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小传全文阅读

「哗、哗哗──」

宁雨阁后山山洞位在一秀丽壮阔的瀑布后,飞瀑中喷溅出来的水珠细如尘沫,瀰漫于空气中成了濛濛水雾,烟岚缭绕,给这山洞口披上了一层轻纱,致使阳光难以透入。

此时,在这未点亮四周烛台的黑漆山洞中,有一人小心翼翼地行走,那人的鞋让瀑布沾湿,步伐发出「踏踏」之声,他似乎是第一回踏入山洞,谨慎地贴着洞内山壁行走。

他的手触摸到壁上凹凸不平的字迹,一时好奇心起,催动内力,良久,于指间发出小小火焰,助他看清壁上字,他惊呼:「这是……」

「谁?」当他发出声响时,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中竟还有一人,他朝那出声者的方向走去,以微火照亮眼前人的模样,只见虞灵虹全身蜷缩屈膝坐于地,她脸色惨白,两袖皆让泪水浸湿,不知已在这儿待了多久。

那人尴尬地挠挠头髮,道:「是我,白羊。」

虞灵虹勉强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男人,心想白羊并不知宁雨阁在何处,为何会出现在此?难道是辛痕找他帮忙寻人?疑惑太多,惟她正因藏雷的事伤心欲绝,实在无心开口。

方才匆忙离开,才发现天大地大,她竟不知哪里能是容身之处,只能暂且躲在山洞中暗自神伤。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她始终想不明白,昨夜才与藏雷惺惺相惜,短短一日,为何物是人非?

有「娘子笑」美称的白羊瞧虞灵虹泣不成声,并未出声安慰,而是一反常态地任凭美人哭断肠,他指间的微火仍在奕奕发光,照映出他脸上的神情──竟是愤怒。

良久,他仅是转身道:「失陪了。」

虞灵虹沉浸在伤感之中,并无察觉白羊任何异状,亦没开口留他,他走与不走、在与不在,都不是她所在乎的,她只知道她在乎的……不在乎她。

白羊走到洞口,稍微回头看一眼,少了火光,里头着实漆黑阴森,寻常人压根儿不敢踏入。

白羊渐渐卸下愤闷的神情,显然放不下心,他在脑海中天人交战许久,终是「啧啧」两声,再次走回洞内,道:「虞姑娘,妳和藏兄之间没问题,只要把话说开便没事了。」

虞灵虹不予回话,这等三流安慰之言怎能拂去脑中让人心碎的画面?

白羊蹲下身子,好声道:「咱们之前也亲眼瞧过,藏兄对邱姑娘的态度极差,怎可能会把邱姑娘放在心上?」

虞灵虹哽咽难语,不错,藏雷一向表现出厌恶邱浮的模样,可私下呢?上回在客栈撞见他们俩彼此贴着面容,她说服自己仅是巧合,但总不会次次都是巧合?

她不愿相信藏雷是表里不一之徒,可事实摆在眼前,她如何再欺骗自己?

白羊接续安慰,道:「妳怀疑藏兄表里不一,但……他可能是被设计陷害啊,妳没瞧见辛姑娘叫唤他时,他的表情有多震惊吗?」

闻言,虞灵虹缓缓抬头与白羊对视,水眸尽是涌泉,任谁看了都会心疼,她呢喃道:「……你在场?」

白羊蓦地心虚,不知该如何应答。

见他不回话,虞灵虹无暇深究,又将头埋入膝盖中,道:「你出去吧。」

白羊无奈道:「妳从未这幺低落,我不放心妳一人,要不……我留在这儿陪妳,但我不说话,行吗?」

虞灵虹哽咽道:「我昨晚才答应他,不会与你独处。」

白羊瞠目结舌,既然她不信藏雷,又何必信守和他的承诺呢?这姑娘当真是傻!

