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全文阅读

解毒之际,白羊两眼溜溜地盯着虞灵虹瞧,灵虹有些不自在,道:「这毒不比清凝莽蛛,只要些许时间就能解开,你毋须放在心上。」

白羊自责不已,道:「以前在下仗着有点武艺和头脑,就不顾后果的四处替姑娘家们解决问题,这回却一直给妳添乱,在下确实抱歉。」

虞灵虹莞尔一笑,道:「实不相瞒,你让我想起一个人──我的师兄。」

「师兄?」白羊定睛,看虞灵虹说起「师兄」二字时,双眸同时流转雀跃和迷茫,便知这位师兄对她而言意义非凡。

虞灵虹遥想往事,道:「我初识他时,他只是个单纯、热血的少年郎,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就笑得开怀,且不管咱们是何身分、变得如何,他永远都愿意当咱们的后盾。」说到这,灵虹低下面容,道:「可惜后来经历种种变故,他变得意志消沉,少有微笑……」

白羊问道:「他人呢?」

虞灵虹叹道:「他和我一位师姐成了亲,过着安逸祥和的生活,可五年前咱们本有个十年之约,他们俩却失约了,至今依旧下落不明。」

白羊不解道:「纵有十年之约,难道这期间你们都没透过书信联繫吗?」

虞灵虹愣了愣,道:「和师兄见过数面尔尔。」

白羊擅长处理姑娘家的心事,直觉这位「师兄」和虞灵虹之间关係匪浅,再道:「恕在下多嘴,姑娘和这位师兄应非止于师兄妹关係,对吗?」

虞灵虹默然不语,白羊又道:「且瞧姑娘对藏兄的情深意重,在下斗胆猜测……这位师兄多是爱慕姑娘,但姑娘心中仅将他当成兄长,因此,虽对其思念,却只敢抑于心中,以免伤到那位师姐?」

撇除掉白羊江湖历练不足,这等姑娘家心事倒是被他猜得一字不差,虞灵虹朝白羊露出一抹苦笑,白羊便知自己猜测不错,他叹道:「恩是恩、情是情,只要妳懂得区分,便已无愧于己。那位师姐说可怜吗……她终究盼得心上人陪伴,没準儿时间一长,他们已把话说开,如今只是隐姓埋名成一对恩爱鸳鸯。至于那位师兄……在下姑娘认识多,公子却没几个,无法理解他娶那位师姐的动机,但……若他有负起为人夫应有的责任,便比我爹那抛家弃子的薄情郎好多啦!」

许久没人和她谈起师兄、师姐,想着他们八人如今仅剩她和古仁景及辛痕,思念之心上涌,虞灵虹悲从中来,眼眶不禁含泪。

「虞、虞姑娘?」有「娘子笑」称号的白羊可见不得姑娘家哭的,尤其虞灵虹一向坚强得紧,他清楚这类的姑娘只要一哭,便已到了「痛心疾首」的程度,顿时慌了心神,道:「是、是在下不好,在下不该多问,不该妄自揣测,害得姑娘触景伤情,在下和妳赔不是了。」

「我……我没事……我该谢谢你的。」虞灵虹咬紧下唇,道:「白公子,方便的话,可否趁我解毒之际去找找清凝莽蛛?」

「……好。」白羊明白她想独自静静,便不再过问,动身去寻清凝莽蛛。

迷迷矇矇间,虞灵虹再次睁开眼眸时已是翌日清晨,她想起昨日哭了许久,祛完毒血后,便因体力不支而昏去……

眼下,自己被安置在一个山洞中,身上盖了件厚袍,祛完毒的左脚踝也让布巾小心翼翼地裹着,她担心白羊在这冰天雪地行走会着凉,赶紧往走出洞外,外头晨光初起,映得白雪更加清透洁净。

