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下课全文阅读

「可恶──」铁芊芊仰天高吼,将摺扇狠狠撕成碎片,扔至地上连踩数下以洩满腹怒火,旺财和旺福张大嘴巴,在旁看得好是心疼,唯大姐大又会喷火又会放电,他们哪敢再多说一句?

春夏秋冬见铁芊芊火冒三丈,吓得浑身蜷曲,哭得唏哩哗啦,听见哭声,铁芊芊稍微冷静,道:「还愣着干嘛!灶炉旁的瓮子里还存有一些米粮,去煮一煮分给孩子们吃!」

旺福搔头道:「大姐大,那瓮子里只剩一点点米,全部煮完也只够孩子吃,咱们饿着就罢,妳咧?」

「饿就饿,几天不吃饭死不了人啦!」铁芊芊高骂一声,但话语方出,肚子就不争气「咕噜」一声,她面色通红,转头道:「我去睡觉!睡着就不饿了!哼!」

翌日,铁芊芊难忍这口怨气,自行前往市集打探那「白衣公子」的事蹟,打算从他手中拿回银子,无奈她连问好几位妙龄女子,得到的答案全是「冷瞪一眼」!

无可奈何,她只好转向附近的驿站打听,经此一问,才知道那白衣公子并非本地人,唯他每隔十四日便会来此送一名妇人至深山的桃云寺修行。

得到情报,铁芊芊只能打道回府,待十三日后再来此找白衣公子算帐!

回程途中,铁芊芊正忧心着下一餐的着落,这时,瞧见树上结实累累,便使劲力气爬树摘果子,费了好一会儿工夫,摘了数十颗后,由于赤日炎炎,便暂时在树荫下席地而坐,坐着坐着……睡去……

「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

好梦不长,耳边开始传来恼人的吵杂声,铁芊芊感觉身子有些重量,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目,竟见一头黄毛猴子大喇喇坐在她身上,不停甩着毛茸茸的尾巴挠着她的脖颈,此外,还得意地啃着她辛苦摘下的果实!

铁芊芊面上暴满青筋,立即跳起身,那猴子滚了一跤后,亦是不甘示弱,龇牙裂嘴朝铁芊芊挥舞双臂示威,芊芊平日虽不抢不偷,但仍以「山贼」之名自居,岂会甘心让猴子抢劫?

她拔剑指向那小小的黄毛猴子,道:「死猴子!这是孩子们要吃的,你吃什幺劲啊!看我让你有毛无猴、有猴无毛!」

「吱吱,吱吱──」其剑锋利,那猴子抱着手中果实缓缓退后两步,铁芊芊心生得意,发出「嘿嘿」笑声,道:「知道怕了?我看你往哪儿逃!」

「吱──叽──」

那剑还未挥出,孰料,竟有另一只猴子攀着藤蔓从天而降,并朝铁芊芊的脑袋狠狠踢上一脚,芊芊高喊一声疼,还没得及反应,又有别只猴子跃步上来抢走她的兵器!

铁芊芊咬牙抬头一望,天啊!猴群!

没了兵器护身,群聚力量大,那十只猴子更加有恃无恐,不停朝她吼叫,铁芊芊强吞一口水,道:「可恶……简直是猴子山寨啊!」  

猴群发现铁芊芊面透惧怕,开始在芊芊身边围成一个圈,一会走、一会爬、一会欢呼、一会吼叫,像在进行某种奇怪仪式。

铁芊芊浑身发抖,握紧手中那仅剩的一张「天雷符」似机而动,然而那帮猴子的眼睛利得狠,一个伸手就将天雷符抢去,芊芊惊叫一声,看猴子挥舞天雷符,只能安抚自己:「不怕不怕……牠不可能会……」

「蹦!」

世上没有不可能之事,那猴子竟然催动「天雷符」,一道金雷正正打在铁芊芊面前,几乎将她的胆子全打碎了!

