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小说全文阅读

「这个符号的念法比较特别,首先嘴巴微张,让上下门牙轻轻触碰,就像男女接吻一样,要轻轻的喔。」

台上食人魔女老师在讲到这段时,新进小伙子纷纷窃笑,望着食人魔尖锐的牙齿。

「然后把舌头抵在门牙上,然后轻轻吐气,嘴巴里的空气会将舌头向内推,发出类似『土』的声音,大家试试看。」

虽然艾尔斯对魔法应用早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但对自己所不会的咒文符号恐怕不会比一般人懂多少。

为了能更了解自己所使用的咒语由来,所有低年级学子都必须学习阅读魔法,对每个符文的念法、用法、效果都得有一定程度了解,这样才能在阅读捲轴或听见咏唱时立刻观察魔法网络的状态才知道该如何反应。

儘管知道这有多重要,但死板的课程内容仍让学子们昏昏欲睡,教师会才决定让食人魔教师托尔兰女士来负责这门课程,果不其然所有院生都乖乖上课,从表情看来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则是恐惧。

「土……」众学子们一齐发音。

「好,接着把嘴角向左右拉开,再试一次。」讲完后食人魔老师用两只手指勾住嘴角往两侧拉,露出更多尖锐牙齿,同时发出『提』的声音。

「提……」虽然学子们也照着做,不过超过半数眼神都盯着讲台上那排尖牙。

「对,很好,再念一次,提……」眼见院生们如此乖巧,托耳兰女士露齿微笑,更加引人注目。

「提……」

「这堂课就上到这里,记得今天教过的符文,所有人回去要多複习,明天上课后会抽两个人来示範发音。」托耳兰女士阖起手中的教科书,满意地看着教室内所有学生。

「好……」某些学生期待着下一句话衔接『念不出来就吃了你』。

「好!如果没事就快离开!这间教室十分钟后要移动到八楼了!」

听着食人魔老师提高音量,所有学生赶紧捲起抄满笔记的羊皮纸鱼贯而出,準备前往下一间教室。

由于同学派同年级院生可以自行选择不同课程,所以每一堂课都能认识新同学,这一点让艾尔斯非常开心。

但也有不开心的事,例如那个每一堂课都坐在隔壁的菲芙。

「托耳兰女士的课程每次都很有趣呢。」艾维城首席法师将左手搭在艾尔斯肩上,一派轻鬆地说着。

「喔……是啊……可是菲芙你根本不用上这堂课……应该在艾维城都学过了吧……」艾尔斯一边想着『又来了』一边将布袋抱在怀中,不让对方有机会上下其手,原本娇小的体型更显年幼。

「每个学校的教法都不一样嘛,或许能领悟其他看法啰。」半精灵少女食指抵着下巴,故意摆出装傻表情,惹来艾尔斯嫌弃。

「姆……」

「真是每天都很充实,下下礼拜又是任务实习课,真期待啊……」

「我不知道啦!」艾尔斯一如往常地从菲芙身边跑开,然后用不信任的眼神盯着半精灵少女,接着头也不回地打开铁栅栏,踏上漂浮碟往下降。

菲芙没有立刻追上,只是笑着走向下一间教室,然后故意挑靠在门旁的位子等着埋伏艾尔斯。

入学四个月的艾尔斯已经能稳定操作漂浮碟,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去魔法练习场,而是先回到卧室。

哔哔哔哔哔哔!

玲宁趴在床上,一脸傻笑地欣赏绘卷,随着故事中男公爵与男子爵亦敌亦友的情感越演越烈,两位男性在决斗中互相破坏掉对方的盔甲,露出精瘦健壮的肌肉,少女难掩兴奋情绪,只差没有在棉被间翻滚。

然而警示声响却吓得她花容失色,连忙把绘卷藏在棉被下,敏捷地翻身下床拿起课堂笔记。

卧房门缓缓打开,艾尔斯一脸阴沉、满身怨气地往内走,然后重重将门甩上,连外套都没脱就整个人倒向床铺,发出宛如从无底深渊传来的哀鸣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虽然早知道哥哥有一半恶魔血统,但玲宁从来没听他发出过这种声音,而且显然没注意到棉被下藏了东西。

