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橡树原文全文阅读

穿着赤色大衣的孩子混身是伤,躺在残破不堪的昏暗房间里,红色长髮瘫在碎玻璃上,他无心注意周围状况,因为视线早已因泪水而模糊不清。

想起刚才为了保护自己而粉身碎骨的父母,他蜷缩在地板上浑身发抖,心里祈祷这只是某日午后的一场梦,如同孩提时代醒来后可以依偎在母亲怀里,但血腥味却不断说明这就是现实,连可以撒娇的妈妈也已经不存在了。

那个牧师说得对,自己的存在会导致阿卡迪亚毁灭,亲友、国家,无一倖免。

如今因他而来的恐惧根源就在顶楼,自己却无能为力。

「如果……那个时候……被杀死……就好了……」

闭上眼睛,回忆起与家人相处的快乐时光,以及命运的分歧点,被父亲叫去学院接妹妹回家的那一天--从五年前傍晚的追逐开始。

娇小身躯在巷子里不断奔跑,红色袍子随着身体起伏摆动,少女赶紧伸手压低帽缘,回头找寻追逐自己的身影,她很清楚被抓住的下场,绝不只是调戏那幺简单。

如果没往其中一人的蛋蛋踢下去就好了。

不对,在那之前如果被搭讪时赶快逃跑就好了。

也不对,更早之前在接妹妹回家的路上没绕去地下城酒吧凑热闹就好了。

众多的『如果』在脑中徘徊不去,最后又回到一直以来的结论。

『如果妈妈不要一直把我关在家里就好了!』

总说着我很特别,不能跟其他孩子一起玩,这些我都知道!

但……就是因为连跟正常人一样交朋友都不行,才会想趁着出来接妹妹回家的时候偷跑去酒吧啦!

夕阳西下,渔船陆续回港,倾倒出来的渔获散落在港边,腥味扑鼻而来,她一边捂着鼻子移动一边四处张望,两名身型略为高大的灰袍男子突然从巷子里窜出,压迫感令她惊慌失措。

「哇!」少女突然被绊倒,发出娇弱的惊呼声。

从港口货仓推出来的装箱鲜鱼刚好挡在路中央,仓库里忙碌的渔夫听见声响后急忙出来看个所以然,发现竟然有一个身材纤细的小女孩跌坐在泥泞里。

「小姐!没事吧?」渔夫解下绑在头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伸手便要扶对方起来。

看看眼前的老男人,再看看追逐者,被称为小姐的人赶紧起身,礼貌地鞠躬道谢,「没事!没事!谢谢!」说完转身拔腿就跑。

经过刚才的失误,少女发现自己跟两人的距离大幅缩短,他赶紧拉起裙襬大步跨出,彷彿就像个仓促狂奔的淑女。

但纤细双腿实在承受不住连续数十分钟的疾跑,早就已经酸软无力。

巷子两侧都是港口的货仓,根本无法进入,少女只好继续一边前进一边寻找可以藏身的地点,但无奈防火巷总是堆满装鱼用的箱子,除了往前跑也别无选择。

然而追逐者就像紧盯猎物的狼,依然没有放弃即将到口的鲜肉,少女只好转进通往东城区的小径,来到连接港边与住宅区的上坡道。

她前顾后望都没看到两名黑袍男子,左右又是没有小径的住宅围墙,正当鬆了口气、準备停下脚步的同时,少女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泥土地上,兜帽应声翻开,轻柔的深红色长直髮顺势敞开,在夕阳下反射耀眼光芒。

「痛痛痛……」她试图撑起上身,但手掌接触到地面瞬间便传来异样滑腻感,可是身上却没有沾染任何液体。

看着自己平摊胸前的双手,少女立即发觉不对劲。

「是法术……」她低声自语。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挡在身前,少女急忙向后退,却又撞上另一个男人的小腿,她赶紧往右爬开,直到退无可退,背部紧贴附近住宅的围墙无法移动为止。

少女拥有一头赤红色的长直髮与秀气稚嫩脸庞,清彻无邪的红黑色双瞳中透露出妩媚,粉嫩无暇的蛋白色皮肤,晶莹剔透反射西下夕阳的光辉,在深红色外袍下隐藏着娇弱身躯,从发育程度看来约莫只有十二岁,但已经能勾起许多男人的兴趣。

