赌能不能在太阳下山前赶到下一个补给点。

于是又乘了三个小时的车。

「我看今天是来不及到古斯瓦镇了。」布雷德打开地图,除了影以外的车上六人纷纷探头。

「就说中午经过艾波伦村的时候应该下榻的嘛,讲什幺吃完中餐就走,你看吧。」塔布鲁抱怨起。

「没办法,就露营啰。」布雷德折起地图,背面印着『凯瑟兰丁探索团製作』几个大字。

「也只能这样了。」玲宁看起来不太甘愿。

菲芙将浏海拨向耳后,今天虽然有点冷,但风不大,不过只要守夜人别让营火熄灭,基本上厚一点的睡袋用起来也还算温暖。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夕阳距离西方地平线只剩几呎高,熟悉的库瑞萨尔城早已消失在层层丘陵后,众人决定挑一个还算宽广的乾硬泥土地作为露营点。

影在菲芙指引下将马车停在上风处,挡住即将入冬带来的阵阵冷气团,卓恩兄妹俩準备食材,魔法飞弹虽然对巨兽等怪物来说破坏力稍嫌不足,但能够依照意识自由控制百发百中的特性上可说非常适合狩猎。

执行这次任务的战法兵团三人组负责寻找柴火,可是在这辽阔平原上要找寻断枝残干并不是件轻鬆事,半小时后才勉强找到能撑过一晚的木材,等到他们回来时其他人早完成工作等着生火。

