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雾非雾全文阅读

魏子吾倒于血泊之中,他心知肚明,定是方才与邱浮对谈时,邱浮趁机在他身上种下极强的蛊,便是怕他将自己拱出来时所用,可他没料到,即使替她承担罪责,她仍对他赶尽杀绝……

「子吾啊!」藏雷难以相信眼前景象,他焦急地俯身扶着魏子吾,开始朝他身上不断运气。

魏子吾浅露微笑,如同邱浮所言,那些骯髒事他一件也没少做,他又怎幺有颜面责备邱浮?现在,他只求这一死能让邱浮彻底醒悟,莫要一错再错。

魏子吾这一棍极其致命,他的头顶血流如注,就算华陀再世也无力回天,藏雷潸然泪下,道:「……你终究恨我吗?」

魏子吾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藏雷发出一笑,一笑泯恩仇,只愿来世有缘,你莫嫌弃与我做兄弟,到时,他断不会再为了丑陋的嫉妒心,轻言捨弃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

一笑而过,魏子吾阖眼,殁。

「子吾……子吾……呜呜……」藏雷泪如雨下,抱着魏子吾的尸身痛哭。

良久,聂羽扬缓缓走近,哀戚道:「子吾叔叔……竟是幕后藏镜人。」

藏雷泣不成声,哽咽道:「你待过天皇城,可有见过子吾与天皇城往来?」

聂羽扬沉默半晌,道:「未曾。」

「那就不会是他!」藏雷大声咆哮,无法抑郁心中酸苦,然而,是与否,都换不回魏子吾的性命。  

聂羽扬叹道:「雷伯伯,节哀顺变……虹姨亦受了伤,我先带她回屋内休息,顺道和她说明事情原委,你就多陪子吾叔叔一会儿。」

藏雷暗暗点头,难以多语。

宁雨阁内,虞灵虹的伤势已让辛痕和聂羽扬处理完毕,过上几个时辰,屋外已是漆黑宁静,天高露浓,一弯月牙高挂于群星之中……

虞灵虹缓缓睁开眼眸,辛痕总算放下心,道:「姐姐,妳终于醒啦!」

「我……魏、魏子吾呢!」话语同时,虞灵虹拽紧身上衣裳。

聂羽扬上前道:「妳放心,他没有对妳胡来,且……他坦承罪行后便畏罪自尽了。」

「他……死了?」虞灵虹瞠目结舌,她不甚喜欢魏子吾,但听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幺没了,心中难免伤感。

聂羽扬点头道:「雷伯伯亲眼见着那一幕,对他打击极大,他现在需要妳,妳赶紧去陪他吧。」

辛痕点头道:「姐姐别担心,小扬已经向藏雷解释事情始末,你们俩现在没问题啦。」

「我这就去。」虞灵虹忍着疼苦起身,可才走到门口,蓦地定睛于聂羽扬身上,道:「你叫他『雷伯伯』?妳叫他『小扬』?」

聂羽扬尴尬地移开眼神,辛痕兴奋道:「姐姐,妳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志弘和华榛的孩子小扬,聂羽扬!」

「你竟是……」虞灵虹震惊万千,原来农渔村那些居民听他娘叫他「小羊」,实际上是叫「小扬」,只是聂羽扬「嫌弃」与聂志弘的关係,姑且将错就错而化名为「小羊」。

聂羽扬倒抽一口气,道:「是。」

辛痕瞧着气氛异常肃穆,彆扭笑道:「我原先误会他了,那天他摆脸色并不是冲着我来,而是……」

「是我。」虞灵虹顿时醒悟,理解了前因后果。

聂羽扬咬牙道:「实不相瞒,当我初识芊芊时,只以为她和我的幼时玩伴同名,因此对她格外照顾,后来结识了妳和雷伯伯……我过去不曾听爹娘提起二位,便没察觉彼此间的关连,直至遇到痕姨……」

辛痕揉揉聂羽扬的头,道:「以前我得空就会去万寿城陪这孩子玩,他对我印象深刻,但那天他见到我时,发现多年过去,我的样貌竟都没变,才会如此震惊,哪像这孩子,从个小猴儿变得如此俊朗啦,难怪我都认不得!」

聂羽扬傻笑数声,正经神色道:「这些年,我一直以为我爹为了外头的女人而抛家弃子,害得我娘伤心这幺多年……当我发现虹姨就是我爹的心上人,那一刻,我着实恨妳,甚至怀疑妳之前所言究竟是真是假!于是我跟蹤你们回到宁雨阁,想从中查探有没有我爹的消息,却意外撞见雷伯伯和邱姑娘的事儿,当时我无心管也不愿管,一直查着我爹的蹤迹,接着,就到山洞遇见妳。」