白羊长叹一声,道:「妳听过我爹娘的事,应知道人生一遭,要遇上一个两情相悦的人不如想像中容易,妳和藏兄分明相爱,难道要为了一个小误会,就辜负妳师兄当年的成全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心情本已颓丧,听到师兄,虞灵虹更是抱头痛哭,之后无论白羊如何劝她,她都像是闭了心门一般,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良久,白羊莫可奈何,灵机一动下,强拉着虞灵虹起身,将她拖曳到山壁前,道:「妳仔细看壁上这些字!」说话同时,再次运起火光照亮山洞。

山壁上的字,是从藏雷五年前开始闭关后就逐日刻下,头几行,刻的是吸收青岚、黄岩、白皓的方法与进度;剩下的──全是「虞灵虹」三字。

看这刻功时而精细、时而劲疾,便能推测藏雷刻字时的心境。

有柔情万种、有心烦意乱,无论是哪一种,均脱离不了「思念」二字。

白羊道:「妳的名字旁都有刻下日子,自辛丑年六月十七开始。」

虞灵虹含泪抚着壁上刻痕,道:「那是他首次闭关之日。」

继续往下看,起初,约是闭关一次刻一次,但到了癸卯年,次数日益增加,从一回三次至一天一次;现是已巳年六月,这年的次数竟是大幅增加,尤其认识白羊后,几乎是一日二、三十次,近期更甚百次。

白羊道:「闭关日子寂寥,他的心思却全在妳身上,看了这些,妳还认为他心里的人是邱姑娘吗?」

虞灵虹看向白羊,道:「但他和邱浮确实……」

白羊正经神色,道:「事出有因,妳听我说,其实──」

「灵虹,是妳吗!」

藏雷在外头寻不到虞灵虹,此刻,终于找到这里,他发出内功点燃四周火炬,登时与灵虹四目相对。

虞灵虹一怔,透过微微火光发现眼前的男人让瀑布浸得全身溼透,脸上的水也不知是瀑布、是汗,还是泪?

藏雷神色慌张,长髮凌乱,他想出言挽回,却瞥见白羊在旁,他顿时震怒,道:「你为何在这!」

虞灵虹朝白羊看去,亦意识到就算辛痕找白羊帮忙,白羊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已来到宁雨阁,甚至,撞见那不堪入目的画面?

「我……我是……」白羊吞吞吐吐,没法自若地说出来此的动机,只道:「唉,先不说这些,我有事要告诉你们俩,其实……」

自从白羊出现以后,藏雷与虞灵虹之间就误会不断,藏雷青筋布满颜面,振袖道:「住口!英雄不问出身,即使你是黎风的人,每一回我都选择相信你们之间的清白!但你今日竟能来到这幺隐密之地……我岂能再信你!」说罢,直接使青雷剑出鞘,一个跃步,就朝白羊头颅上劈去。

白羊迅速挪移身子,青雷剑挥空直接撞击地面,地面产生龟裂,察觉藏雷动了真格,白羊满面错愕,道:「你疯啦!」

藏雷凶光满面、杀气腾腾,恼火自己莫名被设计、被虞灵虹误会,揹负冤屈之余,好不容易找到她,却见她与白羊处在一块儿,原来,只有他在穷担心吗?

藏雷放纵思绪,逞强笑道:「你就是倾慕虞灵虹,才以铁丫头的伤做为藉口,硬是将她留在农渔村,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她,见事成了,便用计让我和邱浮亲密,好把负心的罪名推给我,是吗?」

闻言,虞灵虹的灵魂如同让人抽离,她眼神空洞,绝望道:「『事成了』?你言下之意,是说我和白羊有染?」

藏雷火在上头,心口不一,道:「有没有你们心里有数!」

「蹦!」藏雷说完这句,一个厚实拳头便朝他打了上去,白羊向来洁身自爱,与虞灵虹之间也一直保持君子之交,但藏雷话说得过分,着实激怒白羊,白羊破口骂道:「你有完没完!你明明在意虞姑娘,何苦说这些伤人之言?」

