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说阅读全文阅读

熟悉的洞穴,一样的裂隙,可怕巨兽挥舞着利爪,将牧师护卫拦腰抓起,儘管影穿戴全身盔甲,腰际上也不免被夹出一排凹痕。

秃鹰头颅张开与头型不相趁的血盆大口,将如拳头般大小的锐齿咬进肩膀,顿时鲜血四溅,与惨叫声一起飞向半精灵少女。

菲芙不疑有他,立刻平举右手,以左手为辅助完成施展射线法术的标準动作,但她却面临一个难题导致迟迟无法下手。

这种怪物拥有坚硬甲壳,威力低但容易命中的魔法没有太大效果,威力大的火球术又会波及到同伴,只能使用需要精密瞄準的射线形法术,但巨兽仍抓着影,要是一个不小心这次攻击所杀的就不只是敌人,而是连伙伴也一起贯穿。

冷汗从菲芙细嫩的脸庞上滑落,消失在洞穴昏暗的泥土地上,时间并没有在此刻停止,随着体力流失,影越来越虚弱,不论如何反击也无法从怪物爪中挣脱,渐渐连举起钉头鎚的力气也没有。

身边不存在值得依靠的队员,也缺少强大的魔法物品辅助,更无暇準备一堆阴谋诡计解决难题,她现在只能靠自己,咏唱起咒语,睹在这一击上。

红色魔法灵光从掌心飞射,化为光束疾驶而出。

贯穿巨兽肩膀的同时也贯穿影的头颅,两者在魔法作用下闪现熊熊烈火,于昏暗地洞中燃烧殆尽。

菲芙喘着大气,她知道自己犯下大错,将敌人与同伴一起化为飞灰,后悔同时也憎恨着自己,对于魔法的领悟仍不足已守护朋友,甚至连拯救一直支持自己的影也办不到。

「看来已经得到结果了。」

男性地侏的声音从岩壁后面传来,顿时将菲芙从恶梦中唤醒。

她终于想起自己并非真的回到那洞穴中,而是透过老师的幻术仿造出类似景象,虽然这对幻术系施法者来说只是初阶技巧,但擅长此道的地侏使用起来格外逼真,甚至让菲芙误以为自己再次来到战场。

随着施法者解消咒语,地板、土墙、在射线下化为焦尸的影与怪物,所有看似真实的物体都如云雾般缓缓消失,只留下无瑕的银白空间与眼前席地而坐的矮小地侏导师--库里斯.纳札。

这里是他所创造出来的临时魔法空间,虽然看起来一片虚无,但真正能活动的範围只有半径九十呎,若真要在这片空间里找到两人的其他事物,就只有不远处凭空伫立的一扇小门,通往库瑞萨尔法师学院训练场。

