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轮流上雪儿全文阅读

冰柱迅速坠落,藏雷一把扛起铁芊芊,一个侧身,朝阶梯处迈步奔逃,而那冰柱落地后即像个雪球般开始滚动,顺着阶梯坡度追着二人不放,想当然尔,黝也在后方施力操控那雪球的方向。

既然人已救到,且是黝食言在先,藏雷不再踌躇,直接御起青雷剑而飞,惟他身有负伤,现在又多个受伤甚重的铁芊芊要照料,好几回,都在千钧一髮之际让雪球追上。

「快到出口了,再撑着点。」藏雷粗喘着气说道。

「好。」那轰隆隆的声响不停在耳边躁动,铁芊芊紧闭双眼,她信任藏雷,决定把生死交给藏雷掌控,但几次闪躲下来,除了对心中的雷叔叔更为崇拜外,也好奇他究竟是如何躲过雪球追击?

她微微睁开双眼,只见眼前那张俊容除了撒满汗水外,还添上几分狰狞,更诡谲的是他的身上不时散出一股阴魅难测的黑色气流,每散出一次,便能加快御剑速度;可同时,藏雷的神情越发难看,甚至捂着胸口,像是在抑制什幺疼苦。

铁芊芊惊慌失措,道:「我曾听韩姨说过,雷叔叔有一招叫『黄泉擎海』,以前就是用了这招才会……我不能让你这幺做!」

山洞迴音鸣鸣作响,藏雷又已接近虚脱,根本听不见铁芊芊所言,只察觉肩上的女子不停挣扎,像是要朝雪球奔去,让此端事情一了百了。

「妳做什幺!」藏雷猜到铁芊芊打算自我牺牲,费尽全身力量摧动魔气,转个身子,立刻发动「黄泉擎海」,黑气与大雪球相撞,雪球自中心崩毁,但因冲击力道过大,产生的气流足以将两人狠狠震飞──

藏雷试图护住铁芊芊,却因耗力实在太多,一个不慎鬆手,两人的距离被迫拉开,接着,只听见耳边传来微弱的声音,道:「公子有情、有义、有胆识,吾……认了你。」说罢,黝自顾自地窜入藏雷怀中那五龙灵盘中,留下一匪夷所思的笑声迴荡在冰境雪洞里。

「妳……别……」藏雷颤着随时要闭住的眼皮,恨不得把黝赶出五龙灵盘。

以理论而言,黝愿意认他为主,他是应该高兴,但冰境雪洞是由黝以灵力所造,只要她入了灵盘,此地的灵力便会开始消逝,换言之……

雪崩!

「迸!迸!迸!迸!」

藏雷心有不甘,却再没力气挣扎,喃喃唸道:「生之我幸,亡之我命,可惜……」

阖上双眼前,隐约听见一女子焦急如焚地呼着「雷哥哥」,而后失去意识。

黝消失后,雪天谷四季如冬的奇景不复从前,雪融去了,那些枯枝在重新经历日夜更迭后,渐渐长出新的枝枒。

「唔……」

不知自己究竟昏迷多久,藏雷睁开疲惫的双眼,发现自己上身裸着,四处包裹绷带,稍微翻身都有撕裂般的苦楚。

他缓缓坐起身子,张望四周环境,此处应是客栈,不知是何人将他送来?

「雷哥哥?你醒了!」此时,忽然有一女子推开房门,那女子着一身黄裳,让婀娜的体态增添几分灵动可人,见藏雷终于醒来,那女子喜极而泣,立刻坐到藏雷床边,伸手欲碰那看起来还略为虚弱的脸庞。

藏雷身子向后一退,避开女子触碰,道:「邱姑娘,这是何处?」

原来那女子正是邱浮,看藏雷有意迴避,她慢慢收回手,道:「我在雪天谷发现了你,赶紧带你来雪花村治疗。雷哥哥,你已昏迷整整三日,真是把浮儿吓死了,幸好……幸好你终于醒来了。」说着,哽咽地擦拭颊边泪水。

邱浮身材纤瘦,要把他一个大男人从雪天谷送到客栈并非易事,纵不愿和邱浮攀上关係,可这人情确实欠下,藏雷暗道一句:「谢谢。」

「哪里的话,能帮到雷哥哥是浮儿的荣幸。」邱浮破涕为笑,那微笑如初春的花苞般浅浅待放,实在迷人得紧,她微微勾起眉眼,暗送秋波,似有传情之意。

藏雷对邱浮素无好感,并没被眼前这勾魂姿色吸引,仅道:「妳有见到芊芊?」

传情失败,邱浮面透哀戚,道:「浮儿只见到雷哥哥倒在雪里,那时心里慌乱得紧,便无暇再找芊芊,等安置好雷哥哥后,我有回去找过,可是……」说罢,摇了摇头。

藏雷内心焦急如焚,道:「既然妳和芊芊都在雪天谷,便表示那字条是妳传来的?这究竟怎幺回事?」

邱浮歉疚道:「这段时间,芊芊一直在找什幺『五极之地』,说只要她收服守护者,就能让你们对她刮目相看。起初,浮儿只当是胡话,压根儿没放在心上。不料某日有位江湖好友来寒舍作客,竟也和我聊到『五极之地』,芊芊偷听到咱们的谈话后,留了张字条给我,说要我拭目以待……」

藏雷百思不解,道:「什幺江湖好友?」

邱浮大喜,道:「是这些年认识的,雷哥哥放心,浮儿和那人清清白白,真只是一般朋友。」

藏雷哼了一声,冷道:「他是何方神圣?竟知道五极之地的事。」

闻言,邱浮沉低神色,原来藏雷并非介意她与别的男人相处,她失落道:「说来话长,改日有机会再介绍给雷哥哥认识。」

藏雷实在看不惯邱浮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便没再深究此人来历,只道:「后来呢?」

「我没得及拦住芊芊,只好用飞鹰通知雷哥哥,但因为浮儿实在担心雷哥哥和芊芊的安危,即使浮儿不会武功,仍决定前来一趟,只有见到雷哥哥平安,浮儿才能安心。」邱浮总是表现出弱不禁风、楚楚动人的娇弱模样,再加上口吐这番肺腑之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这样的绝代佳人倾心于己,世上又有几个男人不愿对其抛心剖肺呢?