「呜……呜……」铁芊芊到底是涉世未深的少女,面对这棘手情形,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道:「谁……谁快来救救我啊……雷叔叔……」

猴群停下走动,彼此你看我、我看你,用一阵猴语轮番沟通后,其中几只猴子蓦然上前把铁芊芊给抬起来!

「吱吱!」

「吱吱!」

牠们有规律地将她抬抬放放,铁芊芊倒抽一口鼻涕,擦拭颊边眼泪,道:「难道……难道你们是在欢迎我吗?」

「吱吱!」

「吱吱!」

猴群兴高采烈,持续发出类似「嘿呦、嘿呦」的声响,见此,铁芊芊稍稍恢复胆子,慢慢坐起身子,享受被猴群爱戴的喜悦。

然而,这喜悦不过昙花一现。

牠们一边抬着铁芊芊,一边朝山崖处迈进──

「天哪!」铁芊芊面色发青,这群猴子抢她的果子不够,竟然还要杀她灭口,简直比强盗还霸道!

铁芊芊猛地挣扎,狂呼:「放我下来!你们要敢把我丢下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她越是咆哮,越加笃定猴群要「杀她灭口」的决心。

一步一步,已至崖边,这时,铁芊芊的威怒全化为恐惧,只能不停求饶,道:「死猴……猴大爷,是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们不要把我丢下去啊!」

面临生死关头,铁芊芊终于明白何谓「江湖险恶」,不管是骗人钱财的白衣公子,还是这群蛮横不讲理的猴子军团……要能重来一回,她一定好好和藏雷道歉,绝不会嫌弃宁雨阁如此舒适、惬意的环境。

铁芊芊闭上双眸,大声哭求道:「雷叔叔……虹姨……救我啊……」

「咚。」

荒郊野外,求救失败。猴子们一鼓作气将她抛下山崖──

不知过去多久,铁芊芊渐渐恢复意识,唯她不敢睁开双眼,心想:「我是不是死了?唉……从这幺高的地方摔下去……我肯定摔得很难看……」

「……好香?」此刻,一阵浓郁香气从门口处传来,铁芊芊这段时间没顿温饱,实在难忍口腹之慾,她咬紧牙关睁开双眸,稍稍往侧边看去,见这房里摆了几盆鲜豔欲滴的蔷薇,身上的薄被亦绣有艳丽的花饰,估计是名女子的闺房。

「吱呀。」房门缓缓推开,只见一手上拿了碗汤麵的黄衣姑娘步入房内,道:「唉呀,妳醒了?」

那黄衣姑娘清丽可人,双眸擦有淡淡粉影,当比一旁的蔷薇夺目,实如天上谪仙,铁芊芊不禁看得发痴,道:「姐姐,是妳救了我吗?」

黄衣女子将鸡汤放在桌上,上前将芊芊轻轻扶起,并道:「我出外走走,见妳浑身是伤挂在树上,就赶紧把妳救下来了,方才替妳检查过身子,还好只是些皮肉伤,休养几日应无大碍。」

许久没被人温柔对待,铁芊芊不禁悲从中来,哽咽道:「谢谢姐姐,我被猴子抛下山崖,幸好有姐姐救我……不然我……呜呜……」

看她涕泪交零,黄衣女子面透心疼,道:「别怕别怕,不好的事都过去了,来,赶紧把这鸡汤喝下补补身子。」

「谢谢姐姐。」铁芊芊接过汤碗,鸡汤香气直接扑鼻,在她眼里,上头饱满的油花比一旁绽放的花朵更加闪耀动人!