「白公子?」虞灵虹将目光放远,只见白羊手持一包东西,面带笑容地飞奔而来。

这志学少年在太阳底下照着,是如此璀璨又纯真,虞灵虹心头一暖,道:「真的很像师兄呢……」话语同时,上前接应。

「呼!」白羊气喘吁吁,将一袋布包放在地上,并将外袍接过穿好,道:「虞姑娘,在下捉了许多蜘蛛,妳瞧瞧,有没有哪只是!」

虞灵虹仔细探查白羊的捕捉成果,白羊战战兢兢,像个等待老师评比的学童。

一会儿后,虞灵虹无奈苦笑,道:「抱歉,这些全不是。」

白羊大吃一惊,道:「啊?这里少说有十只,全不是?」

虞灵虹一一细数,道:「瞧,这只多了岔纹,这只是波浪纹,这只虽是两条直纹,却多了许多红斑,还有这只……」

「在下……在下再去找。」白羊不敢再听下去,说着,瞧见山洞口旁的壁上正有一只透亮的白蛛爬行,他振作精神,道:「这回一定是!」

他动作过大,吓得蜘蛛窜入一小洞内躲藏,白羊拔剑朝小洞内探索,但那洞深不见底,不论怎幺试探都无法将蜘蛛夺到手中。

「让我试试。」虞灵虹走上前,在洞口洒上一种可以引来虫类聚集的粉末,眨眼间,洞外的虫类陆续聚集,惟不见那只躲入洞内的蜘蛛,估计是白羊方才那阵乱刺,把蜘蛛给刺死。

白羊尴尬地和虞灵虹相视,灵虹朝他一笑以作安慰,白羊越想越不甘心,道:「好不容易找着了,就算是尸体也要弄出来!」说着,他运气于掌,朝山壁奋力一击──

蓦地,一阵「轰隆」作响,两人抬头一看,雪崩!

「当心!」这落雪量大,白羊知道就算推开虞灵虹也于事无补,便是伸手抱住灵虹后往旁边一跳,同时「哗轰」声连连作响,厚重的落雪夹杂锋利岩石纷纷砸向两人,没多久,两人都让重雪覆埋。

「唔……」白羊全身冻寒,道:「虞姑娘……妳还好吗?」

虞灵虹被压在白羊的怀里,虽同样寒冷,但已免掉许多伤害,她摇头道:「轻伤,你呢?」

「还、还撑得住……」白羊苦不堪言,勉强运着全身内功抵御寒气,但只施一会儿便已上气不接下气,要是再找不到脱身之法,他们必死无疑。

在这荒山野岭,必然不会有任何救兵,虞灵虹眼前除了茫茫白雪外,就是白羊那张俊朗面容,瞧他已冻得满面发紫,便知这回是凶多吉少。

白羊渐渐脱力,愧疚道:「虞姑娘,真是对不住……」

虞灵虹不比白羊拥有修仙资质,更是冻得哆嗦难耐,她逐渐透支体力,意识趋于恍惚,道:「你已尽力护我……不用道歉……」

「咻──咚──」

两人无技可施之际,发现压在身上的重量开始趋轻,起初还以为是迴光返照的现象,但过了会儿,白羊猛然惊觉真有人在外头替他们将落雪移开!

「虞姑娘!有人!咱们再撑会儿!」白羊努力保持意识,不断和虞灵虹对话,让灵虹不要睡去。

雪被人一点一点搬开,直到两人能承受的重量时,白羊发出「喝啊」一声,一举逼出内功,用力以背撞雪,「崩」一声,两人逃离束缚!

「咳咳……咳咳……」

终于呼吸到空气,白羊连喘数声,即使负伤累累,仍朝虞灵虹身上发以内功,以替她祛除寒气,同时,有一红衣人靠近,一手放在虞灵虹背部,一手抓着白羊的手臂,以极尖的嗓音道:「我来帮你们。」

白羊朝那红衣人看去,霎时大惊,这才发现那人仅约一尺高,而他虽拥有人身,但那浑身通红的不是衣裳,而是一身洁净毛皮,那张脸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张狐狸面容!

「妖怪,你想做什幺!」白羊怵目惊心,差些要停下运功。

化为人身的狐狸急道:「镇定点,大爷我是来帮这位好心的美女姐姐,臭小子别不识好狐心!」

「好心的美女姐姐……」白羊恍然大悟,道:「你是昨日的小狐狸!」

红狐哼道:「那是。臭小子,你昨日把大爷我打得瘀青,好在你和这位美女姐姐最后解了我的毒,不然大爷我真想连赏你好几个巴掌!」

白羊头一次瞧见这种奇事,有点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支吾道:「小、小狐狸,昨儿的事在下深感抱歉,还望你原谅。」

红狐「呿」了一声,道:「小什幺狐狸,大爷我今年正足三百岁,辈分大你好几个祖宗,我叫狐大帅,以后,要叫我狐前辈,明白没?」

白羊苦笑道:「既然有三百年的修为,还会让只名不见经传的蜘蛛给螫了?

狐大帅一时语塞,勉强想着辩解之言,道:「狐有三急,要不是那蜘蛛趁大爷我在……」

白羊哈笑道:「别说了,你羞得脸都红啦。」

狐大帅赶紧低下面容,道:「你胡说啥,大爷我成熟稳重,才不会轻易害羞咧!」

白羊忍俊不禁,人人都说狐狸狡诈,可这只狐大帅实在特别,虽说学艺不精才无法完全化成人貌,但性子却单纯、可爱得紧,他道:「不管如何,谢谢你救了咱们。」

「奉承的话就甭说啦,大爷我不吃这套。」这话说得轻巧,但狐大帅分明喜形于色,他格格笑了一阵,再道:「话说最近雪谷真热闹啊,先是有人把『黝』带走,眼下还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和美女姐姐娘跑来,怎幺,昨日听见你们在找清凝莽蛛,你们要那个做什幺?」