「你的选择没有错。」纳札拍了拍手,不疾不徐地站起身,即便如此头顶也只到菲芙的胸口。

半精灵少女知道对方话中含意,在洞窟中曾经有两次相同的场景,一次是玲宁,一次是影,他们都被巨兽勾爪所困,无法挣脱又命在旦夕,需要同伴帮忙。

或许强大法术可以解围,但连同伴一起击毙的可能性更高,仔细回想不久前影被烧死的景象,菲芙也不禁觉得当时选择没有不妥。

「感谢老师的指导。」即使菲芙在艾维城已经是学院中最有成就的首席法师,但在礼节上没有一丝傲气。

「别这幺说,下次去艾维城学术交流时帮我美言几句就好。」

「老师您真爱开玩笑,库瑞萨尔法师学院的师资无懈可击,不需要我也能获得最好的礼遇。」

「希望如此……对了,你跟艾尔斯和好了吗?」

面对纳扎老师突如其来的问题,菲芙不知该如何回答。

自从上次任务实习结束,卓恩兄妹从老家回来后艾尔斯就一直刻意疏远自己,连接近都不让接近,每当菲芙上前攀谈时他总会故意故意跑开,然后用狐疑的眼神望向自己。

几周下来菲芙也快失去耐心,虽然想暗中查探原因为何,却不论从什幺管道追蹤都查不出个所以然,儘管感觉案情并不单纯也无可奈何。

「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呢……」菲芙尴尬地笑着。

如果连老师都能察觉,同班同学肯定也已经发现,虽然这对自己的名誉没有坏处,但不甘不脆的感觉实在令人难过。

「这样啊……我以为你们一起经历了那幺大的事情至少会有点革命情感。」

菲芙没有讲话,因为她自己也毫无头绪,不过眼前侏儒脑袋却转的很快,像是在盘算着什幺。

「话说回来……妳愿意帮我跑腿吗?」纳扎停止思考,两眼直盯着高出自己三分之一个身体的半精灵少女。

「当然,老师。」

「那好,艾尔斯上次在课堂上问的界域问题,我手边刚好有些资料,你帮我拿给他,你应该知道他们住几号房吧?」地侏老师从腰包中掏出两片手掌大小的羊皮纸捲,高举递给菲芙。

「我知道,不过……」半精灵少女原本要说的问题哽在喉头,想想这似乎也有点乐趣,便硬是将那句话吞了回去。

「不过什幺?」

「我想借个魔法物品,老师可以提供管道吗?」这次换菲芙贼笑,摊开收在斗篷内袋的小布条,展示出用羽毛笔画上的一双靴子。

「哦--这不是那个可以短距离传送的靴子吗?就当做事跑腿的报酬,待会到我办公室座位右手边最下面那个抽屉里拿,明天再还就行了。」纳扎瞬间就明白艾维城首席法师的计画,毕竟菲芙在取得这个成就前可是以恶作剧出名的吸精魔女。

「感激不尽,老师。」

「哪里哪里。」

总是在追逐刺激但讨厌危险的地侏跟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半精灵可说是一拍即合。

「话说回来,纳扎老师曾经是荒野救助基金会的成员吧?」菲芙脑中突然窜过一丝神奇念头。

「确实是。」

「那以前也曾经跟我母亲合作过啰?」菲芙认为母亲年轻时为组织在外奔走,自然认识不少人。

「当然,不过她对我可能没有印象,毕竟那时我只是特尔斯身边的一个小法师而已。」

「老师您太谦虚了。」

「哈,我甚至觉得当时的自己比不上现在的你咧。」

「过奖了,老师,您也是传送门之战存活下来的勇士之一,救灾民于水火之中,不可从身高看人的伟大地侏不就是在说您吗?还有人说特尔斯・卓恩能够以一百名探索团员战胜三百名恶魔军团全都是靠您的魔法陷阱。」

「你知道的还真多,不过那确实不是我的功劳……算了,都是过去,恭维的话就免了吧。」

「也对,那老师我就先告辞了。」菲芙向矮自己三分之一的老师敬礼。

顷刻后再次起身,朝银白色空间末端、凭空伫立的那扇小门走去。

「菲芙,等等。」地侏难得用低沉嗓音讲话,不过听起来比较接近矮人的口气。

「是?」半精灵少女轻盈回过身。

「要跟艾尔斯和好喔。」

「老师的意思是?」菲芙不懂纳扎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执着。

「艾尔斯虽然有魔法天赋,但没有同年龄的朋友,所以一直都很寂寞,我想这是他为什幺想进法师学院的原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够当艾尔斯的朋友,现在或许是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菲芙愣了半晌才终于回过神,因为这一切太过熟悉,导致半精灵少女将思绪飘回到四年前艾维城魔法研究院的入学式。

「怎幺了?」眼前学生两眼发直迟迟不回话,纳札疑惑地看着对方。

「不……这让我想起某个人。」菲芙回答伴着微笑。

「总之就是这样。」纳扎耸了耸肩。

「我会的,谢谢老师提醒。」菲芙再次行礼,等纳扎点头后优雅地转身离去。

走出魔法空间,半精灵少女再次感受到西晒的威力,本能性举起手挡在眼前,却挡不住嘴上的笑意。

如果没有遇到那些懂事的朋友,菲芙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不会成为远近驰名的首席法师,也不会是吸精魔女,而是那个瑟缩在母亲怀中、受传送门之战诅咒而永远走不出来的小女孩。

四年后她反而成为别人眼中『懂事的朋友』?

