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条当麻全文阅读

面对藏雷的质问,虞灵虹不疑有他,道:「咱们方才去了趟『游居旅地』。」

藏雷惊讶万分,虞灵虹表现得如此坦然,是否表示他那些负面猜测全是错的?

见藏雷脸色奇异,虞灵虹忧心忡忡,道:「雷大哥,你好像瘦了些,你刚出关,舟车劳顿定是辛苦,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哎,虞姑娘,等等。」此时,白羊忽地唤住虞灵虹,并与藏雷相视一眼。

藏雷心头忐忑,以为白羊是想破坏这美好机会,然而,白羊仅是轻发微笑,道:「咱们这村子好归好,能用的食材却十分有限。虞姑娘,在下斗胆提议,今晚妳随藏兄回宁雨阁住,顺道去热闹的集市买点鸡鸭鱼肉,煮顿丰盛的晚膳好好犒赏他。」  

闻言,藏雷惊奇不已,关心则乱,原是他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他面透惭愧,道:「但铁丫头……」

白羊呵笑道:「铁姑娘的情况渐入佳境,仅有一晚,你们毋须担忧。明儿早再一同来探望她便是。」

藏雷领了白羊的好意,点头道:「多谢了,白兄。」

顺利解除掉虞灵虹被误会的危机,「娘子笑」心中得意得很。

「关于铁丫头,尚有一事……」藏雷将黝提点的那番话转述给二人知晓。

听毕,虞灵虹寻思道:「咱们也听狐前辈说过,此事着实弔诡,若有人想伤害芊芊,咱们去雪天谷那几日即是最好的下手时机,然而,那人未再出手,可见此人的目标并非夺芊芊之命。」

「是啊,这些日子藏兄定为了『这儿的事操碎了心』,不过你甫出关,需要好生休息,别再为难自己,儘管把铁姑娘交给在下和梅婆婆照顾吧。」白羊一语双关,说话同时难掩笑意。

藏雷听得明白,惟虞灵虹全神灌注在他的身子是否安好,并未听出白羊话中有话,只道:「你辛苦闭关这幺久,芊芊要是醒来,也会希望你好好调养生息,只有一晚,应当无碍。」

「好。」藏雷欣悦答允,能让虞灵虹一同回宁雨阁,他求之不得。

宁雨阁内,辛痕与虞灵虹多日未见,本想与她彻夜谈心,但瞧他们俩难得一同归来,便把这机会留给藏雷,随意寒暄几句铁芊芊的近况后,识趣地找个理由暂离此地,不打扰他们的独处时光。

虞灵虹发挥精湛厨艺,为藏雷準备几道拿手好菜和一瓮美酒,两人一块儿用晚膳、品杜康,气氛简单美好,体悟到幸福原来能如此纯粹,藏雷脑袋一晃,在模糊的记忆中,似乎也曾体会过这种「家」的感觉……

他越发恨自己失去记忆,也怨自己当初与虞灵虹重逢时,何必对她说那些绝情之话?所幸虞灵虹从未与他计较,至今,仍守着彼此的情意,想到这,藏雷心头甚暖,更想用心呵护眼前人。

用过晚膳,藏雷送虞灵虹回房,两人相视而笑,虞灵虹有礼道:「雷大哥,天色晚了,你早些睡。」

「灵虹,等会儿。」藏雷踌躇片刻,难得今晚无人打扰,便将心中疑惑道出:「今日瞧见妳带了个『锦盒』回来,那是在游居旅地买的?」  

岂料,虞灵虹自若的神色蓦地起了变化,她愣了愣,点漆般的眼珠子明显游移,道:「对,有何不妥吗?」

瞧她心虚,藏雷心中的惶恐再次涌上心头,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里头装了什幺?」

虞灵虹不解,心想藏雷并不是会为了这种小事深究之人?

瞧她面有难色,藏雷亦不愿再拐弯抹角,喘了口气,道:「实不相瞒,今日我去农渔村时见你们不在,便向梅婆婆打听到你们去了游居旅地,我亦去了,正巧见到妳和白兄在市集购买那锦盒,妳看上去十分欢愉,像是得到什幺稀世珍宝一般。」

虞灵虹蓦然慌乱,语气短促,道:「你、你看到了!」

藏雷面色越发凝重,道:「没瞧到是何物,所以好奇问问。」

虞灵虹鬆了口气,道:「就是些姑娘家的东西,没什幺特别的。」

「白羊送的?」藏雷盯着虞灵虹髻于髮上的那只乌黑簪子,担忧他送的簪子会被白羊赠与的礼物给比下去。

听到此处,结合「梅婆婆」三字,虞灵虹恍然大悟,终于意识到藏雷在意的根本不是锦盒,而是她与白羊的关係!她正经神色,道:「银子是我付的,白公子只是出于友谊替我品鉴尔尔。」