话到此时,虞灵虹已恢复些许活力,道:「作为药引,需要救人,狐前辈,您知道这附近哪一带有清凝莽蛛的下落?」

听见虞灵虹发问,狐大帅马上别去气焰,不停摇头摆尾,像只小宠物般贴着虞灵虹撒娇,道:「美女姐姐,妳不用叫我狐前辈,叫我『大帅』就好啦。报告姐姐,这雪谷上只有一只莽蛛,且已经被人带走了。」

白羊心急如焚,道:「被谁带走?」

换成白羊提出疑惑,又见美女姐姐正替白羊处理伤势,狐大帅立刻摆起脸色,道:「一个比你这小白脸壮硕许多的男人。」

虞灵虹蹙眉寻思,道:「男人?这幺说……下毒的不是黝?怪了,也应不是阿一或黎风,还有谁想伤害芊芊?」

白羊灵光一现,面透为难,道:「在下不愿这幺猜测,但还有个人……」

虞灵虹浑身一颤,道:「你说浮儿?莫非那男人是浮儿曾说过的表哥?不对,浮儿对我虽不友善,对芊芊尚是照顾,她哪有理由伤害芊芊?」

白羊摊手道:「女人心,海底针,只愿我的猜测全是错的。为免夜长梦多,咱们还是赶紧回去,清凝莽蛛再另想法子。」

虞灵虹点头道:「也好,但你的伤?」

「都是小伤,无妨。」白羊说罢,朝狐大帅拱手致意,道:「狐前辈,咱们就此告辞。」

「耶……等等啊!」狐大帅捨不得和虞灵虹分开,道:「美女姐姐,能不能让我跟着妳?」

虞灵虹面有难色,道:「对不住,我只是一介凡人,没法给前辈任何帮助。」

狐大帅咧开大嘴,露出雪白皓齿,傻笑道:「我潜心修练三百年,为的是想帮助别人啊。别的不说,你们不是想找清凝莽蛛当药引吗?我身上就有清凝莽蛛啊!」

虞灵虹瞪大双眼,道:「前辈有?」

狐大帅嘿嘿笑道:「那只清凝莽蛛很爱犯我,有一回,大爷不甘示弱扯掉牠一条毛腿,想给牠长长记性,至今还留在我身上呢。」

白羊叹道:「一条腿能有什幺用?」

虞灵虹起身拱手作揖,道:「解毒重点在于取得冬日羽,就算只有莽蛛的腿,也足以发挥药效,还请前辈赐药,虞灵虹定当涌泉以报。」

狐大帅按下虞灵虹的双手,道:「姐姐不用客气,只要妳嫁给我当妻子得了!」

不知为何,狐大帅的求亲之言并不让人觉得冒犯,反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说着童言童语,虞灵虹掩嘴莞尔,眉目弯如新月,道:「对不住,我不能答应你。」

狐大帅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道:「因为我不是人类?」

虞灵虹摇头道:「我有心上人了,而且他也非人类。」

狐大帅气得跺脚,瞪向白羊,虞灵虹旋即摇头,道:「不是他。若前辈的要求只有这项,那咱们只能另想法子,告辞。」

狐大帅焦急道:「别别别,能让美女姐姐青睐的,肯定是人上人,就算不是人,也是神上神,不然就是魔上魔!美女姐姐,妳等着,我一定会努力修练,等我有千年修为时,再从那家伙身边把妳抢过来,这蛛脚就当是信物送给妳啦!」说罢,硬是将莽蛛的脚塞到虞灵虹手中,而后「咻」的一声幻化回狐型,自顾自地匆忙离去。

「这狐狸傻得可爱,寻常人怎幺能活七百年呢?」白羊饶富趣味的说出一句,然而,他并不知虞灵虹拥有长生体质,甚至以为她只长铁芊芊几岁,芊芊会唤她一声「虹姨」,纯粹是芊芊为她同门师兄弟的孩儿,才产生这辈分之差。

虞灵虹小心翼翼地收好蛛脚,道:「我倒欣赏牠这番单纯。早些我和你提过师兄,实不相瞒,师兄亦非人类,他当初发现自己拥有『魔』之血液时,意志消沉许久,后来才逐渐解开心结。」

白羊思绪片刻,道:「这师兄也傻,凡人如若蝼蚁,命运总让上苍左右,何其脆弱不堪?要是在下能选,我宁当魔,纵然受世人惧怕,至少有能力保护重要的人,况且我也相信,真正的亲友才不会因此便欺我、怕我。」

听得这番独到见解,虞灵虹扬起一抹钦佩笑意,道:「白公子,你是个实在的好人,愿你未来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忘初心,永远保有今日这番纯真,好吗?」

白羊拱手道:「好,我答应妳!」

  • 名称:王志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8: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