菲芙闭上双眼,重新沈澱心情,比起在太阳下回忆往事,还不如準备接下来的『恶作剧』。

她敢保证卓恩兄妹绝对会大吃一惊。

玲宁在宿舍里打了个冷颤。

「艾尔斯你刚刚有叫我吗?」她隔着布帘呼喊哥哥。

「没有喔。」

妹妹耸了耸肩,解开胸甲上扣环,将包围丰满胸部的铁片前倾卸下,蜕去护肩后整个上身零件逐一脱落,悬在内侧衬衣绑带上。

经过一整天体能训练跟法术威力测试,女孩已经筋疲力竭,巴不得穿着盔甲倒头就睡,但又不想让宝贝床舖沾上训练场的灰尘跟浓浓汗味,玲宁只好耐着性子一片片取下盔甲零件。

每次都要拉起双人房中间延伸到门旁的两扇布帘,兄妹俩才能安心地在同一间房更衣。

「玲宁?」艾尔斯声音从布帘另一侧传来。

「嗯?」妹妹有气无力地回答。

「后来还有找妳去问话吗?」

「最近都没有了耶……」玲宁双手交叠抓住衬衣下摆往上拉,露出晶莹剔透的乳白色肌肤与短背心下超过同年龄女孩的曼妙身材。

「这样啊……所以那个洞真的连到幽暗地域?」艾尔斯轻轻解开衬衫。

「听老师说是这样没错,他们正在想办法把那个洞堵起来。」

「看来什幺都查不到了吧……」艾尔斯有些失望。

「嗯……我也不知道,唉……」妹妹忍不住叹气,被光明圣谕找去盘问的那段时间为了配合调查,难得的休闲时光蕩然全无,想到这不禁停下动作,脱到一半的衬衣仍挂在手上。

「玲宁自己的任务实习课也快到了吧?」

「托你的福--我连任务实习也不用去了,以后也都跟你绑在一起。」玲宁话中带刺,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这股怨气真想找个地方发洩。

「那以后也请你多帮忙啰。」

不知道艾尔斯是少根筋还是粗线条,完全没察觉自己话中有话。

「要请我吃马卡龙喔。」对于这种天然呆哥哥,玲宁也不忍心再讽刺下去。

「零用钱不够了啦……」

哔哔哔哔哔!

两人脑海中都闪过魔法警报传来尖锐声响,但拥有钥匙的兄妹俩都在房内,绝不可能再有人能够开门。

「惊喜--!」

两扇布帘被同时拉开,立于门旁的半精灵少女双臂大张推开布帘,两人半裸姿态一览无遗。

「啊啊啊啊啊啊--!」

先尖叫的不是玲宁反而是艾尔斯,红髮少年抓起準备要换的便服紧抱怀中,将重点部位完整遮蔽,羞红脸庞在飘逸长髮陪衬下更显色气。

「出去!出去!」他随手抓起可以扔的东西往入侵者丢,不过全失了準头。

菲芙看出自己不会被砸中,便装模作样地绕到玲宁旁,这名货真价实的少女虽然也抓着便服,但跟艾尔斯比起来反而没有一名女性该有的反应。

「喂喂喂!先把帘子拉起来!」妹妹忿忿地声音斥喝着菲芙。

「我说……」入侵者照着指示拉起布帘的同时也默默回头。

「嗯?」从玲宁语气听来比起害羞或愤怒,不耐烦比较多。

「你们的性向是不是反啦?」

「滚--!!!」妹妹用力指着门口,怒吼声更甚于刚才艾尔斯的尖叫,令菲芙反射性摀住耳朵。

「别这样,我是来跑腿的……」想着缓和气氛的菲芙在玲宁不再抱胸后才发现,眼前这名少女前凸后翘,身材远超过其他同年龄学生,更别说跟自己相比有如天与地一般,令她忍不住跟变态一样直盯着对方胸部,最后终于闭上眼,留下一滴泪。

「是……我输了……」

「你再不离开我要叫老师啰。」玲宁依然指着门口,冷漠语气彷彿她正準备这幺做。

卧室内安静了半嚮,卓恩兄妹都在等菲芙反应,却没想到这名半精灵少女转而扑向布帘后方的艾尔斯。

「艾尔斯!玲宁她欺负我!」

「哇--!你不要过来!」

「咦?原来你真的是男生啊?」

「啊啊--你不要乱摸啦--」

「我以为你跟我一样平坦,还把你当同一国……」

「不可以!不要碰那里!」

「这种反应当男生真是太可惜了……」

「我本来就是男生--!」艾尔斯推开菲芙,扯开嗓门尖叫,恐怕五间房外的人都听得见。

其他两人都停下动作,只是呆呆看着满脸羞涩的红髮『少女』。

窗外百合花田幻影吹进凉爽舒适的清风,轻拂过半精灵少女脸庞,她下意识将飘动的髮尾拨向耳后,露出灿烂微笑。

「嗯,我知道,这才是我认识的艾尔斯。」菲芙轻柔地说出这几个字。

接着被卓恩兄妹联手轰出门外,直到被踹开后才想起她跑这一趟的目的。

虽然当天就被以『传送进他人寝室』记了一个小过,但菲芙随即便开始思考。

如何在第二次任务实习恶整艾尔斯。

  • 名称:色情小说阅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