「没想到大小姐的手艺还不错嘛。」布雷德即使进食也戴着头盔,串着刚烤好兔肉的木串从头盔下进入,几秒后发出响亮咀嚼声。

「什幺大小姐啊,真正的大小姐在那。」玲宁指向菲芙,然后继续处理食材。

「就当作是称讚吧。」菲芙保持着营业用笑容。

「喂喂,这一趟还真不错,能跟三个美少女同行,每个都是校花等级。」塔布鲁眼神瞄向三位美女,但有一位其实是男性,便是唯一脸红的艾尔斯。

「……虽然有一位是男人……」布雷德吞下多汁兔肉,看向原本是同学现在是学妹的玲宁,不过话没说完对方便用严厉的目光瞪过去:「你说谁是男人婆啊--?」

从出发算来这种争吵已经是第三次,就算不愿意耳朵也早已听到长茧,艾尔斯只好默默嚼着兔肉,其实搭配乾粮一起吃口感还不错。

菲芙突然站起身,眼神里透露着冷漠,她礼貌地说道:「不好意思,你们请继续,我先失陪。」接着走向正在帮马匹準备粮草的随队牧师。

「啧啧,原来是带了男人来。」塔布鲁转了转木串,将剥皮兔肉固定在上。

「停下你低级的想法,塔布鲁,我们的任务是执行毕业考试。」一路上没讲话的伯托突然开口,而且极其严肃。

「是是是,队长大人。」

「原来你不是队长啊?」玲宁靠在布雷德身边悄悄问道。

「你觉得有可能让刚升上六级院生的人当队长吗?」对方依然没有掀起面甲。

「所以你一个高级魔法都还没学啰?」

「嘿嘿,算是学了一种吧?」

「哪个?」

「秘密!」

「卖什幺关子嘛。」玲宁重重拍了布雷德厚实的背,差点连口中兔肉一起打出来。

「咳咳!」

「说不说?」

「不说,就是要保持神秘才能在紧要关头大喊『我要认真了!』,先讲就不好玩啦。」

「装模作样……」

看着妹妹与朋友互动,艾尔斯既羡慕又害怕,就像是犹豫不决的孩子,在紧要关头总会退缩。

「啊……饭也吃完了!来决定守夜顺序吧。」塔布鲁伸了伸懒腰。

「我不守最后一个喔。」玲宁抢先表态。

「大小姐你还是去睡吧。」布雷德秒回话。

「咦?」

「男人这幺多,没道理让妳来守夜。」伯托简短回答。

「啧……」玲宁神情不悦。

「那我也守夜……」艾尔斯羞涩发言。

「女孩子就安心睡美容觉吧。」塔布鲁不正经地说。

「他可是男的喔。」这次换妹妹秒回话。

「现在还在开这种玩笑啊……」布雷德懊恼地遮住面甲。

「别傻了,难道她在擂台上说自己是男的我们就会当真?」塔布鲁抓了抓后颈。

「不信你看?」开头第一个字刚出口,玲宁伸手便掀起艾尔斯大衣下摆。

三个男人首先注意到红髮『少女』纤细的小蛮腰,再来才是隔着裤子两腿间的东西。

「啊啊啊--!」在艾尔斯尖叫前玲宁已经先摀好耳朵,望向遥远东方。

「玲宁妳做什幺啦!」红髮『少女』压紧衣摆,连耳根子都红了。

「回报你早上乱掀我棉被。」

「什……」战法师三人组同时发出惊呼,然后转眼间退后三十呎远。

一阵交头接耳讨论后,三个人频频点头,再慢慢靠近艾尔斯。

「好,那你守倒数第二班,那边那个牧师守最后一班。」由队长伯托下结论。

「不是应该抽籤吗?」玲宁语气带着不满。

「牧师只要吃饱喝足跟神祈祷就能借取力量,不像我们需要充足休息来保持脑袋清醒,所以才排他最后一班。」

这个理由强而有力,让玲宁无法反驳,可是从表情看来她仍未放弃帮影争取权益。

「没关係,就这幺做吧。」菲芙突然朝人群走来,而且从发言来看之前所有对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她继续说道:「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休息时间能延长到十小时,第一班跟最后一班要负责出发前的收拾工作,让其他人有一个小时的补眠,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睡到八小时。」

伯托抬头看着星空,心里算计着时间。

「可以接受,从现在开始,每人两小时,明天早上九点所有人準时出发。」说完伯托从怀中拿出一根权杖,以尖端头朝泥土插,接着在着地的西北方划上一个叉。

「明天早上,棒子阴影到这个叉的时候就叫醒所有人。」

艾尔斯仔细观察着每个人的行为,这是他学习历程中第二次任务实习,排除第一次有基金会成员同行所以有很多事情都由他人帮忙打理,这次他必须自立自助,不要扯别人后腿。

而且从菲芙跟伯托的谈话看来,两人都常在户外旅行,对于时间跟进程拿捏也相当精準,尤其菲芙在分析上一点也不输给对方,艾尔斯心想这或许就是六级院生的水準,自己不论学识还是经验都有待加强。

菲芙跟影挑了靠近马匹的位置,双双拿出睡袋就寝,不得不说贵族品味就是跟一般人不同,不但在蓝色睡袋上以银线绣出星月,还不时散发出薰衣草的淡淡芳香。

艾尔斯选择在马车上入睡,玲宁则跟其他战法学院的院生一起躺在营火旁,不过并非像上次那样聊天到睡着,而是把握时间赶紧休息。

启程的第一天晚上距离大城市还不算远,村镇也多,不容易有亚人出没,加上一行七人声势浩大,野生动物也不愿靠近,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同样身为智慧生物、比怪物还可怕的盗匪之流,不过扎营地点四面开阔,就算想偷偷摸摸靠近也找不到地方躲藏,所以只要有人守夜即可保持安全。

这个地点唯一的坏处就是风大,不过多亏影将马停在上风处,拆下布廉拿来铺在车上,一群人才不用睡在寒风中。

「嘟嘟……睹嘟嘟……」布雷德披着準备好的冬用毛毯,一边哼着曲子一边拿晚餐用过得木串轻敲地面,伴随营火烧灼劈啪声形成细微但轻快的节奏。

身为第三班的他不但没有一点倦意,甚至精神抖擞,增添柴火以外的时间多半都在自我娱乐。

「啊……吵死了……」声音从玲宁的睡袋里传来。

「大小姐睡不着啊。」布雷德刻意压低音量。

「是你三更半夜唱什幺英雄凯歌啦……」玲宁睡眼惺忪地看着守夜人,语气里带着怒意。

「不会啊,你看伯托跟塔布鲁都睡得很熟,而且这首歌很好听,是纪念终战英雄的歌,后来有被改编成纪念传送门之战死去英雄的重製版。」

「你这幺了解怎幺不去当吟游诗人……」

「我又不是那块料。」

「总之闭嘴就对了……」说完玲宁翻过身去继续睡。

「是是是,大小姐。」

布雷德虽然不再哼旋律,但双手拿着木籤却没停下来,整个上半身还配合节拍上下起伏。

又过了十几秒,玲宁终于忍不住爬出睡袋,就算生气也不忘压低音量说:「该死,都是你害我睡不着了啦……」

「睡不着就陪我聊天啰?」布雷德仍然是一副没反省的样子。

「哼……」

玲宁没有搭理他,彷彿若有所思似地看着夜空,光芒在蓝色眼眸中闪烁。

秋末的夜晚,草木皆眠的凌晨一点,营火旁虽说不上温暖,但也算不上寒冷,少女仍穿着盔甲衬衣,双手抱住大腿,将膝盖拉向丰满的胸部。

「觉得冷?」布雷德难得关心询问。

「不是……」

简短问候后夜晚再次恢复宁静,玲宁除了每五分钟添加一次木柴外就彷彿雕像一般看着营火。

「你就这幺想早点毕业吗?」

听到少女的问题后,布雷德先是左顾右盼,确认只有自己还醒着才回话。

「噢,对啊。」

「然后就回战法兵团工作?」

「没错,而且是军官,跟那些只会用魔法飞弹的士兵不一样。」布雷德停下敲打专心聊天。

「那种死板的地方到底哪里好?」

「嗯……我也不觉得好,可是今年魔杖製作组有好几个爽缺,如果能挤进去的话未来几十年都不用愁,还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上下班。」

