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全文阅读

确认虞灵虹平安后,且这几日铁芊芊并无再被伤害,因此,他们撇除掉邱浮毒害芊芊的可能性,藏雷返回宁雨阁继续闭关。

宁雨阁后山禁洞中,藏雷本该拿出默的元神打通灵盘,但他压根儿无心闭关,人在洞内,心在洞外,他拿起预放于禁洞内的酒,本想一乾而尽,可才小酌一口又把酒放下。

藏雷起身活动筋骨,没多久又倒卧在地,时而起身、时而坐卧,整个人如同一只无头苍蝇般找不着方向。

藏雷盘腿而坐,一手撑着下颚,心思早已不知飞到何处,虞灵虹虽将在雪天谷发生之种种解释清楚,也证实她和白羊之间清清白白,但藏雷那颗心始终悬着,深怕有朝一日,会发生出乎意料之事……

无奈,要解决目前窘境最好的方法便是将黝早日收服,他才能无后顾之忧到农渔村陪伴虞灵虹。

藏雷起身立于石壁前,伸手触摸这些年被他刻得密密麻麻的字痕,道:「灵虹对白羊无心,但白羊年轻气盛,又是近水楼台,也许眼下还是清白,谁知道之后会不会生出情愫?」

藏雷再次使青雷出鞘,在壁上刻下相同的字,每刻一笔,他的心就越加浮躁不安。想到她称讚白羊,想到她搀扶白羊,想到他们孤男寡女在雪天谷共患难,甚至两人还在雪崩时相拥……

该死!

深邃眼眸彷彿燃起烈焰,藏雷握紧拳头,直朝壁上「抨」一声挥拳,狠道:「白羊到底是黎风的人,咱们相信他究竟是对是错?为何他出现后,我和灵虹的关係越发遥远?」

藏雷无措地抓着他那头如瀑长髮,他以为自己已失去记忆,纵然对虞灵虹别有心思,也不至于情根深重,可如今他才意识到对她的在乎已超乎想像,无奈他失去记忆,觉得理亏,不然,他早已打翻醋桶,怎可能放任虞灵虹和别的男人厮混!

「呦,咱们藏大公子进来都半个时辰了,还不打算运功啊?」黝在旁看戏看得起劲,忍不住出口调侃藏雷。

藏雷怒睨黝一眼,黝耸肩媚笑,道:「呵呵,偷偷告诉你,其实吾懂得读心呢,上回偷偷读了那位姓虞的美人,如何,想不想知道她心里的人是你,还是那位年轻小哥?」

藏雷怒火满盛,那眼色彷彿要把黝撕成碎片,黝「呦呦」两声,看準藏雷不能杀她,便继续发语嘲笑:「哦?上回吾要杀姓铁的丫头时,都没瞧你露出这幺可怕的表情,看来公子真的很在意那位姑娘呢,唉,都怪你这完美的神魔之体沾染到了凡人的血液,才会被这七情六慾给乱了心性,可惜啊可惜。」

藏雷鼻哼一声,不与黝强辩,他从怀中拿出那装有「默」元神的瓶罐,并将默释放。

双灵百年后蓦地相见,默早已做好心理準备,轻语道:「黝,许久不见了。」

黝倒像浑身生了刺,如水般的身子颤动如狂,狡诈的神情转瞬成了拧眉瞪眼,道:「是妳!」想起被关在雪天谷近百年的时光,黝难掩激动,张牙舞爪就要朝默扑上。

「黝……」默可怜兮兮地瞧着黝,道:「妳能否听我解释,只要一会儿就好。」

「住口!」黝虽为水,脾气却比熊火还烈,她目光如炬,喝声道:「吾和妳没话好说!」

「没话好说还不是说了好几个字。」藏雷倚靠于壁,冷道一句,便是回报黝方才的讪笑。

黝愤怒地朝藏雷发出一冰柱,藏雷侧身一躲,笑道:「芊芊当时在妳手中,雪天谷又是妳的地盘,妳有地利之势,我耐妳不得。在这里,妳连我根汗毛都碰不上,劝妳还是老实点。」

黝「呸」了一声,道:「吾不与你争!」说罢,直朝默攻去,对此,默只能兀自叹息,她生性温婉,过去就非黝的对手,后又被禁锢于水井过久,灵力早已所剩无几,若和黝一战,她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

「接招!」黝吆喝一声,迅速于双手凝聚晶莹冰光,眨眼过,一把冰鞭现于手中。

「啪──」一鞭落地,水花四溅──

默接连闪躲,神情中尽显畏惧,她以为她们曾经同体,应能心灵相通才对啊!

