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她全文阅读

五日后,藏雷终于成功吸收黝、默之力,打通灵盘上第四个凹洞,如今仅剩「极火之地」一处尚未有消息,但藏雷目前的心思全在农渔村,哪里有闲功夫管什幺极火之地?

一是他担心虞灵虹和白羊感情越发要好,另一则是黝落入灵盘前所说的那番话,究竟还有谁与铁芊芊有仇,却又不愿取她性命?

甫出关,藏雷没回宁雨阁内,而是直接选了匹马就往农渔村去。

「驴」一声,藏雷抵达农渔村,踏入白宅,见在床头照料铁芊芊的并非虞灵虹,而是那满面慈祥的梅婆婆,梅婆婆喜道:「嗳,这不是上回的小兄弟吗?」

藏雷有礼地点头,上前观看铁芊芊的情况,用了那神医开的方子后,芊芊可爱的两颊仅残存一点毒影,多已恢复成少女般的光泽,他伸手宠溺地摸了摸芊芊的头,后道:「婆婆,他们呢?」

梅婆婆不改三姑六婆的本色,格格笑道:「你说小羊和那位小媳妇啊?呵呵,老身原以为芊芊丫头是小羊的心上人,最近却发现小羊和那位小媳妇郎才女貌更是般配。昨儿个老身来这儿蹭饭,想不着那位小媳妇厨艺实在了得,老身和小羊都讚不绝口啊!你说,要是小羊他娘回来,知道儿子认识了位上得了厅堂、入得了灶房的好姑娘,肯定乐得向女方家门提亲去啦!」

藏雷不想和位老者发怒,但这番话听在他耳里极为刺耳,他加重语气。道:「虞姑娘和白羊之间清白得紧,请勿随便相称。」

瞧藏雷同上回一样露出狰狞神态,梅婆婆试探性问道:「小兄弟啊,老身多嘴问一句,你是不是倾慕那位姑娘呀?」

藏雷不愿满足梅婆婆的窥探之欲,只道:「他们俩呢?」

梅婆婆「呿」了一声,自知没趣,便道:「他们才出去不久,说要去『游居旅地』一趟,申时以前回来。」

藏雷寻思,心道:「之前听铁丫头说过,『游居旅地』乃是商人往来货物的地方,那儿总有甚多异域商人带着各式奇品和中原人进行交易……他们去那里做什幺?」

向梅婆婆打听了游居旅居的方位后,藏雷快马加鞭,不到一刻钟,到了一人声鼎沸的小镇,那镇口处正挂着「游居旅地」四个大字。

此镇规模不大,却有许多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在此摆摊行商,卖着各种稀奇古怪、琳瑯满目之物,据说只要有门路,许多稀世珍宝都能在此找到。

藏雷观望许久,始终找不到虞灵虹和白羊两人,他越发烦闷,也没心逛街,便朝那一挂有「醉白楼」招牌的城楼而去。

醉白楼位于市集正中心,为少去一些喧闹声,藏雷选了二楼座位,随口向小二要了五壶绍兴酒和若干下酒菜。

一刻钟过去,下酒菜安好无恙,但五壶黄汤皆已下肚,藏雷又再点了五壶,如此一壶接一壶,半个时辰过去,整座醉白楼的酒几乎要让藏雷喝尽。

这等豪迈酒量吸引掌柜和小二注意,他们瞧藏雷一连喝上数十壶烈酒,竟仍脸不红、气不喘,不禁在旁喝采,心道这位兄台定是个武林高手!

藏雷望着壶里最后一口酒水,喃喃道:「我这千杯不醉究竟是好还不好?古有云『一醉解千愁』,假如我能醉,是否就能忘了这些心烦意乱之事?」语毕,藏雷心头迷茫,灌下最后一口。

藏雷将掌柜唤来,从怀里拿出一锭白花银子,道:「掌柜的,再给我来几瓶。」

见到大笔银子,掌柜双目一亮,心花怒放,只可惜「醉白楼」是以「自家酿的美酒」出名,掌柜不愿破坏原则,好声道:「客官,真是对不住,咱们的酒都让你喝光啦,而咱们这儿也不进其他酒,请您见谅。承蒙客官厚爱,还请客官明儿个再来。」

藏雷甚是不悦,找不着人,如今连酒也没得喝,他抓了抓头髮,道:「罢了,这镇上哪里还有酒卖?」

把个活生生的财神爷送出门,掌柜心有不捨,惟为保持名声,只好无奈地指路,然而,正要发语时,忽有一名黄衣女子凑近,放了一大罈酒在藏雷的桌上,并丢了一锭元宝给掌柜,道:「掌柜的,咱们不强迫你买酒,跟你借个地方喝总行了!」

「多谢、多谢客官!」掌柜欣喜地收下银两,并吩咐灶房多给这桌的客人炒几样好菜。

藏雷原以为黄衣女子是徐韩,但一抬头见到的却是邱浮,藏雷旋即没劲,甚至语带震怒,道:「你跟蹤我?」

邱浮摇头道:「我方才去探望芊芊,听梅婆婆说你们都来了游居旅地,恰巧碰上你在这儿喝着闷酒,浮儿知道雷哥哥酒量大,这里的酒不够你喝,便去外头给你捎了一壶西域美酒来。」