偏偏藏雷不同,不知为何,他只觉得邱浮的行为和语态都十分矫揉造作,让他如鲠在喉,浑身不自在。

藏雷往床头那件外袍看去,道:「当务之急,是找到芊芊的下落,至于欠妳的这份人情,我改日再报。」

「雷哥哥,等等,你的伤还没好啊!」见藏雷打算起身,邱浮立刻伸手压住他。

两人贴得极近,面容几乎要靠在一块儿,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有一阵抨然的心跳声不断作响,然而,小鹿乱撞的仅有邱浮一人,即便她身上那股淡雅芬芳飘入藏雷的鼻子里,藏雷仍将头撇开,并想推开邱浮。

蓦地,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

「你们……」那进房之人退后两步,脸上神色诧异异常。

藏雷大惊失色,立刻将邱浮推开,只因进房的人是虞灵虹。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藏雷裸着上身,两人又肌肤相亲,这是何等令人想入非非的场面?

虞灵虹拉着衣襟故作镇定,道:「雷大哥,还有……浮儿?我……是……」

藏雷忍着身上痛楚,立刻站起身子到虞灵虹面前,急着想和她解释,然而,他却发现灵虹有些蓬头垢面,和她平日那洁净美艳的模样十分不同。

纵然佳人姿态褪色,藏雷并无嫌弃,只有满满关心之意,道:「发生什幺事了?」

虞灵虹刻意迴避他的目光,道:「我看见你留在宁雨阁的字条……到雪天谷时,发现芊芊受了重伤,幸好已被白公子救起。」

藏雷眉目紧蹙,道:「那小白脸?」

虞灵虹点头道:「因为阿一的缘故,他常去山寨关心芊芊的情况,后来听寨里的人说芊芊跑来雪天谷,他担心芊芊出事便赶来了。咱俩遇见时,他给了我个址,说先带芊芊去疗伤。」

「而妳……就在雪天谷找我是吗?我昏了几天,妳便找了几天?」说着,藏雷心疼不已,欲伸手轻抚虞灵虹的髮丝。

然而,虞灵虹心有疙瘩,向后退了一步,道:「我四处找不着你,只好来雪花村打听,刚刚才找到这儿。浮儿,妳……也是来找芊芊的吗?」

邱浮扬着浅浅微笑上前一步,道:「既然是浮儿把雷哥哥找来,浮儿当然也担心他的安危,好在老天保佑,让我在雪地里找到了雷哥哥。因为雷哥哥内功底子好,内伤不成问题;倒是外伤的部分,大夫有特别吩咐,因为有烫伤也有冻伤,每四个时辰就要换药一次,头三天马虎不得,不过这三天也平安过去了,虞姐姐无须担心。」

邱浮话语落得轻巧,表面听上去,最多有着邀功之意,这是说给藏雷听的;可暗地里藏的意思,是说明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整整三日,而这三日,都是她亲自替藏雷上药、换药,细心照料。且她刻意迴避解释方才那暧昧举动,便是要留给虞灵虹自行想像,这三日,这房里说不準是春光无限。

虞灵虹忍着难受心情,拱手道:「谢谢妳救了雷大哥,此恩,虞灵虹没齿难忘。」

邱浮微微勾起嘴角,摇头道:「那儿的话,五年前,若非雷哥哥救了浮儿,浮儿今日不知会在哪里流浪呢。」

气氛异常凝重,藏雷不再说话,只将外袍穿起,稍稍整顿后,突然拉起虞灵虹的手,道:「妳随我来。邱姑娘,劳烦妳在这儿等候。」

不顾邱浮呼唤,藏雷把虞灵虹拉到房间外,并和掌柜多要了一间房,道:「这几天妳也累了,妳先去休息,晚些,咱们去找芊芊。」

虞灵虹低下容颜,道:「浮儿救了你,你这幺做并不周全。」

藏雷摊手道:「我不是傻子,听得出她话中有话。灵虹,我这三日确实和她处在一块儿,不过,我一直到妳进房前一刻才醒来,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就算她……她可能对我做了什幺,最多也只能被她轻薄一下皮肉,应当不至于失身。」

「啊……噗哈……」虞灵虹忍俊不禁,被藏雷这话逗得灿笑如花。

见佳人终于露出笑颜,藏雷总算鬆了口气,道:「妳看到的那幕只是意外,别放在心上,好吗?」  

虞灵虹抬头直视藏雷,那一幕的确震撼了她,不过,藏雷本无义务和她解释,此刻却愿意放低姿态和她耐心说明,再瞧那双深邃的眸眼中倒映出自己的模样,灵虹解开心结,微微点头,道:「我相信你。」

  • 名称:在教室里轮流上雪儿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8: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