「啪」、「啪」、「啪」冰鞭随着黝的心念不时伸长、缩短,每一鞭都是朝默的胸口而去,即便默化为水滩于地,黝照朝水滩劈去,试图将她一分为二。

默哽咽出声,她每躲一招,就赶紧说一句话,心道就算黝情绪激昂,多少能听进去一些……

「黝,妳听我说……」

「当年之事是个误会,我没过得比妳好……」

「妳被困在雪谷,我却被困在枯井……」

「妳听见了幺?」

「妳骗谁啊──」黝听着了,可她半字不信,吼道:「妳心机如此之重,吾不可能再信任妳!」

「啪!」黝情绪越发激动,她这最后一鞭下去正朝默的天灵划下。

「仙灵共一体,得机化二身,缘深亦缘浅,终祈同心莫成恨。」在黝发出最后一招时,默以悲苦的声音难难唸道。

「妳说什幺!」这话曾是「方晨」替他们二灵分为二体时给予的忠告,闻言,黝心灵受到触动,欲将冰鞭收回,可惜覆水难收。

「唰唰──」原以为这鞭会落在默身上,谁料一只手掌倏忽而至,藏雷抓紧冰鞭,轻发内功,即将冰鞭瞬间化去。

藏雷恨道:「我不开口,你们真当我是死人?我岂能让你们毁了宁雨阁终年宁静!」

「你莫多管闲事!」黝指着藏雷破口大喝。

藏雷不以为然,一拳捶壁,轰隆声霎时作响,他喝道:「我管你们有什幺恩怨,给妳们一刻钟的时间解决,要不然,我直接宰了你们!」

黝吼道:「吾终是神仙,是极水之地守护者,岂会怕你个毛头小子!」

藏雷不予回话,但已是戾气横生,一手混着漆黑魔力和金雷,俊容上布满是杀气,见此,默吓得双膝下跪,道:「主人,求你别和黝生气。」

藏雷「哼」的一声,回过头欣赏他的壁上字,只要她们不越界,他压根儿不想搭理这两人的私人恩怨。

黝斥道:「妳叫他『主人』?吾就是恨妳这一点,一点儿作神仙的自尊都没有,妳搞清楚,是这毛头小子有求于咱们,妳何必摆出这摇尾乞怜的模样!」

默低颜道:「这是方晨大人的命令,我从。」

黝满面纠结,道:「方……方晨大人?他不是已经……已经……」

默含泪道:「我遇见他的转世,是他将我从封印的枯井中救出来,他嘱咐我,让我务必帮助藏公子,如此一来,也是帮助他。」

这些年来,黝只能独凭冰雕思念方晨,想不到默竟然先见到方晨的转世,还受他所助!听到此处,黝更是抓狂,道:「吾要见他!吾有好多话想和他说!」

默浑身一颤,黝大斥:「怎幺,难道妳又要独佔吗?」

默叹息道:「以前我总想着是否因为我实力不足,妳才不愿与我为伍,我今日弄明白了,原来方晨大人才是主因。」

黝焦急万分,道:「妳甭胡说,不错,方晨大人对妳总是温柔,吾确实嫉妒妳,可吾从没想伤害妳!但妳呢?在天尊大人降罪时,妳是怎幺待吾的!」

「妳若知道我这些年有什幺处境,也许……便不会再怪我了。」趁黝愿意和自己对谈之际,默赶紧将实情说出,望黝能明白自己过得不比她好,甚至暗无天日,仅有枯井、沼泽和几头血腥鳄鱼「作伴」。

黝愣了愣,对默的话半信半疑,但当她冷静时,发现默的灵力散得离谱,便知其所言应为属实,黝不再强悍,却也不坦承心意,只道:「妳……妳以为吾会领妳的情吗?」

默叹道:「我不求妳回报,只求妳看在方晨大人的面子上,咱们好好相处,好好帮助藏公子,好吗?」

黝忽尔啜泣出声,道:「可吾……吾真的想见他。」思念之心不分种族、不分脾气,人神妖魔皆有之。

「劝妳还是放弃吧。」此时,藏雷冷不防补一句:「我是当真搞不明白,方晨那家伙有什幺好?长得英俊,却老是扳着一张苦瓜脸;说他体贴懂得姑娘家所想,结果还不是吃乾抹尽不认帐?除了到处拈花惹草,真不知这位风流的落魄仙人还有什幺本事。」

