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莠不齐全文阅读

翌日清晨,藏雷、虞灵虹及辛痕启程去农渔村探望铁芊芊,踏出宁雨阁时,却见门口放有一张字笺。

藏雷俯身拾起来看,上头写道「雷儿,速来骸岩峰」,笔劲促短,显是急迫,藏雷惊道:「是爹的笔迹!难道爹和空伯伯出事了?」

虞灵虹忧心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上骸岩峰。」

藏雷摇头道:「骑马太慢,我必须御剑飞行,你们先去农渔村看顾铁丫头,咱们晚点会合。」

严灵空和严灵雨从未这样来信,虞灵虹实在放不下心,辛痕轻拍灵虹的肩头,道:「骸岩峰有仲宫主设下的结界保护着,不会发生什幺大事,就算有,以咱们俩的能耐,恐怕也帮不上忙,芊芊不同,她还需要妳呢。」

辛痕所言有理,虞灵虹无奈妥协后,与她一同来至白羊家,辛痕未曾见过白羊,十分好奇这位白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便在屋外探头探脑。

虞灵虹踏入屋内,拱手道:「白公子,芊芊可还安好?」

白羊有礼点头,笑道:「放心,铁姑娘一切无恙,咦?怎幺不见藏兄?」

虞灵虹难展笑颜,蹙眉道:「有些私事耽搁了。」

白羊关心问道:「需要在下帮忙?」

虞灵虹抿嘴摇头,道:「对了,今日,我的师妹随我一同来,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挥手示意让辛痕进屋。

辛痕先是欣赏着白宅那简朴却雅致的装潢,接着,定睛于白羊身上,饶富趣味地笑道:「白公子,初次见面,我是辛痕,听说咱们芊芊在你这儿受了不少照顾,谢啦。」说话同时,持续打量白羊的外貌,嗯……年轻力盛、白衣袭身、风雅倜傥、温润如玉,确实不负他拥有那些「桃花事蹟」的美名。

她在心里打着算盘,要是能好生利用一下白羊,说不定能为虞灵虹和藏雷的关係推波助澜呢。

在辛痕端详白羊同时,白羊却一改从容神情,他瞠目结舌,反覆呢喃着「辛痕」的姓名,虞灵虹问道:「白公子,有何问题?」

白羊神情怪异,兀自惊叹,道:「辛痕……难道说不是巧合?不可能啊……怎幺可能……」

白羊自顾自地说着,辛痕心生不悦,道:「喂,你这人也忒没礼貌!」

白羊回过神,先是正视辛痕,又瞧瞧虞灵虹,才道:「抱歉,是在下失礼了,在下和辛姑娘赔不是。」

辛痕撇撇嘴,白羊虽然无礼,感觉却不同于那些淫秽贼人,难道是她过去独闯江湖时认识的人吗?她道:「咱们以前认识吗?」

白羊连忙否认,道:「没……没有!在下是惊讶两位姑娘年龄都与铁姑娘相仿,却差了一层辈分,一时好奇你们究竟是出于何门何派尔尔。」

虞、辛二人相望,尴尬一笑,一时半刻,又该如何向白羊解释「长生」一事?

白羊轻咳两声,道:「认识虞姑娘、铁姑娘和藏兄这幺长时间,还是头一回瞧见虞姑娘带师妹前来。姑娘也清楚,在下江湖阅历不足,若是方便,可否和我说说你们几位师兄、师姐的故事?好让在下增广见闻?」

虞灵虹不疑有他,道:「咱们这脉共有八人,小痕最晚近,因此才以『师妹』相称。当年发生许多事,我们八人如今只剩我、小痕及仁景,仁景是修仙人士,较少与咱们见面。」

白羊问道:「铁姑娘的爹娘呢?」

忆起铁苏二人,虞灵虹面透哀戚,道:「芊芊的爹唤作铁荷枫,家传的『百裂棍法』曾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她母亲为苏妤臻,是个心地善良的行医者,至于他们发生何事……你是明白的。」

白羊微微点头,有意继续深究,道:「其他三人呢?」

「锦宣落入魔界洞穴,这些年未有消息,不过他是咱们中最聪敏之人,我坚信有生之年,定有再见之期。」说起杨锦宣,虞灵虹不禁莞尔,在他们八人之中,她最欣羡、最钦佩的便是杨锦宣那潇洒、豁达的处世态度。

白羊战战兢兢,道:「六个人了……剩下最后两位,便是虞姑娘当日在雪天谷提起的师兄与师姐?」

「这……」虞灵虹始终觉得对聂志弘和冯华榛有所愧疚,顷刻间,语塞难答。

辛痕不甚喜欢白羊,本不愿加入对谈,此时,察觉虞灵虹面透无奈,仅好顺着她的话回道:「咱们大师兄叫聂志弘,师姐叫冯华榛,他们俩成了亲,定居在万寿城,在华榛她爹过世后,他们忽然搬了家,十年之约也没出现,这些年咱们四处打探,也去过万寿城好几回,可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一般音信全无,咱们真不知要上哪儿才能找到他们。」

白羊铁青脸色,不发一语。

辛痕在心中「呿」了一声,心道:「什幺意思嘛,对姐姐客客气气,我一开口就给我摆脸色?」

「白公子若有兴趣,来日方长,咱们再谈不迟。」虞灵虹发出一声长叹,她信任白羊,换作是其他日子,她愿与白羊侃侃论述,但眼下还挂心着藏雷那头的情况,谈到此处便罢,直往铁芊芊的房间走去。