只不过在这样的困境之下,眼前也只有两名不知哪来的灰袍男子,就算要求助,这附近也没有半个人,更别说尖叫恐怕只会引来更多看好戏的家伙。

「呼……真会跑啊--」左边那个男人喘了口气,用痞子般的语气讲话。

「你们……想要做什幺!」少女紧抓着袍子,瑟缩在墙边。

「没想做什幺,只是要你拿出刚才踢我一脚的赔偿而已。」

「那是因为你们毛手毛脚才……」

「噢!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这笔钱一定很可观!」

「放心--没钱没关係,用身体来还也行--」说话男子眼神飘向那娇小的身躯。

「没错没错,小妞,说不定你会欲罢不能喔!」

听见这种调侃,少女咬着牙,怒意暴露在双眼中。

「我……我……」

两人的眼神不断游移在少女身体各处,等着她把话说完。

「我才不是小妞--!人家是男的--!」

听到这幺女性化的回答,而且动作这幺可爱,内容又这幺讨喜,两个男人当场捧腹大笑。

「哇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如果有这幺可爱的男人!我当同性恋也愿意啊!」

眼见两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少女更加着急。

「真的啦!人家是男的!」

灰袍男子们似乎是笑够了,一脸轻浮地看着对方。

「这个谎也太好笑了吧。」

「不然你把袍子拉起来,让我们看看内裤,证明你是个男的。」

「好主意!」

看着色慾薰心的两人直盯着自己,他赶紧站起来,一脸羞红地瑟缩在墙边。

「如果我是男的……你们就会放我走吗?」

「当然!」双人组异口同声道。

不管是男是女,将袍子拉起来让别人看内裤本来就极为羞耻的行为。

少女红着脸,撇头望向一旁没人的地方,两手抓着袍子裙襬慢慢往上拉,虽然羞耻心跟自尊心不断告诉他别这幺做,但为了脱身这也没办法。

修长小腿映入双眼,再来是纤细的大腿,随着裙襬越来越高,两个男人的鼻孔也越张越大,不断喷出兴奋的鼻息。

斑点花纹四角裤,股间有些微突。

当『少女』认为自己已经将衣摆拉高,达到两个男人都可以看到内裤的程度后,害羞地问

「可以……让我走了吗?」

这个问题只换来窃笑,两个男人又是另一阵调侃。

「呵呵,你觉得呢?」

「噢!貌美脸蛋浑然天成、娇小身躯惹人怜爱、比女人还像女人的『少女』,是男的也没关係!用变形术变成女的,就是货真价实的女人!」男人故作优雅地吟唱,甚至用上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浮夸字句。

「说的好!就这幺做!」

「咦?不是说要放我走吗?」『少女』惊恐地看着两人。

「这家伙到底是真呆还是假呆啊?」

「我决定当同性恋啦!」

「骗子!两个骗子!再靠近我要叫啰!」看着无赖一左一右朝自己靠近,『少女』想退后但也已无路可逃。

「叫就叫啊!反正也没人想看一个男生被非礼!」

『少女』急地眼角泛出泪光,只能闭上双眼,祈求有谁能够帮助自己。

「呜!」

「呃!」

惨叫声传来,他睁开眼睛,两名灰袍男子嘴角都渗出鲜血,胸口跟腹部有着被沉重殴打过后的伤痕,但身旁却没有别人。

「竟敢在光天化日下调戏良家妇女!」声音来自一名有着太妃糖色长直髮的十五岁女性,她站在上坡道的高处咏唱魔法,随着咒语结束,两颗光球从她右手掌中飞出,狠狠撞向双人组的脚踝,打的他们人仰马翻。

较靠近金髮少女的男人首先爬起来,举起手势便想施展法术,但对方身手极快,瞬间就来到眼前,伴随冲刺力道一脚踢在男人胸口,失去平衡直向后仰,摔在另一名灰袍男子身上。

穿着骑士胸甲的金髮女性有着标緻脸庞与稚气双眼,娃娃脸下是金属也掩盖不住的傲人胸围,总令男人眼睛一亮,再加上为了施法方便选择穿布质短裙而不穿裙甲,衬衣也改为短袖跟手套长袜,所以行动时会不自觉地露出雪白大腿跟上臂的粉嫩肌肤,可惜扳着张脸,否则这名女性肯定会是男人们眼中的性感尤物,引人遐想。

女性手指再次对準目标,红色光束喷发而出,贯穿其中一位灰袍男子两腿间的布料,在地上留下焦黑痕迹。

「……那个牧师没说会有帮手啊……」看着股间破洞,他颤抖地说。

「你是谁?凭什幺搅局!」另一名男人抬起发抖的手。

「我是谁?我以为全库瑞萨尔人都知道。」金髮少女眨着蓝色眼眸,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的神情。「我叫玲宁.卓恩!记好这个名字然后给我滚!」说完玲宁再次抬起右手,这次对準两人的头部,吓得双人组连滚带爬,转身拔腿就跑,还不忘大喊:「咿啊--!是那个有名的男人婆!」