「又是菲芙?」妹妹话一出口,艾尔斯立刻停止了呜咽声。

停了半晌后,哥哥做了简短的回答。

「嗯……」

玲宁缓缓叹气,看来这次病得不轻。

「呼……我看你乾脆退学吧。」

此话一出艾尔斯反应极大,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边擦着泪一边苦喊着:「才不要!为什幺我要为了她退学!」

「那不然怎幺办呢?看你上课上得这幺痛苦还不如待在家里。」

「不要!不要!不要!」

「可是你也不能拿她怎幺样对吧?」

「我……我……我可以忍到她离开!」

看来玲宁还要听上一段时间的『深渊悲鸣』,虽然她不知道哥哥为什幺要一直避着菲芙甚至到了讨厌的地步,但如果自己接下来两年想要安静度过,就必须解决艾尔斯与菲芙之间的问题,只不过依现况看来恐怕需要契机。

「唉……好啦,你先去上课吧,不然就没全勤了。」

「嗯……你说的对……我出门了……」

在玲宁督促下艾尔斯摇摇晃晃地离开寝室,搭上漂浮碟前往学院塔外广场。

「呼……」妹妹深深叹了口气,固执这一点真是卓恩家族的传统,玲宁认为自己也差不多,没资格说哥哥。

「你怎幺看呢?弗罗克叔叔。」

少女看向房间角落的鸟栖台,看似呆头呆脑的秃鹰不知何时站立其上。

「嘎!」弗罗克拉长喉咙,张喙鬼叫。

「不行,你答应过卡蜜拉妈妈的,不能对菲芙动手。」

秃鹰故意撇过头看向无人角落。

「她可是很相信你的喔!」

弗罗克瞪大眼睛,紧盯着眼前的十四岁女孩!

「嘎!嘎!」

「小声点!我听的见!」

「嘎!」

在最后一声怪叫后,秃鹰飞向寝室墙上的那扇魔法窗,穿过的同时消失在白光中,彷彿真的飞出窗外。

「真是的……怎幺每个都这幺浮躁……」

不过想想也是,两个礼拜后就是艾尔斯的第二次任务实习,从上次遭遇这幺可怕的事情来看,不管是当事人还是家人恐怕都会关注这次任务实习的内容跟结果。

为了不让这一季学业受影响,玲宁自己也放弃了所有与艾尔斯任务实习相沖的课程,以免某个臭老头又来扯后腿。

而菲芙毫无意外地会参一脚,她身边的太阳神牧师也不例外。

「看来是前途多难……」

到最后玲宁索性放弃思考,与其顾虑这幺多不如先享受刚到手的宝物,直接扑向床舖,从棉被下抽出绘卷继续欣赏。

图中男人与男人间的激烈友情实在太过于美好,让少女忘记烦恼,情不自禁地继续看下去,完全忘记哥哥正在水深火热中……

接下来几天艾尔斯一下课就连饭都不吃,直接抓起背包往图书室走,满身臭味回寝室后即刻盥洗倒头就睡,既不跟妹妹说话也不参加交际活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但玲宁也乐得轻鬆。

就这样到了第二次任务实习当天……

「玲宁!起床啰!」艾尔斯掀开玲宁棉被,异常有精神。

「哇!你干什幺!给我滚回去!」妹妹气愤地大叫,连忙抓回棉被。

「咦?那是什幺书啊?」

「干你屁事啊!谁说你可以掀我棉被!」

「今天要去任务实习啊,我在叫你起床--对吧--」艾尔斯满脸笑意看向鸟栖架上的秃鹰。

「嘎!」弗罗克附和着鬼叫。

「真是的!就不能用平常一点的叫法吗!」玲宁抓起枕头就往艾尔斯扔,精準打在哥哥脸上。

「对不起啦--」

看着艾尔斯穿着最爱的赤色大衣跟亚麻色布质短裤,行囊也放在床旁早已打点好一切,自己却还没梳洗,玲宁愤愤地走进厕所,一把将门甩上,留下哥哥与秃鹰魔宠面面相觑。

乾粮、水袋、睡袋、冒险用品与最重要的法术材料包,确定所有施法所需材料都好好躺在背包各别夹层后,艾尔斯偷偷将抽屉里的黑色玻璃瓶塞进行囊,然后彷彿什幺事都没有般地坐在桌子上一边甩脚一边等妹妹盥洗完毕。