不顾鸡汤烫口,铁芊芊接连舀起鸡汤放入嘴里,接着大口啃起鸡腿、嚼起麵条,若她还在宁雨阁,这当是每日唾手可得的食物,然而今日却像难得的恩赐一般,一点一滴都让她充满感恩之心……

看她吃得满面汤汁,黄衣女子噗哧一笑,稍稍替她擦拭,并道:「小姑娘,说来咱们还真是有缘呢。」

「咦?」铁芊芊不解,抬头细瞧黄衣女子的面容,蓦然闪过一丝倩影,道:「啊!妳是卖蛇胆给我的大姐姐!上次妳穿着西域服饰,难怪我没认出妳呢。」

黄衣女子点头道:「穿着异域服装才好做生意。不说这些,小姑娘,我记得那日妳说要买蛇胆和蛇血给妳的叔叔、阿姨强身健体,怎幺如今……妳独自一人流落在郊外呢?」

想起那日被藏雷赶出家门的情景,铁芊芊满腹委屈,将过程告诉黄衣女子,听毕,女子面透哀婉,十分同情芊芊的境遇,道:「唉,明明是场意外却弄得如此境地,真是难为妳了。」

终于得到认同,铁芊芊便是噘起嘴,直囔囔:「就是就是。雷叔叔这个笨蛋,都不明白人家的好意,还怀疑我是故意伤害虹姨,真的很过分呢!」

黄衣女子抿嘴道:「芊芊,妳老实告诉姐姐,妳虽然嘴上骂着雷叔叔……可心里是不是很喜欢他呢?」

少女情怀总是诗,铁芊芊在藏雷面前如此叛逆,原是想让藏雷多注意她一些,然而宁雨阁内只有虞灵虹能听她诉说心事,她又怎幺能说呢?

心事首次让人拆穿,芊芊蓦然一惊,本想大肆否认,却欲言又止。

黄衣女子微笑道:「姐姐方才听妳叙述,活像是吃醋的小娃儿呢。」

铁芊芊面上闪过一丝绯红,道:「我才没有!」

黄衣女子掩嘴笑道:「咱们都是姑娘家,妳不用怕羞。只是……不知雷叔叔明不明白妳的心意呢?」

铁芊芊压低面容,失落道:「雷叔叔眼里从来只有虹姨,怎幺可能明白?他要是明白,也不至于赶我出门了。」

黄衣女子再道:「那咱们先不管雷叔叔怎幺想,妳认为那位虹姨清楚妳的心意吗?」

「我……」铁芊芊像做错事的孩子不敢回应,她喜欢藏雷,但她没想和虞灵虹竞争,一是灵虹待她极好、二是明白灵虹在藏雷心中的分量,就算她争也没可能争赢。

她只求藏雷能多关心她,而非老像个长辈一样教训她!

黄衣女子面露凝重,道:「恕姐姐多嘴一句,雷叔叔是男人,对感情的事本就愚钝,不清楚也情有可原。然而虹姨是名女子,很难不察觉妳对雷叔叔的心意。」

「妳是说……」铁芊芊浑身发寒,不敢往下多想。

黄衣女子再道:「妳方才说雷叔叔和虹姨并无互许承诺,便表示她心里仍对这段关係存有不安,如今见芊芊出落得如此标緻,只怕是把妳当成对手了。」

「不会的!」铁芊芊猛力摇头,认为虞灵虹不可能对她怀有城府。

黄衣女子安抚道:「妳冷静听我说。人心难测,然而当局者迷,妳看不清是自然的。姐姐我不认识妳口中的叔叔和阿姨,便是以客观的角度替妳分析,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妳自己好生斟酌即可。不过……让蛇咬伤本是意外,那位虹姨在紧要关头不仅没阻止雷叔叔赶妳出门,甚至要妳道歉,这心态实非常人所有。」

「那是因为……」铁芊芊语塞,因为怕失去黄衣女子的认同,方才抱怨之时,她选择性隐瞒自己和人斗酒、偷酒及装病之事,想到此,她满面羞愧,不敢开口。

黄衣女子不明所以,见芊芊若有所思,心想她一时半刻没法听进这些「忠告」,便道:「也罢。是我多言了。等妳釐清思绪后,姐姐再和妳谈谈此事,当然,妳可以不信姐姐,但多听一些经历总对妳有益无害。」

铁芊芊微微点头,道:「我明白姐姐是好意提醒我。对了,只顾着说我的事儿,还没请问姐姐的名字呢?」

黄衣女子莞尔一笑,道:「我姓邱,单名一个浮字。」

  • 名称:等你下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10: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