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小说全文阅读

宁雨阁后山山洞闭关处,藏雷终日运功运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几次觉得快将黝的力量纳为己用,一到紧要关头,却是棋差一着,功亏一篑。

藏雷腾起轮盘,试图节省时间,以近距离射出内力打通轮盘,就算如此,每当凹洞亮起一半,一股反噬力量又会将辛苦化为乌有。

连续闭关数日,接连的失败让藏雷深感挫折,为了放鬆心情,他走到山壁边,朝着壁上挥剑刻字,而后,看着这些年来累积的「成果」。

他伸手抚着壁上的每道凹痕,发出一声唏嘘,道:「如此勉强不是办法,还是去宁雨阁睡一觉,闻闻那香囊,或许有所助益。」想起虞灵虹亲手缝製的香囊,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笑意。

藏雷踏出山洞,见外头天色昏暗、万籁俱寂,推测应近子时,心道:「这几日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芊芊的情况有没有好转?多想无益,明早去一趟农渔村便知!」

返回宁雨阁,在这三更半夜,大厅却透出烛火明明,藏雷一怔,心中有着期待,缓步地走进厅内。

大厅内,一名女子倚着桌子入睡,藏雷见到她,满心欢喜瞬间跌到谷底,那女子听见脚步声,揉揉眼睛看着藏雷,道:「雷哥哥?你出关啦!」

「妳为何在这?」藏雷语气极冷,宁雨阁向来隐密,从未有过不速之客,邱浮正是第一个。

「浮儿昨儿有去农渔村探望过芊芊,不过……」说到一半,邱浮面透为难,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藏雷甚不耐烦。

邱浮低下容颜,道:「我到农渔村后,发现只有芊芊一人在家,虞姐姐和白公子都不在。」

藏雷心头一紧,故作镇定,道:「没準儿是去吃东西而已。」

邱浮抿嘴摇头,再道:「我等了他们整整一天,仍然不见人影,后来我向邻居打听,说他们两天前就骑马出去了,还要邻居多多关照芊芊。我一听到,就赶紧来和雷哥哥说,芊芊还中毒在身,要是没个专人照顾,后果不堪设想。」

「一派胡言!」藏雷震怒,邱浮喜欢嚼耳根子已非一天两天的事,估计这回又是挑拨离间!

邱浮深感委屈,道:「浮儿没说谎!你要是不信,去一趟农渔村便知道啦!」

「明早本就打算去瞧芊芊,等天亮再去。」藏雷鼻哼一声,其实他恨不得立刻去农渔村确认,却不想让邱浮牵着鼻子走,且他不认为虞灵虹和白羊会是如此心性不定之人。

邱浮暗低神色,给自己搬个台阶,道:「那是。雷哥哥闭关辛苦,还是不要奔波劳累才好。浮儿知道雷哥哥喜欢喝酒,特地给你带了两壶来,你嚐嚐?」

「不必了,今天累,不想喝酒,去睡了,妳随便挑间空房睡吧。」听到酒,藏雷的目光确实闪过一丝精神,但眼下和邱浮独处,要是不清醒点,不知会被她如何「设计」;然而天色已晚,又不好将她请出家门。

邱浮怅然若失,不肯死心,再道:「那……你闭关许久定是饿了,酒不喝,至少饭菜要吃,浮儿去给你简单準备几样?」

藏雷摇头道:「妳烦不……」

「藏雷!」那最后一个「烦」字还未脱口,此时,忽有一女声从屋外传来,来者是辛痕。

看见辛痕,藏雷喜上眉梢,心想总算破了与邱浮单独相处的窘境,道:「妳回来了!」

辛痕微微一笑,道:「嗯……受託于仁景,想早点把这东西交给你。」说着,将那装有「默」元神的瓶罐交给藏雷,并把此间缘由说明清楚。

得言,藏雷豁然开朗,笑道:「原来他们是双灵同体,难怪单凭黝的力量一直无法打通轮盘,我以为是我修为变差啦!小痕,谢了!」说着,藏雷也和辛痕说了铁芊芊受伤一事,并随意将邱浮介绍给辛痕认识。

辛痕将眼神摆向邱浮,邱浮有礼点头,显得落落大方,道:「小女子邱浮,见过辛姐姐,姐姐若不嫌弃,可以和虞姐姐一样唤我浮儿。」

辛痕听过邱浮此人,却是头一回和她正面碰着,首次相见,发现这女子比想像中更加娟美,最要命的是她全身上下散发一股柔媚气质,这可是多数男子都难以抵御的魅力啊。

然而,邱浮看似弱不禁风,却又着一身亮丽的鹅黄裙袍,这等反差,让她像是个动静自如、楚楚动人的小白兔,论姿色,邱浮确实不输虞灵虹,更甚者,邱浮比灵虹更懂得展现女子的优势。

辛痕不禁打起冷颤,心道:「姐姐也忒没心机,顾着看顾芊芊,就把藏雷晾给邱浮来收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那邱浮如此青睐藏雷,藏雷又失去记忆,要是她发动攻势猛地示好,说不準会闹出事来啊!反正暂时去不了静心观,我就留宿在此,以免邱浮胡来!」