「当真?」藏雷如释重负,心道:「灵虹身上的银子多是仲宫主过去赠给爹和空伯伯的,如此说来,不管买了什幺,都与白羊无关,还好,还好。」

藏雷回神看着虞灵虹,月光照映在她的脸蛋上,无瑕的肌肤吹弹可破,淡淡幽香从她身上传出,这味儿对他而言,比世间任何美酒、佳餚更香、更醉人。

自铁芊芊出事后,他们两人鲜少有机会谈话,更莫说要这般注视相望,见她那双通明美眸倒映出自己的模样,再瞧着她的精緻轮廓、小巧灵鼻和薄润红唇,脑海中忆起她在游居旅地露出的灿烂笑容,藏雷的心儿不停「怦通」作响,在这静谧时刻尤其响亮。

听见「出卖心意」的心跳声,藏雷羞愧地低头,深怕让虞灵虹看笑话,却不知灵虹同他一般,亦是怕羞地不敢多语,她锺情藏雷甚久,藏雷那双深邃眼眸一直锁住她的心思,对望之时,她亦抑制不住胸口传来的「怦然」之声。

噤若寒蝉之际,虞灵虹娇羞道:「没事了,那我先进房了?」

「等等……等等……」藏雷紧握因不知所措而流满手汗的双拳,花前月下,气氛正好,当是表明心意的最好时机,错过此时,要待何时?

然而,那「我」字不知于口里口外说了几遍,他才终于挤出一句:「我不想妳再去找白羊。」

虞灵虹水眸中流转疑惑,担心自己会错意,仅道:「白羊虽是黎风的人,但相处这幺长时间,他真是好人。」

「我不管他是好人、坏人,我只管他是个『男人』!只要想到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到你们在雪天谷经历的种种,想到妳与他出双入对至游居旅地,我心就躁!」一股作气把心中的惶恐说出口,说完,藏雷闭眸,不敢多看眼前佳人的表情。

这话语气落得重,虞灵虹却是惊喜交加,星眸微瞇,似笑非笑、似泣非泣,说穿了,在他们这段关係中,她比藏雷更加徬徨,一直不知自己是否有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日。

然而,她这一生注定是栽在藏雷身上,就算前途茫茫,她亦不愿改变心意,今日,藏雷会说出这番话,便表示他心里着实有她,她甚是感动,不假思索,直道:「我答应你。」

「当、当真?」藏雷欣喜若狂,原以为自己僭越过多,会引来虞灵虹的反感,没想到她非但不拒绝,还如此爽快答应!

世上常有一种缘分,叫「郎情妾意、两情相悦」,却因内心过多的负面对白而导致彼此错过……

所幸他们愿意将话说开,没让误会继续滋生。

虞灵虹脸红耳热,娇声道:「我与白公子止于友谊,却因住在那里,常被梅婆婆和其他村民撮合。雷大哥,日后你若得闲,可否像今日这般陪我一同往返农渔村?待芊芊再好些,咱们就把她接回来。」

终得美人请託,藏雷欢喜若狂、喜溢眉梢,道:「当然好!有我在,不会再让那些三姑六婆毁妳名声!」

虞灵虹眉目弯如新月,道:「说好了,咱们明早见。」

见虞灵虹要转身入房,藏雷不自觉伸出手拉住她,两人含情脉脉相望,他轻抚着那头柔顺秀髮,顺着髮丝抚上脸颊,灵虹全身一颤,却未有任何躲避。

藏雷缓缓将面容靠近,似一道微风,在她脸颊上拂下一吻,虞灵虹受宠若惊,喜逐颜开,更添得她那张绝世容颜风情万种。

藏雷尚失去记忆,没能耐许下承诺、没勇气吻她双唇,但在惹人情思的幽静气氛下,要他怎能不情动?

藏雷支吾道:「妳……」

虞灵虹娇羞道:「我……」

藏雷笨拙地挠挠头,再道:「妳……」

虞灵虹抿紧双唇,直视着藏雷道:「我……?」

两人「你你我我」重複数次,藏雷终忍不住问道:「是我冒犯了,这幺待妳,妳会想洗面吗?」

「啊?哈哈哈……」这话一出,虞灵虹像是让他点中笑穴一般,掩嘴笑得不能自己,瞧她灿笑如花,笑声娇媚动听,藏雷更为心动,惟想到是因自己说出奇怪的话才让她巧笑嫣然,藏雷满面红胀,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正当藏雷彆扭之际,虞灵虹面带柔笑,道:「你过去比现在霸道得多,且不曾问我意见。」

闻言,藏雷战战兢兢,「过去的他究竟如何」,便是卡住他向前的最大心魔。

「不会。」瞧他焦急得大汗直冒,虞灵虹于心中窃喜,却也不忍再捉弄藏雷,便是缓缓说了二字,如清风般洗涤了他的心灵。

  • 名称:上条当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