「今天在哪里集合?」玲宁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从厕所中走出,语气里仍带着怒意。

「在纳扎老师的办公室喔。」

妹妹随手将毛巾朝书桌上扔,拉起布廉将整个卧室一分为二,自故自地换起衣服。

「知道这次的内容吗?」玲宁脱下睡衣,换上着甲前要先穿的短衬衣跟短裙。

「不知道,跟上次一样等到了才宣布。」

「老爸又擅自要我跟你一起去了对吧?」

「嘎!」回答的是弗罗克。

「唉……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那个菲芙该不会也要跟吧?」

「谁知道呢--对吧--」艾尔斯故意跟秃鹰魔宠一搭一唱。

「嘎!」

「你们两个是在打什幺主意?」隔着布帘,艾尔斯只能从影子判断玲宁正在穿铁靴。

「没有啊,只是很期待而已。」

「我先警告你,上次是情不得已,这次不准用那些奇怪的能力喔。」为了说这句话,玲宁特别掀开布帘一角,用严肃的表情看着哥哥。

「我保证,绝对不会。」

「那就好……」妹妹回到幕后继续穿她的护胸。

「要快点啰,今天也是九点集合。」

「好啦,我準备好了。」掀开布帘时玲宁已经穿好曾经陪伴父亲征战多年的胸甲,如今被改成女性样式,还依个人兴趣做了些小雕琢。

「行李呢?」

「我看看……都没问题。」妹妹随手抓起昨夜準备好的布袋,简单翻动内容物后勒紧袋口挂在肩上,宛如準备出远门的冒险者。

「那弗罗克叔叔先去校门口等我们,如果遇到菲芙身边那个牧师记得要飞远一点,别被发现啰。」艾尔斯门一打开,秃鹰便从鸟栖架上起飞,穿过门顺着天井向上直冲。

确认寝室上锁后,卓恩兄妹俩各自踏上漂浮碟前往纳扎老师的办公室。

随着高度越来越接近地表,艾尔斯看到不少拿着大包小包行囊的学子们各自前往指定地点接受任务,其中不乏有自己跟玲宁的同学,遇到就简单打声招呼。

「哈啰!艾尔斯!」矮小的女性半身人乘着漂浮碟来到艾尔斯身边。

「早安!婷玛!」红髮少年亲切地向来者打招呼。

「你也要去集合了吗?」

「对啊。你呢?」

「我在正门集合,期待你这次的故事喔。」

「你也是,掰掰啦。」

道别后又继续往各自目标前进。

「你的钱包还在身上吗?」玲宁担心地看向哥哥。

「婷玛才不会偷钱包呢!她都有好好还给我们!」

「那就是已经偷过了……」

随着闲话家常,漂浮碟高度也不断攀升,纳扎办公室在地上十三楼,两人小心地从漂浮碟上一跃而下,落在一扇高大木门前,整座门虽然旧但不失气派,在腰际高度挂着写有『库里斯.纳扎办公室』字样的门牌。

兄妹俩看向彼此,似乎都等着对方去敲门。

「老师!纳扎老师在吗?」在玲宁眼神催促下,艾尔斯硬着头皮在屋外呼喊。

「噢!是艾尔斯吗?直接进来吧!」屋内传出地侏尖锐的说话声。

「那就打扰了。」艾尔斯说话同时轻轻推开木门,看向堆积如山的文件后方、被羊皮纸挡住的纳扎老师。

导师办公室没有固定格局,多由使用者依自己意愿任意改造,只要办得到又不侵害其他人权益,每个老师几乎都拥有自己办公室的绝对控制权。

纳扎办公室还算中规中矩,书桌椅、收纳柜、文献柜、培养槽,一般魔法实验室该有的设备应有尽有,只不过都比正常人使用的矮了些,彷彿身处在小人国。

然而这个小人国里却有两名巨人。

「早安!」菲芙轻轻抬起右手向艾尔斯打招呼。

身旁的影则微微点头示意。

「嘶……」想到两个礼拜前哥哥差点爆发,玲宁不禁倒吸一口气,等着看艾尔斯反应。

「哈啰!菲芙昨天晚上有睡好吗?」红髮少年异常热情,一点也没有扫兴的感觉。

「当然啰!今天可是第二次任务实习呢!」菲芙也开心地回应,彷彿两人是多年好友,一来一往不禁令人感叹少女间的友情真美好。

「咳咳!嗯……」原本就比较矮的地侏老师在一群正常人面前显得很没存在感,不免乾咳几声引起注意。

「既然都到了,那我就要宣布这次任务实习的内容……」纳扎双手背在后腰,语气沈重的宣布:「这次的内容是……」

三个月前的第一次任务实习给了艾尔斯一记震撼教育,虽不能说无趣,但如果能不遇到还真不想要再碰上,只是冒险者本来就是风险极高的一种行业,就算不主动找危险,危险也会自己找上门。

