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纹战神全文阅读

返回宁雨阁大厅,见藏雷和虞灵虹亲密地手拉着手,辛痕兴奋若狂,打趣道:「嘻,虽然闹了点风波,却也成就了桩美事!」

藏雷不疑有他,坚定地握紧虞灵虹的手,道:「妳放心,虽然我尚未恢复记忆,但从今尔后,绝不会再让妳姐姐为我伤心。」说罢,与心上人相视而笑。

「这才像话!」辛痕喜孜孜地笑着,真心替虞灵虹欢喜。

此时,虞灵虹张望四周,小心翼翼问道:「可有见到……浮儿?」

「她啊……」辛痕面透无奈,道:「那姑娘本来以为藏雷真心喜欢她,但知道自己被魏子吾利用后,失控地哭了好久,说以后不会再来叨扰你们,你们可以宽心啦。」

聂羽扬长叹一声,道:「其实我挺同情邱姑娘的境遇,终是太过痴情才被当棋子利用,短暂地作了一场美梦,眼下梦醒了,能够知难而退,也是难能可贵。」

听聂羽扬提出这番见解,虞灵虹与辛痕都不禁于心中轻叹,这孩子着实像年轻时的聂志弘,如此善良且富有同情心,惟愿他能继续保持这般清澈走向未来的道路,莫因为一时心软,陷入当年聂志弘与冯华榛、赵晓芝和冯玉珊那样剪不断、理还乱的关係之中。

有别于三人,方提到邱浮的姓名,藏雷瞬间没劲,他挠挠头髮,道:「言归正传,小扬,依你之前所言,志弘在你七岁时就已离开将军府?」

聂羽扬面透伤感,道:「外公过世后,爹以外公之名出军打了最后一场仗,那次虽得了胜仗,爹却再也没有回来。娘焦急地向同行的将士打探,确认爹平安无虞,只是爹回万寿城前时说想去探望个人,此后就音讯全无……」

然而,那一年聂志弘并无与虞灵虹相见,可见他是在来宁雨阁的途中发生变故。

聂志弘天赋异稟,在军中屡立战功,相貌又是俊朗非凡,本是城中许多女子仰慕的英雄,冯华榛寻了志弘许久无果后,以为志弘是变了心,于是卖掉家产离开伤心地,带着聂羽扬至农渔村定居……

除了看顾聂羽扬外,冯华榛终朝伴佛,期盼郎君在外一切安好,期盼他有朝一日能回心转意……

殊不知,事情却非她想得如此。

藏雷寻思道:「小扬,志弘可有留任何东西给你?」

「小时候,他曾送我一个红色护符,说他外出打仗时,要我像个男子汉一样好好保护娘,要是娘不幸受伤,凭我的本事,能用这个护符给她医治。」聂羽扬伸手拉了拉挂在脖上的护符,道:「这几年,我好几次想扔了它,但……这也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我还是不捨得。」

「这是──」藏雷震惊地拉起护符一看,那是他过去赠给聂志弘的,护符内写着救命法术「回魂癸梦」的心法要诀。

虞灵虹恍然大悟,道:「你曾说你不懂医术,难道……你是用上头的心法救了芊芊!」

聂羽扬点头道:「实不相瞒,芊芊当时伤得很重,送去给大夫时已是药石罔效,情急之下我想起这玩意,赌着一个运气嚐试,没想到真能把芊芊救回来!但因为此事太玄,我才一直没和你们提起。」

看着昔日护符,藏雷心头感慨万千,失去的记忆彷彿又于脑海中闪烁,他摊开上头心法一瞧,由于聂羽扬对聂志弘极不谅解,这几年来多次揉捏这护符,不知不觉,将心法后头「施术者一年内仅剩一功力」等字迹都给揉模糊。

得知真相,聂羽扬惊道:「难怪我的武艺退步这幺多,原是这心法的关係!也罢,能把芊芊救回来,这一年委屈点也不算大事,就是下回见到师父,不知该如何和他提这事了,呵呵。」

提及「阿一」,藏雷顿是陷入沉思,虞灵虹问道:「雷大哥,想什幺?」

藏雷寻思道:「早些气在上头,未有察觉异状,但仔细想来……小扬,志弘可曾传授过你武艺?」

聂羽扬摇头道:「他曾告诉我江湖险恶,不愿我涉入其中,只让我快乐长大,想学什幺便学什幺,因此,以前都只教我些基本拳脚尔尔,多数时间,我都是在琢磨字画。至于我的剑法和内功,全是师父教我的。」

藏雷更是惊叹,道:「来屋外,咱们对个招。」

「啊?」聂羽扬战战兢兢,甚至有意挡住下半身,道:「我不是雷伯伯的对手。」

藏雷万分尴尬,面露自责,道:「之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放心,这回我不让青雷剑出鞘,咱们就单纯过过招。」