打量完「敌人」,辛痕轻咳两声,道:「邱姑娘,咱们年纪看起来相仿,妳也不必叫我姐姐,唤我辛姑娘就行。」

邱浮回以一笑,似一抹虹彩,压根儿瞧不到半点心机。

藏雷掏掏耳根子,道:「小痕,风尘僕僕,妳赶紧去歇息吧,明天一早,妳要不随我一同去农渔村探望芊芊?」

辛痕点头道:「当然。」

邱浮道:「浮儿也想去。」

藏雷摇头道:「妳才去过,不用再去了。况且妳离开家中数日,难道妳表哥不会担心吗?」

闻言,邱浮埋头沉思,眼角泛出晶莹泪光,道:「表……哥……」

藏雷蹙眉道:「妳之前不是说去投靠表哥吗?」

邱浮蓦地泪如雨下,道:「表哥他……他早已西去。恐怕是我这『断掌』之命剋了他,所以才……呜呜……」

藏雷心领神会,不错,上回至邱浮家找铁芊芊时,也未见到那表哥的身影。

看这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涕泪如雨,我见犹怜的模样,辛痕于心不忍,心道:「唉,情敌归情敌,她也是个可怜人……」她伸手轻拍邱浮的肩膀,尴尬道:「人死不能复生,邱姑娘,妳节哀顺变。」

邱浮掩面哭泣,道:「浮儿在世上已没有任何亲人,带着这断掌之身,又没人想和浮儿接近,现在……浮儿就只有雷哥哥一个朋友,所以……所以才会常常来叨扰雷哥哥……请雷哥哥不要讨厌浮儿好不好?」说着,那娇弱的身子有些站不稳,朝藏雷的肩膀倒去。

「妳……」藏雷满面厌恶,辛痕望向藏雷一眼,她清楚藏雷颇为无情,也知道邱浮对藏雷别有用心,但瞧邱浮那伤心欲绝的模样,任谁都不忍在此刻夺去孤苦女子仅剩的臂弯;然而,藏雷并不理会辛痕的示意,他依旧推开邱浮,并道:「妳之前不是才说有个江湖好友吗?怎幺过个几日,又只剩我一个朋友?」

「我……」邱浮浑身一震,急忙解释,道:「那人称不上朋友,只是……」

「谎话说得很上口,别说我没提醒妳,未来必会引火自焚。」说罢,藏雷不愿再和邱浮同处一室,就算天色昏冥,仍走出宁雨阁,策马前去农渔村。

这夜本就孤寂,让邱浮搅局后变得更加肃穆,藏雷策马奔腾,速度之快令他抵至农渔村时险些煞不住马,下马后,藏雷直往白羊家前去,入屋后,竟如邱浮所言,除了铁芊芊仍在白羊房间躺着外,真不见虞灵虹和白羊二人。

藏雷稳住心绪,先是观察铁芊芊的情况,瞧她依旧以棉布覆着伤口,隐约能瞧见一些黑青,着实令人心疼。

「唉呀,咱们就在想外头怎幺那幺大声,原来是小哥来探望小丫头啊?鸡儿都还没鸣啼,小哥怎幺挑这时候来?」这时,一位满是皱纹,看来却是慈祥的老妪进屋,她正是梅婆婆。

藏雷沉着情绪,问道:「白……小羊和灵虹呢?」

梅婆婆道:「哦!小羊说有个方子能让小丫头的脸复原得更好,可惜之中缺了几味药,虞姑娘懂药理,小羊却不放心她一个人去,他们俩看小丫头现在病情还算稳定,就决定一同出外去找了,说是去……去那个……雪……雪天谷!」

「雪天谷?」藏雷握紧拳头,在他仅存的记忆中,雪天谷是他和虞灵虹共同赴过的回忆之一,如今,她居然和白羊先去,想到这,藏雷不禁醋意横生,面目狰狞。

梅婆婆朴实大半辈子,且瞧藏雷这怒眉瞪眼的模样,实在怕惹祸上身,赶紧道:「小哥既然来了,老身就先回头去歇息啦,若需要帮忙,儘管来找老身。」说罢,不敢再看藏雷一眼,连忙离开白宅。

屋内仅剩藏雷对着睡着的铁芊芊,藏雷满目空洞,兀自呢喃:「黝离开了雪天谷,没了她支撑,雪山早已退去,还能有什幺稀奇药材?去你的,该不会让徐韩那乌鸦嘴料着,真出现个人要抢灵虹?」

「雷大哥?」

正当藏雷发慌之际,门边忽尔传来熟悉声音,闻声,藏雷打破慌张,欣喜地抬起头,眼前正是虞灵虹和白羊二人。

虞灵虹看上去虚弱无比,娇美的面容惨白,藏雷本想上前接应,却见灵虹另一手还搀着受伤的白羊,他们彼此搀扶着走,身躯几乎倚在一起,藏雷死盯着眼前这幕,忍着醋火不发,蓦地,白羊的双脚突然一软,轻轻一倒,更是贴在虞灵虹怀中。

  • 名称:永夜君王 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