「谁是男人婆啊!」虽然玲宁气地举起拳头準备揍他们一顿,但这两人一溜烟的就消失在视线外,只留下自己跟身旁娇弱的红髮『少女』。

「谢谢你……玲宁……」他低着头,说话声音连自己都听不见。

然而被道谢的人却一步步逼近红髮『少女』,直指着鼻子就开骂。

「艾尔斯!老爸不是跟你说在法师学院正门等我吗!为什幺跑到港口来了!要不是弗罗克叔叔告诉我!谁找的到你啊!」

「可是我还走不到学院就被搭讪了说……」被称为艾尔斯的『少女』露出无辜表情,掩盖他其实没有直接去学院的事实。

「往他们老二踹下去就好啦!」

「我做了……可是……太硬了……我的脚差点断掉……」

「天啊……他们一定知道你会来这招,把蛋蛋变硬了,下次遇到这种状况你就拿铁鎚狠狠敲下去,把他们的石头蛋蛋打碎!」

「咦--!不好吧……这样一定很痛……」红髮少年红着脸。

「害羞什幺啊你!听好!艾尔斯!谁管那种下三滥痛不痛!他们只不过是婊子养的垃圾!」玲宁越讲越生气。

「玲……玲宁……讲话文雅一点啦……而且不是说好要叫我哥哥吗?」艾尔斯歪着头,满脸期待地看向对方。

「叫你妹妹还差不多,一点都没有哥哥的样子!而且还长的比我漂亮!讨厌死了!」玲宁露出不悦的神情,抓着哥哥的脸颊左右拉扯。

「呜……可是人家真的是哥哥嘛……」

「连学院朋友都以为你是女孩子,要我介绍给他们认识,难道看不出来他们眼前就有一个美人吗?」越说玲宁越气,用力一捏后才鬆手。

「这也不能怪我啊……好痛!好痛好痛!弗罗克叔叔!」艾尔斯摀着脸颊,一脸无辜地看着妹妹,却突然被俯冲下来的秃鹰攻击,锐利爪子不断在头上扫过。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看到哥哥双手抱头委屈的蹲下,秃鹰转而飞往玲宁,停在她坚硬的臂甲上。

「看吧!连弗罗克叔叔都看不下去了!」妹妹拨了拨秀髮,露出胜利的笑容。

「好啦……不讲了……我们回家吧……」

「嘎!」被称为弗罗克的秃鹰在发出一声怪叫后展翅高飞来回盘旋,彷彿守护着两人。

看着鸟儿升空,双脚酸痛的艾尔斯有些羡慕。

「真好……如果我们也能飞的话一瞬间就到家了。」

「你不是不能,只是不行。」玲宁没有回头,自顾自踏上回家的路。

「等等我嘛!玲宁--」

弗罗克迎着强风,在高空中俯视库瑞萨尔,同时注意兄妹俩四周是否有其他可疑人物。

他降落在城墙上,看着玲宁与东门守卫打招呼,跟艾尔斯一起走向遥远东南方那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大宅,也是两人温暖的家。

「玲宁--等等我嘛--」红髮少年因为袍子的关係行动不便,只能勉强追上自己妹妹的脚步。

「你干麻穿那幺累赘的大袍子啊?」玲宁停下来回头看向哥哥。

「施法者出门不是都该穿着袍子吗?」艾尔斯不解。

「谁跟你讲的?」

「呃……书上说的……」

「你看的那叫故事书!现在会穿着大袍子出门的人通常都是有身分地位的法师,袍子上的图案就是他身分的符号,这样别人远远看过去才知道他是谁,其他人穿着大袍子在街上走来走去只会被当成怪人。」玲宁没好气的解释。

「怎幺会这样……我很喜欢这件袍子说……」

「别哭丧着脸,回去之后请贝儿妈妈帮你改短吧,至少还可以当普通衣服穿。」

「嗯!」听到自己依然可以穿着喜欢的红袍,艾尔斯又露出笑容。

看着盘旋在高处的秃鹰,红髮少年紧跟在玲宁身后。

「对了,你红袍下面没穿裤子,该不会也是看书学的吧?」

「呃……是……」

  • 名称:致橡树原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2: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