聂羽扬紧张道:「也不能放电!」

「好。」藏雷应允聂羽扬,而后和他来到屋外。

看藏雷仅持青雷剑鞘,聂羽扬这才放下心中忐忑,惟刀剑无眼,为防万一,他亦向藏雷要了把没开锋的剑。

藏雷率先使出「雷鸣剑诀」,以疾速之姿迫使聂羽扬对招,见招,羽扬不假思索,下意识再使出阿一传授他的无名剑法。

聂羽扬的剑式招招绵密,然而,仔细拆招后发现,里头竟蕴含五套剑式再变换,且皆是取剑式中最「强猛」的部分,纵然没有内功加之,这套剑法也足以应付江湖上大半贼寇。

藏雷察觉端倪,这些招式似曾相似,却是异常霸道,他反攻为守,顺着聂羽扬的出招来更加确立招式的完整性。

虽然二人仅是过招,但剑影疾劲仍让虞、辛二人在旁看得胆颤心惊,辛痕轻撞虞灵虹的肩膀,道:「姐姐,我不懂武功,妳看得出来他们在玩什幺把戏吗?」

虞灵虹武艺亦不精,却从聂羽扬发招的方式瞧见聂志弘昔日的影子,她道:「他的剑法很像师兄以前常用的『五诀』剑法。」

「不错!」此刻,藏雷终于停武,接道:「若我猜得没错,这个阿一定和志弘失蹤之事有关,第一种可能,是他抓走志弘,强迫志弘将五诀拆解给他;另一种……阿一就是志弘。」

聂羽扬气喘如牛,但听得这段话,当是醒了精神,道:「雷伯伯,此言当真?师父可能是爹?」

藏雷再次模拟聂羽扬出剑的方式,道:「着实是『御雨字五诀』不错,但只取其精髓,甚至只取其『强劲』之处,威力较弱的『水诀』和『风诀』几乎只占一成,然而,水诀和风诀强调以柔克刚,此一打法却只求『猛』和『狠』,必需要有强大的手劲,以及……」

「致他人于死地的决心?」虞灵虹缓道一句,不认为以聂志弘的心性,会将五诀演变成这般凶狠的剑式!

藏雷问道:「你与阿一相识多久?」

聂羽扬抿嘴道:「三年前,我送娘去礼佛后,曾回万寿城一趟,等我出城时,碰巧见到一位姑娘被几个恶霸欺负,我看不下去出手帮忙,却因武艺不精,差点让人打死,幸好碰到一蒙面高人相救,他出招快狠準,手起剑落,就把那几个恶霸送上西天,起初我有些怕他,他却对我悉心照顾,即使他无法言语,仍愿意耐着性子听我诉着这些年来的不安……之后,他便收我做他的徒弟,倾尽所能教我武功。」

虞灵虹沉低神色,想到上回阿一替她解围,才免除她被黎风侵犯的危机,现在再听阿一对聂羽扬的态度,种种加诸,越能确信阿一便是聂志弘,她心情甚是纠结,道:「也许师兄早已认出了你。」

聂羽扬浑身一震,细想前因后果,道:「黎风待师父并不好,甚至会虐待他,即使如此,师父依旧愿意待在他身边,现在想来……难道师父其实是受黎风的蛊物所控?」

藏雷凝重道:「不只如此,黎风手中还握有四魔器之力,只怕他是想效仿当年的叶云霸一般,运用各种方法激发志弘心中的魔性,要将志弘彻底培养成一个无情的杀人怪物,好为自己所用!因此,志弘才会领悟出这般霸道决绝的招式,若是如此,志弘恐怕是靠着最后一分意志在对抗黎风的控制……」

闻言,虞灵虹甚是不忍,含泪道:「若阿一就是师兄,那他亲手杀了妤臻、害死荷枫,心里定是万分煎熬……」

聂羽扬勃然大怒道:「这该死的黎风,竟然这幺捉弄咱们!可恶──我根本不知道天皇城在何处,要想救师父……却不知如何救起!」

虞灵虹问道:「能不能透过那个『神医』探查到天皇城的位置?」

聂羽扬摇头道:「神医也是被软禁在天皇城中,且他完全不会武功,要能和他通到书信更是难得。」

辛痕再问道:「那幺,阿一多久会来找你一次?」

聂羽扬仔细想着与阿一相识这几年来的种种,道:「都是趁黎风闭关之时,但每每不过五天,师父便会头疼欲裂,甚至认不出我……接着,他便会刺自己一剑,然后不吭一声离去。」

辛痕难过道:「他是怕失去理智会伤害你,才……」

真相越发清晰,聂羽扬心痛难耐,道:「我曾让师父带我去天皇城一探,但师父严正拒绝,还不许我再提起此事,不然便与我断绝师徒之情……直到去年,黎风发现师父收我为徒一事,黎风三番两次找我麻烦,甚至想把我囚禁于天皇城为他所用,所幸都让师父找到藉口避过,现在想来……师父……不……我爹他……他……我……我真不孝!」说到此处,聂羽扬终是泣不成声,原来这几年被他恨在心中的父亲其实过得如此艰困,而他身为人子,竟未察觉父亲所受之苦,还曾向阿一吐露过许多聂志弘的不是……

不知那番控诉听在聂志弘的耳里,究竟有多令人心碎。

虞灵虹亦是流下清泪,道:「他不会怪你的。」

过上许久,聂羽扬缓过情绪,道:「各位,晚辈有个请求,明儿个见到娘,且别告诉她爹的遭遇好吗?我怕她受不住,至多……让她知道爹并没有负她就好,剩下的事,就让我这做儿子的来承担!」

  • 名称:龙纹战神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0: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