众人带着如此複杂的心情屏息以待老师配达的任务。

「这次的内容是……见习。」

「见习?」艾尔斯跟菲芙异口同声道。

玲宁大概猜到怎幺回事,影则一如往常的像棵树,除了风吹过头髮会飘一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对,就是见习,你们要去见习其他人的冒险。」纳扎从众多文件中抽出一卷羊皮纸。

「所以说……我们要跟正式的冒险者一起行动吗?」菲芙好奇发问。

「算是吧,他们应该就快到……」

话还没说完,办公室木门像是被攻击鎚击中般推开,撞在墙壁上发出巨大声响,只差没有化为碎片。

「哎呀!不小心推太大力了,老师应该不会介意吧?」

出现在门外的是三名穿着半身盔甲、以全罩式头盔掩面的战法院生,而且带头学生体格相当眼熟。

「咦!」玲宁跟对方同时发出惊呼。

「为什幺你会……」带头男子话讲到一半便停了。

「我还想问你咧!上次考试不是升上五级院生了吗?难道……」玲宁也跟着放大音量。

虽然妹妹跟对方感觉相识已久,但因为带着全罩式头盔,艾尔斯完全认不出是谁。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带头男子食拇指摩擦着下巴,频频点头。

「喂喂!别说这是你毕业考试的一环喔!」

「毕业考?」艾尔斯歪着脑袋,好奇地看向纳扎。

「对,六级院生只要通过所有毕业考试项目就能毕业,任务实习也是其中一环。」导师亲切解说。

「嘿嘿……就是这样。」带头男子自豪地双手插腰。

「所以说他是谁啊?你妹的男朋友?」菲芙凑到艾尔斯身边。

「我也不知道,如果真有这个人恐怕我爸已经冲到门口了。」红髮少年窃窃私语。

「可是他们感情看起来不错。」艾维城首席法师瞇起眼睛。

「谁跟他感情好啦!」谈话到一半的玲宁突然朝艾尔斯等人大吼,他们也只有这时候听力才会比较好。

「哼……」带头男子摊了摊手,虽然看不到脸但从肢体动作看来他摆出了一副勉为其难的动作。

「他是布雷德!这个声音化成灰我也认得!」妹妹手指直插进对方头盔里。

「喂!男人婆!你戳到我眼睛了!」布雷德痛苦喊着。

「你刚刚说什幺?有种再说一次?」玲宁不只把手指伸进目孔里,还一把抓住整个头盔往下扯。

「漂亮美丽的玲宁小姐请手下留情!我的面甲都快被你扯掉了!」

「哼……」妹妹没好气地鬆开手,布雷德委屈地重新调整面甲位置。

除了这对男女外,其他人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这家伙将来一定怕老婆……」

「所以你已经是六级院生了?」玲宁语气仍带着怒意。

「当然。」如果头盔中有隙缝,现在布雷德的鼻子恐怕已经翘到天上。

「不公平!为什幺我还是四级院生!都是那个臭老头害的啦!」妹妹气得直跳脚,然后指向哥哥吼道:「都是你!」

「干我什幺事?」这次换艾尔斯遭殃,他急忙辩解。

「不管啦!都是你的错!」

「说得对,都是艾尔斯的错。」菲芙点头跟着帮腔。

「又干你什幺事了?」红髮少年错愕又惊讶。

「虽然我不认为应该插手,但大小姐说得对。」影闭上眼睛,缓缓道出。

「为什幺都针对我!」

你一言我一语在办公室里好不热闹,看着年轻学子们,办公室的主人、失去存在感、矮小的地侏教师不禁感叹起自己上了年纪。

同时拿起魔杖準备把这群无礼之徒赶出去……

  • 名称:全职高手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7: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