「等等!」白羊蓦地喊声,他紧咬下唇,神情越发难看,道:「铁姑娘才刚睡去,你们就别去叨扰她了。」

辛痕只觉莫名其妙,她难忍怒火,道:「你这是什幺话?我许久没见芊芊,看一眼又如何?」

虞灵虹亦觉察白羊今日颇为反常,道:「难不成芊芊发生什幺事了?」

「我是……」白羊欲言又止,寻思片刻,他缓缓冲动情绪,再道:「虞姑娘方才说到藏兄有事耽搁时,神色明显慌乱,在下认为你们还是早点和他会合较好,铁姑娘有我照顾,不会有事。」  

「芊芊是咱们的师姪,看她还要经过你同意吗?」辛痕语带强硬,今日与白羊相会,总觉得他并非虞灵虹说得如此耿直,要没见到铁芊芊平安无恙,她绝不放心!

白羊无故起了闷气,他目光如炬,语气甚差,道:「家母过两日就会回来,我去给她张罗些东西,你们自便吧!」说毕,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吱啊──」

打开房门一看,铁芊芊安好地躺在床上歇息,她呼吸顺畅,脸上还挂着浅浅笑意,似乎做了好梦。

虞灵虹上前替铁芊芊施了几针后,道:「芊芊的情况很好,并无异状。」

看这二八年华的少女抱病躺在床上,辛痕心疼地摸摸铁芊芊的手,但瞧她确实「平安」,便是鬆了口气,却也不解白羊方才阻止她究竟所为何意!她怒火中烧,跺脚道:「姐姐,那姓白的是怎幺回事,我哪里得罪他了吗?为何自我进屋以来,就没给过我好脸色!」

虞灵虹劝道:「别多想,妳也听到了,白公子的母亲即将归返,兴许是有私事扰心才会愁眉不展,日后有机会再问他吧。」

辛痕负气道:「行了,他明显是针对我来,妳甭替他说话。」

虞灵虹无奈一笑,道:「小痕,我有些担心雷大哥,既然芊芊没事,我想先折回宁雨阁,要是他没回来,便上骸岩峰一趟。」

辛痕起身道:「我随妳去。」

虞灵虹蹙眉道:「但留芊芊在这儿……」

辛痕哼道:「姓白的根本不想我待着,我何必自讨没趣?走吧,瞧他对芊芊的事还算上心,不会有事的。」

「……好吧。」虞灵虹挂心藏雷,无暇与辛痕争辩,便是遂了她的意,一同驾马回宁雨阁。

路途奔波,终于入了山谷,前往宁雨阁屋前,隐约瞧见有一人坐在大厅内,虞灵虹疑惑道:「他回来了?」

「嘻,瞧妳穷操心的,就说没啥大事吧!」辛痕欣喜地拉着虞灵虹快步往屋内去,然而,方踏过屋前门槛,望上眼前画面,两人尽是惊骇。

那椅上之人是藏雷不错,然而,竟还有名婀娜多姿的女子亲密地跨坐在藏雷的身上,那女子是邱浮!

以往,藏雷连手都不让邱浮触碰,今日,却主动地扶着那曲线玲珑的小蛮腰,另一手抚着她的髮丝,他双眸紧闭,与邱浮忘情地缠绵相吻。

「这……」辛痕气得泪水盈眶,却不敢观望、不敢猜想虞灵虹此时的表情,这不堪入目的画面连她看得都五味杂陈,何况是虞灵虹?。

厅内那对男女沉浸在忘我境界,并未察觉他们入内,更甚者,邱浮开始伸手,欲退去藏雷上身衣裳。

「住手!」终于,辛痕再难忍耐,朝着二人大喝出声。

这一呼,二人同时睁开双目,邱浮含情脉脉地盯着藏雷,她微喘着气,娇柔的身子依旧与藏雷相贴,姣好的面容上带有几分羞意。

相较于邱浮那云娇雨怯的神情,藏雷如同大梦初醒,震惊万分,他连眨眼皮,猛力推开邱浮,起身道:「为何是妳!」话语同时,使劲地擦拭嘴唇,整好让她鬆开的外袍。

「唔……」邱浮摔倒在地,发出痛苦呻吟,可怜兮兮地道:「雷哥哥,你方才才说爱我,为何现在又推开浮儿?」

藏雷气喘连连,思绪彷彿让人拔空,他不知自己为何会与邱浮产生亲密之举,更糟的是还让辛痕撞见……辛痕!

想到辛痕在旁,无论如何,他定要和解释清楚方才所为并非出于他的意愿。

「啪!啪!」

方转身,左右两颊便被赏了耳光,眨眼过,那俊容皆泛出清晰的五指掌印。

辛痕双眸含泪,指着藏雷破口大骂:「你这混帐东西!昨晚才装得喜欢姐姐,今日就和这女人在大厅亲热,你怕不怕羞!」

藏雷从未如此仓皇,直道:「不,我不知道是她,我以为她是……」话到一半,停下辩解,只因他瞧见虞灵虹伫立于门口。

虞灵虹早是泪如雨下,她全身不停地抽蓄着,失了魂似地一直向后退步。

「是灵虹……」藏雷缓缓道出最后几字,眼泪不由自主地沾湿脸颊。

  • 名称:良莠不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2: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