「混帐──你说什幺!」黝抹去眼泪,破口出声。

「你怎幺能这幺说话?」默亦出奇地表达不满。

两人异口同声抱怨,藏雷露出狡狯一笑,道:「吵归吵,默契挺不错的。」

这两位如水般的漂亮姑娘顿是一震,他们原先一个是张牙舞爪,另一个则怨天尤人,这会儿却同时相视而笑,过往恩怨彷彿已如烟逝,并且展现出青春女子应有的娇柔姿态。

黝和默起身站在藏雷面前,默道:「主人,咱们明白你的好意,谢谢你故意说那番话,其实你是想让咱们言归于好,对吗?」

藏雷挠挠耳根子,道:「呵,我可没那幺会说话。不过,就因为我和我跟古仁景……也就是妳们口中的方晨,咱们俩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就算这般互相调侃,也无伤大雅,不像你们,明明是同一个体,还硬要斗个你死我活,蠢。」

「你……」黝握紧双拳,却不可否认藏雷所言,她甩甩手,道:「好吧,吾大人有大量,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过吾仍想……」

「想见方晨?」藏雷面透无奈,道:「默姑娘,你既然见到仁景,应也知道他这辈子造了什幺孽吧?」

默低下容颜,满面凝重,道:「黝,方晨大人已遇见那位人间女子的转世,且和她有所纠葛。」

黝蹙紧蛾眉,道:「然、然后呢?」

其实在辛痕带默来宁雨阁的途中,辛痕不时都自语着古仁景的好坏,因此,他从中得到不少讯息,默难以启齿,支吾道:「可是,方晨大人同时也和别的女子纠缠不清。」

黝勉强苦笑,道:「能怎幺纠缠,难不成是人类说的那句『生米煮成熟饭』?」

默羞愧点头道:「……妳猜得不错。」

黝原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竟是真的,她大惊失色,再朝藏雷看去,藏雷摊手道:「他们俩事前知悉,仍然心甘情愿,既是他们的私事,我不认同,却也无从置喙。」

黝握紧拳头,她为了方晨难受数百年,甚至与默种下心结,没料到方晨的心压根儿没在她们天界双姝身上,甚至比幻想中的「轻浮」?

她沉澱许久,才终于挤出一句话,道:「你把吾吸收了吧,越快越好。」

看这疯女人蓦地变得温驯,藏雷有些不惯,甚至生了恻隐之心,道:「等我找五龙后,你们便会落回轮迴道,这一生的种种恩怨将全归于空,妳们当真想清楚了?」

默对这段情本就是无私付出、不求回报,也从没奢望方晨会想与她共种「姻缘树」,因此,无论心中的方晨大人是什幺模样,她仍甘愿助藏雷和古仁景一臂之力,她坦然道:「我愿意。」

此刻,黝又振作精神,道:「呵呵,吾可不是想帮你。吾刻了方晨大人的冰雕数百年,早已将他的样貌都刻到魂魄里了!吾就是想尽快入轮迴道,既然方晨大人只喜欢人间女子,等我变成人间女子,定能得他青睐。」

「啊?」疯子便是疯子,思考不按牌理,听到这番惊人见解,藏雷和默均是哑口无言,藏雷耸肩一叹,在心中笑道:「轮迴六道,妳又不一定会转世成人,就算转世成人,又不一定转世成女人;就算转成女人,以妳的性子……」

黝蓦地望向藏雷,露出她最擅长的媚笑,道:「临别之前,吾有一句话要告诉你。吾说会读心,这可是真的。」

藏雷尴尬地拍手,道:「好,妳行。」

「呵呵……」与藏雷相处久了,黝倒是越发欣赏藏雷,她耸了耸肩,道:「罢了,你化解吾与默之心结,吾应向你道谢,对于在雪谷发生的事,吾亦应向你和姓铁的丫头道歉。不过……接下来的话你可要仔细听好了,吾只说一遍。」

藏雷挑眉,半信半疑地盯着黝,以为她要分析虞灵虹的心理,孰料,黝却道:「对铁芊芊下毒的并非吾,那人蒙面,体型看得出是个男子,那男人举止奇怪,虽朝她下毒,却同时说着『对不住了,让妳中毒,总比丢了小命要好』,你可要给吾好好查清楚这男人的身分,吾可不想白背了罪名。」说罢,牵着默的手窜入灵盘之中。

「喂──」藏雷顿时毛骨悚然,但无论他怎幺敲打灵盘,黝再也不现身,留给他无限疑惑。

  • 名称:救命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9: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