藏雷抚着脸颊,他内心极其希望虞灵虹能向他解释,偏偏白羊不断插话,当各种衰运同时降临时,藏雷没法冷静,道:「若不是你,咱们会变成这种局面吗!」

语毕,再朝白羊发招,他心想无论如何,都要了结白羊,好结束这场恶梦。

山洞狭小,白羊不易避招,他欲施展轻功飞出山洞,但不知怎地,他的轻功依旧失灵,才窜至瀑布处,藏雷就已挡在眼前。

藏雷拽紧白羊的衣领,将他过肩奋力一甩,白羊的背部撞地,吐了大口鲜血,然而,还不及他喘口气,那青雷剑已从胸口上方刺来。

白羊张嘴一呼,右脚向上一踢将剑踢偏,这剑划破他的手臂,登时血流不止。

白羊连滚带爬,翻起身子欲逃,藏雷却穷追不捨,施展「雷鸣剑诀」,每一剑均往致命处砍。

白羊不停闪躲,身上多处都让藏雷击伤,更甚者,藏雷竟有意刺向他的下体,要让他做不成男人,白羊惊呼:「你欺人太甚!」

白羊原本仅想躲避,但藏雷招招不留情面,他决定不再让步,使出阿一传授他的剑法,剑法无名,纵然内功不足,招招却是绵密反覆,毫无破绽。

藏雷发觉攻不破白羊的招式,便是左手蓄电,「碰」一声,轰雷降!

白羊震惊不已,强挥一剑让大树倒落,代替他承受天雷轰击。

见百年老树被烧得焦黑化灰,白羊心里狂颤,他虽师承阿一这等武功高手,但仅和盗匪、猛兽对过招,就算和黎风战过,也未曾有这种「命悬一线」的恐惧。

白袍已是血迹斑斑,白羊欲施五行之力对抗,不知怎地,情况却如在雪天谷一般不断失灵。

无可奈何之际,白羊从怀中拿出几只黎风过去赠他的「暗器」,当藏雷靠近时,他顺势将一只细针刺入藏雷的身子。

「啊──」那细针出乎意料得强,藏雷转瞬面容狰狞,头疼欲裂,甚至抛下青雷剑抱头颤抖,道:「封……封魔针?」

终于得空喘息,白羊气喘连连,狼狈地走到藏雷面前,道:「你咄咄相逼,为了保命,我不得不以暗器伤人。」

藏雷朝白羊「呸」了一口,道:「哼,不愧是黎风的走狗……」

「你……罢了!」白羊心有怒火,但机会难得,当趁藏雷无力反击之际把误会说开,他道:「不错,自始至终是有人在设计你们,但那人不是我!」

「除了你还能有谁!」藏雷压根儿不信白羊,他忍着「封魔针」所带来的剥肤之痛,强行催动五龙灵盘的「黝、默」之力,朝白羊胸口用力打上一掌。

「噗阿……」这一掌猝不及防,又猛又急,白羊吐了大口鲜血,疼得站不住脚,他已退了一步,竟换得致命一掌,白羊忍无可忍,朝着手无兵器的藏雷奋力挥上一剑──

「飒──」

一剑挥落,藏雷无力闪躲,眨眼过,他并未受伤,而是虞灵虹冲至他的面前替他挡下这剑,所幸白羊紧急收力,虽划破虞灵虹的背部,还不至于致命。

虞灵虹脸色惨白,能见滴滴鲜血从后背渗出衣袍,白羊心急如焚,道:「虞姑娘!在下不是故意伤妳,我……」

虞灵虹做了个「阻」的手势,两眼死盯着藏雷,藏雷看灵虹竟替他挡下可能「致命」的一剑,霎时心慌,支吾道:「妳为何……」

虞灵虹身子疼得难以站直,但她仍尽力仰起容颜,道:「十五年前,你曾与志弘师兄决斗一回,那时我应允过你,假如有一天他举剑杀你,我定会替你挡下,换作他人要伤你亦然。」

那段记忆瞬间闪现在藏雷的脑海中,藏雷如梦初醒,颤着双唇,自责道:「我方才这幺待妳,妳为何还守着诺言?」

虞灵虹闭眸道:「我既答应你就绝不会食言。就算你心里再没有我,只要我还爱你一日,就会信守承诺。」说着,泪水无声而落。

闻言,藏雷不禁落下男儿泪,这无声的内心嘶吼,才真正的震耳欲聋。

身子骨再痛,都痛不过辜负二字。

他究竟把她伤得多重?

他伸手欲拥虞灵虹,灵虹却轻轻推开藏雷,并道:「我虞灵虹对天发誓,此一生仅锺情于你藏雷一人,若对他人有丝毫移情,便是五雷轰顶,不得好死。」语毕,哀莫大于心死,绝望离去。

  • 名称:人物小传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