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天王全文阅读

「敌人挥舞巨剑直砍过来,我没时间向后退只能赶紧闪过这一击。」

穿着轻装全身盔甲的三十四岁男人抓着木棍快速向后仰躺,动作彷彿在闪避拦腰横扫而来的巨型武器。

「接着我一个鲤鱼打挺快速起身反攻,可是敌人频繁挥剑逼得我不能呆呆站在原地!所以顺势向前翻滚反身攻他下盘!」

说完他抬高双脚快速的向下迴旋,整个身体如弹簧般的拉伸,并在双足着地时将上身弹离地面,重新站稳脚步后赶紧往前翻身。

站稳后用长棍扫向那看不见的敌人,挥砍时还带杀声。

「煞!」

艾尔斯跟玲宁坐在荒野救助基金会庭院板凳上猛拍手,年仅五岁的他们穿着连身衣,两双小腿连地都碰不到,脚丫子愉快地悬空摆蕩。

「可是那个人很高吧!很强吧!」玲宁举手大喊。

「比西比奥叔叔还强吧!」艾尔斯跟着露出笑颜。

「当然,他可是率领魔鬼军团的大将军!」被称为西比奥的男人迴旋木棍,流利地收进背后,彷彿将他的永恆之剑奥格玛插回剑鞘。

「西比奥叔叔好弱!」玲宁捂着嘴巴笑。

「西比奥叔叔觉得自己好弱吗?」艾尔斯举手发问。

两个小孩童言无忌地损着大人,让西比奥额头上冒出三条黑线,可是圣武士好友出意外后他自告奋勇来当艾尔斯的教父,总不能因为两三句无心之语半途而废。

「我当然知道,就因为知道才能一直打赢喔!」三十四岁中年男子双手插腰,脸上挂着豪迈的笑容,决定不跟小孩子计较。

「嗯--?为什幺呢--?」卓恩兄妹露出天真无邪的不解之情。

「因为知道自己的弱小,才会想办法变得强大啊。」

「嗯--?还是不懂--为什幺呢--?」

「因为真正认识自己的人才能发现自己的弱点,克服了那些才能变强大啊!」

「为什幺呢--?」

「因为不先承认自己的弱点就不会想克服啊!」

「为什幺呢--?」

「因为要先面对自己,让自己知道不改变不行,人才会想要改变啊!」西比奥笑得有点僵。

「为什幺呢--?」

「因为人就是要改变才能在这个千变万化的世界里生存,在那之前要先坦白面对自己才能知道该怎幺改变啊!」西比奥有些笑不出来但为了形象还是要嘴角上扬。

「不知道呢--为什幺呢--?」

「因为……」

西比奥的耐心濒临崩溃边缘,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位满脸鬍渣的棕金髮中年男性步步靠近。

「没用的啦,他们正值只会问『为什幺』,还有说『对阿』跟『不要』的年纪,就算你讲太深奥的东西他们也不会懂。」特尔斯忍笑着站在孩子们后方。

「不然你要怎幺教?」西比奥不太服气。

「就把他们抱起来……然后蹭个够!」说完特尔斯一手抓起一个孩子,用满布鬍渣的脸颊在女儿滑嫩肌肤上来回磨蹭。

「哇!好痛!不要啊!好痛啊啊!」玲宁当场便哭了起来,眼泪喷到艾尔斯满脸都是。

冰冷的液体,滑过红髮少年的脸庞。

他不确定那是谁的泪。

张开双眸,面前却不是父亲,而是一名穿着太阳神圣徽祭袍的圣职者,手里还拿着空水桶。

「祭司长,他醒了。」

艾尔斯左顾右盼,除了牢房以外,他想不出更贴切的名词来形容这房间。

环徒四壁,没有家具,没有任何生活过的痕迹,只有一扇铁门跟三名成年男性。

晨间日光透过身后唯一一扇架设铁栅栏的透气窗射向室内,为这死气沉沉的房间带来一丝明亮,红髮男孩看着自己,红色长袍跟短裤都还在,但项鍊跟戒指不知去向,除了水以外,全身还垄罩在一层几乎看不见的淡绿色魔法灵光中,他想起身走上前,却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扣上连接铁鍊的手铐脚镣。

看着三名成年男性身上的太阳神圣徽,艾尔斯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从来没有脱离圣武士的追击,而幕后黑手竟然是身前其中一名男人,同时也是父亲最信赖的朋友--布林.托尔玛。

「布林叔叔,为什幺……」委屈、无助……各种负面情绪挤压着艾尔斯的内心,哽在喉咙里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因为你是异端。」布林冷静且残酷地说道。