「那种缺在传送门之战后不是每年都有吗?不用急着现在吧……」玲宁故意撇头不看布雷德。

「早点开始赚钱才能养家活口啊,结婚前总要有点积蓄才行。」

「哼……就凭那几个钱……」

「是是是,军官确实不像冒险者那样有丰厚的报酬,可是战法兵团的待遇也算相当优渥,就算是养妳这样的大小姐也没问题喔。」

「想养的起我再等十年吧。」少女扮了个鬼脸。

「哈哈,放心,话都说出口了当然就会做到。」

认识对方这幺久,玲宁不记得布雷德有对哪个女孩做过这种承诺,更何况战法学派里大多都是战法兵团来的男性进修生,女性根本寥寥无几。

亦或者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女性?想到这少女脸颊不禁羞红起来。

「你……还在开早上的玩笑啊……」尴尬、紧张、害羞,众多情绪一下子涌进玲宁脑中,当然也有可能是自作多情。

「那是你们讲的,我从没说过是开玩笑。」

从布雷德话说完开始,世界彷彿停止了,宛如传奇施法者所咏唱的时间停止魔法,只在两人间产生了特殊效果。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冲击太大导致玲宁暂时无法接收身边所有感官讯息所致。

「你你你你……你在说什……是笨蛋吗……就不怕他们听到吗?」少女满脸通红,一紧张便开始口吃,抓起地上晚餐用过的木串就朝布雷德丢,不过也仅在盔甲上敲出叮噹声响。

对方什幺也没说,顺手捡起木桿扔向紧裹着睡袋、深眠的塔布鲁。

矮小战法师抖了抖,然后又恢复平稳且细长的呼吸声。

「你看?」布雷德耸了耸肩继续说道:「我们平常训练就累的要死,早养成能睡尽量睡的习惯,不拿铁锅在耳朵旁边敲就叫不醒。」

「说的也是……」玲宁本身也是战法师派系的院生,自然知道这回事,但仍然担心地看向两名半精灵,更别说睡在马车上那家伙,要是被他知道,回去之后布雷德就得準备进水沟里泡澡,自己虽然不至于被禁足,但要再跟眼前的男人见面恐怕就难了。

想到这玲宁不禁打了个哆嗦。

「果然还是会冷吧。」布雷德站起身,将冬用毛毯罩在少女身上。

「不……总之……谢谢……」虽然不是对方想的那样,可是拒绝好意似乎也不近人情。

「我可以坐旁边吗?」

「可以……不过不准毛手毛脚……」

咚啰!

马车上传来翻滚声,吓得两人急忙拉开距离。

「你妹……不,你哥的睡相真不好呢。」布雷德语气显得很紧张。

「我不知道,平常没注意……」玲宁则相当尴尬,心里埋怨起艾尔斯,可是想起自己的哥哥,她反而多了个疑问。

「学校里面漂亮的术士院生这幺多……为什幺是我呢……」金髮少女把脸埋进膝盖里,侧眼看着身旁的男人。

「因为被你电到了。」布雷德耸了耸肩。

「你还在记仇啊!」

「这可不是仇喔。」

「那干麻一直提!」

「我们战法兵团在入学的时候就知道法术练习总有意外,也早接受了随时会因为意外死掉的事,可是我差点被妳电死的时候,看到妳一脸后悔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善良的人。」

「……就这样?」

「对啊,没有什幺比善良更重要了吧?」

「哼……」玲宁故意撇过头去不看对方,可是还是藏不住脸颊上的羞红。

布雷德再次打开话匣子,顺手从行囊里拿出羊皮纸本。

「对了,你知道这本书吗?博学圣堂收录的西比奥传,我是书迷喔!」

「那里面很多夸大的东西耶……」

「这里写说被沙虫吞下去,最后炸开外皮自己从里面爬出来好像是真的。」

「我知道的怎幺不一样?」

营火的光无法照到书页,玲宁得栖身靠向对方才能看清楚文字内容。

「是喔,我很喜欢这段说。」布雷德翻到下一页,将书高高抬起。

「真正的状况是……嗯……」

玲宁像是刚开始发言,双唇却被某个东西给挡住了,起初还有些挣扎,但最后放弃了抗议。

接下来艾尔斯无法听见任何声音,也不能探头了解状况,甚至连动也不敢动,只能脸红害羞地看着星星。

然后再次闭上眼,等布雷德叫他起床接哨再说。

  • 名称:老公宠妻太甜蜜 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8: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