「拿走吧,我喝够了。」隔着封罈布,藏雷便已闻到那「葡萄酒」的浓郁香气,无奈这美酒是由邱浮带来,为免麻烦,他只能避而远之。

邱浮热情相对却遭来藏雷冷眼相待,她难掩失落,却依然不死心,打开封罈,替藏雷和自己各斟一杯,并举杯示意道:「雷哥哥,浮儿先乾为敬。」说着,一口气喝下。

「姑娘好酒量啊!」

邱浮那倾城容颜早已吸引众多男子注意,而她这一饮而尽的豪气态度更换来满堂喝采。

藏雷挑了挑眉,纵对琼浆玉液感到心动,依旧不改其色,道:「我不喝。」

邱浮放下酒杯,道:「雷哥哥莫不是怕我下毒?我亲自喝给雷哥哥看了,你还不信我吗?」那楚楚可怜的神态令其他桌的男子们看得失神,开始七嘴八舌数落藏雷不懂得怜香惜玉。

受到莫名冷箭,藏雷更是不悦,他不愿再与邱浮搭话,将一锭银两放在桌上后,起身即欲离去。

「雷哥哥,留步!」邱浮难得发出宏大嗓音唤住藏雷,似乎有意将藏雷塑造成「负心汉」,好让藏雷在众人的眼光下放下身段。

藏雷压根儿不吃这一套,道:「我要回农渔村,妳若不怕丢脸,便自个儿留着唱戏吧。」

邱浮自尊心强,且也是个美人儿,随便抛个媚眼便有成群男人上钩,如今却被藏雷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她终是忍无可忍,道:「你分明是信了梅婆婆的话,认为白公子和虞姐姐有染,才会心情郁闷,眼下只是牵怒于我,对吗?」

邱浮这话无疑露馅自己跟蹤藏雷的事实,同时,也像一道狂雷直击在藏雷心上,他道:「再说一字,我撕烂妳的嘴。」

邱浮全身惊颤,着实没见过藏雷露出这等冷血神情,她水眸流转泪水,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话,她左右观看,望能出现个救兵替她缓颊,无奈,那帮男人都瞧见藏雷千杯不醉的酒量,即知此人内功深厚,背面议论还行,谁敢直接出言得罪?

进退两难之际,邱浮眼神游移至一楼市集方向,正见白羊和虞灵虹两人在个摊贩前谈话,邱浮震惊一呼:「那是……虞姐姐?」

闻言,藏雷亦朝一楼看去,果真是他们二人没错!

藏雷旋即奔下一楼,往那两人方向跑去,惟还未走到摊贩前,却已停下脚步,只因那两人正和摊贩谈得甚欢,他许久没瞧见虞灵虹露出这幺精神奕奕的神情,更甚者,这五年,他未曾见灵虹如此愉悦过。

除去实际年龄的差距,他们二人着实男俊女俏,登对得很。

那摊商将一青绿缎面的长方型木盒交给白羊,白羊小心翼翼打开盒子,仔细地检查里头之物,过了会儿,点头露出一抹满意微笑,将盒子关上并递给虞灵虹。

虞灵虹接过那木盒,一笑百媚、笑靥犹如昙花绽放,美艳动人、艳冠群芳,纵与她隔着距离,藏雷依旧看得癡迷,他从不知灵虹能美得令他六神无主,甚至有冲动欲为她掏心剖肺,只为将这笑容永世留存。

可为何,这笑容是因白羊而起?

良久,眼前这对金童玉女拿着青色锦盒离开摊贩,并消失于人群中,藏雷愣在原地不发一语,视线不肯移开,面上神情苦不堪言,甚至泪眼盈眶。

邱浮缓步靠近藏雷,见他神情由震惊转愤怒,由愤怒转癡迷,由癡迷转悲愤……她同是醋意横生,道:「雷哥哥,你别难过了,白公子风流倜傥、有勇有谋,也难怪虞姐姐会对他动心了。不过,你也不能怪虞姐姐,她毕竟是一名女子,需要呵护和宠爱,眼下有位如此优秀的男人照顾她,你还要她不改痴情,也真是太难为她了。」

听言,藏雷仅倒抽一口气,冷道「滚」一字后,逕自驾马回农渔村。

藏雷比白羊和虞灵虹早返回农渔村,他对着正熟睡的铁芊芊吐露心事,道:「铁丫头,妳能不能醒来告诉雷叔叔,他们两人最近究竟有多要好?难道灵虹真的对白羊……」

「雷大哥?」此时,虞、白二人亦返回白宅。

藏雷双眸红肿,原是回来的路上止不住难受心情,眼下又见他们俩一同回来,心里有着说不尽的酸楚。

虞灵虹察觉异样,走到藏雷面前,担忧道:「你脸色不太好,发生何事?」

藏雷嚥下一口水,道:「好不容易吸收黝跟默的力量,身子有些乏而已。」说完,看向虞灵虹手中的「锦盒」,苦笑道:「你们呢,上哪去了?」

  • 名称:遥远的她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0: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