「我是……异端……?」

「没错,异端拥有引发毁灭的力量,尤其又是恶魔的异端,你的存在必定会为西方大陆带来浩劫。」布林依然瞇着眼睛,一字一句都不带情感。

「才不会……我只想好好生活……」

「那就证明给我看。」

「我要怎做……」

「把协助你的那只恶魔叫来。」

「恶魔……我不懂……」艾尔斯知道弗罗克叔叔落到这些有备而来的圣武士手上会有什幺下场。

「不懂很正常,因为你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我听不懂布林叔叔在说什幺……」

「他是乌黯主君的爱将,率领部队专司屠杀,吞食生灵上千,西方大陆只怕没有一支部队能当他对手。」

艾尔斯虽然知道弗罗克有多强大,但没有想到竟然会到这种程度,不自觉得吞嚥口水,听布林继续说道。

「在所有恶魔都撤回无底深渊的传送门之战末期,他却留在这里,你觉得是为什幺呢?」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说,艾尔斯这幺想着。

「我也不知道,很少人能摸透恶魔的心思,但我想他的目的但肯定跟你有关……也跟这个世界有关。」

「咦……跟我不会有……」

布林打断了艾尔斯的闪避之词,彷彿那一点也不重要。

「难道你认为是巧合?不,不会有巧合,一切都是善神跟邪神的安排。」布林边说边摇头,最后冷酷地看着艾尔斯继续说道:「我曾经怀疑你母亲是死亡女神派来的使者,但一直找不到证据,只能看着你爸妈结合,看着你出生,看着你长大,我一直都看着你,艾尔斯。」

「布林叔叔……」

「你天真的模样让我想要说服自己错了,可是太阳神培罗不断警告我,一切都是假象……直到传送门之战……她让你跟恶魔签订契约,我才发现自己真的错了。」

「错了……?」

「嗯,死亡女神送来的不是卡蜜拉,而是你,恶魔中的异端,拥有特异力量的男性阿露魔。」

恐惧直击艾尔斯的内心,他浑身发抖,脸色瞬间化为惨白,感觉世界在眼前崩解,心里不断尖叫着:「这个人知道了!他全都知道了!连妈妈的事也知道了!」

「可是你还小,没有引发毁灭的能力,恐怕只能透过那些还留在这个世界的恶魔余孽动手……但如果你愿意协助,或许我们能阻止灾难发生。」

「我……」艾尔斯仍未从恐惧中回神,惊慌失措的他试图把一直以来照顾自己的弗罗克跟整个大陆的和平放在天秤两端。

但根本不可能有结果,因为两边都是无比重要无可比拟的事物,他没办法接受缺少其中一者的世界。

「没关係,你有一辈子可以考虑,因为得到答案前都必须待在这。」

说完布林向一旁的圣职者点点头,三人打开铁门鱼贯而出,最后重重关上,在牢狱里迴荡起轰然巨响。

「等等!布林叔叔!布林叔叔!」艾尔斯想追上去解释,铁鍊却限制他的行动,让红髮少年只能一个人面对空蕩蕩的牢房与冰冷的铁门。

艾尔斯终于忍不住啜泣,哽在喉咙里的情绪随着泪水倾泻而出,在只有自己的孤寂空间里低语。

「妈妈说我是人类……我只想要好好上学……交朋友……过正常人的生活……为什幺要这样对我……才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回家……放我出去……爸爸……」

想起再也看不到的家人,红髮少年频频用袖口在脸颊上拭泪,就算想多观察这个以后要住上一辈子的地方,视线也早已模糊不清。

「我听见你的请求了,善良的少女艾尔斯。」

女性声音来自窗外,那片晴朗无比的天空。

「你是……谁……」艾尔斯心里带着疑惑,想要跟窗外人对话但管不住哭腔。

「我是带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美丽女神。」

「所以……布林叔叔说的是真的?」

「应该,或许吧。」窗外的声音犹豫了一会。

「哪有这样连自己有没有做过都不知道的女神……」

「不可质疑你的创造主!」窗外女声的语气突然转而严肃。

「是……请问您的名字?」艾尔斯对这个世界上有哪些神祇不算完全不了解,他希望知道是哪位女神创造了自己。

「菲芙,菲芙.蒙瑞拉。」

「菲芙……菲芙!」艾尔斯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但为了不要惊动狱卒,艾尔斯压低音量说道:「你是那个菲芙?」