虞灵虹沉低神色,静静听着聂羽扬诉苦。

聂羽扬叹了口气,道:「还记得我在雪天谷和妳说得那番话?只要妳认真拿捏过与『那位师兄』之间的分寸,剩下的情情怨怨又怎能怪罪于妳?我想了许久,我当时说得冠冕堂皇,怎能因为对象换成我爹便改变立场?虹姨,请妳原谅我一时糊涂,让仇恨蒙蔽了双眼。」

「快别这幺说……你真的是个好孩子。」虞灵虹对于聂羽扬通情达理感到十分欣慰,道:「华榛呢?咱们能不能见她?」

聂羽扬点头道:「娘明日就会回农渔村,咱们一起去见她,虹姨,当务之急,是去找雷伯伯。」  

「哗哗──」

天色昏黑、新月高挂,清澈的瀑布将大石洗刷地洁白无苔,却怎幺也沖不去藏雷心中的悲痛。

藏雷对甚多事一向冷血无情,可对于在意的事却总掏心掏肺去对待,魏子吾的死对他而言太过冲击,他亲手凿坟安葬子吾,并将子吾随身的精刚棍作碑,那一刻,是藏雷首次体会这幺重的生离死别。

悲戚难止,藏雷拿出怀中的紫竹攀云箫,随着水声,缓缓地吹起箫乐,箫声依旧不动听,却因心情哀痛,奏出让人难以抵御的凄凉。

「踏踏……」一脚步声缓缓而至,藏雷没有回头,却知来者为谁,他轻拍身旁草地,示意她坐下。

虞灵虹屈膝坐于藏雷身边,听他奏着只有知音者懂得欣赏的呕哑嘲哳,和他一同欣赏瀑布景色,曲罢,她才道:「雷大哥,对不住。」

藏雷勾起一惨然微笑,道:「该道歉的是我,若我小心些,不会任着香囊被掉包。只是……子吾为了此事已付出代价,灵虹,妳可否也别放在心上?」

虞灵虹点头道:「我不认为此事是他所为,但……罢了,就算是,我也不愿再想。」

得到虞灵虹谅解,藏雷微笑地望着她,轻柔道:「或许我还该谢谢子吾,若不是他胡搅,我就不会亲吻邱浮,说实话,那一刻真是我五年来最快乐的时光。」

「啊?」虞灵虹发出一声疑叹。

藏雷紧道:「快别误会,我会高兴,是因为在幻觉里和我亲吻的人……是妳。」说罢,双颊泛红,虞灵虹更是埋起娇颜,满面羞赧。

话到内心深处,藏雷正经神色,深情款款地瞧着虞灵虹,道:「事到如今,我不愿再逃避内心想法,不要再和妳有任何误会,导致他人有机会见缝插针。灵虹,实不相瞒,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已越来越在意妳,不愿承认,仅是因为我怕。」

藏雷喘了口气,再道:「我不知道失去记忆前的我究竟是如何待妳,我怕做得不好,会让妳觉得我和过去不同,让妳厌恶与我相处,我更怕妳被小扬抢走,接着又发生和邱浮之事,我以为自己要失去妳了……情急之下才会胡言乱语,逞强地说那番话伤了妳,其实那并非我的本意,我心里压根儿不想妳和小扬有任何关联。」

虞灵虹吃惊地瞧着藏雷笨拙地说出这番话,眼神中透露出无限情意,此时,藏雷将温暖的大手覆在她手上,灵虹心头甚暖,试探道:「你恢复记忆了?」

「没有。」藏雷无奈摇头,道:「我只是不愿再欺骗自己,灵虹,我真的很看重妳、很爱妳,想和妳一同分享喜怒哀乐,一同浏览世间风景,要是我的身边没有妳,必是我今生最大遗憾。」

肺腑之言胜似世间甜言蜜语,虞灵虹不禁喜极而泣,期盼十五年,总算让她盼到藏雷回来身边,藏雷伸手替她拭泪,道:「不知妳是否愿意再给我一点时间?」

虞灵虹不假思索点头,道:「哪怕要再等一回十五年,就算等尽一生,我都愿意等你。」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也许他们俩真是命中注定,百转千迴,经历数次分分合合,终究是要凑在一块儿,看虞灵虹这幺真实的在他面前,藏雷柔情似水、目光温转,他缓缓伸出一手轻揽灵虹,另一手抚上她柔顺的髮丝,道:「伤口还疼吗?」

「不疼。」虞灵虹娇颜含羞,双眸微闭,身子轻倚在藏雷的怀里,看她面容红韵动人,肤如凝脂,气若幽香,现下身边又蕴绕静谧气氛,情不自禁,藏雷搂紧怀中佳人,便将双唇覆了上去。

虞灵虹羞怯接受,不熟练的回应着,十五年过,这亲吻陌生却又熟悉,两人陶醉其中,沉浸在忘我世界中,彷彿天地间仅剩他们二人。

良久,藏雷不捨地移开柔唇,道:「待我恢复记忆,便是咱们成亲之时,可好?」

「好。」千言万语难说尽情意,简单一字,成为最坚定的诺言。

  • 名称:花非花雾非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9: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