「不可质疑你的朋友,善良的少女艾尔斯!」窗外女声用神之语气说道。

「大小姐请不要再玩了!我们没有时间!」窗外的男性声音虽然陌生,但这种说话方式确实是影。

「喔,好啦,艾尔斯,拿去,接好。」

反射着日光的金属顺着窗缘滑落,艾尔斯连忙接住,在刺痛感顺着掌心爬上手臂的同时才发现那是一支小钥匙,刚好与手铐锁孔大小相符。

他不断注意铁门外有没有脚步声,小心翼翼的将尖端插入手铐锁孔中。

却在打开之前停下了动作。

「这样……真的好吗?」

「你再不快点就不好了。」窗外的女声回答。

「我是说……我可能会毁掉这个世界……就这样出去真的好吗?」

「我怎幺会笨到来救你这个……」菲芙咕哝着抱怨,停滞了一会后继续说:「英雄王佛雷德尼斯可是毁掉了一整个大陆的王朝,那也是毁灭的力量,难道他小时候知道自己以后会杀这幺多人就故步自封吗?」

艾尔斯摇摇头说:「不会……」

「那你在担心什幺?老师上课说的都忘记了?」

「老师?」

「力量只是工具,得到就是你的,心正则刀正。」

「……你不是没上最后一堂课吗?」

「我只是顺便练习了一下用魔法易容而已嘿!」

「我再也不会相信妳了!」

「可以这样对待救命恩人吗?」

「……那就再相信一下吧……」艾尔斯露出浅浅微笑,脸颊上带着红晕。

「娇羞什幺!开锁!」

「啊!好!」

红髮少年手忙脚乱地解开手铐脚镣,跑向冰冷的铁门,可是不论怎幺推拉都打不开。

「把门的钥匙投进来!」艾尔斯又回到窗边小声喊叫。

「哪有那种东西啊!」窗外的女声回应。

「那我要怎幺出去……」

「用你们恶魔最擅长的啊!你妈妈没教过你吗?」

艾尔斯红着脸低下头,害羞地说:「色……色诱吗?是有学过一点……」

「唬弄!是唬弄!是骗人!学过一点是怎样!」窗外女性感觉快要抓狂。

「耶?」

「肚子好痛啊!肠子要掉出来啦!这种话难道要我教吗?把你拿来骗我的那招用出来!」

「喔!好!」

艾尔斯刻意靠近门边,用娇弱的声音喊着:「啊……嗯……肚子……好痛……啊……」

「有需要喊的这幺淫蕩吗……」窗外的女性咕哝起。

「请说煽情,大小姐。」窗外的男性冷静纠正。

艾尔斯赶紧跑回墙边,假装戴上手铐脚镣,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因为紧张而满脸通红,等待狱卒出现在铁门上的窥视孔。

不出所料,铁片被轻轻推开,门外的中年人严肃扫视四周,最后落在衣衫不整、娇嫩欲滴的艾尔斯身上。

「肚子……不舒服……嗯……帮我……看一下……拜託……」红髮『少女』撩起衣服,半瞇的双眸乱送秋波,细嫩脸颊浮现出羞红,周围彷彿瀰漫着情色氛围。

「我快吐了……」窗外女性差点没昏过去。

「安静……大小姐……」

窥视孔被重新阖上,取而代之的是铁门缓缓打开,矮小的圣武士步步警戒着进入牢房,双眼紧盯着红髮『少女』。

他放下武器,诚恳地问道:「哪里不舒服,让我看看。」

但艾尔斯用行动代替回答,卸下手铐脚镣瞬间扑向圣武士,以大衣矇住对手颜面的同时发出负面能量,在黑色灵光的笼罩下没几秒便搞定了狱卒。

「所以你杀了他?」窗外的女性说道。

「没有……应该吧……」红髮少年冒着冷汗。

「真可怜……他是个好人……」

「对不起!」艾尔斯对俯仰在地的圣武士重重鞠躬道歉,听到对方仍维持稳定呼吸,红髮少年心里瞬间舒坦许多。

「善良的少女艾尔斯,他感受到了,你快离开吧。」窗外女性又开始用神之语气说话。

「啊?」

「我叫你走!门都开了还不快逃!」

「咦!好--!」

艾尔斯连滚带爬跑向出口,确认门外走廊上没有其他狱卒后才急忙离开。

牢笼窗外的另一侧,棕色头髮满脸麻子的女祭司跟金色短髮的男祭司背靠着墙,等着脚步声渐行渐远。

「真会让人操心……」女祭司瞇上眼睛。

「大小姐已经仁至义尽……我们得赶快离开。」

牢房后面的巡逻小径并不宽敞,只能让两人肩并肩前走,菲芙跟影故作悠哉地漫步其中,决定离开前不惊动任何人。

这是原订计画,但那个男人的出现让他们不得不放弃这幺做。

黑色斗篷不自然飘荡,帽额上的日月图腾在阳光下闪耀,让面罩下双眼更显阴森,男人站在小径中央,视线如匕首般射向两人。

「有两只老鼠混进来啦……」藤村浩野调侃地说道。

  • 名称:宠物天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8: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5.0 (Windows NT 6.1; Win64; x64) AppleWebKit/537.3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69.0.3497.81 YisouSpider/5.0 Safari/537.3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